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3爱是甚么? 之三 END

13-3



 

 

 

庄季—

 

 

在一次的,庄恕觉得他自己很天真。

 

如果当初那个家庭小聚会对庄恕来说,是个会汗流浃背的场合的话,那此时此刻眼前的聚会,就是他极度脱水的场合了。

 

「欸欸!那个菜呢?怎么快去帮大嫂端来!」

「立刻就去!」

 

「这瓶真是不错!好酒啊!」

「是啊,上回一个客户送的,我看挺不错就带来了。」

 

「三儿~三儿~一起玩麻~~」

「三儿~我也要抱抱!」

「一个一个来嘛~三儿换我了!」

 

「听说你是五届冠军啊!掰手腕很厉害!来一局吧!」大哥想找姚檬比赛。

「大哥你可小心啊,除了三哥,可还没人能赢她吶!」赵寒赶紧给大哥一个提醒。

 

「阿恕啊!快过来!快过来这里!」

 

听见爷爷在喊他,庄恕放弃了思考,跑了过去爷爷那里,听爷爷对他的嘘寒问暖,爷爷自从他跟季白结婚后,就一直把他当成是亲孙,让庄恕很感动,他也打进了季白的家庭。

 

但是…

 

他不知道打进了这样一个家庭,他是不是会很累…

 

 

 

三周前—

 

「家族聚会?」庄恕刚下班,就听见了季白跟他说要他排班去参加家里的聚会,自从他们登记结婚,他依照季白所想的入赘到季家后,季白就搬过来跟他一起住了。

 

当初季白不愿意大张旗鼓的办婚礼,还惹的爷爷有那么点不开心,可是他偏偏是他家最受宠的孙子,季白不愿意,他爷爷最后也妥协了。

 

所以庄恕其实没见过季白的所有家人。

 

「是阿,是真正的家族聚会,之前那个只是他们为了想见你才临时办的。我们家族的聚会每年一次,所有的人都要到,你现在跟我结婚,当然也要到。」

 

「喔…行阿,哪一天呢?」

 

「这个月底。」

 

「好,我去排,要不要买点甚么?」

 

季白扯了扯嘴角「不了,太多人了,我们都不买的。」

 

当初庄恕还对季白的太多人不以为意,但是等他到了现场,才知道甚么叫做太多人,跟他上次的家庭小聚餐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除了季爷爷,和他那天见到的季白的父母,和他大哥二哥大嫂二嫂,跟几个孩子之外,庄恕才知道,季爷爷不是只有他父亲这个儿子,只是他父亲是长子而已。

 

他父亲还有两个弟弟跟一个妹妹,两个弟弟都各有一对儿女,妹妹也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除了二哥的大儿子,妹妹的两个女儿尚未结婚外,其余都是结了婚有了孩子的,要算算他家到底有几个人…

 

庄恕觉得他算数不好。

 

 

季白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子,还是叔叔阿姨们最爱的侄子,还是所有孩子最喜欢的叔叔跟舅舅,所以大家都对庄恕也一样热情。

 

「叔叔,抱!」

 

庄恕正和爷爷说话时,脚边有个小女孩拉拉他的裤腿,那是季白大嫂的女儿,在季爷爷住院期间,几乎都是长媳妇来医院照顾,女孩子黏妈妈,他大嫂也都把这女孩带在身边。

 

本来一开始见到庄恕还会害怕,可后来几次庄恕都带果汁来给他后,渐渐他就喜欢他了。而且,庄恕总是带着笑,也不太发怒,虽然大人的世界里,这样的人被誉为总是戴着面具,可是小孩单纯,谁对他好,他们最知道。

 

庄恕一把抱起小女孩,放他在腿上抱着他,一边继续跟爷爷说话。

 

季白转身就看见这样的场景,他想,庄恕应该也会是个好爸爸。

 

 

「来来来,大家在喝一杯吧!」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大家都拿起酒杯,跟着一起干杯了。

 

大伙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季白也是…

 

 

 

「三儿…你不会是喝了吧?」

 

季白的大哥坐在季白身边,一句话引来了大家的关注,也引来了庄恕的关注。

 

「啊…是、啊。」季白看看杯子,一大杯的白葡萄酒都被他灌下肚子里了。

 

这下糟糕了!

