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2爱是包容忍让,是乖巧也是撒泼 之5



12-5


 

 

 

庄恕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可是他也没说错,他以前一个人过得好好的,可是现在为什么有了庄恕后,他就整个人都要变了呢?

 

「你把我当三岁吗?我是个有行为能力的警察,不是孩子,出门让自己好好回家这点事情我还做的到。」

 

「你也…你也有点大惊小怪了。」

 

庄恕的表情冷了下来,那种冷,让季白浑身不舒服。

 

 

他自顾自的点点头「我大惊小怪...也是,你以前没有我还不活过来了…现在你不需要我,也能活下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吗?」季白一听就知道不对。

 

「你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alpha,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我想照顾你,本来就越过了我的能力,可是我一直都很努力。」他一直都是这样,他想成为,让坚强的季白也能退下盔甲的家。

 

「…你腻了是吗? 不过才短短几个月,你已经受不了了吗?」

 

 

季白皱起眉头,他这甚么意思?

 

这不是争吵的理由吧?

 

这根本构不成甚么生气的原因「你能不能不曲解我的意思? 我是说我以前都是这样过来的、」

 

「所以你以后也不需要我是吗?」他打断了季白。

 

「不是好嘛!? 我真的、」他吞下了在不理智的话,叹了一大口气,他气的伤口都发疼「…我不想跟你吵架。」

 

两人一下子不说话,气氛变的很凝重。

 

季白知道刚刚庄恕也许很担心,可是他就是去送个数据,不过这样而已。再说他是警察,他的工作就是这么危险,难道以后受伤了,都要这样吗?

 

最后是季白先受不了沉默,一手拿起放下刚放下的钥匙,连手机都没拿,就转身出门去了。

 

回头关上门时,还看见了落寞的,望着地上出神的庄恕。



季白开着车越开越生气,他不知道他此时此刻该去哪里,回家不行,他才刚受伤就回家,他不想让自己更不自由,他只好开车去到了警队宿舍。

 

还好,警队一直都把他的房间空着。

 

他躺在床上发呆。

 

没错,他知道庄恕着急他,可是他太过头了,难道他一谈恋爱,就会变成一遇到事情就失去思考能力的孩子吗? 他气的转了个身。

 

「噢…」却不小心压到了肩膀。

 

受伤后晚上睡觉,庄恕都把他抱在怀里牢牢的,不让他翻身,就不会压到伤口,所以季白一时之间忘记了他的伤口还在复原。

 

可恶…

 

 

 

而庄恕,盯着脚边,他去超市买回来的蔬菜水果,还有做晚餐的材料,口袋里,是他请教凌远的菜单。他特地打了电话去问凌远,一些关于恢复伤口,补血比较好的食材,想要回家做给季白吃。

 

可是他一到家,就发现季白的车不在家,手机也打不通,他一上楼,发现掉在沙发上的季白的手机,他当然知道季白肯定是有事情出去了。

 

可是他就是慌张。

 

 

他也知道他这样很奇怪,季白是个大男人,又是个比自己强很多的alpha,还是个刑警,他做事有条有理,从不冒险。

 

可是他只要想起,他当天听到季白在急诊手术室的消息,还有他进去手术室看见满身是血,脸色苍白的季白,他就慌了手脚。

 

所以他忍不住对季白发了脾气,第一次。

 

他原本也想说两句就好,但是他听见季白说,没有他还是活得好好的,他就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以为他们有共识。

 

他知道季白是第一次位居下位,所以不论季白怎么任性、怎么撒泼,他都当成是撒娇,无限的包容他。因为他想让季白知道,他其实是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不论遇到甚么情况,他都会保护他。

 

即使他是不需要人保护的alpha,他也想保护他。

 

因为他真的很爱他。

 

 

可是他却忘记了季白身体里的那些傲骨,他血液里的alpha信息素,他天生的领导能力,其实远远超过于他。

 

实际上,他是觉得他自己比不上他的,他觉得他跟季白再一起,就像是旅人好不容易得到了王子的青睐一样。

 

旅人开心过了头,但王子还是王子。

 

 

 

