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双面黑影 22 我的梦中情人 END

22


庄恕沉浸在他的回忆里


一时忘记了他还在跟季白说这件事情。


等他停了很久,才听见了对面啜泣的声音,一抬起头来,季白居然哭了,而且哭的像孩子一样,可是他却是笑着的,但是又忍不住流泪的那种。


「这是怎么了?」


他问季白是怎么了,可是季白的表情,跟自己下午简直是一模一样。


「太好了…」


季白哭着说,他一边抬起两手想抹掉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猛流下来,他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太好了…真的…」


季白哭...

【庄季】双面黑影 21 寄托思念的大提琴

21


晚上当季白回到家的时候,庄恕已经做好了饭等他了。


「回来啦!可以吃饭啦!」


季白屁股还疼着呢「你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好,我等着你教训我,不过下手别太狠阿。」以往庄恕都会说很多好听的话,可是今天他就只是笑了,而且笑得非常欢的那种。


这很奇怪,可是这个样子季白见过,这是庄恕有甚么特别好的事情,很开心的样子才会出现的反应,庄恕遇上了甚么好事了吗?


「你怎么啦?这么开心?」


「你先坐下,先吃饭!」庄恕没有解释,他只是笑着过去拉季白坐下,还贴心的帮他放了软垫。季白...

【庄季】双面黑影 20 重要的事,重要的人

20


庄恕的卧室里面,放着一张大大的活动沙发,可以随意组装成喜欢的样子。


这张沙发是在季白搬过来后跟他一起去买的,他们把这张沙发放在卧室里面靠着窗户的地方。


这样他们可以在闲暇之余在这里晒晒太阳,晚上还可以在这里看看风景。


现在他们俩就躺在这张沙发上,或是说庄恕躺在这张沙发上,季白趴在庄恕的身上。一旁的家庭聚乐音响组传来的,是一阵悠扬的大提琴乐。


今天晚上天气很好,所以他们把窗户打开,吹着外头一点点的微风,就躺在这里听音乐。


季白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下庄恕,他闭着眼睛,嘴角还有一点察觉不太到的...

【庄季】双面黑影 19没有谁对谁错

19


「三哥,查到了。」


李熏然跟白菲一起到了季白的约好的咖啡厅。


「是谁?」


「look是登记在曼哈顿上城的一支电话,不过他在半年前把这支电话退掉了,虽然退掉了,但我们还是找到了他的人,是一个叫做董川的男人。」


白菲给了季白董川的资料,他是个国内小企业的老板,生意做的有声有色,没有结婚,只有一个兴趣就是嫖妓,而且喜欢玩特殊的玩法跟玩具,所以他总是会加钱。


「是sm吗?」用极尽暴力的手法,把这些女孩玩死?


「可能不是他…」白菲有点尴尬。


季白看了看李熏然,...

【庄季】双面黑影 18换个方式说爱我

18


他们一起睡了个觉。


虽然这个好觉时间不长。


大概才没睡几个小时吧,一早又得拖着纵欲的身体去上班,虽然庄恕一脸神清气爽的样子让他挺不爽的,可是看见他开心,自己也开心。


「调查的怎么样了?」


季白又不能在他的椅子底下放几个软垫,他屁股真痛! 虽然不是像第一次那样刺痛,可是却也有点奇怪,他感觉他屁股里总有个东西的样子,怎么都坐不好。


李熏然跟白菲跟他一起在非午餐时间的食堂,而没有在他们人来人往送资料的办公室。


最近都没有新的女尸出现,本来应该是好事...

【庄季】双面黑影 17 慢慢来,我陪你

17


渡过了一个帮助彼此走出阴影的夜晚后,白天显得特别明亮。


昨晚他们打得火热。


原本季白被庄恕前几天晚上撕心裂肺的疼痛给吓怕了,可是昨晚到后头,却是庄恕耐心的帮他把整个身体都打开。


他享受到了一个真正的庄恕,那个他记忆中温柔体贴到极致的庄恕,重新带给他的快感,不是两三句话可以说的清楚的。


晚上庄恕又带着他洗过了一次澡,所以他们早上都很清爽的醒来。而有了第一步的身体接触后,两人的互动也比前两天更好了。


要他说,简直是好过头了。


怎么个好法?