 

季白的大哥露出慌恐的表情看着二哥,他二哥也露出惊恐的表情看着他大哥。

「大哥!」

「我也没注意啊!」

 

庄恕走了过来,看看季白平静的脸「怎么了?」

 

季白打了一个隔「恩…怎么、怎么了?」

 

大哥赶紧摆摆手,也跟大家摆摆手「没事、没事!大家继续啊!」然后跟他二哥赶紧拉着庄恕到一边去。

 

「阿恕阿恕!糟糕了糟糕了!那个…三儿不太会喝酒!」大哥的表情很惊恐,到是庄恕笑了,不就是不太会喝酒麻,有甚么好大惊小怪。

 

「你别笑!后果非常严重啊!」二哥看看季白没在看他们,凑近了庄恕身边「这事情只有我跟大哥知道,一次我们跟三儿一起喝酒,结果我们再也不敢跟他喝了!」

 

庄恕细想,也是阿,季白向来都不喝酒,即使在出任务或是餐桌上也滴酒不沾,可是他以为是因为刑警必须随时保持清醒,原来是酒量差阿…

 

「没那么严重吧,不会还发酒疯吧?」庄恕随口一说,两个哥哥瞪大了眼睛对他点头。

 

啊…这是甚么反应,真有那么可怕吗?

 

「不仅到处破坏,嘴巴还比平常更坏啊!你总之、自己注意吧!」两个哥哥在庄恕疑惑之下退场。

 

 

庄恕原本不以为意。

 

可事实证明季白的酒量真的很差。

 

他才喝了一杯,好吧,也许后面偷偷又喝了一杯,但是才两杯酒精浓度30%的酒,季白回家下车时就已经站都站不稳了。

 

「白白扶好我、扶好」

 

庄恕很想把季白给抱上楼,无奈喝酒醉的人总觉得自己没醉,嚷嚷着要自己走,但其实庄恕根本没听清楚他说甚么。

 

好不容易上楼了,庄恕帮他脱下外套把他带上了床,想让他睡觉,可是季白怎么样都想要洗澡。

 

「先不洗也没关系,不然我帮你擦擦身体?」

 

「不!隔、我要洗…我要洗!!」

 

「好好好,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放水。」

 

季白躺着眼睛都睁不开,指着浴室一声令下「去!」

 

脸红红的凶人样子,真是可爱。

 

庄恕到了浴室,把浴缸放满,就带着季白进去了浴室「你脱了衣服就进浴缸里,我一会就过来!」

 

庄恕打算换一身轻松的衣服,来帮季白洗澡,于是他走出了浴室,换了衣服,也帮季白拿了一件。想到他也许不能自己穿,还是拿个一件大上衣套头就好吧,内裤也免了,反正甚么都看过了也不差这一天。

 

可庄恕想到了季白不好穿衣服,却没想到他也不好脱衣服,一进到浴室,就噗哧— 笑了出来,季白裤子都脱了。

 

可上衣还卡在头上呢。

 

听到声音的季白转头往他那个方向,双手放了下来,衣服还卡着整个头。

 

「笑个屁啊…我脱不下来…」

 

庄恕忍住声音,季白凶巴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走了过去,帮季白把衣服脱下来,把赤裸裸的季白先生送进去浴缸里,就让他躺着,自己帮他洗着身体。

 

季白也乖乖让庄恕替他洗,自己就玩着浴缸里的泡泡,要是吹不上来,还会嘟嘴生气,庄恕心想,怎么你平时不这么坦承呢?

 

「我说你呢,平时板着一张脸,现在多可爱。」想着想着就把心思说了出来。

 

季白听见了,转头像调戏良家妇女一样的抬起庄恕的下巴「你对我有意见?!」

 

庄恕笑着摸摸季白的脸「我哪里敢有意见啊,你不管怎样,我都喜欢,只是呢,你要是能不老是绷着自己,偶尔对我也撒撒娇多好。」

 

「恩…你喜欢我撒娇…」季白有点失落的看了看浴缸里的泡泡,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可是我不会…那你是不是觉得会撒娇的小女生比较好啊…」

 

「所以你不喜欢我了…你要去找会撒娇的小女生是吗…」

 

「可恶…亏我这么喜欢你…可是、可是会撒娇,她不会别的…可是我会…」

 

「我会…?甚么呢?...我甚么都不会…我只会抓犯人。」

 

庄恕看他不清不楚的自己在喃喃自语,觉得又可爱又好笑,就忍不住想逗逗他玩「是啊,会撒娇多好,你就一点不可爱。」

 

可季白这回怒了,怒着皱眉嘟嘴,庄恕看着忍不住都笑了,但也没在意一个醉鬼的话,继续帮季白擦擦身体。

 

可不一会,他听见了啜泣声。

 

庄恕抬起头来,季白居然委屈的在哭呀!

