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1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是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看完再决定要不要回来追文,请不要说我没有提醒,慎入。




 

 

01

「起床了。」

 

就在市中心的一栋大厦卧房里,闹钟早晨七点半准时响起。

 

赵启平伸了个懒腰,伸手去床头第一个先按掉了闹钟,然后揉揉眼睛看了看身边还在睡的人,意思意思的推了推他两把。

 

不过床上的人没什么反应,赵启平也没有要再去喊他的意思就自起起床了。

 

 

没等那个人有甚么动作,他来到了盥洗室,拿起牙刷开始刷牙,只是刷牙的时候皱了皱眉头,漱口干净之后又含了一口薄荷漱口水,霎时痛得他皱起了眉头。

 

低头一吐出来的漱口水中夹杂着一些血丝,还挺明显的鲜红就在水槽里,让赵启平摇了摇头,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爆难听的脏话。

 

前天那个被派去山区的任务,几十个人对他一个,就是在怎么厉害都会多少受点伤,别说他还被狠狠的揍了一拳,嘴里到现在还没完全愈合,喝什么都血味。

 

照了照镜子,好险下颚的地方瘀青倒是退了,也还看不太出来,那就没事。

 

随后他往厨房的方向迈进,在冰箱里面找到了剩下一片的土司跟最后一片干酪,他早上对吃的也没真的那么上心,索性就拆开了夹在一起咬了一口,也还行。

 

再按下咖啡机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才喝下去一口,就收到了手机打来的电话,他放下杯子随手找了个蓝芽耳机给戴上。

 

「嗯。」

 

连早晨招呼都懒得打,对方也是习惯了 “今天下午的转移行动全部安排好了,三点开始,目的地是旺霖山上的木屋区18号。”

 

「这回确定了吗?」喝下最后一口咖啡,赵启平把杯子放进了洗碗槽,走到了更衣间「每换一个地方我可费劲了,最好是最后一次。」

 

“确认过了,没有任何其他的意外的话,这是最后一次。”

 

「好,跟家属沟通这事情就交给我了。」

 

「呃、」电话讲到一半,突然身后传来一个闷吭声,衣柜发出了一扎实的响声跟一个人的闷吭声,想也知道是谁。

 

「噢! 早。」赵启平转过身去,看见谭宗明就这样直直的撞上了衣柜,疼的他满脸都皱起来。

 

「早…」

 

谭宗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的更衣间,他本来想到赵启平背后,给他一个拥抱的,可是却扑空了,奇怪啊,他明明就已经放轻脚步了,可是赵启平却这么刚好就避开了,害他就这样撞上了柜子,该死的柜子,当初为什么买的小叶紫檀木?

 

「好的等会见,BYE…你在干嘛呢? 还没睡醒?」

 

挂上电话,赵启平换好衣服,还转过头问了谭宗明好不好,其实他就是故意让他撞上的,只是他装得很像是刻意避开得而已。

 

「不凑巧。」谭宗明想化解刚刚的尴尬,所以凑上去想亲亲他。

 

可是他才刚到眼前,赵启平却一手抵住他的嘴,还露出不再赞同的嫌弃表情,指了指远处的盥洗室「嗯…不,你还没刷牙。」

 

一大早被求欢失败,谭宗明的起床气都来了,但是他也不好说甚么,毕竟家里一向都是赵启平说了算,所以他放开双手张开摆在两边,意思是我不碰你行了?

