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3爱是甚么? 之二




13-2


 

谭赵—

 

 

[赵医生,请问您会跟谭总一起出席后天的酒会吗? 对于婚后的第一次公开出席,谭总有特别教您一些注意事项吗?]

 

「啊…会的…没有。」

 

[赵医生请问为什么会选择在巴黎结婚? 而完全隐瞒国内的亲朋好友? 未来有补办婚礼的打算吗?]

 

我怎么知道? 「啊..我不清楚。」

 

[赵医生、赵医生! 两人会选择养育孩子吗? 还是暂时想过两人生活呢? 对于孩子的血缘有做出甚么打算吗?]

 

「嗯、还没想法..」

 

[那赵医生! 对于谭总特邀回国的安迪小姐,也是他的红粉知己,您会感到威胁吗?]

 

「不、不会呀…」

 

[赵医生那么您对安迪小姐很有可能怀孕的消息有甚么想法吗?]

 

拜托我哪知道啊!?「没有没有。」

 

[赵医生赵医生!在问一个问题行吗?!]

[赵医生!]

[赵医生等会!]

 

赵启平快速的闪进了医院大厅,记者无法跟着他进来,因为被保安拦在门口,他直到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都还没能平静下来。

 

这是他最近每天早上的行程。

 

 

我的妈呀!


 

赵启平想,他大概永远都无法习惯这样的生活…

 

难怪谭宗明的爸妈在他们闪电结婚后,就赶着回去美国。

 

他也不知道记者他们哪里来的消息,能在他跟谭宗明刚下飞机就追着他们跑,这还不够?! 他每天上班至少都有好几个记者跟着他,他真的快受不了了…

 

果然婚姻是很可怕的。

 

 

谭宗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合,而且他无论甚么事情几乎都不亲自响应,交给公司发言人,所以记者基本上不太敢去找他。

 

可赵启平只是医生,他可没有发言人,他又不知道怎么应对媒体,他每天都是被镁光灯闪瞎的状态去上班,他觉得他真要成为摸骨的了!

 

 

他们自从结婚后,他就搬去谭宗明大宅跟他一起住了。

 

因为他家楼下每天都是记者,邻居不堪其扰,纷纷投诉,他根本是用逃的逃过去的,住在大宅虽然可以挡掉一些记者,但是他只要自己出门就挡不了。

 

他当然知道这不是谭宗明的错,但他实在困扰极了,为此他跟谭宗明置气了好几天。

 

 

但他发现谭宗明真的活的很辛苦,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新闻,他做的决定跟每句话都举足轻重,他也终于明白,谭宗明当初决定公开两人的关系,是花了多大的决心。

 

他知道谭宗明确实很爱他,但对此事他实在很困扰。

 

因为他不知道甚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成了一举一动遭人关心、每句话、每则微博都不能乱发的情况。一说错话就上新闻,一开玩笑就上八卦版,要是你发表的意见不符合大众眼光,你还会被黑粉攻击!

 

而现在,就连他要去个超市,隔天都会上新闻。

 

甚么…【谭总医生爱人,为爱当贤妻,洗手作羹汤】天知道他根本不会做饭! 他去超市就是因为想吃零食、想买饮料而已!

 

不然就是他跟谭宗明以前,偶尔还会周末去吃个餐厅,现在一样一吃出新闻。

 

【谭总偕新晋谭夫人度过浪漫周末,大手笔包餐厅哄爱人开心。】拜托,我们就包包厢而以,会不会太危言耸听了…?

 

谭宗明是觉得他们爱写就给他们写,他们过他们的,可是呢。

 

谭总!

 

您是大老板,没人敢调侃您,可我只是个小医生,即使我不想看,医院的同事都会拿来给自已看,还问问真假,唠唠八卦,他实在是…

 

 

 

「总之,你就是受不了镜头,习惯不了别人拍你?」

 

一早谭宗明坐在椅子上,一手翻看着报纸,一手还拿着雪茄,他正跟赵启平一起吃早餐。

 

谭宗明这举手投足间散发的气场,浑然天成的菁英大老板风范,摆在哪里看都是财经版头条封面照。

 

赵启平抬头一看,唉哟,他怎么还是这么帅…

 

啊啊!

 

不是!

