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庄季 你会不会谈恋爱?


*私设两人交往许久。

 

恋爱小片段又来了,可以当作是 恋爱的感觉 后篇,或是 我回来了 的系列文,亦可单独服用。

 




01

 

「除了以前吃的菜,你还要给我做甚么?」

 

「我给你包饺子吧?」

 

「…这么多年你包饺子的功力进步了没有?」

 

「你怀疑我?看来我给好好露两手给你!」

 

 

我们庄教授跟季三哥今天都轮休。

 

于是两个人决定好好的、久违的约一场会,所以庄恕就说了,要给季白做一顿饭,给他包饺子。

 

其实庄恕不是第一次给季白做饭了,以前他们俩在美国念书一起住的时候,他就常常跟季白两个人在家里做晚餐,因为老是吃外面都腻了,能自己做是最好的。

 

季白刚到美国和庄医生交往后,总是不时想念家乡味,所以他就问庄恕能不能给他包饺子,结果没想到咸的他…

 

而现在多年之后又有个机会了,这回庄恕打算给自己澄清一次,所以他们就在超市买了材料后,两个人一起来到季白的小公寓去做饭去。

 

 

「等等。」

 

季白正要拿起围裙给自己穿上,就被庄恕一手挡了下来。 


正想问他要做什么,就看庄恕接过他手上的围裙,把他打开后,双手环绕季白那细而有力的腰,整个人正面的像是把他给抱住一样,双手刻意在那腰后面打结打的缓慢。

 

「好了。」最后好的时候才拍拍他的屁股,然后从季白脸颊上偷了一个吻。

 

季白这下明白他刚刚想干嘛了,他想藉给自己穿围裙的时候偷吻,季白默默的勾起嘴角的笑,刻意的不揭穿庄教授的小心思。

 

于是他们就开始准备包饺子了,发面、切菜的声音从这个小地方传来,听起来都是有规律的幸福。

 

「还是像之前一样,我调料,你杆皮…?」庄恕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季白。

 

突然想起刚刚季白问他这些年,包饺子的功力进步了没有,现在他也想起以前,季白总是把饺子皮杆的不一样大小。

 

「你呢?还是像以前一样把皮杆的跟葱油饼一样大吗?」他记得季白第一次杆皮的时候,越杆越大好像在跟皮较劲看看能不能越大越薄一样的表情,突然觉得很可爱。

 

季白抓了点面粉就往他那洒去「调你的料去!」

 

 

季白公寓的厨房不小,可是两个大男人再一起,就是感觉空间不大,不过也没关系,他们就是喜欢这种当沙丁鱼的感觉。

 

庄恕在季白搬回国后,偶尔会想起他们一起在厨房准备晚餐的画面,他一直很怀念这种感觉,就像是新婚的夫妇一样聊天、准备晚餐,讨论明天的工作甚么的。

 

他瞄向旁边的季白那认真的侧脸,微微的笑了,没想到终于好几年后,这个他想共度一辈子的人还在,就在他旁边跟他一起准备晚餐,这样的画面又回来了。

 

可是这份感动就在他低头看见季白手下的饺子皮一下消失了。

 

「欸欸我说你,怎么又杆的跟葱油饼一样大?」季白把皮杆的越来越大,越来越薄,都变形了。

 

「啊?」

 

季白楞着看他,他刚刚正认真呢,还觉得这个皮真不赖,延展性真好,一边还抬起手背来擦擦脸,因此抹上了一点面粉。

 

庄恕笑着抬手帮季白抹掉脸上的面粉,而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相思病犯的太严重了,怎么这样的画面怎么看起来,也能这么美好呢?

 

「我弄给你看啊,在一次,看好啦。」可是他再不救那个饺子皮就不能包了。

 

所以庄教授擦擦手上的面粉,拿起了季白手旁边的小面团,一边滚动杆子,一边把皮旋转打开「这个样子,就可以停啦,不然太大会破的。」

 

「恩恩..好。」一边随意的回应,一边季白撑着桌子看庄恕利落的样子,却不是在看他的手上动作,而是在看他的脸。

 

 

他从以前和他交往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庄恕因为几乎是自己长大的,会打扫会整理,会做饭、思想有条理,对人温和又有耐心,微笑起来跟清风一样舒服。

 

虽然偶尔气氛上来了会逮着季白念半天,可是他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简直就是「贤妻良母啊。」