情侣吵架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像季白这样倔强,和庄恕这样不擅表达情感的情侣,当下如果没有说开,就会变成冷战。

 

这个冷战维持了很久,结果就是两个人僵在那里,季白以为庄恕会来找他,可庄恕一直在季白回来。

 

但谁都没告诉谁。

 

 

季白单身搬回警队宿舍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也就等于知道了他跟庄医生吵架了,但是没人敢去问季队是为什么。

 

李熏然从凌远那里得知,最近庄恕也是这副死样子,频频发呆气的凌远半死。但凌远也不知道为什么,想问他,又不想在更加搅乱他菁英医生的心情。

 

李熏然感觉他快被已经复职的季白,一身忧郁的信息素给呛个半死。好不容易止住的孕吐,感觉又要上来了,他只好赶紧找了个借口出勤去。

 

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但是他左想右想却又找不到时机跟理由可以问,大家只好干瞪眼,希望庄医生早日把季队长给哄回去。

 

 

 

某一天,契机来了。

 

但是这个契机,却伴着一条可能失去的性命。

 

 

忘了是冷战的第几天深夜,庄恕来急诊室送上一个病患的手术资料,正准备下班时,听见小护士议论纷纷。

 

「那个是谁呀?」

「就是上次那个枪伤送进来的警察呀,叫甚么..季白?」

 

季白?

 

庄恕一时了他们还在冷战,恐惧引起的一股冰凉感又一次从脚底窜上来,他上前去抓住小护士的手「你说季白怎么了?」

 

小护士一看是庄医生「喔、那个,季白的爷爷,刚刚送到急诊室来了。」

 

季爷爷?

 

「发生甚么事情了?」

 

「急性呼吸衰竭,已经推进急诊手术室了,才刚刚进去而已!」

 

庄恕放下他的手就跑,他们既然提到了季白,他肯定跟着来了,他在哪里?

 

他一定很着急,他肯定担心死了,为什么我不关心他一下?他为什么不打给我呢? 

 

也对,他不需要打给我,他没有我也可以…

 

他一边想,脚步还是一边移动,因为即使他伤心,他也想看见季白好好的。

 

但当庄恕一路来到急诊室,看见季白跟他两个嫂嫂,而季白担忧的来回走,他甚么都不想计较了,他现在只想把那个满面愁容,背影看起来孤单极了的季白抱在怀里。

 

正当他想走过去的时候,手术室打开了,小护士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对着他眼睛一亮「庄医生!你在这呀!太好了!」

 

庄恕小跑了过去,季白也因为护士的呼唤而看到了他,可是他们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小护士紧急的打断了。

 

「我正要找你,急诊室护士说你往这里来了。」

 

「怎么样了?」

 

「是急性呼吸衰竭,双侧肺水肿、血氧过低,需要赶快抢救。」

 

「值班的李医生呢?」

 

「已经在里面了。」

 

庄恕是凌远从美国挖角回来,最优秀的胸腔科医生,虽然这样的手术第一医院的医生也能做,但是既然庄医生在,他们希望庄医生无论如何都要一起进手术室。

 

「走吧。」

 

 

庄恕正想进去就被季白拉住了手,季白因为担心错而脆弱的表情,一下撞进了庄恕的眼里。

 

庄恕不是没发现季白,而是他以为季白还在生气,可是眼下季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满满的都是希望他可以帮他的忙,庄恕怎么舍得让季白伤心。

 

他捧住季白的脸,用拇指摩娑了一下他的脸颊。给了他一个一如往常的微笑,和吻。

 

「别担心,交给我,没事的,你可以的对吗? 在这里等我消息,不要走远,好吗?」

 

好像他们从没发生过争吵一样,庄恕用像以前一样的温柔口吻,像是在哄他,轻柔的对他说话,给他微笑,季白像是抓到甚么救命绳一样的安心了下来,他点点头,接受了庄恕印在他唇上的吻。

 

庄恕切换回医生的模式,跟着小护士一起走进了手术室。

 

 