袖底


早上的那一场纵...

【庄季】双面黑影 16 一场交付生命的豪赌

16


庄恕急急忙忙的下班回家,他想赶紧见到季白。


他不是不相信季白,而是他真的觉得季白太好了,好到他无法用正常的思考逻辑。


他一路上都在担心害怕,直到当晚上庄恕回家,看见季白还是好好的在家里等他的时候,才终于又放下心来。


不仅如此,季白告诉他,他需要庄恕帮他的忙。而庄恕当然是不管季白需要甚么,就算是命他都给他的那种,当他然愿意帮季白的忙。


「这是验尸报告,虽然我不能把你直接带过去,但是我想让你看看,这些人你都看过吗?」季白把李熏然送来的资料全部给庄恕看。


季白觉得既然庄恕也是...

【庄季】双面黑影 15 危机尚未解除



15

由于季白跟庄恕暂时是没事了。

他要庄恕把他的手机给他,拿到手机他才发现已经都过了整整两天了。

李熏然的电话简直是夺命连环call,可是他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回到警队,于是他打了电话给李熏然,李熏然接到电话的那一刻简直要软脚了。

“天啊三哥!你是去哪里了啊!我都差点要报警了!”

庄恕在厨房给他做饭,季白就靠在床头坐着,他隔空翻了李熏然一白眼「你不就是警察吗?」

“你就知道我有多紧张,都语无伦次了,你到底去哪了?”

「我去找庄恕,反正发生了一点事情,现在已经没事了。」这话说来可长了,他也没打算告诉李熏然内幕。

“你沒事就好,那你要回來了嗎?”

季白也想回去啊,可是他这全身都是瘀伤的,回去还得了,还...

【庄季】双面黑影 14 我也可以幸福吗?



14

季白简直不敢相信,怎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人?

他自己的能力不足,确发泄在一个孩子身上?

庄恕当时候才15岁啊!?

「他在我面前把我妈给杀了…就那样…一刀捅进了她的身体里…血慢慢的流…不是致命的,可是却折磨她到最后一刻…」

庄恕的声音已经不成样子,因为他也正在一刀刀,剖开他的内心。

约翰也是个医生啊,他当然知道哪里,可以不致命,确会痛苦死,他父亲想要上前去,可是被另外两人拦住了,对他又踢又打的。

庄恕慌张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即使他是个天才,但他才15岁。

他媽媽一邊痛苦的,想要去攔住那些在他父親身上又踢又打的人,一邊卻又因為失血過多而整個人哀嚎著,莊恕傻在原地了,更別說是他的妹妹和他女朋友了...

【庄季】双面黑影 13 撕开黑色的纱布



13

不知道过了多久…

季白已经吼不出声音,他的嗓子都哑了,他身上也比之前糟糕了,他也许是发烧了,因为他的神智不清,已经快要无法睁开眼睛。

他全身都疼,疼得不得了。

可是他更疼的是庄恕,他没办法伸出双手给他正在做恶梦的爱人一个拥抱,他没有办法救他,就这样让他坠落在深渊里….

季白的眼泪从他的眼眶流了出来,他把眼泪擦在庄恕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他已经发不出声音了,虽然几乎是气音,但是他还是告诉他了。

他想告诉庄恕。

「庄恕…我不会离开你…」

最后,精神上虽然依然坚定的季白,始终抵挡不住身体上的耗弱,他就这么晕了过去。

最后一刻,当季白告诉他,他不会离开的时候。

庄恕停下了动作。

他感觉到一阵头晕...

【庄季】双面黑影 12你看过伤心的容貌吗?

