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吃醋有益身体健康


趁着今天我上下午班,所以我来双更(好好的休息空档我不休却在这里更文你看看我多爱庄季)

*私设…巴拉巴拉巴拉我就不说了都是一样的话,你们都知道了呗。

*但是注意,这里有两个梗我写在一起了,我不是偷懒,而是我觉得性质相同就不拆开了,所以剧中时间线混乱,注意一下但不影响观看。






01

 

「你手机里这画的是甚么呀?」

 

今天在季白的公寓,季白躺在趴在床上看着庄恕的手机,庄教授就在他的书桌前看书,直到他听到了季白的疑问。

 

「甚么?」

 

季白伸手拿给他看,庄恕的手机里,拍照有两张画,画里画的是两个Q版的人物,一个是头很大的医生,一个是短发的小姑娘。

 

庄恕一看,就想起了楚珺「这是我们医院里的一个实习医生画的,他前几天跟了我一台手术,有点紧张,出了一点小问题,后来又在病人那说错了点话,我说了他两句,他就给画下来了。」

 

所以,这个头大的医生就是庄恕,而这个小姑娘就是实习医生,等等….所以这个实习医生是个小女孩。

 

季白撑着下巴看庄恕「那你怎么又知道他在画画,还给拍下来了?」

 

「我昨天不是去医院看一个手术的病人吗,刚好路过休息室看到他在画画,想想我念他也有点冲动,安慰了两句,看着也挺可爱的就拍了下来。」

 

 

其实庄恕没说他拍下来的原因是甚么。

 

他前些日子来到季白的小公寓,看见了季白书架上的一本书,没有名字的,他就给拿了下来,发现是一本画册。

 

里面画的是狮子跟蜗牛的练习日记,他就想起来了,他回国前跟季白通过电话,季白曾经在闲聊中告诉过他,他们来了一个很会画画的心理专家,把季白比喻成狮子,把自己比喻成蜗牛,还给画了下来。

 

所以当庄恕看见了这个楚珺的画时,他第一个就想起了季白,所以他就给拍下来了。

 

可是庄恕没说,季白也没问。

 

但此时此刻,季白却在心里模拟了那天晚上可能发生的小剧场,庄恕安慰了这个新来的小医生几句,而且这个小医生还在闲暇之余,给他们两画画了。

 

他这几年刑警可不是白当的,这种模式的这种展开,他见得可多了去了。

 

美国海归的优秀高帅医生,给新来的菜鸟医师学习的机会,当他的导师,然后在他犯错的时候给予他安慰,工作的事情上念了他几句,可是回头却又去安慰人家。

 

之后小姑娘晚上的时候一个人画画,画的还是带他的导师,这个套路很明显啊,这姑娘肯定对庄恕,有那么一点意思?

 

在国外许多女孩都很大胆,心意表示的很明白,基本上可以拒绝的庄恕都不会留后路给他们,拒绝的干干净净,那是为什么对这个姑娘不一样呢?

 

季白挺好奇,他想见见这个姑娘。

 

 

 

 

02

「恩…胸外科…在那…?」

 

季白在一次出勤后的中午休息时间,恰好来到了仁和的附近。

 

他一般不会不通知就去找庄恕,所以他本来想通知他一声,但是他不禁想起了那天他在手机里看见的画,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季白双手插进棒球外套的口袋,脚步轻盈的在仁和走走看看,他之前很少来这里,这儿的设备跟环境都很不错,看来庄恕到了一个很不赖的地方上班。

 

 

此时的庄恕办公室,楚珺正拿着一袋零食想给没吃午餐的庄恕。

 

「我不爱吃这样的零食,你拿走吧。」

 

可是才刚说完,就看见了零食袋子里面有盒喉糖,他记得季白爱吃这个牌子的糖「不过恰好我这两天喉咙有点疼,这个我就留下了,其他的你留着吃吧!」

 

他看见楚珺的表情,其实他也知道这个小姑娘的心思,他想他应该把话在讲得清楚明白一点「我刚刚也说了,我这个人比较无趣,而且对确实不喜欢的事情,我也不怕扫别人的兴。」

 

楚珺落寞的脸表露无遗,庄恕其实讲的很明白了,他好像也知道是甚么意思,只是这样背不着痕迹的拒绝,他还是有点落寞,所以他只好拿着那袋零食点点头就离开了。

 

 

楚珺出来的时候刚巧被来找庄恕的陆晨曦堵住了一会才出来,所以匆忙跑开的他,还差点撞上了已经一路问过许多人才来到庄恕办公室的季白。

 

「唉对不起、对不起。」

 

楚珺被撞的手上东西掉了一地,看起来冒冒失失的,有点可怜还有点懊恼的样子,刚刚从庄恕的办公室走出来后,季白还听见门被大力的关上了,难道是被庄恕骂了?

