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爱是…? 番外part3 庄季篇 庄医生的风流往事



番外3—

 

李熏然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好奇心是个不太好的事情。

 

他现在坐在位置上,看着他们队长季白跟庄医生打电话的样子,虽然三哥平常的情绪不轻易外露,但是闻也闻的出来,他的新婚生活肯定很幸福美满。

 

大吉岭红茶今天糖的加的太多了。

 

他听着隐隐约约可以听见的庄医生的声音,他觉得人不可貌相,谁说庄医生看起来就是温柔稳重?

 

 

 

前几天。

 

他在家里,好不容易把他新来的两宝宝,一对双胞胎给哄睡了,正想去睡觉的时候,经过书房听见了凌远在跟谁讲电话的样子。

 

「你要的那个食谱我给你发过去了,我说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做菜了?你以前在美国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

 

凌远背对他,所以没看见李熏然。

 

「为了季白? 你可真是改变很大啊。」

 

季白?

 

三哥?

 

那凌远就是在跟庄医生讲话搂?

 

 

「哈哈,对了,那个在美国的Tina你记得吗?他现在也在医院服务,前阵子我们连络上了,他还跟我问起你,说是很想念你。」

 

李熏然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是Tina听起来就是女生的名字,他想念庄医生?现在这甚么意思!?

 

「忘了?你还真是...就是那个跟你交往了一个星期的医学院花,哈哈哈,算了算了! 忘了也好,反正我是把话带到了啊。」

 

庄医生前女友啊!?

 

一个星期会不会太短了?

 

「你没换电话啊? 那可糟了,嗯? 我没跟他说你结婚了,这种事情由我说也不太好。」

 

还不跟人家说结婚了?

 

庄医生跟三哥不是好好的吗?

 

不会是变心了吧?

 

 

当晚,李熏然忍不住好奇,就招了,他说他听见了庄恕跟他讲电话,他问凌远TINA是谁,没想到凌远只是大笑了几下,然后亲了亲他。

 

「你替你三哥紧张吗?」

 

「当然啦!他现在都跟三哥结婚了,不可以花心的啊!」

 

凌远帮他铺铺被子「放心吧,庄恕现在非常专情,我可以保证,虽然他过去确实很风流,但那都是过去了,你可别跟你三哥多说甚么啊。」

 

没有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就变了样了。

 

「我才没那么大嘴巴。」

 

凌远笑了笑,摸摸他的头。

 

「不过庄医生他,以前很花心吗?」

 

凌远思考了一下。

 

花心?!

 

 

也不能这么说,但是以前的庄恕,看起来挺冷淡的,比起花心来说,他更像是对爱情不上心,所有的对象都是玩玩的,像是没有人能够在他心里有一个特别的位置一样。

 

所以当他听见,庄恕要帮季白做饭的时候,他才如此惊讶。

 

庄恕一个人在美国长大,虽然他的父母很早就跟他分开,过世了,大部分生活都是他一个人,可是他可不缺人帮他打扫跟做饭。

 

 

凌远当时在国内的医学大学进修,为了ABO的研究,他跑了美国的学校当了一年的交换学生,他也是那个时候,认识了庄恕。

 

庄恕很有才华,长得也很帅,他一脸冷静又干净的美男子形象,在热情开放的西方看起来很特别,而且他又是医学系的高材生,这样一个脑袋脸蛋身材都顶尖的人,自然也是很多女孩追捧的对象。

 

他都忘记了他是怎么认识的庄恕,谁先跟谁说话的了。

 

但是他认识庄恕的几个月后,他就在庄恕的邀请下,搬到了庄恕家的空房间,当他的房客了,一方面有个人分租给他,一方面又可以跟庄恕进行医学学术上的讨论,凌远也就接受了。

 

可当时的他记得,庄恕的私生活真是有够精彩。

 

 

刚搬过去的时候,也许庄恕还有点藏着,他的房间总有女孩留宿,但是不超过一个星期就换了一个,而他的房间干干净净。庄恕说,都是那些女孩自顾自的帮他收拾的。

 

后来凌远跟他一起去了一趟酒吧,那时候他就看见真实的庄恕了。

 

原本以为他看起来很冷静,但是一到了酒吧就变了一个人。

 

 

他看起来很玩的开,一件衬衫没扣几颗扣子,好身材都在灯光下给看了去,偏偏美国很吃这样的作风,他一头随意往后梳过去的头发,看起来跟白天的他不一样,他就是往那一站,就会有很多身材火辣的妞靠过来。

 

 

他也来者不拒。

 

他可以在酒吧的吧台跟那些身材火辣的美女,吻个没完,打得火热,可以带她们回家,夜夜笙歌,可是隔天一早他就恢复成原本的样子,干干净净的医学系高材生。

 

凌远当时也是个男人,还是个强大的alpha,当然他也有不少的追求者,可是他当时跟他前妻交往,所以他可是守的很严实,从不跟哪个女孩过分亲近。

 

庄恕在那次让他看见了真实的一面后,就放开了玩。

 

好几次凌远半夜回家,都能听见庄恕的房间里传来女孩的声音。

 

甚么声音?凌远不方便形容出来。

 

但就是嘶吼的喊着庄恕名字,恩恩啊啊的这一种。

 

 

在房间的凌远默默的盖上了他的书。

 

「天啊…」能不能停会?