 

然后就转身走进了浴室,看他想发怒可是最终又被自己给压下来的感觉,赵启平莫名的心情很好,所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笑了笑。

 

「我先出门了。」之后就依照早上的习性,他换好衣服他就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然后就是门碰的一声关上了,谭宗明牙才刷到一半,探头出去看,只有门,连背影都没看见,之后就听见门外的皮鞋喀拉喀拉的越来越小声,最后应该是进了电梯,然后就没声音了。

 

「还真的走了。」

 

但是他也不是太在意,耸耸肩就算了,想想他们结婚也都三年了,他先生是甚么样子,他也早就都习惯了,换上衣服他也跟着就往地下车库走。

 

等到出门的时候谭宗明才想起来他甚么都没吃,只好拿起手机来给他助理传讯息,好好压榨一下她了。

 

--

 

「你的的早餐,老板。」

 

果然他的助理非常称职,等他一走进办公室,方娴就把一袋早餐送到谭宗明桌子上。

 

「说好的结婚后就有爱心便当的生活呢? 这一年里我给你买早餐买的,早餐店老板都以为我男朋友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了。」虽然是称职,但是还是忍不住要唠叨,谭宗明的秘书兼助理方娴,明明长着一张漂亮清淡的脸庞,却一直到现在都单身。

 

毕竟她一个人每天早上都要买两份早餐,周遭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会了,甚至公司还有人猜他的暧昧对象是谭宗明,搞得他名声根桃花运都没了,但谁知道,她都快对婚姻失去信心了。

 

没办法,原本她也对婚姻生活很向往的,也知道谭宗明的先生赵启平,虽然没说过几句话,但想当初老板跟他先生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说结婚就立刻结婚!

 

结果最终还是躲不过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吗?

 

「我觉得我的婚姻实在是太早出现问题了,都还不到七年呢。」狠咬下一口吐司,谭宗明忍不住要抱怨一下,纵使他也已经抱怨了两年多。

 

方娴耸耸肩,在办公桌前拉开椅子就坐下了,递上早餐后还顺便递上了一份文件夹「你该不会是想离婚吧? 最近好像大河集团的千金对你很感兴趣?」

 

大河集团的千金小姐最近总是在公开跟私人的场合里,大方的称赞谭宗明,搞得全经济界的人都知道她对这个金融集团的经理有意思,还完全忽略人家已经结婚的事情。

 

「不是我自恋,但很多时候,我感觉对我没兴趣的就是我的夫人而已。」

 

谭宗明摊摊手,不打算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接过了她手上的文件夹「你知道他上个星期给我的咖啡里面,加的糖浆居然是橄榄油吗?」

 

方娴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咖啡糖浆加成橄榄油也不是新鲜事了,之前还有一次是酸到爆炸的果冻,跟只有西红柿酱的辣炒年糕,这些层出不穷的把戏简直是有创意。

 

谭宗明还说,也许他在吃的方面真的很没有天分吧,但是方娴对此抱不同态度,她可不是这样想的,毕竟对方是一个医生,生活自理能力如此糟糕,简直不敢相信,说赵启平是故意恶整他还比较有可能。

 

不过在心里嘲笑了她上司的方娴并没有给出响应,只是敲了敲桌子「您夫人的创意可以改天再讨论,先讲正事吧。」

 

「行,说吧。」

 

--

 

同间的另一边,有台低调沉稳的路虎停在了市区警局的大门。

 

白色的纯净和靠在他身边的主人气质很类似,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加上梳理的整齐的发,就是在这一片雄壮威武的警局前,他也是很稀有又魅力的存在。

 

「庄医生早! 我们季队还没来呢,你等他一会!」里头上班的小警察走出来看见这男人,都彷佛跟他很熟一样的,看见他都会特意来跟他打招呼。

 

「我知道了,你们辛苦!」没有一丝的不耐烦,庄恕跟每个人都面带微笑的打招呼。

 

 

不久后,远远的开来一台黑色的别克,利落的停好车后,大长腿一跨就下了车的人,带着看不见眼睛的漆黑墨镜,墨镜的上方可以看见他英挺的眉毛。

 

「季队早!」

「早。」

 

与白色看似温和的路虎不同,黑色的别克小了些,却又看起来锐利些,车与人之间的相似,让他们之间形成特殊的对比,可当他们站在一起,却又是那么相配又互补。

 

