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爱是…? 番外part1 凌李篇 关于带孩子的事情





 

 

 

「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孕夫总是特别疲倦,某天,李熏然躺在凌远的身上,随着凌远摸摸他的肚子,正舒服地想睡,但脑里闪过的问题还是忍不住想问。

 

「是男孩…是女孩…都好…」凌远低头亲吻了李熏然的额头。

 

因为只要是你的孩子,一定会很可爱的。

 

 

「那你希望他是alpha还是omega? 也许如果他是beta会更好呢?」怀孕到都快生了,但因为之前发生太多事情了,以至于他们俩到现在都不知道孩子性别。

 

唯一知道的就只有秦少白,因为凌远是当初那个推行不预见宝宝性别运动的人,所以他的医院也主推不预见孩子性别,除非父母非要知道,否则医生不会主动告知。

 

「你呢?」凌远反问李熏然。

 

李熏然笑了笑摸摸肚子「我觉得都好,只要他快乐就好了…」

 

凌远笑着看李熏然幸福的脸,他知道有个孩子是对的,他没想过原来这件事情会这么的幸福,就这样掐着日子,每天等他出生,看肚子一点一点的变大,连每一次产检都是一个令人期待的事情。

 

李熏然也是,他在不介意性别了,因为他知道,不管这孩子是甚么性别,他都有两个爱他的父亲,会保护他,给他最好的观念跟教育。

 

于是在凌远和李熏然经过六个月的期待。

 

孩子终于出生了。

 

 

 

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凌远第一次脱下院长的白袍,跟普通的新手爸爸一样,站在手术室门口等着孩子出生。

 

不得不说这感觉真奇特,明明里面发生甚么事情,他大概都能猜个到,老实说他当初也想进产房,可是李熏然坚持让他等在外面,他只好在外面,从产房的号志亮灯到熄灯,坐立难安。

 

 

如果身体没甚么大碍的话,Omega的生产手术很简单,可是李熏然受过伤,处处都得小心翼翼,在手术房里面硬是待了个三小时才出来。

 

除了接生的秦少白和清洗孩子的护士们,凌远是第一个抱到孩子的。

 

那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检验结果未来的第二性征极有可能是Beta。

 

等到亲手抱到他的小女儿的时候,他差点都激动得哭了。

 

被一起来关心院长大人孩子的三牛和李睿笑了个半天。

 

 

院长的小千金出生前他们就帮他取好了名字,叫凌真。

 

因为真这个字,不管男女都可以用。本名叫凌真,小名叫汤圆,没甚么特别的,完全是因为李熏然生完孩子后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吃汤圆。

 

虽然很随便,可是小凌真圆滚滚的脸蛋,透着红润的苹果肌,看起来还真像个汤圆。

 

虽然受过伤,但从小锻炼身体的李熏然至少还是个警察,他的底子还算好。所以他在生产完后的两个星期,他就健步如飞的回去队里工作了。

 

可一个是日理万机的院长,一个是随时待命的刑警,对于两个都是大忙人工作的夫夫来说,基本上他们根本没时间带孩子。

 

还好李夫人说了,他跟李局长都愿意替他们俩带孩子,李局长作为爷爷,也乐见小孙女天天在他们家里。果然当了爷爷奶奶就不一样了。

 

于是两夫夫就该上班的上班去,李熏然一点没变,他照样出他的任务,有时候忙起来也会好几天不睡觉,但是他绝不会忘记回家看一眼孩子。

 

到是凌远。

 

跟全天下的傻爸爸一样,他实在太爱他女儿了,简直到了一个无法无天,他为了小汤圆甚至做了许多跟李熏然再一起都没有做过的让步。

 

例如他大幅删减了许多他的工作,能交代的都交代给了底下,不能的就拼命加班赶完,他每天准时下班去接孩子,然后就回家当家庭主夫,煮饭等李熏然下班回家。

 

要是哪一天他太忙了,不能去接他女儿了,他回到家看见小汤圆孩会一脸抱歉的样子,是对着孩子,可不是对着他丈夫小警花啊…

 