 

「你、你是怎么了?」

 

季白委屈的掉眼泪「我不可爱…你那走啊…你不喜欢我你走啊…」

 

唉哟我的祖宗!

 

那是开玩笑的好吧?!

 

算了是他的错! 他怎么能跟季白开玩笑? 对对对,都是他的错,他不该开玩笑,就算季白醉了,也不能说他不可爱!

 

他擦干了手,上手去摸摸季白的头「我那是逗你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最喜欢你了!」

 

可那个醉鬼还不清醒「你说我不撒娇…你不喜欢…」说着还吸吸鼻涕,那表情说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庄恕又想笑,又心疼,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季白哭呢「我真坏,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最不喜欢人家撒娇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真的?」季白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庄恕点点头「真的!我保证!」

 

「那你亲我!」

 

那有甚么问题,庄恕上前去吻了吻季白的唇,蜻蜓点水的啄几下,还带着疼惜。



快来看醉鬼三哥

微博

(已修复,在不行的话...你们都有袖底账号的吧!?)



  

隔天早上,季白甚么都不记得了,任凭庄恕怎么问他,他都只凭身体记忆他们昨晚肯定很激烈,因为他今天早上,连坐椅子都有困难。

 

虽然庄恕觉得有些可惜,但是没关系。

 

下一回,他肯定买很多好酒放在家里面。

 

 

 

爱情总是各有各的烦恼。

 

凌远和李熏然怀孕后走出自己的阴霾,他尝试着做一个好爸爸,这次他确定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要迎接们的第一个孩子,他也终于体验到了再手术门外傻爸爸的心情。

 

李熏然享受着跟自己的偶像再一起,还有了爱情结晶的喜悦,他大方的不再隐瞒自己是个omega,而且期待着他们往后幸福的一家三口小日子。

 

谭宗明把人生的第一次真正的恋爱献给了赵启平,他对赵启平呵护户倍至,其实他心里也默默的开心媒体可以报导他们的事情,对私人隐私很重视的他,此刻却想告诉全世界,赵启平是他的爱人。

 

赵启平依然不能习惯谭夫人那光鲜亮丽的镁光灯生活,虽然他偶尔会发发小脾气,但他还是会乖乖的跟谭宗明一起出席很多场合,因为他知道谭宗明为了爱他,能把自己豁出去,那自己也一定行。

 

庄恕依然很想念那个,会乖乖喊他老公的季白,但是他发现,他更爱生活中的那个季白,因为他永远是这样正面有自信,他好像永远看不腻。他似乎都已经能看见未来两人白发苍苍,手牵手喝下午茶的样子了。

 

季白跟以往一样把刑警的工作摆在第一位,但是结了婚后的他,变的不在犀利且浑身带着菱角,他习惯会去配合庄恕的脚步,而且庄恕是可以任他撒娇跟撒泼的地方,他知道庄恕怎么样都会爱他。

 

 

生活不是完美结局就能一路到终点。

 

可是爱情就是这样的东西,他不分年龄、性别、身分,只因在茫茫人海中,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你。

 

爱有各种面貌、各种组合方式,实际上这些剧情每天都发生在你我的周围,也许故事很旧、也许你意想不到,但唯一不会变的是甚么呢?

 

就是一颗爱你的心,和怎样都无法离开的羁绊而已。




END



---------------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很久,一开始写的初衷希望也好好的传达给你们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同性恋和异性恋,只有你和我,只有爱与不爱,那么就会简单的多。

 希望所有的凌远、李熏然都能走出阴霾好好生活,所有的谭宗明赵启平都能早日察觉心意,所有的庄恕和季白,都能抛去成见牵着彼此,希望所有爱你的跟你爱的,都不再错过。

 谢谢你们陪伴爱是甚么系列到今天,爱你们! 

 

还有我打算写一篇庄医生的故事,有时间我也会尽快催生小然然宝宝的。

最后,醉鬼三哥可爱吗?反正我是很喜欢~~


---------------


BTW,我有新文预告喔!

明天或后天吧?! 蔺靖的现代AU 王子日记,就要开始连载啦,这次我是改编自电影公主日记,一改前面虐的写实的,新傻白甜萧景琰希望你们可以抽空一看喔~~


评论 ( 64 )
热度 ( 28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