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一百公分的距离 02总会相见

半夜偷偷更新欸嘿


Warning:

*很复杂的师生关系慎入。

*人物背景及经历随剧情变动,OOC很有慎入。

*配合剧情需要任何制度都是假,请不要太认真慎入。



挡都挡不住的急迫,其实是源自于自己,这股力量,一定是来牵引我跟你的。   —凌远



「我不要。」

 

凌远冷冷地看着赵启平。

 

「求你了。」

 

赵启平现在正双手合十的站在凌远眼前,要求他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可是天大的事情,这事情关系到他的人生,可是凌远却很无情的拒绝他了。

 

「就算我求你了!」

 

听见凌远的拒绝,他彷佛天要塌下来,他差点放弃他在医院建立以久的形象,就在凌远的办公室里鬼哭狼嚎的了!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办法解决不行啊?」

 

「拜托,你知道我的情况的嘛,而且你都不问我为什么请你做这件事情,你就拒绝我?」赵启平好可怜的在一旁对手指,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

 

他会在这里拜托凌远,是因为他想让凌远去帮他做家教的工作,可是正常人都会先问问原因,谁知道凌远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为什么要带班?

 

赵启平不是临阵脱逃,是因为前些日子,他向医院申请的研究基金终于下来了,而且还是双倍,而那份研究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所以现在这份钱是多出来的,他可以随意使用。

 

然后他帮妹妹缴完学费后还有剩下好大一部份,刚好前些日子他那个男朋友想带他出门旅游,那现在不是就有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机会了吗?

 

只是无奈他新接下来的家教工作,一个星期得去两次,可是这个旅游是三天两夜,刚好全都占住了他的时间,所以他就想拜托凌远,先去帮他带一个星期,等他回来再接手,其实也不过就只是两堂课的时间。

 

「就一个星期,才两堂课,你知道我最近好忙的,好久没约会了,拆散人家情侣会被猫咬的喔!」

 

「不是被马踢吗?」凌远简直哭笑不得的看着赵启平,这小家伙居然还敢威胁他?

 

「是吗…?哎呀随便,拜托你啦,就一个星期的周末!」现在谁管是猫还是马? 能空出时间是最重要的,他把椅子滑到桌子的另一边,来到了凌远的身旁。

 

「你不是也不想每个周末都找借口不回家吗?」赵启平知道求的没用,对付凌远得要用一些实际的情况来说服他。

 

「你要是去当家教,还可以拿两天的薪资,又有一个这么刚好的理由,反正时间耗着也是耗着啊~」

 

刚好他也很知道凌远的家里状况,虽然凌远的养父对他很好,自他上大学后搬出去后的每个周末,只要凌远没有工作都希望他回家吃饭,可是凌远跟他养母的关系却不是非常融洽。

 

所以他每次都得找个合理的借口不回家,总是开刀加班巴拉巴拉的,对啦就算真的有,也是现在的事情,以前他当实习医生的时候哪有他主刀的机会啊?

 

说起来,还不是不想回家面对十几年来都对他冷漠的养母,跟一个不关心家里兄弟姊妹,却深受母亲喜爱的哥哥。

 

凌远发誓他没有不尊重家里的母亲跟哥哥,但是他是真的跟他们相处不来,毕竟热脸贴冷屁股,贴了几年总会腻烦的。

 

「你也知道我现在很忙,我哪有时间帮你带班啊。」

 

话虽然这么说吧,但眼看刚刚还强硬说不的凌远,却好像被这个说法给打动了的样子。

 

赵启平眼看他好像心动了,于是想要加码给他「拜托你了,我发誓等我回来后,一定减少兼差的时间,不让你为难!」

 

其实赵启平有没有准时上班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让他亲自保证他会乖乖出席,也未必不是甚么好事情,至少他不用再监管他了。

 

「还有不许逃庄医生的讲座。」

 

这是庄恕的事情,这一条他根本也无所谓,但是他就想看赵启平吃鳖的样子。

 

可是也许赵启平是真的很想出去渡假,又或是他有甚么其他不可说的理由。

 

没想到听到条件的他居然露出了一个像是便秘的表情,苦苦在心里挣扎,天人交战了一番后,居然大吼了一声然后下定决心般的说。

 

「好!」

 

看到赵启平痛苦的样子,他心理平衡多了,那凌远只好当作他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时间、地点、教学内容,给你一天准备过来。」

 

「师哥你真不亏是我亲兄弟! 快让我亲你一下!」听到凌远答应赵启平眼睛一亮,他兴奋地都要跳起来了,那他可以去约会了! 说着他就要扑上去。

 

可是凌远却无情的一把就把他的脸给推开「你给我好好说话,滚远点!」

 

「别这么无情快来嘛!!!」

 

凌远把他的脸给推开是很奢侈的行为,因为赵启平这个男神级人物,不要说让他亲一下了,连让他看你一眼抛个媚眼都是多少人的梦想?!

