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2爱是包容忍让,是乖巧也是撒泼 之4




12-4


 

 

 

「天啊!熏然哥!」

 

在第一医院的急诊护士,看见了一个满身鲜血的青年跑了进来,吓了一大跳。

 

这个今天在急诊室的护士,是凌远的妹妹凌欢,他知道这是和他哥交往的李副队,但也知道他怀着身孕,这么一个惊悚的现象让他吓的一时不知所措。

 

而李熏然看到是凌欢,向看见救星一样的上前去「欢欢!担架、担架!」

 

「哥!熏然哥你么了?」凌欢急忙的检查他的身体上下,深怕他是受了伤。

 

「不是我!是我们队长!快点!」

 

李熏然转头看见了李睿朝他跑来「李医生!我们队长!在外面!」

 

听到李熏然没事,凌欢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着身边的护士还有紧急跑来的医生李睿,一起推着担架出去外面接季白。

 

季白虽然被近距离的开了枪,手臂上被子弹擦过,只是皮肉伤倒是还好,但肩膀贯穿一处接近脖子的地方,血就一直冒出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季白只是被开了一枪就失血过多,但刚刚就已经在车上昏迷过去。

 

 

李睿呼喊护士推着担架跑到车旁边,从赵寒手上接过季白,推着季白进去紧急救治病房,还顺势的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

 

「这是近距离的伤口,子弹直接打穿了,失血太多,现在要马上进行缝合和输血。」

 

李熏然点点头,看着李睿推着季白进去手术室的时候还转头叫了李熏然一下。

 

「最好赶紧通知他的家属!」

 

「好的好的!」

 

 

李熏然转头看赵寒「打给他哥吧!?」

 

「好我马上打。」

 

李熏然咬咬唇,他是不是应该打给庄医生呢?

 

要是庄医生知道了他会不会很担心?可是…如果不告诉他,最后他还是会知道的,毕竟这就是在第一医院啊。

 

试想,要是远哥受伤了不告诉我,我肯定会很担心的!

 

对!

 

李熏然拿起手机找到了庄恕留下的电话,拨了过去。

 

 

 

另一边手术室里,李睿止着血,一边觉得不对劲。

 

子弹贯穿左手臂和左肩膀,因为子弹直接打穿没有停留,所以伤口的部分不会因为物体阻塞而堵住伤部,确实会血流不止,可是血液怎么会无法停止跟回升呢?

 

李睿剪开季白的衣服,那里已经因为血液跟伤口沾黏了,他清理干净了之后,仔细的看了看伤口的位置,才皱眉。

 

不好了!

 

 

他急着转头吩咐「凌欢,你去打电话给凌院长,让他紧急帮我调杏林分院的所有A型血来! 要快!」

 

「好的!」这边凌欢才跑去打电话。

 

另一头一个小护士满手鲜血的回过身来「李主任,血无法止住!」

 

李睿看了看回升指标,不仅不停下来,还一直快速的往下掉。

 

糟糕了。

 

 

 

庄恕接到李熏然通知后是飞快的挂上了电话拔腿就跑,虽然他手上没有病人,但都还没结束手边的事情,就冲出了诊间,连后头的小护士呼喊都没有回应。

 

「庄医生!庄医生!!」

 

他满脑子只有季白出事了,他怎么可能出事呢?

 

他是这么优秀的刑警,他中枪了?

 

是哪个蠢货朝他开枪的!?

 

 

 

庄恕飞奔过来急诊手术室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奇妙的景象,大家都在,但是表情都很凝重,这样的感觉他很熟悉,也很害怕。

 

李熏然和赵寒都在,而凌远从手术室走了出来,面色凝重。

 

「很严重吗?」赵寒望眼欲穿,好像可以把急诊室看出一个甚么来似的,直往里面瞧。

 

凌远皱起眉头看他「这么近距离开枪,子弹只差五公分就打穿大动脉了,现在无法止住血。」

 

庄恕听见了,突然觉得一阵冷,他的脚步甚至无法前进。

 

一旁的李熏然也觉得有些腿软,三哥可千万不能有事啊,那可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而且季白有严重的贫血症,你们知道吗?」

 

「贫血?」

 

李熏然摇头,季白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也从未出过甚么大问题,就算连续几天的连轴,状况都很好,他怎么会贫血?

 

「季白失血过多一直昏迷着,虽然无法止住血,但是好在没有真的伤及动脉,本来不是大事情。但偏偏前几天才刚动完一场大手术,现在本院和杏林的分院的A型血液都不够,他需要新鲜血液大量输血。」

 

凌远想起李睿刚刚跟他说有通知家人了「你们有谁是A型血?他的家人还没到吗?」如果他家里的人在,可以在场轮流献血给他,那是最好的了。

 

赵寒点点头「他的大哥一会就到了!」但是一会是多久? 虽然他大哥已经火速赶来,但是不知道三哥能不能在撑下去。

 

李熏然举手「我是A型血!我先给三哥输血吧!」

 

「熏然,你不能输血。」凌远皱起眉头。

 

「为什么?」

 

「你现在怀有身孕,在几个月就要生了,不能大量的失血。而且你体内有我过高的信息素,被alpha不完全性标记过后的omega本身就是两种不同的浓度正在交融,你现在在给身为ALPHA的季白输血。救不成还会害死他,你身体也会跟着不行的。」

 

「那怎么办…」里面那个急着要用呢!