「你怎么来了?」季白走到白色路虎的前面,看着一早应该在医院工作的庄医生却出现在这里。

 

庄恕笑着打开车窗拿出了一袋纸袋 「给你的,你昨天不是很晚睡吗,我就想着你早上肯定不会好好吃早餐,就给你做了,都是你爱吃的。」

 

接过纸袋,闻到里头香喷喷的气味,季白修长的指头还是忍不住捞开纸袋,里面放着一个三明治跟一盒温色拉。

 

「我确实没吃,但你也不用这么特地。」

 

「我就愿意做,你今晚准时下班吧? 我在家里做晚餐?」

 

听着他的好意拒绝,庄恕也没有出声,他只是笑着看眼前的男人,轻轻地诉说了自己的意愿,甚至连回答的机会都不给他,就转为别的话题。

 

「不好说,最近我追查的案件有一些动作,可能最近都不正常上下班。就是三年前你遇上的那一件。」

 

本来他们办案的案件是不可能跟一般民众说的,就算他跟庄恕多有交情,但是案件毕竟牵扯到庄恕本人,这一些不算透漏的消息,也就无伤大雅了

 

可听到三年前的案件,庄恕眼底忽然有些飘移「你是说,张善?」

 

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听到了,到现在听起来,他心底都还是会有些颤抖,季白看着他的反应,想他应该是想起了三年前的事情了。

 

「你最近也要小心点,别让他们的人有机会知道你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就立刻打给我,知道吗?」

 

拿下墨镜,季白瞳孔里透出的担心,直白的传到了庄恕的眼里。

 

「我知道。」

 

--

 

「你找到张善的妻子了?」

 

谭宗明这边,也正看着方娴刚才递给他的数据。

 

自从三年前的那场案子之后,张善的妻子被千富集团派人给看管起来,谭宗明他们极力的想找到他的妻子,想从她的身上找到新当年案件的突破口。

 

可是对方很聪明,他们的线索每次都是即将到手就飞了。不管对方是谁,肯定是一个对他们的行动都了如指掌的人,再不然就是一个心思极为细腻的人。

 

「不是的,是当年那批货的去向跟理由。」但是很可惜,这次不是这个消息。

 

谭宗明手下培育的特工黑鸟,在三年前的任务中被谋害后,他们就断了所有关于当年货物的线索。那是一批送往缅甸过重也过量的生铁,透过他们的黑客鹦鹉,才好不容易知道了那货是要送去制成心律感应操控器。

 

所谓心律感应操控器,其实本来是医疗用品,属医疗及器械,在现代科技发达的研究下被制成手环,并且必须经过专业评估后,才能被配戴在有心脏或血管疾病的患者身上,好让专业医生能随时监控这些病人的身体状况。

 

这组操控器能跟人工心脏或是人工器官做近距离控制,是在必要的时候,还给予轻微的电击刺激按摩,对于现代医疗体系来说,是一个很伟大的发明。

 

而这些操控器属于公家机关依照标准制成制造,都在政府登记备案过,每一个出来都有专属的编号,不过最后因为制造过程资金庞大,且费时费工,还有很多漏洞,目前仅有少数,出厂配戴的案例不多,政府立案的工厂根专员也暂时停止生产。

 

但最近,这样东西,却在黑市大量流窜起来,在政府的眼皮子底下,竟沦为了黑社会控制线人的用品。

 

这些不法的商人,他们把电击的电量给超标调整,用以控制手下人的行动及生命,而他们如何得到技术,与实际上到底怎么制作跟加大电击标准的,谭宗明他们还没挖出内幕。

 

可为了调查,他们也出过许多次任务,谭宗明有一位手下,当初就是被他派去调查这件事情的人。

 

也许他是知道了什么,但他们都不知道这位训练有素的杀手黑鸟,当年为什么失蹄,就这样死在了这个案件中,到现在不清不楚,连替他收尸都没办法。

 