12


等季白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庄恕的床上。


他对这个装潢很熟悉,他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过夜,可现在他的身体软绵绵的一动也没办法动,手臂上传来的冰凉,让他勉强转过头去看。


恰好看见了庄恕,正把一管针剂缓缓打进了他的手里。


「庄….恕…」他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庄恕抬起眼看他,季白原本已经做好了不管庄恕是甚么反应,他都会好好跟他说的打算,可是他这一刻却突然出现了不该有的害怕。


因为庄恕的眼神里,出现的是他从未看见了冷漠,那个不是他认识的庄恕。


「你…是谁….」...

【庄季】双面黑影 11危机的真实面目

11


晚上季白回家都是凌晨了。


可是他依然记得庄恕说做晚餐给他,于是他在晚也回庄恕家去。


季白一踏进庄恕家,就发现了不同,他脱下鞋子看了看玄关,走进家门又看了看庄恕的桌子跟餐桌,庄恕看季白这个样子就问他了。


「怎么了?」


「你换了一支电话啊?」季白走了过去庄恕的桌子边,看了看他的电话。又走了去别地方,而且不只换了电话,还有一些摆饰也不见了。


庄恕愣了一下,才故作镇定的「是啊,可电话号码没换,不要紧,我就是觉得这个功能好,就给换了。」


「是吗…嗯…」


没太想...

【庄季】双面黑影 10 档案解碼中

10


今天的季白依然无法准时下班。


因为案子有了新进展。虽然信差是谁,他们还需要时间调查。


虽然季白想把多一点时间给庄恕,可是他还在跟案子赛跑,于是他几乎每天都住在庄恕家里,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跟他相处。


他也希望可以在这些相处之中,找到一些让他安心的蛛丝马迹。


可是女孩还是一个一个被杀,尸体一具一具被发现,他们,似乎一点都没赶上时间。


「调查的结果出来了。」


李熏然把新的案件进展给了大家,自从他跟季白一起去潜伏后,得到了许多消息,他跟三哥也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

【庄季】双面黑影 09 猜疑

真的没有污污情节~


不知道我踩到甚么敏感点了?总之我们走连键!

袖底


不过看完记得回家来点亮小红心哟


--------

我有个题外话,话说这个李熏然的朋友是谁,他男友又是谁呢?

是你们很熟的人,就是某个医生跟某个老板麻~

我本来想让他们有名有姓的出来串场,还顺手写了他俩爱是甚么的番外篇!

结果我写着写…

居然越写越长、越写越长!?

后来干脆全改掉了变成长篇的大纲…甚么叫一坑未满一坑又起就是这样...


【庄季】双面黑影 08 不具名

08


一边注意庄医生跟三哥,一边调查案子的李熏然真的感觉很头大。


三哥的身分特别容易招来一些不安全的人,不管是明着来的,还是暗着来的都很多。


但先不说这个吧,三哥自己好歹是刑警,肯定会有一些警戒,但愿庄恕是真的很爱三哥,不要是有甚么目的就好。


简萱的订婚过后不到一个星期。


无名女尸的案子有了新的进展。


「这里所有的女尸都没有名字,可是我们发现了他们都有代号。」赵寒把一本名册给三哥。


季白接过了那本名册,并且把他翻开了看。


「最近...

【庄季】双面黑影 07危机四伏

07


「简萱居然要结婚了?」


季白一早就听到这个消息,还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当初李熏然调过来他们队里的时候,他就听过简瑶简萱两姊妹,后来因为他姊姊也是刑警,所以她们时常有机会见到,在后来她跟着丈夫去了美国,生孩子后也回来几次,季白都在。


「是啊,瑶瑶让你一起去。」


「行的,我会去的。」季白点头,把手上的卷宗关了起来,既然人家简瑶都邀请他了,那他当然会答应的。


「嘿嘿…」


李熏然瞇起眼睛笑了笑,凑近了季白眼前。


「干嘛?!」...