 

他忍不住摸摸脸,他手上的书被那些叫声搞的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从他坐下来,已经经过两个小时,庄恕每天这么搞都不累,他身体还真是不错啊。

 

凌远决定去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干脆先睡了吧!

 

 

隔天一早。

 

凌远顶着两个大黑眼圈起床,庄恕真的太夸张了,就这样一直吵到五点…

 

他睡下去到醒来也不过三个小时,他今天还有研究课要上。

 

于是他走到厕所去想要刷牙,没想到一打开就是震撼的场面,以及浓浓的omega香味传了出来。

 

凌远到抽了一口气,他赶紧摆摆手「对不起啊打扰了。」

 

「ah!」那女孩尖叫了一下。

 

凌远看着庄恕把那个女孩压在洗手台上,他身上没有穿衣服,只套了一件运动裤,而那个女孩虽然被他挡着,但是不难看的出来她什么也没穿。

 

他退出浴室,拜托。

 

该尖叫的是谁啊!?

 

 

一会过后,庄恕跟那个女生走了出来。

 

凌远一看,身上的衣服真是有够暴露,那胸部都快冲出他的衣服了,裙子也短到不能再短,踩着高跟鞋来到在半开放式厨房喝水的庄恕面前。

 

「zhuang,see you later。」然后吻了吻庄恕刚放开杯子的唇,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ok,bye。」庄恕也礼尚往来的吻她,走之前还捏了捏那女孩的屁股。

 

非礼勿视啊…

 

那女孩经过凌远的时候跟他笑了笑,然后就走出家里了。

 

 

正当凌远想说些甚么,庄恕就走了过来「抱歉啊,害你昨晚没睡好。」

 

「没关系,我习惯了!」他调笑庄恕,庄恕也笑了出来。

 

「不过你是不是换了个女朋友啊,他好像跟上周那个长的不太一样。」凌远也是随口一问,他对人家没说的事情不会管太多。

 

「那不是我女朋友。」

 

啊!?

 

不是你女朋友你跟人家打得火热?

 

「那你女朋友呢?」

 

可是庄恕的回答却让他吃惊。

 

「我没有女朋友。」

 

这,我该回甚么好?

 

庄恕看起来并不在意,反正他对凌远的感觉,是好兄弟,甚么都可说的样子,更何况他的交友状况这么明显。

 

「我没有在跟谁交往,你可以说那些是…晚上的性伴侣吧…在好听一点就是一夜情吧。」

 

一周换一次的一夜情啊。

 

凌远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交友有问题,上海有一个学弟赵启平,美国有一个庄恕,他们俩还都是BETA,玩得比谁都还开,但就是赵启平也没有夜夜419的啊。

 

所以凌远说起 “tina跟你交往一个星期” 的那个,他其实也是在开玩笑的,因为他知道,庄恕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可从没有女朋友。

 

他也问过庄恕为什么不定下来。

 

庄恕告诉他,因为没有必要,这些女孩都是自愿贴上来的,他也说明白了他不会跟谁交往,如果他们还是执意,那么大家都有爽到就好了。

 

可以上床、可以接吻、可以带他出门,可是从来不多干涉其他的,有的两三天,最多一个星期,那是他的底线,换个角度来说,他虽然交友 “广泛” 但他把自己处理的很好。

 

凌远一直觉得,庄恕也许是还没找到那个可以让他定下来的人,所以才这样。

 

后来也果然证实了他的看法。

 

他交换时间到了之后,要回国了,也跟庄恕结下了好交情,他说如果有一天,有机会的话,他一定希望庄恕可以跟他一起工作。

 

所以他后来就把庄恕给挖过来第一医院了。

 

他本来担心,庄恕会把他家的护士都给吃过一轮,他还特地交代过他,就算人家是自愿的,也不可以超过五个人。

 

庄恕也答应了。

 

就像他说的一样,庄恕从来不需要自己做饭,不须要自己打扫,他回国的时候,也跟某些女孩维持这样的关系,他是知道的。

 

可是他自从去了刑警队后,就没有了。

 

凌远一开始也纳闷,是什么让他停止的。

 

后来就知道了,是因为庄恕遇到了那个对的人。

 

没想到一开始的担心,都用不上,他来医院工作都不到两年,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搞定了。

 

 

 

「我一开始还担心,你三哥会吃亏,没想到栽下去的居然是庄恕。」凌远当时的确是担心,他都不知道庄恕甚么时候开对alpha也下手了。

 

李熏然听完这个故事后就觉得庄医生是传奇。

 

还好三哥是特别得那一个。

 

三哥是怎么把庄医生收服的啊?