季白看着庄恕飞扬的白袍,不知道为什么,他焦躁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前几天他还在跟他生气,说他把他当孩子一样,抱怨他的占有欲望太强,可是当他一个人在警队办公室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爷爷倒下了的时候,他第一个就是想打给庄恕。

 

他这才发现他的手机还放在庄恕的家里,他这才发现他跟庄恕生了气。

 

随着车一路开往医院,看见爷爷倒下的时候,他觉得他的天都要塌了。

 

他极需要一座堡垒可以扶着他,可是他在家人面前,在所有人面前,他却不能慌张,因为他的哥哥不再,而他的两个嫂嫂已经够惊慌失措的把爷爷送往医院,此时此刻他怎么能比她们还慌?

 

但他不论怎么假装镇静,都在看到庄恕的时后崩塌了。

 

因为庄恕是唯一有能力站在他身边,替他排解忧难的对象。

 

 

进了手术室后,季白让两个姐姐先回家一趟,因为怕大哥二哥回家的时候,找不到人会担心,更怕家里的孩子没有人照顾,他在医院,他会有情况随时通知。

 

季白一个人坐在手术室的门外,他左肩膀的伤已经好了,虽然不能提重物,但不得不说庄恕先前把他照顾的很好,伤口恢复的很快。

 

他足足在外头等了三个小时,煎熬的度秒如日。

 

 

直到他看见庄恕和小护士,推着爷爷出来的时候,看见庄恕脸上的微笑,他一下子放松了。

 

庄恕让他和爷爷先回到病房,用医院的电话给家里报平安,自己收拾一下就过去跟他报告病情。

 

两人极度忍耐着,想要触碰对方的想法。

 

直到庄恕换回他的医师袍,在走廊上见到刚从病房看爷爷出来,眼眶还湿红的季白。

 

季白也在关门的那一刻看见他了,两人相隔不远,大概只有几步,可是他们两个都谁也没动,因为比起所有的问题,他们更想把对方好好的收进眼底。

 

庄恕想跟他道歉。

 

他想要告诉他季白,是他错了,能不能不要再生他的气,因为没有季白在身边的日子,他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白白…」

 

结果他才一开口,季白就明白他要说甚么。

 

他上前两步,冲进庄恕的怀抱里。

 

庄恕也把季白抱的紧紧的。

 

他皱起脸,克制着让声音不要颤抖「白白…对不起…」

 

「你不要说对不起。」

 

季白抱紧了他「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是我太任性…可是我以前不是这样的…」是阿,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就算在生气都会讲清楚,可是他从甚么时候开始,他不能忍受了呢?

 

他跟庄恕发脾气,他觉得庄恕不应该凶他。他离开家,他觉得庄恕应该来找他。他是任性的太久了,成了依赖。

 

他忘记庄恕本来也可以完全不要哄他,可是庄恕没有,他用他的方式爱着他,可是这明明就是季白最喜欢的方式。

 

庄恕占有欲强,可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不然他不会住进庄恕的家,可是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旦到手了,就会贪婪,想要更多特权。

 

 

他就是这样的,他想要庄恕更多的爱和更多的占有,可是他也想要自由,想要自己的地位,他要的太多,却都觉得理所当然。

 

庄恕却摇头「你不管怎么任性,我都喜欢你。」

 

后来他知道了原因。

 

 

是阿,因为庄恕永远都是这样,他包容自己所有的一切不合理的要求,把他给宠坏了。

 

「你不要这样了…你把我都给宠坏了,我会撒泼的。」

 

庄恕却笑了,他笑季白怎么工作时聪明,谈恋爱却傻呢?