 

可惜凌远实在太了解赵启平。

 

「那边那个! 快把你男朋友带走!」好在他往门口瞄到有个男人站在门边,笑着看这一幕,他赶紧大喊了让他快点解救自己。

 

「你来啦!」赵启平一听到就往门口看了看,果然,这不是他那个有形有格调的男朋友嘛!

 

然后赵启平就飞快的把白袍脱下,飞奔到门口去抱着他那位男朋友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离开前转身跟凌远挥手道别,还抛了个媚眼。

 

「我再传讯息给你啊!!bye~」

 

凌远就这样被推进坑里,他挥手让他赶紧的离开。

 

 

被吵闹一番的办公室一安静下来,凌远看了看桌上的日历,上头在这周末标记了要回家吃饭的红色圈圈,在他手机里也有提示。

 

而被这样明显标记的日子,谁能知道却是他最想忘记的时间。

 

不只有提示,他养父这周就不知道传了多少个讯息给他,问他甚么时候才到,在别人的眼里,他可能就是一个受宠的孩子。

 

除了赵启平,他可能是唯少数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了。

 

从大学开始到现在当上医生,他都是搬出来一个人生活的,除了学业跟病人的事情之外,就是赵启平这个玩的开的学弟,老是给他找一些新鲜的麻烦。

 

不过他欣赏赵启平的才华,还有他的骨气。

 

赵启平家里不穷,但是也说不上是富裕。

 

他跟他的妹妹相依为命独自住在国内,念医学院是很烧钱的,课业又压力强大,一般的学生根本没有时间可以打工,而赵启平还有个妹妹要养,所以赵启平不仅要替自己烧钱,还要替他家里的妹妹烧一笔。

 

好在他算是一个很努力很勤俭又有才华的人,他把他自己的学业处理的很好,还有多余的时间可以去工作赚钱,凌远欣赏他,所以跟他关系特别好。

 

他知道赵启平跟现在的男朋友很相爱,现在这个男朋友很爱他,所以他也真的不想当那个没眼力的,反正这两天他都没有值晚班,还顺便有了一个,可以不回家面对他养母跟哥哥的理由。

 

于是凌远拿起手机传了个讯息给他父亲,跟他说一声这周不回家后,就拿起眼前的病例开始整理了起来。

 

 

---

 

周末—

 

凌远站在这个他前几周才来过的地方前,还看了一眼他手机里的讯息,除了他这一次代课的地址之外,还有学生的基本讯息。

 

小赵:

我都连络好啦,学生今年高三,指定给他要考上本市的名牌大学,而且考上了的话还给加奖金,要是你帮他打好底子的话,奖金一定有你一份!”

 

谁在乎奖金啊,凌远笑着摇头,然后还是按了电铃。

 

 

叮咚—

 

一声过后,里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然后就是大门被打开了,然后他就跟门前的那个人,都一起停了大概三秒左右才反应过来。

 

「你?!」

 

这是李熏然从小到大生平第一次,如此没礼貌的用手指着别人。

 

「是你啊。」

 

站在门口的凌远一眼就认出对面那个帅气的小男生,这不是那一天他送赵启平来的时候,在门口遇上的兔子嘛!

 

就是哭的乱七八糟的那一只。

 

 

「熏然啊,还不快请人进来坐。」

 

门内传来他妈妈的声音,李熏然才意识到他们还站在门口,于是他傻愣着侧着身,在凌远对他礼貌的笑了笑后,也走进了大门。

 

「喔…请…」

 

虽然很讶异这个意外的安排,但是他还记得他今天来的目的,所以凌远对他笑了笑就走进去,换了李熏然给他的拖鞋后,来到了这男孩的家长的面前。

 

 

「真的是你啊,凌远?」

 

「您该不会是…」

 

可是没想到来到了李熏然的家长面前,凌远才真正的感叹。

 

命运真的是太奇妙,你想遇见的,跟不想遇见的,你曾经想见的,跟你现在也许不敢再见的,总有一天你都会面对的。

 

眼前是个高挑又看起来年轻的女性,有一头微卷的及肩长发,看起来还确实跟一旁穿着制服的男生长的颇像。

 

她根本不像是已經有一个高中生的孩子,她保养的还是很不错,脸上带着的笑容虽然有些岁月的痕迹,但是在凌远的心理,还是跟过去一样熟悉。

 

「老师吗?」

 

一下子凌远有很多回忆涌上心头。

 

「好久不见,大概有十五年?」

 

站在凌远面前的,是他小时候的家教李晰茵。

 

 

而且要死了。

 

她居然是这只可爱要人命兔子的妈?!

 

 

 

 

TBC

---------------

才第二篇就觉得我要哭了(我哭

我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小小甜甜的李熏然在我手上看起来只有傻傻的而已啊!!!

不要救我,就让我一个人孤独的承受这份杯丧吧...



评论 ( 36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