 

就说好奇心会杀死猫吧!

 

 

回到现在。

 

还抱着这个好奇心呢,下班就看见传奇本人了,李熏然下班后经过停车场,恰巧看见了来接三哥下班的庄恕。

 

三哥拿着一个手拿包,说真的那个包就是一个很普通很小的公文包,庄医生一看见就下车了,赶紧接过三哥手上的东西,然后揽着他的腰往车走。

 

「辛苦了,回家想吃甚么?」

 

三哥伸伸懒腰「要不今天别做饭,我们去外面吃吧。」

 

「行,想去哪吃,都听你的,走吧。」然后就帮三哥开了车门。

 

先让他上车,自己才上车,一上车后就检查三哥的安全带系上了没有,然后才开车离开。

 

 

李熏然在一边看着,在回想起那段故事,简直不可思议,他以前觉得谭宗明跟赵启平两个人就是传奇了,没想到庄医生才是水最深的那个。

 

看着看着他就想念他的远哥了,他赶紧跑往车子,他太想念他那个正常人的丈夫了。

 

 

 

另一边庄恕跟季白。

 

「对了,昨天你在洗澡,电话一直响我就看了你的手机,有个叫tina的女生传了短讯给你,说她来上海了,让你有空回个短讯给她。」

 

季白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开车的庄恕整个人僵住了。

 

庄恕也不是在意季白看他的手机,毕竟他的一切季白都可以知道,但是唯独那段荒唐的过去他不希望季白知道….

 

「谁啊?」季白转过去看他,他发现庄恕僵硬了。

 

他瞇起眼睛,好像有甚么不对啊…!?

 

「你要不要老实交代?」

 

庄恕这才反应过来「啊…咳,就是…一个好朋友。」这理由他自己都不信,季白又怎么会信呢?

 

季白心想,你骗谁啊? 庄恕现在在他面前真是一点伪装都没办法啊,车到了饭店停车场之后,季白冷冷的笑了。

 

「一个普通好友,传给你的内容是 “庄,我是tina,好想你啊,有空一定联络我喔?”」他看着庄恕。

 

「庄恕,你觉得我是傻是吗?」

 

等车停妥,季白说出那段真实的内容后,摇摇头就解开安全带下车了。

 

庄恕冒着冷汗,赶紧下车去。

 

「白白、别生气,我老实说!我老实!」他拉着季白的手,好在季白也没有甩开他,可能是因为这是停车场,没有人在的关系。

 

季白这才站定位置看他。

 

「那是…前女友。」

 

啧…

 

就说了你的表情不可信啊庄医生。

 

庄恕看季白都没反应,他突然有些慌张「好吧…我在认识你前,是有段不太正常的交友过程…」他决定跟季白坦承,毕竟那现在是他的爱人,他的配偶,他捧在手心上的人啊。

 

季白歪歪头继续看他。

 

「我保证!自从认识你,我都很专情的!你要相信我。」

 

「噗…哈哈哈!」庄恕这个小孩一样的慌张,让季白忍不住笑了。

 

庄恕愣在原地,这甚么意思!?

 

 

季白摸摸牵住自己的他的手「我相信你,我也没生气,过去就是过去,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只是你下次不许骗我,我问你甚么都得老实交代,知道吗?」

 

庄恕放心的笑了「我知道,你不生气就好。」

 

季白让庄恕牵紧自己的手「走吧,我好饿啊。」

 

「好好好,走!」

 

他们一路往电梯走。

 

 

「话说你要去见他吗?那个tina?」

 

「你认为呢?」

 

「去吧,没关系的,就算你决定不去也要好好回复人家。」

 

「我知道了,不如你跟我一起去?顺便跟他说我有一个这么帅的爱人了!」

 

「贫嘴…0///0」

 

「啊!不行!那个tina就喜欢你这个类型,你绝对不能去,要是被盯上就糟糕了!」

 

「噗,你太夸张了。」

 

「绝对不可以!我这就回绝她。」

 

他有一个这么大度、性感又可爱的恋人实在是太好了,他这样大方的样子,实在太性感了,回家一定要好的把他正面、反面都吃一次才可以。

 

感谢啊,没有因为荒唐的过去而让季白生气,庄恕在心里这么想。

 

 

还有,说甚么都不能让tina见到季白。

 

季白是我的!

 

我的!




番外end


-----------------------

当初写完庄季的abo故事后,我就打算好了这一篇番外了,只是一直拖到现在。

而又是因为这篇番外,我有了接下来新的庄季文灵感,果然楼诚二人是随时有着丰富的题材!

不过如果你在等千年就不好意思了,说好的今天却没有发,sorry~明天发!

真的明天就虐你们(?!)😂😂😂





评论 ( 15 )
热度 ( 1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