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0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10

 

听到高跟鞋往他的办公室来,谭宗明头都没抬起来,就看到文件啪地摔在他桌上。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方娴可以说是气急败坏地走进了谭宗明的办公室,一上来就给了他三份数据,谭宗明的眉头也一下子皱了起来,因为他知道这里面装的是甚么东西。

 

「全部?」

「全部。」

 

谭宗明不敢相信,他们派了很多人去追查张善妻子江姮母子的下落,可是每一个都没回来,而这些没回来的人,通通都会用这样的文件夹装起来,然后送到谭宗明眼前,由他跟这些人现在的家人交涉后事。

 

方娴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难过「我们不能再派人去送死了,他们把所有的监视网都打开,任何出现在行动中的熟悉面孔都会被他们盯上。」

 

「那我、」

「不行。」

 

其实谭宗明本来是想,既然地点已经确定了,那么剩下的,就是时机跟勘查的技术了,他虽然不能保证自己能完成任务,可他的得手率很高,最起码能保证自己回的来。

 

但是方娴却打断了谭宗明想亲自去的打算,不用问为什么,因为谭宗明是他们的头头,他的脸虽然是保密中的保密,可是这一趟去如果没成功也暴露了,根本得不偿失。

 

「那就只能派白鸽去了。」

 

既然被拒绝,他还有想到另一个人选,谭宗明相信他也等得不耐烦了,刚好只有他的身分跟脸没有曝光,且绝对够强悍,心里跟身体都是。

 

「…我知道了。」

 

「对了,我们手上有多少了?」谭宗明想起了他最近开展的副业,喊住了正要出门的方娴。

 

方娴点点头比出了一个六的手势,谭宗明挑眉「六? 一艘船上才六? 这也太少了吧?」说好的黑资金呢?不是应该大笔大笔的吓到他吗?

 

「是六十好吗?」怎么可能只有六公斤?

 

「这次截了两条货船,五大七小船一趟载了将近六十到七十条近乎一公斤的实心黄金砖,现在通通在我们手下了。」这一趟是方娴亲自去的,所以数据很清楚。

 

谭宗明这才缓过来,如果一艘船只有六,那肯定是人家放的诱饵了,可这一出手就有六十,那这一趟大概是个大笔买卖。

 

「加起来总共有多少了?」

「前后加起来,包含这趟大概总共也有将近一百到三百块金砖了,就目前来说,我觉得已经非常够用了,实在不必要再犯险。」

「好,短期内暂时不要有动作了。」

 

这么大买卖,千富集团不可能不报案,既然报案,季白肯定会严密追查这些货船的动向,这么多的话,肯定截获了不少的船只,再有动作就很可能露出马脚。

 

「我们只留五十,找个金库,地点要隐密,但记得放几条消息出去。」

 

黄金是他们没能了解的情报,所以黄金留下一部分,这些不在政府登记的金条,对他们来说肯定很重要,他要找个机会引蛇出洞。

 

「剩下的那些,通通拿去换成钞票跟货币,去贫民窟还有孤儿院发了,安排个时间你亲自去一趟,你知道找谁。」

「我知道。」

 

从这些劳动的人们身上剥夺时间与金钱,换给他们的却什么都没有,谭宗明光用想的就一股火气。

 

所以这些钱从哪里来,就该回哪里去。

 

--

 

在谭宗明决定大事情的同时,郊区的小工厂里面却传来阵阵的哀号声。

 

“啊!啊呃、我、啊啊!”

“啊、我说、我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只知道….只知道….他的代号是鹧鸪…”

 

赵启平的手下正在对一个身材颇壮硕的男子严刑拷打,而他本人,坐在工厂内部办公室的椅子上,没有去看现场,但是那男人哀号声之大,他也听到现场了。

 

KC跟他一起,正靠着门边听着外头的人审讯,脸色有些奇妙「鹧鸪? 听到这个称呼,为什么我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肯定是他们,派人来救江姮跟他儿子,现在又是窃船,除了他没有人能做的这么快又狠,还让我们一点都找不到线索的。」比起KC一脸担忧,赵启平倒是很平静,他其实早有猜到。

 

「既然知道是谁,我们却一点都拿他没办法?」

 

KC虽然很年轻,但是小时候就在组织里长大,跟着赵启平很久,他知道赵启平的样子越是冷静,事情就越是麻烦。

 

可是面对KC的问题赵启平无话可说,他们确实一点办法都没有。

 