可凌远还是爱他,他舍不得李熏然累,不舍他值勤还要晚上起来顾孩子,所以帮凌真换尿布、泡牛奶的活都让他一个人全包了。

 

偶尔半夜里熏然起床喝水或上厕所,还会看见凌远忙来忙去的。

新生儿差不多三到四个小时喝一次奶,刚开始的几个月,凌远忙的那是都没睡好,可是他却总是带着笑。

 

大家都说,不喜欢孩子的凌院长,肯定没有天生热心的民警李熏然同志爱孩子,可是错了、错了全相反的。

 

凌远才是真正溺爱孩子的那一个。

 

 

小汤圆出生的时候,就看出来跟李熏然一个样,一双大眼睛跟长睫毛,小嘴红红的特别惹人喜欢,所以他那个院长爸爸,把女儿捧在手心里甚么都听她的。

 

现在小汤圆一岁了,不知道是基因好还是怎么样的,他比一般孩子长得快,已经会翻身,会叫爸爸会喊爷爷会喊奶奶,虽然不太清楚,但已经会开始哑哑的想讲话。

 

可孩子哑哑学语的甚么都不懂,只是想发出一点声音,正在学讲话呢,基本上熏然都让他一个人在那叽叽喳喳,他只是偶尔去逗两下。

 

 

可凌远却会认真的跟小汤圆说话。

 

还有模有样的。

 

有一回李熏然在家看案件,小汤圆要换尿布,凌远就过去了,不久后卧房传来他们两父女对话的声音。

 

「喔阿…喔喔喔…..哑哑….阿阿」

 

「这样呀,好呀,爸爸给你换尿布,一会就好啦!」

 

李熏然听这对话觉得很奇妙,于是他放下手上的东西来到房间里一看,两个人在那鸡同鸭讲的画面,让李熏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阿哑哑….喔喔…喔..喔阿喔喔…」

 

「是阿,等会就会干干净净的了,在一会别动阿。」

 

小汤圆根本不知道说甚么,凌远回的真像一回事一样,他忍不住笑出来,李熏然一边觉得蠢,可一边就觉得,好险当初把小汤圆给生了下来,他才能看见凌远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孩子从小给凌远带,可孩子可能还是有灵性的,他知道他从谁的肚子里出来,所以他非常喜欢李熏然,黏他黏的要死。

 

每次脾气一上来,谁哄都不行了,偏偏一见到李熏然就笑了。

 

 

一直到小汤圆三岁了,会走会跑了。

 

凌远舍不孩子累、舍不得孩子哭,要甚么给甚么。

 

小汤圆正在探索期,甚么都想拿、甚么都想抓,已经摔坏了凌远两台手机。李熏然板起脸教训她,可凌远却只是摸摸她,看她有没有被砸到了,其他的都可以再买,不碍事。

 

相比起来李熏然就严格多了,也许是因为他是omega的关系,他从小都活在不平等的对待,即使他是个男孩子,人家也当他是个弱小鬼头。所以他从小不服输,他的孩子当然也不能文文弱弱的,就算是个女孩怎么样?

 

吃饭自己吃,要是在外头能走的地方绝对不抱,摔倒了不准哭,饼干糖果弄得一地脏兮兮的也得自己去清理干净,现在家里为了安全换了塑料的水杯,所以就连想喝水,都得自己去倒。

 

完全警队出身,军事化教育。

 

小汤圆也不闹不吵,乖乖听他熏然爸爸的话,照样喜欢他熏然爸爸。

 

 

 

这天李熏然放假,因为凌远想他女儿了,李熏然便带着小汤圆来到第一医院的前广场,跟其他孩子玩,孩子一看见游乐场就疯了,一时之间忘记了要找凌远爸爸的事情。

 

结果一个开心跌倒了,摔伤了手臂,擦破出血了。

 

一般的孩子肯定就大哭了起来,可他是李熏然的孩子,摔破了也咬着唇,红着眼眶,一张嘴嘟着不敢哭,就来到熏然爸爸面前,跟他说要擦药。

 

熏然当然也是疼小孩,那可是他的孩子,他怀孕的多辛苦啊! 可他不希望他养出一个小公主病,即使心疼,也只能忍耐着拍拍凌真的头。

 