 

 

「没关系,别紧张,吶。」

 

所以季白就蹲下来帮她捡,恰巧被他看见了一张画,季白楞着看那张画,再看看低头整理东西的小女孩,哎呀,运气真好,遇上真人了。

 

「谢谢你!」楚珺抬头起来看见季白对他笑着,帮她捡起来给他,他急忙的跟他道谢。

 

季白心想,还挺可爱的,颇有偶像剧女主角的风范,听说还是个实习女医生,难怪庄恕对她特别上心吗?

 

 

『我不是不愿意被感谢,我是不愿意被不喜欢的人感谢,还有千万别被不喜欢的人喜欢上!』

 

正当季白还在思考平时温和的庄恕,怎么会开口骂一个可怜的小实习生时,就听见里面传来大声的对话声音,是一个女生,难道里面还有别人?

 

然后就听见了庄恕的声音『陆大夫不喜欢的人很多麻?!』

 

季白皱眉,哎呀是在吵架吗?

 

随后他又听见那个女声说话,前半句他说甚么没听清楚,后半句可是清清楚楚的。


『第二楚珺,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水平就是比那些想要来进修的医生差很多!』

 

季白瞄到了眼前蹲着手愣住的女医生,他的胸牌上就写着,楚珺。

 

这下尴尬了,里面不是在上演甚么两女争夺一男主的故事吧?这个…还真是…不对啊,里面那个男主角是我家的好吗?

 

 

「谢谢你,先生。」

 

后来里头说甚么季白没有认真听,可是眼前的女孩就快速的收完东西,然后站了起来跟季白道别,然后拿着东西跑掉了。

 

看来情况很特殊啊,也是,谁想听骂自己的话呢,季白晃着晃着就来到了门口旁边的墙上背靠着,他也不想偷听,但是难道他现在要去安慰那个女医生不成?

 

所以他就靠在墙上,反正他也是正好来看看庄恕的…咳、交友情况的。

 

 

『我说楚珺呢!』

里面继续的是庄恕和那个女声的对话,这个女生听起来是个医生。

 

『我不喜欢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他在努力上进中,还包括了使用不正常的相处关系,从男同事那得到她不该得到的资源,原来是扬帆,现在是你,你们可以欣赏他,但我就是厌恶。』

 

吓、季白笑了出来,这女医生的意思不就是在说,这个楚珺想要勾引人家庄医生吗?看来这出戏越来越精彩了啊,他现在特别想知道庄恕怎么回她。

 

『你这纯粹就是因为成见而过分解读,就像我们两现在关上门、』

 

没想到他还没说完就被这个女医生打断了『你关上门是因为你不想让人听见,好痛痛快快的骂我!我可没跟你执手相看泪眼。』

 

季白摇摇头,哇,庄恕你还会执手相看泪眼了呀,看来这几年在美国没白学恋爱的招数麻哈哈。

不过庄恕向来不太会应付这样的女孩,这时候他会说甚么呢?

 

“你简直不可理喻。”....吧?

 

『你简直不可理喻!』

 

季白挑眉,看吧!谁最了解他啊,到头来还是我。

 

『对!我就是不可理喻,你欣赏的了楚珺,你当然欣赏不了我了!』

 

还没感叹完季白就被这个吼给拉回了注意力,但这句台词的感觉怎么像是,这个女医生也喜欢庄恕呢?没想到你人气挺高的麻庄教授。

 

随后季白就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往门口移动,然后就看见一个穿白袍的女生开了门走出来,怒气冲冲的还看了他一眼。

 

好像想说点甚么,可是又没说,然后就走了。

 

季白看着他的背影走远了,才起身来打开庄恕办公室的门,靠在门框旁,看着庄恕的背影,他看起来是真的生气啊。

 

 

「我现在没空,有甚么问题去问值班医生。」他连转都没转过来,就背对着门说了这一句,想必应该是以为其他医生来找他。

 

「我是来找我男朋友的,你让我去找值班医生干嘛?谈恋爱啊?」

 

「你…怎么有空来?」

 

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庄恕才猛然的转了过来,看见那个他熟悉的身影正靠在门旁边看着他,他刚刚一下子烦躁的心情好像都平静了下来。

 