 

「啊?」庄恕停下手边的工作看着季白。

 

「我说你要是女的,肯定是一个贤妻良母。」看到庄恕询问的口气跟表情,季白这才发现自己脱口而出了,不过季白也没有甚么好不好意思的,因为他就是这么想的。

 

庄恕直起身来,瞇起眼睛看着季白,这小子逗他呢,算了,反正季白开心就好,这孩子就是嘴快,欺负他就是了。

 

害他想起来前几天陆晨曦说他的话 “你真是白长一张好人脸了,腹黑,嘴还坏。”

 

看来陆晨曦是没看过真正的嘴坏,不过他当时回她甚么去了?

 

“那不叫腹黑,那是想的比别人周全,至于嘴坏….”

 

庄恕当时一下子想到了他家三儿。

 

“那是因为某人口水吃多了。”

 

 

「那么,你愿意把我娶回家吗?」

 

可是庄教授这几年也不是白吃他口水这么多的,原本他嘴拙都回不了话,可是渐渐的他就习惯了季白的思路,也能跟他对上几句了。

 

季白听到这回答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先给我把饺子做出来,我在考核一下你这个新娘培训班,这么多年有没有白上了吧!」

 

庄恕笑着摇摇头,然后季白要接过杆面棍的时候他却没还给他。

 

而是走到他的身后,两手绕过他的腰来到他面前,把季白搂在怀里,然后才抓着季白漂亮的手,一边握紧杆面棍,一边拿起面团来,手把手的教学。

 

「我想这样你才学得会…」

 

庄教授温死人的磁性嗓音在季白的耳边,明明可以保持距离,却要整个人都贴上他背后,还把头就这么光明正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就这样跟他一起杆皮。

 

虽然这样下去可能会很久才吃的到饺子。

 

可是谁在乎呢,情侣再一起做饭本来就不是为了要吃的,对吧。

 

 

 

02

 

「没想到你还知道这样的地方啊。」

 

季白盘起腿来坐在庄恕的车顶,两人秀恩爱的长时间晚餐过后,季白说要出来走走,所以庄恕就带季白来到了一处半山腰看夜景。

 

这里还真不错,半山腰的公路,可以俯瞰整个市区的夜景,眼下一片灯光闪耀的跟星空样灿烂,而最重的人就在身边。

 

「小时候回国也来过几次,一直怕自己记错路,好险没有。」这个庄恕小时候的记忆,这块秘密基地,他只愿意跟季白分享。

 

 

季白低头看了看庄恕,只有微弱的路灯照耀的他,就这样靠在车前盖旁边,果然是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啊。

 

他们很了解对方,有时候他们可以这样一整天不说话就只是待在一起,只要身边有那个人在就好。

 

异地恋的那几年,连习惯工作的季白都忍不住会寂寞,他跟庄恕两个人都是,所以他们俩个每几个月就跑去对方的地方一次。

 

有时候一见到面,就马上开始担心分开的那一天会多想念,果然热恋是很可怕的。

 

虽然现在他们俩个能再一起相处的时间,大概只有两年,说不定之后就要恢复异地恋,但是也没关系,这短暂的时光很珍贵,有异地恋的经验后让他们更能珍惜彼此在的时间。

 

一起看夜景,对他们两个工作忙碌的人来说,都很难得,所以他们只能尽量的把握这个机会。

 

 

「回家吗?今晚我在你那过夜吧。」庄恕抬头看好久没说话的季白,发现他也正在看自己。

 

季白伸了伸懒腰「就让你住我那吧,非要甚么恋爱的感觉。」

 

庄恕听他可爱的抱怨,也忍不住笑,看着季白正要从车顶下来,他就想伸出双手来接住他。

 

可是没想到季白自己移动到车顶的边缘,一脚踩着车门的边框,一手撑住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利落地从车顶翻了身下来。

 

「干嘛呢?」

 

季白一下来就看见庄恕才伸到半空中的手,还停在那儿,他感觉他知道了庄恕的意思,正觉得好笑,没想到庄恕就歪歪头瞇起眼睛看他。

 

 

「你会不会谈恋爱啊,这种时候当然是我把你抱下来啊。」

 

他当然记得季白的职业是甚么,这种身手利落的,不要说汽车顶了,就是公交车顶他都翻的过去,但他刚刚也是想要抱一抱季白,这难道不是谈恋爱的最佳范本吗?