几年前在他们商船上被杀的黑鸟,虽然他没有亲自参与,他本人也不清楚前因后果,但是多少有听闻,当年出那批货的负责人谈起那时的事情。

 

这个黑鸟跟了他们很久,大名鼎鼎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真面目。

 

事情发生前,据说只有张善见到了这个黑鸟,并且一眼就认出来他不是自己人,所以要不是那一天千富集团的张善刚好也在上面,不然他们怎么样都不会发现有人潜入的。

 

赵启平一直想知道张善对黑鸟到底了解了些什么,可是大老板当时把行动的决策权,全给了他儿子商宴,他们的规则就是不属于工作范围内的行动,不随意过问。

 

所以就算最后在他们的安排行动下,张善死了,赵启平提早带江姮回来,虽然拷问过了,她还是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反正她死咬着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赵启平怎么样都不能插手,只能善后,总之突破口,还是死在了张善的手里。

 

他烦透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了。

 

 

叩叩—

 

门外的私刑已经停止,就传来敲门的声音,KC把门开,外头走进了一个他们底下的人,把一只电话给了赵启平。

 

「是我。」

 

「我知道…我会负责…嗯…」赵启平接过电话,可听见的内容不是很好,因为他的脸色变的不是很好看。

 

「我说如果你当初把这交给我,我是说完全的,那绝对不会有问题! 我、」

 

赵启平跟电话那头的人来往了两句,电话那头的内容不管说了什么,反正在KC的眼里,肯定是赵启平不爱听的,因为他看起来快要气炸了。

 

「…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赵启平把手机丢给那个男人,就挥手让他快点滚出去。

 

「是大老板,这漏洞太大了,不补不行。」

 

「联络他们把香港的场子打开,私运两艘货船出港,我亲自去。」等到那男人拿着电话出去后,赵启平才响应KC的疑惑,还下了一个不情不愿的任务。

 

「你要亲自押货? 而且是要走偷渡的私运货船?」KC只是看着赵启平,有点讶异。

 

他们之所以牵制千富集团,就是为了要正大光明的从港口出货,降低这些不法的信息可能被追查到的机率,可是现在赵启平居然要求打开以前的偷渡港口货船,他还要亲自上去?

 

其实赵启平也不想,现在刑警大队有季白,还有这个谜一般的对手,这些因素加起来比以前危险的很多,亲自上偷渡船的危险性实在太大,一被抓到就全空了。

 

「大老板让我负责。」可是一旦成功,就能弥补之前的所有失误,他这就是在拿命赌啊。

 

「让你替商宴擦屁股?」KC这下大概知道,位他们的老板跟赵启平说了些甚么了,但他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批货的动向从头到尾都商宴安排的,现在出事情了,大老板肯定是跟赵启平说,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他了,所以必须要他亲自去,所以赵启平才会说早知道这么重要,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安排他去。

 

现在闹大了吧,多少眼睛盯着他?! 不知道名字的对手也不知道会出甚么招,刑警队的战力季白也在紧密追查这个案子,然后现在他们却告诉赵启平,要他去冒险送一趟,还一定要送到!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啊,商宴接管货前也先接好脑子吧? 这工作是他拿来练手的吗? 他们到底把赵启平当成什么人了? 可有可无的先锋部队吗? 

 

「果然亲生的就是不一样…」KC忍不住摇摇头,感叹这偏心,这不是明摆给他找麻烦吗?

 

「注意点说话啊。」

「我就说说…」

 

可是他的碎碎念,就在赵启平的一个眼刀砍过来后他就闭嘴了。

 

先不说这里到处都是眼睛跟耳朵,即使很生气,现在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嚼舌根了「在我出这一趟之前,再派出五艘货船出港,能送多少算多少,先给香港的场子准备开厂资金。」

 

现在这个时间对手应该会停下来,他们可以趁机会多出一些货,至于最重要的货物,必须等他亲自压送。

 

「至于我那一趟,既然让我去了,就顺便把之前那批没送达的货一起送出去,安排时间久一些也没关系,重点是要谨慎,去办吧。」

 

「好。」

 

等到KC走出办公室,赵启平掏出手机,通讯滑到了谭宗明的名字。

 

可是看了很久,还是没有拨出通话键。

 

 

 

TBC

-----------------

我来更新了!

在9号以前,都可能出现一日双更!

虽然我也想赶快写到重头戏啊,但前面的剧情我们还是得走呀哈哈

评论 ( 8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