 

 

「是啊…我筋疲力尽了,你就没甚么办法吗? 不能让他们不要缠着我吗?」

 

谭宗明放下雪茄,笑着喝了一口咖啡,摸摸赵启平吃东西鼓起来的腮帮子「恐怕这是阻止的了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你唯一的方法,只能习惯。」

 

「怎么习惯?」

 

是啊,谭宗明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你怎么习惯的?」

 

「我啊…」谭宗明折起报纸,思考了一下「好像…没去在意,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赵启平翻他一个白眼,这甚么答案? 具象一点行吗? 有说跟没说一样。

 

谭宗明看他那样,脑里闪过了一个不是很优良的计划。不过虽然不优良,动机也不纯,但是赵启平的个性,绝对会喜欢的。

 

「宝贝,不然呢,今晚的宴会你就去习惯习惯,晚上回来,我们在来特训一下。」

 

赵启平皱眉「这怎么特训啊…」

 

「我晚一点会告诉你的。」

 

赵启平心存怀疑,但是他也没别的办法,更何况他答应要跟谭宗明,晚上一起出席他朋友在白山大饭店举行的时尚派对的。

 

人家说他结婚都不通知一声,要他带着新夫人一起来,赵启平就只能答应了。

 

 

当天晚上,赵启平穿着谭宗明给他新订的Givenchy西装套装,跟谭总一起出席了show party。

 

虽然赵启平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他仍然是被记者的大阵仗给吓到了,下跑车前他就看到了大批的记者在门口等他们,他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挺没用,他甚至想跑。

 

可谭宗明让他在车上等他。

 

等到了,谭宗明替赵启平拉开车门,帮他挡着头,也顺便帮他挡去了大部分的镜头跟闪光灯,贴心举动让赵启平感动,也让记者手里觉得话题满满。

 

 

光是在门口的签名板上,两人足足站了有快要十分钟。

 

谭宗明搂着赵启平的腰,大方在媒体面前给他们拍照,赵启平被闪光灯闪的眼神都快失去焦距,但也只能笑着笑着,希望赶快能进去会场里。

 

 

进了会场后,只有特别受邀请的时尚专门报可以领工作证进入,一下子也少了许多记者和镜头,赵启平才好不容易感觉到喘了一口气。

 

不过,大家对谭总的秘密爱人很是感兴趣,因为从之前的小报后,到他们结婚,一直都没有新的内幕可以挖。

 

转眼间,秘密爱人摇身一变成为了正牌夫人,即使大家不敢再随意造谣,但也对他的好奇心大大增加。

 

谭总气场强大,虽然待人亲切,但作风犀利,平时敢接近的人少。可由于好奇心作祟,今天整场时尚派对里,主动来向谭宗明问候和接近的人,比往常还要多上一倍。

 

他知道赵启平笑的很累,所以他不时的替赵启平摸摸背安抚他,偶尔替他整理整理仪容,嘘寒问暖,怕他冷了怕他渴了。

 

「唉哟、」

 

赵启平一声,谭宗明马上丢下手边的杯子,转过身来看看他的情况。

 

「怎么啦?」

 

赵启平鼓起脸颊「脚疼啊…新鞋子太磨脚了,我感觉我袜子脱落了。」

 

赵启平新穿的皮鞋也是新订制,但因为是亮面硬皮,而且裸露脚踝的设计让他只能穿短袜,袜子容易脱落,不免有些咬脚。

 

 

谭宗明把赵启平带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自己就半跪半蹲下的想帮他脱了鞋子看看,被赵启平抽回脚阻止了。

 

「干甚么呢!」赵启平看看周围,虽然大家不再他们身边,可都还是会偶尔往这里看过来啊!

 

「听话,我看看!」谭宗明却只是拉过他的脚。

 

谭宗明才不在意记者和其他因素,他的爱人在身边他甚么也看不下去,天知道为什么赵启平这么在意周遭的眼光。

 

赵启平被谭宗明难得的强势给愣了,只好乖乖的伸出脚给他。

 

谭宗明脱下他的鞋子,果然袜子脱落了,脚后跟磨破皮了,他心疼的摸摸那片皮肤,早知道他拿那双软皮的,不搭衣服又怎么了,至少穿的舒服。

 

赵启平看谭宗明皱眉的样子,觉得好笑,他的表情像是甚么股市下滑了一样,明明只是袜子下滑了。

 

「行啦…也没那么疼…帮我把袜子拉好就行啦。」

 

谭宗明看了看他,手边也没有东西,只好帮他把袜子拉牢了,在帮他穿好鞋子,扶他站起来。

 

赵启平是很感动,虽然这份感动,只维持到他隔天一早看见这则新闻的时候…

 

但这是后话了。

 

 