「小汤圆好棒阿,都没有哭!」

 

小汤圆一头长发绑了一个小马尾在脑后,身出擦破的手臂「然爸爸…疼…」

 

「当然疼啦,都出血啦,还好在医院,我们去找爸爸擦药,不许哭阿…」李熏然吹吹伤口,一边抱起小汤圆,一边还摸摸他的头,叮嘱他不许哭。

 

 

 

可凌远一看急坏了。

 

「哎呀!怎么受伤了? 快给爸爸看看!」

 

凌远一看见李熏然抱着孩子出现,他就觉得奇妙。李熏然平常不抱着她的,除非是有甚么事情,这一看就知道了,小汤圆的手擦破了。

 

小汤圆身体里果然有他院长爸爸的血液,眼色好,是个小人精,他在李熏然面前不敢哭,可他在疼他的凌远爸爸面前不趁机撒娇怎么行呢?

 

张开手就要凌远抱他。

 

「爸爸…呜呜…痛痛…」

 

「喔不哭,爸爸给你擦药阿」凌远伸手接过孩子,边帮他抹眼泪,抱着小汤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怕小汤圆去护士站会害怕,还请护士特地拿药盘来院长室里。

 

李熏然楞着「不是说不哭的吗…」

 

凌远对着李熏然摇摇头,意示他别这么严格,差不多得了「不哭,爸爸给你擦药,保证不疼!」

 

「不疼的吗…?」

 

勾着凌远脖子流泪的小汤圆一听不疼,就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带着泪珠,眨呀眨的跟李熏然一样,凌远心疼的都皱眉了。

 

「保证不疼,要疼的话,爸爸给你买糖果。」

 

李熏然翻了一个白眼,他丈夫哄闺女真是一流的。

 

「凌真最勇敢啦,跟其他小朋友怎么能一样呢是吧?你看医院每天这么多人在受伤呢,他们要是天天哭,爸爸就没时间回家陪你啦。」

 

凌远知道李熏然在想甚么,他也不希望家里头这个女儿是个公主病,所以他哄归哄,最后还是抱着他认真的跟他说。

 

「所以我们不哭了,下回小心点,就不会摔伤,就不会疼了!嗯?」

 

「恩。」

 

小汤圆被他院长爸爸一大串不知道是甚么的话给分散了注意力,好像也没那么疼了,于是他擦擦眼泪点点头,乖乖地坐回李熏然腿上,等凌远给他擦药。

 

凌远爱孩子,但里念还是跟李熏然一样的,他还是挺放心的,两夫夫带孩子没有一点问题。

 

 

 

可真让他感觉翻白眼的,是家里头那两个老的…

 

小孩都喜欢看电视,李熏然也没拦着,在家里看电视有时间规定,可是在爷爷家就没了,而且他妈老是给小汤圆看一些乱七八糟的电视。

 

卡通、连续剧他都可以忍受。

 

可他有一次发现他女儿居然还喜欢看恐怖惊悚悬疑片…

 

小凌真正认真的看着电视里的人,电视里头那一个罪犯因为报仇杀了一个人,天天被警察追着跑,李熏然摇摇头,忍不住想吐槽。

 

最好全天下的警察都闲着追你一个呢…

 

 

「奶奶!坏蛋!坏蛋来了!!」凌真看那个嫌犯要被逮了,嫌犯的犯罪被记录被查到了,怕东窗事发,怕的想逃走。

 

他妈也是看得入迷「是啊!快跑快跑!」

 

「快跑快跑!!」小凌真也跟着快跑,李熏然摇头,跑什么阿…

 

结果那个人还是被抓了「被抓了!」

 

「被抓住啦!」

 

李熏然把枕头抱在怀里放任自己沉在沙发里,不管了,爱看甚么看去吧,他是管不着了,反正小凌真不害怕,晚上照样一个人睡。

 

「奶奶他被抓了!为什么?」可孩子总是会有一百个为什么,这还根本没看懂呢,废话他才三岁。

 

「因为他是坏人呀!坏人就会被警察抓走呀!」李夫人也是随口说说,因为跟这相关的李熏然小时候就知道了,所以他根本没机会回答这个问题。

 