季白笑着把门关上,然后来到了庄恕的办公桌旁半坐在桌子旁边。

 

「不欢迎我?」

 

「怎么会呢,我、」

 

季白摸摸他的手「好啦我知道。」

 

「你生气啦,很少看见你这么生气,那个女医生说的不对吗?」

 

庄恕肩膀都垮下来了,顿时他感觉好像做错事情「你都听见了?你都听到甚么了?」

 

季白笑着想想「我遇上了那个画家医生,还有执手相看泪眼、你欣赏那个医生,所以欣赏不了这一个医生甚么的?」

 

那也差不多都听见了麻,庄恕摇摇头「你别误会啊,我可没有跟谁暧昧,这个就是陆晨曦,我的房东,也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很有才华的医生,只是说话有点冲,也太直接不会修饰。」

 

看着庄恕急忙想解释,季白瞇起眼睛看他「是吗?但是我看你对那个实习医生挺上心的,人家都看出来了,还说没有?」

 

庄恕叹了口气,他想起楚珺就想起他妹妹「这个楚珺,身世跟南南太像了,都是被人口贩子拐过的,只是他幸运被找到了,可是….」

 

季白当然也是知道庄恕的妹妹的,他还陪庄恕去看过好几次他妹妹的提琴演奏会,这下他知道为什么庄恕对这位实习医生特别好了,他这是移情作用。

 

他想弥补的,是当一个哥哥的心理,如果不能好好疼爱他妹妹,至少他不想让跟他妹妹一样的人备受欺负,所以才对这个实习医生特别好。

 

 

「我跟她说的很清楚,我会再找时间跟她说明白的。」

 

「你别吃醋,我只喜欢你。」

 

庄恕突如其来的告白打断了季白的沉思,甚么我只喜欢你,这么肉麻的台词都说得出口啊。

 

「放心吧,我哪有这么小心眼,妹妹的醋我能吃吗?」

 

季白捏捏庄恕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脸,在说他本来就不吃醋,他承认他有点恶趣味,因为他只是想看庄恕想解释,又不知道从何解释的样子而已。

 

听见季白这样说,庄恕才放下心来,可是他随后又想到甚么一样的看着季白。

 

「那你今天来这,是为什么?你还没说呢?」

 

季白看了看旁边,他总不能说,他是来视察庄大夫的交友情况的吧。

 

「我来找你吃午餐的,没想到赶上这么场大戏,你怎么赔给我?」还好他是能言善道的季三哥,这点转换说法毫无痕迹的技巧还是有的。

 

没想到庄恕笑了,季白了解庄恕,可是反过来庄恕也很了解他,要说季白没吃醋那个实习医生的醋,他搞不好还相信,可是他没吃陆晨曦的醋…

 

可就不一定了。

 

「白白。」

 

季白听见庄恕喊他的小名,尤其是那种 “特殊时期” 才会喊出来的小名,他慢慢的把视线转移到了庄恕的脸上,看见他笑得一脸得意。

 

「干嘛…」

 

庄恕把他跟桌子栓再一起,让他无法逃离他的怀抱范围,然后向前蹭了蹭他的鼻间「心口不一也是你的优点啊…」

 

然后他没给季白回嘴的机会,就把唇贴了上去。

 

火热交缠的双唇吐出的,都是季白甜美的味道,他感觉他家宝贝季白的双手,慢慢的随着这个由浅到深的热吻,缠上了他的背,把他抱的老紧的。

 

平常季白是不会在这种可能被发现的情况下,任他亲吻的,于是庄恕放胆的把唇移到了季白线条优美的脖子上,反复啃咬下就给他弄出了点点吻痕。

 

「嗯…」

 

最后在脖子流连的太久,还被季白一手抓回他的唇上,他就要庄恕吻他,不要只啃他,都这样了还说自己不吃醋。

 

庄恕边吻边在心理偷乐,还是先别告诉他陆晨曦有男朋友好了。

 

就让他多享受一点,这个难得吃醋的小可爱吧。

 

 

 

 

 

End

---------------

其实我是很不会写小甜文的人,像这样的小短篇我都要写好久…所以上交了吃醋梗后我有种轻松感。

尤其现在电视剧都已经演到快结局了,但我却还没把这篇写好,可现在终于!!!

虽然我后面还有很多没写的梗,请在耐心等等我,就算外科播完了换上赵启平2.0我也会坚持写完的!

顶多就是….多了赵启平的新梗而已(因为我的邪教还没写出来嘛)

 


评论 ( 40 )
热度 ( 1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