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 分离焦虑

*来自 @⋉微's 的点梗,虽然是之前就写好的,一个小赵与他手机的爱恨情仇 (并不是

 

 

01

赵启平在手术室外写着术后资料,飞快的。

真的是飞快,用尽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看的他旁边的庄恕都忍不住偷看他写的些什么。

「好啦师哥我先走啦!」

飞快的写完,飞快的上交,飞快的离开,简直连车尾灯都看不见。

「喔...掰。」

其实赵启平最近都是这样的,平常行事很稳的他,最近总是急着下班,急着回办公室,然后随时随地的都可以看到他拿着手机在按些什么,脸上还露出奇妙的笑容,搞的凌远跟庄恕眼疼。

经过一段时间后庄恕跟凌远认定了,小赵大概有跟手机的分离焦虑症。

可是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严重?

 

“我刚刚手术呢,你开完会啦?”

“是啊,手术完赶紧去休息,晚点在通话,乖!”

 

02

「启、你怎么了?」

这一天庄恕来到赵启平的办公室,想跟他讨论一下病人,结果就发现赵启平在翻沙发垫,眉头皱紧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恕哥等等....怎么会...去哪里了?」

「启平?发生什么事?」

紧接着,赵启平用这辈子最焦虑的眼神看着庄恕,这是庄恕从没在他脸上看过的神情,就连学生时代因为玩晚了,而错过大魔王教授的课时都没有过。

「啊...没有,找我怎么了?」

当然找他一定是有事的,但是赵启平那个大难临头的样子,实在有些奇怪,反正手上的东西也没那么急,所以...

「没什么重要的,你在找什么吗?」

「我的手机不见了!不知道放去哪里了?怎么办啊?」

嗯,好像是件大事?

「我帮你找找吧,你最后一次见到是在哪里?

结果,因为难得一见的焦虑赵医生,全医病区的医生护士都一起帮他找手机。

 

“我刚刚找不到手机了才这么慢回,你吃过饭了没有?”

“吃过了,到是你,可不许让我看见你掉肉了呀。”

“哎!知道啦❤❤❤”

 

03

「你在搞什么?」

虽然不耽误工作,但也是找到凌远都知道了。

「我就是找不到手机而已,也没耽误大家的工作。」

被凌远喊来办公室的赵启平满意的伸进白大褂口袋,那里放着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手机。

「手机找到了?」

「找到了,在护士站呢。」

「满意了?」

「心满意足。」

「可以回去加班了?」

「喔!我今天不加班的我跟你说过的!」

一听到要加班,赵启平立刻拒绝,虽然他之前就说过了,但还是看到凌远瞇起的眼睛,不过今天绝对不行,说什么都不可以!

「拜托师哥!你答应我的!只要今天就好!还有明天早上!之后我会乖乖值班!」

这个赵启平很奇怪啊,他居然主动乖乖的说要值班。

「好吧,那你、」

「你最好啦师哥我先下班啦掰掰掰!」

凌远话都还没说完呢,赵启平一溜烟的跑了。

 

“我下班啦!立刻飞奔,你等我呀!”

“你不要来了,多累啊!我会自己回去的!”

 

04

傍晚的机场人来人往,赵启平拿着手机按个不停,一边往出关口看。

等了好久,终于人群中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出现,还拉着一杆行李箱。

「宗明!」

那个人是谭宗明。

「启平?不是让你不要来接吗,我会自己回去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还是在见到爱人的第一眼后,就立刻揽住他腰,把他抱进怀里,谭宗明还在赵启平脸上偷了个吻。

「我就想第一个看到你嘛。」

这个谭宗明,是出差一个半月的谭宗明,赵启平紧紧抱住他,像块口香糖一样跟着他走,两人也不嫌腻歪。

「你每天跟我视讯,时时刻刻的讯息,还不腻啊?」

「不腻,而且视讯哪有真的你好啊~」

「哎哟,这个小孩吃糖了呢,嘴真甜。」

「你尝尝看吃了没?」

看着大庭广众就说出这种勾人的话啊,果然还是赵启平,谭宗明毫不犹豫的对着他吻了下去。

果然是甜甜软软的,还是真的人好啊。

「好像没尝出来...回家好好再尝尝...」游移到赵启平的耳边,谭宗明低沉的嗓音和说话的热气打在赵启平脖颈间,发红的耳根肉眼清晰可见。

「唔...那还不快点走!」

拉起谭宗明的手,赵启平带着他飞快的往车子走,他们现在可是十万火急!就等着扑灭呢!

 

05

「我知道,好我立刻让他联络,启平你打给陈医生让他来一小时后来会诊。」

庄恕手上的手机还没放下,就急着交代赵启平打电话,可是赵启平只是摊摊手、拉拉口袋,表示他身上没带手机,没办法打电话。

「等等到护士站打。」

「欸好,哪先这样掰....你没带手机?」

草草结束电话后庄恕疑惑的看着赵启平,他居然没带手机?那前几天那个找不到手机就差点哭出来的人是谁啊?

「你的焦虑症治好啦?」

「什么焦虑症?」

「跟手机的分离焦虑...」

没想到赵启平噗哧的笑出声「我有那种焦虑症吗?」

之后,他不管庄恕不解的表情,独自走往护士站「师哥跟上啊,我先去打电话了」

看着他背影的庄恕,觉得他师弟有够难懂。

 

此刻,赵启平的手机,正跟他同款不同色那谭总的手机摆在一起,放在他们家的床头柜上。

床上,是满身爪痕,昨晚激情一夜,正倒时差的谭总。

赵启平仔细思考庄恕的话,他想,不管什么焦虑症,大概都是因为见不到谭宗明吧?

所以有什么毛病,谭宗明来一炮就可以帮他治好了,更别说昨晚来了好几次。

赵启平揉揉腰,看着窗外,觉得今天天气真好。

 

 

 

END

-------------

你们太太微 找不到手机超级慌张下想到的梗(这是卖太太🙈

之前因为太忙所以一直荒废,看看草也长的差不多,再回来拔拔草😂

顺便与大家报告 “爱是…?” 的实体书正在火速进行,希望他可以很快跟大家见面!



评论 ( 14 )
热度 ( 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