「他是坏人?坏人是甚么?」凌真大眼睛看着奶奶。

 

「嗯…要是做了坏事就是坏人啦!」

 

「坏事?!」

 

小凌真歪头,他熏然爸爸说不可以撒谎,不可以不经过别人同意偷拿别人东西,不可以顶撞爷爷奶奶,不可以不听话,如果做了这些就是坏事。

 

小凌真突然嘟嘴想哭了「可是、可是…我昨天拿了放桌上的饼干…」他没跟爷爷奶奶说。

 

正想小憩的李熏然霎时睁开眼睛,这情况好像不大对阿。

 

没想到他妈居然跟他女儿说「是阿,怎么可以偷偷吃呢,小心不听话警察叔叔会抓你的啊!」

 

听到这里,李熏然真真正正的笑了出来,怎么这么傻? 他妈妈该不会跟他女儿说,晚上不睡觉会有虎姑婆吧!?

 

但小凌真哭了「呜呜…阿阿怎么办…呜呜」

 

他妈也傻了。

 

李熏然也傻了。

 

「妈你说甚么呢,身为警察家属你还在这危言耸听。」他拍拍他妈,虽然他是很想笑,但是他还是坐起来把小凌真抱在怀里。

 

 

「宝贝阿,不哭了。」

 

凌真虽然想哭、害怕,可是他熏然爸爸说不能哭就是不能,要不然他会生气的,于是他把眼泪擦了,泪眼汪汪的看着李熏然。

 

「不听奶奶说的,警察叔叔怎么会可怕呢?」

 

「他会抓坏人…」

 

李熏然摸摸他的头「那你是坏人吗?」

 

小凌真摇头「不是…」

 

「那就对啦,你还觉得警察叔叔可怕吗?」

 

嗯…小凌真想想电视上的警察,还是点点头「嗯…」

 

李熏然扯扯嘴角,最后他比了比自己「那你觉得熏然爸爸可怕吗?」

 

凌真看着李熏然,扑了进去「不可怕,凌真最喜欢熏然爸爸。」

 

「那就对啦,我也是警察呀,我不可怕,那警察叔叔都跟我一样,有甚么好怕的呢?」

 

凌真抬起头来。

 

对阿,他爸爸也是警察,他熏然爸爸虽然有点严格,可是还是很爱他的。

 

他会陪自己一起睡着,带自己出去玩,给买好吃的,而且他跟凌远爸爸一样,不关发生甚么事情,都会在他身边,永远都会爱他。

 

这是李熏然和凌远一直灌输给凌真的想法。

 

「嗯…」

 

李熏然笑着摸摸他女儿「凌真,警察叔叔不可怕,他们是最有正义感的人,你看看爷爷和爸爸都是警察。你要记住了,外面有比他们更可怕的人,随时随地你都要小心,只有我们是不会害你的。」

 

凌真睁着大眼睛看他爸爸。

 

「如果你真的找不到爸爸们还是爷爷奶奶,或是家里的人,在外面迷路了,被坏人给追了,你就去找警察叔叔,因为他们都是爸爸的好朋友,他们一定会帮你找到爸爸的,好吗?」

 

小凌真似懂非懂,可还是点点头。「嗯。」

 

 

李熏然亲了亲他女儿的额头。

 

他自己是警察,他看过了无数的案件,他知道最黑暗的社会在哪里。

 

孩子的教育还很久远。

 

可是李熏然有信心。

 

他和凌远肯定,会教出最棒的女儿。

 

也许凌真就是下一个小警察,或是小医生呢?




-孩子的教育篇 完-


★小李警官宣导,别再用警察叔叔来恐吓孩子啦~

因为当真正在外面遇到困难或是危险的时候,希望你的孩子能不要看见警察掉头就跑。

而是能走向警察的身边,跟他们求救。


-----------------


新年的第一天,早上就有然然的孩子陪伴大家✌🏻

昨晚那是跨年贺,今早这是新年贺🎉

希望这新的一年,我还能继续给大家在带来更好的故事❤️❤️❤️






评论 ( 29 )
热度 ( 2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