 

季白听见他的问题就笑了出来,他会不会谈恋爱? 庄教授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也不想想当初他们俩认识的时候,可是他先出手钓到的庄先生好吗?

 

「我又不是三岁,这点距离还要你抱我?」

 

听季白这么说,庄恕就立刻对换了自己的角色,笑着张开双手讨抱「那我还小呢,我们有爱心的人民褓姆,你抱我吧!」

 

「还真当你小啊,难不成庄恕小朋友,还要三哥亲亲你、抱抱你,举高高?」这个动作给季白笑的,他看这些年来庄恕的恋爱技术到是长进不少啊?

 

「来吧!」没想到庄恕却依然张开双手,对他挑挑眉。

 

季白手插着腰正想看他到底想怎样,没想到庄恕还真跟他耗下去了,好吧,抱就抱吧,这么长久以来的练习还怕抱不动你吗?

 

想着他就走上前去,双手抱住庄恕的腰想要把他直直抱起来,没想到我们庄教授丝毫不动如山,季白努力了好多次,都只能提起来一点点,没办法整个抱起他来。

 

可是想起以往庄恕都能把他给轻松的抱起,这甚么意思? 自己的力气不如他吗? 这怎么可能? 明明每天都在锻炼的人可是他啊!

 

季白又把双手抱得更紧,然后猛力一抬、

 

然后没多久他就放弃了…「你吃甚么长大的啊!?」

 

庄恕笑了出来,但他脑里的回答太污了,他就没回答季白的问话。

 

他知道季白肯定在想他为什么抱不动他,但是他也不想想他们体型的差别啊,就算在怎么锻炼,小骨架的季白还是轻的许多啊。

 

「哇啊!!」

 

所以他就照着季白抱他的姿势,倒是两手揽住季白,拖住他的屁股就把他抱了起来,然后转个圈就把季白放到了车前盖上坐着,跟他面对面。

 

 

夜晚的月色照耀着季白纯净的脸,庄恕在刚刚季白扑进自己怀里抱他的时候,他就开始想到别的地方去了,自然也是没有响应季白问题的主因。

 

他只是这样看着季白的脸,摸摸他摆在车盖上的手。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然后给出了一个跟刚刚完全没关系的回答。

 

季白坐在车盖上,自然比庄恕高出来一点,他只能俯看着庄恕靠他很近的脸,然后他的手就这样被庄恕捉着,害的他也只能看着对方。

 

「我知道。」然后给出他的答案,因为你有多想我,我就有多想你,所以我知道思念的这种感觉,我很明白。

 

庄恕在放开他的双手的同时搂上了季白的腰,而季白的手也顺势的摸上了庄恕的肩膀和脖子。

 

就看着庄恕的脸靠他越来越近,鼻尖蹭上了彼此的,最后是在闭上双眼的那一刻,感觉到了磨蹭在唇上温暖柔软。

 

眼前是一片如星辰般的夜景,和爱人的热吻。

 

 

他们一个是被人家说总是温和有礼,看起来对恋爱无法掌控自如的庄教授。另一个是被人说脑袋装满刑事案件,却没有一点想恋爱的细胞的季三哥。

 

此刻却在这里过得比任何一对情侣都还浪漫。

 

他们把全部有关恋爱的脑细胞、对付爱情的的智商和智慧,都留给了对方,他们不是不会谈恋爱,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所有的恋爱,都给了眼前的人。

 

因为好想跟你谈恋爱。

 

好想爱你,到老。

 

 



 

 

END

---------------

是因为太短篇,所以你们都觉得跟我没甚么好聊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我今天小加长了,而今天这小段子写的我好兴奋,哎哟我好喜欢这样的三哥跟老庄怎么办!!!

然后我小伙伴们说想看庄季美国恋爱时期的故事,所以我之后会单独写一篇 “庄季美国学生时代恋曲-告白篇” 的一发完出来。

最后,一觉醒来后,小郎君就要出差去了,所以要过两天才会在更新啰,说起来,回来后我也该更最后是你了,你们准备好虐了吗?

 但这系列下一回写甚么呢? 嗯嗯我还有楚大夫的画画吃醋梗还没写哈哈哈哈(已疯)


 P.s.我看到吻戏啦~简直比凯凯的还让人惊讶😂



 

 

评论 ( 48 )
热度 ( 2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