总之,后半场,因为赵启平不愿意先离开,谭宗明只好站着不动,就算谈话也只是走几步不会走得太远,从头到尾都黏着赵启平身边,给他抓着让他可以不踩足。

 

最后,还是因为赵启平死活都不肯,他才没有抱着他走出会场。

 

 

 

但是到家的时候。

 

「啊啊啊谭宗明!你放我下来!哈哈哈哈哈」

 

谭宗明不管不顾的就背起赵启平,进了大宅里,虽然赵启平嘴上喊着放他下来,可是心理还是被这甜蜜的举动给弄笑了。

 

「行啊!我放你下来,到房间我就放你下来!」谭宗明飞快的上楼去,把赵启平带进房间里去,一旁的管家和佣人也只是习惯的点点头和他们问候。

 

直到把人砰一声的放进了一整张大床里,赵启平才发现,这不是他跟谭宗明的卧室,这是谭宗隔壁卧室的连接房,平时谭宗明不会睡在这里,都是给客人睡的。

 

「你干嘛带我来这啊?」

 

谭宗明对他笑了一个不怀好意「你忘了吗?我说过晚上要做特训的!」

 

赵启平歪头…

 

 

他环视这个房间,说起来这个房间好像变得有一些不太一样,除了一张大床之外,还放着一张八爪椅,就是在情侣旅馆可以看见的那种情趣八抓椅,另一端还有一根连接天花板跟地板的钢管…

 

钢管!?

 

旁边的沙发摆设还在,浴室也还在,但是一旁的衣柜旁边多了两个抽屉式五层柜,不过除此之外呢?

 

「甚么意思呢?」

 

谭宗明把一旁的遥控拿了出来按了按,四周空白的墙上降下了许多大小不一的屏幕,还有立体声喇叭「这间房间我这几天把他改了一下,加装了隔音板,还有一些你想不到的东西。」

 

「隔音板?」赵启平看着那些屏幕和喇叭,不会吧?「你不是已经有一个影音室了吗?」还是媲美小型电影院的那种呢!?

 

谭宗明笑笑地走过去了五层柜,拿出了一些东西,赵启平看见了就知道他想干嘛了。



你们知道今天玩甚么了吗?

微博


 

几天后—

 

赵启平拉着谭宗明一起到百货公司逛街,两人在柜前挑着手表。

 

因为赵启平之前那只手表,那晚被他们两互相脱衣服,脱着玩着摔到地上去了,起床的时候被赵启平自己一脚给踩破了,谭宗明决定重新买一支给他。

 

「你看这只好吗?」赵启平抬起手凑到谭宗明面前,想知道他的意见,因为在他心里,谭宗明还是很有品味的。

 

谭宗明看了赵启平的手腕,细细白白,配上黑色的皮带表,很美「我觉得你戴这支和那支都好看。」还顺手拿了赵启平刚刚看的另一支表,带到了他手上方一点的位置。

 

「那…那选哪支?」

 

谭宗明看赵启平犹豫不决,也没管柜台小姐在眼前,就揽住他的腰,贴着他脸庞跟他一起看「你喜欢就都买吧,也不贵。」

 

赵启平撇撇嘴,是啊,对你谭总来说是不贵,可是我只是个普通小职员。他摇摇头,挑了后一支「不了。就这支,包起来吧!」他对柜里的小姐说。

 

「好的请稍等。」

 

谭宗明抽出卡,抢在赵启平前投递给了柜台小姐,赵启平转头看他「我自己付钱就可以了!」

 

谭宗明点了点他的鼻子「我知道,但这次让我付钱吧,最近让你辛苦的陪我跑这、跑那到处公关,就当我买给你的礼物,好吗?」

 

赵启平只是扭捏了两下,就笑了,算了,反正他知道谭宗明不是那种用钱压他的男人,就让他送我这个礼物吧,大不了他生日我在补回来。

 

「好吧!」赵启平搂着他的脖子上前吻了他。

 

 

喀—

 

赵启平突然抽离了这个吻,四处看了看,谭宗明奇怪的看他「怎么啦?」正吻的投入呢。

 

只见赵启平叹了一口气,任命的摊回谭宗明的怀里「唉…又要出新闻了…」

 

不过摄影机特训还是挺有用的…

 

是吧…

 

 

 

-------------------


我感觉两位的肾真是挺好(汗)

 

下一回是庄季线,也是我们正式迎接结局的一回!

各位伙伴,请务必回来收看大结局喔~









评论 ( 38 )
热度 ( 18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