【庄季】双面黑影 06有迹可循

06


「无名女尸?」


季白看着李熏然送上来的卷宗,一脸沉重。


这案件上面是一个凶杀案,资料上面有大概几十个尸体,都是被抛尸的,可是奇怪的是,这些尸体都查不到出处,连名字都很难找到。


「是的,这个月的加上上个月的,这都第八具尸体了,这些女尸身上,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有瘀伤,有勒痕等等。」


他们在发现第一具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甚么不对劲,在收到第二具跟第三具的时候也没有,他们一直都把他这些案件分开处理,所以一直没有上交给季白,都是由其他小队分开处理。


可是自从的四具的五具出来后,他们就发现不...

【庄季】双面黑影 05被猫豢养着的金丝雀

05


这一晚踏出了更前进的一步后,季白开始变了。


那个刚硬的季白,居然开始对庄恕频繁的笑了,他对庄恕给他的好感全部接收,他在暗示给对方知道,他可以接受。


庄恕当然是很开心的,可是季白对他的响应虽然小,杀伤力却大。


他这个月去酒吧的次数,都超过了以往。他有时候都会在见完季白后,又跑回去酒吧里,他们的老板也发现了这位客人的频繁来量。


可是他们是不会去管的,只要有钱赚,他们商人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最近,他们的老板有一件非常困扰的事情,好的商品可以促进买气,相同的,不好的商品,或是瑕疵品...

【庄季】双面黑影 04渗透

04


周末,庄恕真的来到了季白家做饭。


他还带了很多的酒来。


季白家很干净,很有品味,装潢布置都跟他调查的风格一样。


而且看起来一点女人的气味都没有,果然是个脑子里只有工作的刑警,庄恕对此现象感觉到很满意,他再季白家好好的展现了他的身手。


毕竟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长大,煮饭洗衣打扫,他甚么都会,该会的不该会的都会了。


「怎么样,还行吧?」


庄恕的菜摆满了一桌子,除了烟熏鸡肉跟鲑鱼是买来的之外,腊肠土豆沙拉、主食牛排、辣酱烤鸡翅,跟凉拌长豆都是他...

【庄季】双面黑影 03信任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03

庄恕用一周的时间,动用了起码会被捉进牢里关上半年的方法,了解了季白的所有信息。


他大约早上六点半会起来晨跑,跑完了之后,他会在路上离晨跑公园最近的早餐店,买一份早餐,他喜欢吃蛋饼,而且他喜欢有点酥脆的口感。


然后回家洗澡,洗完澡后大概会在八点左右出门。之后到达警队,开始一天的工作,当然这是在他没有彻夜追案子的时候,只要一追案子,他就会习惯睡在警队宿舍。


季白喜欢的餐厅,在离警局不远的巷口转角。


透光的落地玻璃,香喷喷的咖啡和甜甜圈,他会一个人在他没有上班的午后,挑选一个时间点,不会超过晚餐时...

【庄季】双面黑影 02进退得宜

02

这个让庄恕差点失去理智的消息,是因为季白在缅甸受伤了。


他从缅甸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医院报到,他在缅甸受了枪伤,虽然在缅甸已经进行过抢救,可是情况并不乐观,所以警队第一时间把季白送回来接受治疗。


赵寒已经跟庄恕成为了朋友,他当然第一个先通知庄恕,请他照顾他们三哥。


「那就拜托你了,庄医生。」


赵寒已经出院了一阵子,可是他却也跟着季白一起到了医院,他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去找庄恕,希望季白昏迷在医院的时候,庄恕时不时都能抽空去看看他。


「你拜托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你放心,...

【庄季】双面黑影 01 猎人与猎物

01


从季白踏入医院的那一刻起,庄恕就盯上了他。


那个泛着光泽的小麦色肌肤,带有翘臀的大长腿,修长的翻动案件的手指,以及他那一双大眼睛,和他天生散发出的的正义感。


这些条件,都让他整个人性感的不行。

他想要这个人。

 想要的不得了。

不管用甚么方法,他都想要。


季白那礼貌、角度精准上扬的嘴角和红唇,若打开流出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呢…

 他那双修长有力的长腿,被凹折成他喜欢的样子,为他大开,交缠在自己的腰上… 

还有他那好看的双手,干净的手指能被他含在嘴里,染上他嘴里、身上每一处的体液,被他玩弄的湿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