 

季白能跟他撒娇,那是他给自己的特权。是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享有的。

 

「白白…以后我在也不对你大声说话,我的错是我的错、你的错还是我的错,当然你是不可能会错的...」

 

「你就负责,尽情撒娇任性,只是不论怎样…你都…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说到最后庄恕还是哽咽了。

 

只要你不在一声不响的就转身离开,因为如果你冷漠的转身,会让我的世界跟你一起崩塌。

 

 

「好、好。」季白在他怀里猛点头。

 

季白再也不想离开他,因为他知道,庄恕是他可以依靠的男人。

 

无论发生甚么事情,庄恕都会爱他,他是可以让自己这样一个,一直以来都必须坚强的人,唯一可以休息、任性、尽情撒娇的港湾,是他的堡垒。

 

他在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人了。

 

 

 

庄恕成了季爷爷的主治医生。

 

季爷爷的病情好转后,又恢复成原本那样大声笑、大声说话的开朗个性,大家都聚在他的病房里面看他,也包括了季白和庄恕。

 

「三儿阿,我看阿恕很不错,你啊,也别在挑了,赶紧嫁过去吧!」

 

季爷爷本来就对他的印象不错,他们家族又因为这次庄恕的精湛技术,把季爷爷救了回来,大家对他的好感度极佳,他们本来就对性别没有歧视,季白既然跟了庄恕,那就跟了吧!

 

季白心想,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我们刚吵完架好嘛!?

 

算了,就算知道了,大哥二哥也会骂自己幼稚的。

 

 

「我才不要。」

 

季白撇开眼睛说了这句话,大家都尴尬的看着他,这孩子! 庄医生还在呢? 你拒婚也私底下吧!

 

「白白、为什么不要啊? 你…不想跟我再一起?」庄恕可怜委屈的看着季白。

 

季爷爷也帮着他出声「是阿,为什么啊?人家一个高富帅医生娶了你,你有甚么好不要的啊? 你们...不会是吵架了吧? 有甚么事情就要说开,来说说! 爷爷替你主持公道!」

 

季白摆摆手「不是这个原因。」

 

他跟庄恕吵架,都已经和好了,他身上还满是庄恕昨晚弄的牙印跟吻痕呢,现在讲这个多没说服力阿,但他就是不甘心啊...

 

凭甚么他要嫁给庄恕,甚么好处都给他占了,还被他压在底下,现在连结婚都低他一头,搞甚么…

 

季白突然转头看庄恕,对方还是那一脸委屈的样子,活像一只大型犬。

 

「想结婚那你嫁给我呀,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要不你入赘也行阿,你答应我就跟你结婚。」其实两个大男人真的这样根本没意义,但是季白就是不想。

 

你说季白这样太任性啊?

 

那是庄恕让他尽情任性的呀!

 

 

「三儿...你也太幼稚了...」大哥忍不住就开口了。

 

大家一听这才知道季白在想甚么,纷纷说他也太幼稚了,搞的季白都没脸站在那儿了。

 

 

「好啊。」

 

可庄恕的答应,来的突如其然,大家都往他那看去。

 

「我入赘也行,反正我没有父母,我家我说了算。」

 

他马上又转过头去看季白「噢,如果跟你结婚,以后当然是你说了算!」

 

他这个爱意跟马屁拍的,季白全家都在心里默默觉得三儿捡到宝了,拉了这么一个优秀又听话的丈夫进了季家。

 

只有季白瞪大了双眼。

 

他这是挖了坑给自己跳啊。

 

「那就说定了?爷爷和家人都是见证人,我们结婚吧!」他看着一脸愣的季白,笑着宣布了这个决定。

 

庄恕心里想,入赘跟嫁给你,其实男人跟男人结婚,这根本没有甚么差别,真正的对决在床上,而他始终占得先机,那这样的说法,如果能让季白开心,那有甚么关系呢?

 

 

「好好好!就订啦!」

 

结果大家在季爷爷的一声令下,决定了这场婚礼。

 

季白看着庄恕的笑,觉得大家都被这个人骗了!

 

这个人他根本就!!

 

就、就…

 

算了!

 

 

在季白还在天人交战的时候,庄恕偷偷靠近他,低声在他耳边说「我会补你一个求婚的,好吗?」

 

他只好答应了,不然怎么办?

 

反正,在这个家,除了在床上,都还是他季白说了算,不是吗?

 

 

 

-------------


爱情没有谁让谁,就算是脾气在倔降的两个人,最后都甘愿输给自己吧?!

而随着庄季线走入婚姻,终于这篇也进入了完结倒数中啦!

下一回让我们喜迎凌李回归吧!






评论 ( 41 )
热度 ( 2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