在这之前他们掌握到的消息,是他们市内首屈一指的千富集团专门派船运送货次物,但在这集团的背后肯定有另外一个黑手,正利用他们公开路线的商船,往外大量批制劣质的操控器,可是他们后公司参与的原因是甚么,也已经在几年前,随着黑鸟的死,全断了线索。

 

「千富集团送回来的操控器,通通卖往贫民窟,接头人是谁我们还不知道,但是我们只知道他们交易的货币不是钞票,而是金条。」

 

「黄金?」谭宗明正看着他手上的那些名字,不由得皱起眉头,他们要黄金做甚么?

 

「虽然贫民窟确实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买这种器材,但我也不知道他们拿黄金的目的是什么。」

 

方娴不知道,除了前,对手还想要什么其他的「陆海空的所有交易路线我们都排查过了,没有使用黄金交易的登记。黑市流窜也根本不会有正规的纪录,实在无处可查。」

 

「现在恐怕还是要找到张善的妻子才能知道了。」谭宗明把手上的资料盖上。

 

张善与他们当年追查的案件息息相关,也可能是唯一知道黑鸟遇害原因的人,是谭宗明非常想要找到的人,可惜他已经在三年前死了,现在还留下来的,就是他的妻子跟他的儿子。

 

但是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孩子,却让他们满城的乱找都找不到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妻子也在替谁工作,再不然就是被监视软禁起来了,如果有监视的价值,她身上就一定有线索。

 

「虽然没有找到,但是我们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我们总是差一步了。」但说到这个方娴才真正的头疼,这些年让他们总是离真相差一步的招数,实在是厉害。

 

「为什么?」

 

「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转移他们母子,所以我们每次查到了要去找人,都才扑空。」

 

这几年他们无数次行动,他们的人不是扑空就是没回来,方娴一度很焦躁,她还怀疑过他们这里有对方的人,可后来才发现,他们只是不时的就做转移,而且时间很不固定。

 

不停地转移,一定是因为发现了有人正在找这对母子,对手很聪明,这些年让他们大动作整顿自己的人,以为有内贼对行动就相对低调了许多,可这只是他们试图突破对手的招数。

 

对方也许不是当初去杀张善的人,但肯定是一个更加小心翼翼的人。

 

「不管是不是事先算到的,这个模式一定要打破,让鹦鹉去把过去几年的所有转移地都拿出来核对,看有没有交叉点,还有,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如果你要攻破我们,那我当然也要给你一点回礼。

 

谭宗明不知为什么有些兴奋,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了? 当年还未结婚时,那埋在血液里,多年不见的感觉又回来了。

 

「要怎么做?」方娴看着谭宗明明显兴致勃勃的表情就知道,有人要倒大楣了。

 

「既然我们有了他们接头人员的资料跟路线,就不要浪费,刚好我们也缺一些不能登记在册的资金。」说实在的他是很有兴趣没错,可能是婚姻生活太闷,所以他渴望一点刺激的。

 

既然对方要货又要金条,那他们就把这两样东西通通夺走,就不信引不起你的注意「他们最想要甚么,我们就拿甚么。」

 

不仅要抢夺你手上珍贵的货品,还有你们不知道要做些甚么的黄金,反正你想要什么、最渴望什么,我就拿走些什么。

 

不该你拿的东西,一分都休想拿走。

 

 

 

Tbc

----------

怕自己又懒的,所以赶紧先发第一回出来,憋了好久的双杀手谭赵夫夫终于上线了!

明明什么都还没写只是想象,可就觉得当杀手的赵启平好冷酷好辣好喜欢想扑!!!!!!

不过这一篇大概也是很啰唆的一篇,而且故事线很复杂啦,我自己都还要回去看人物设定(X

反正我写开心,你们就随意看了哈哈哈(不负责任

 


评论 ( 22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