 

凌远看着赵寒「他的哥哥甚么时候到?」

 

「我在打打电话! 应该快到了! 三哥还能撑吗?」

 

 

「我来吧!」

 

大家一转头看见了庄恕。

 

「我是beta,我的血液可以供给各类性别,而且我是A型血。」庄恕一路走来都把这段对话听在内了,他好不容易才又找回他的双腿,就在他听见季白需要输血的那一刻。

 

凌远虽然疑惑为什么庄恕会出现在这,但眼看当下也只能这样了,就点点头,让庄恕跟他一起进了手术室。

 

 

庄恕进去手术室开始输血的十分钟后,季白的血已经失量超过600cc,而在输血的过程下,季白的状况却只是刚刚正在回升,远不达到满血状态。

 

季白的脸色依然是惨白的。

 

「已经超过输血量了。」小护士正要拔掉针头,李睿的本意,是想让季白赌一赌,尝试着利用前面输的血,看能不能进行自行制造。

 

可是庄恕却按住他的手「不行,指数还没回升,继续。」

 

「不行的庄医生,你也是医生,你不知道严重性吗?」

 

「我就是知道,才叫你继续,只要他不够,就不能拔针。」庄恕严肃的表情小护士这辈子没在他脸上看过,也悻悻的放开了手。

 

 

最后。

 

庄恕硬是输血了750cc,才拔掉针头,他因为短时间内超过一般成人正常输血量,一时半刻无法起身,而李睿已经完成缝合和止血,把他们一起堆送到了病房。

 

他在最后进入沉睡前,脑里还是一脸没有血色的季白…

 

庄恕虽然头晕,可是他知道季白没事了,那就好了。

 

 

 

--------------------

 

 

「你醒啦。」

 

几个钟头后,季白终于可以利用输血的血液,开始自行制造血量,脸色开始恢复血色。而季白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庄恕。

 

在他的床旁边,微笑的看着他的表情。

 

「庄..恕…」

 

「头晕吗?伤口疼吗?」

 

季白摇摇头「不疼,也不晕,你呢? 没有工作吗? 怎么在这?」

 

「工作哪有你重要,你没事就好。」

 

庄恕伸手摸了摸季白的头,季白的唇色还有些发白,季白这个平常看起来没事,一旦失血或是献血就会头晕昏迷的毛病,就是贫血症了。

 

庄恕自责不已,他跟季白住再一起,却没有发现他的异状。

 

他的自责跟担忧全写在脸上,季白忍不住笑了「你干嘛这张脸阿…」

 

庄恕平常一号表情代表喜怒哀乐的样子,现在全变了,变的很好看出来他在想甚么,就像是狗在后头的尾巴一样,泛红的眼光不难看出,他刚刚应该哭过了。

 

「你贫血的严重,我却没有发现,亏我还是医生…」

 

季白皱眉,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

 

看着情绪表露无遗的庄恕,他却突然觉得很心疼。他不知道该说甚么,他也不会说一些安慰人的话,他只好蹭了蹭庄恕来到脸庞的手。

 

「我饿了…」

 

「你想吃甚么?我去给你买好吗?」

 

庄恕摇摇头「我回家煮好了,好吗?给你煮一些补血的,你等我,好不好? 很快!」

 

季白点点头,又沉沉的睡去了。

 

 

 

之后季白为此,上面批了假让他休息三天养伤。

 

季白虽然无聊,可是他也难得的赚到了三天的假期,而且子弹近距离的打到他的肩膀位置,伤到了筋肉,需要一阵子才能恢复。

 

他此时此刻去警队,甚么也不能做,只是碍事而以,所以他就接受了这个三天的假期。

 

他躺在浴缸里,庄恕为了照顾季白忙东忙西的,又是放水给他洗澡,帮他擦身体,又是帮他洗头的。

 

例如现在,他整闭着眼睛,正在享受庄恕给他的洗头服务。

 

「力气还行吗?有没有哪里没洗到的?」

 

「嗯…没有…很好。」

 

庄恕这几天为了他,可真是精采。

 

 

他出院前听李熏然说,庄恕硬是请了三天假,在家里照顾自己。

 

可在那之前,他意外还被凌远给训了一顿,原因是因为他擅离职守,跑下手术室来,给自己输血,虽然解燃眉之急,但是该骂的还是要骂。

 

李熏然说他从没看过庄恕着急的样子,那天他算是见识到了。

 

一像形象良好,整齐干净,感觉没有大事能够影响他脚步的庄医生,跑得气喘吁吁,白袍穿得乱七八糟,等自己醒来之前寸步不离,他只要血压一降下来,或是点滴打完了,庄医生就慌慌张张的,好笑的表情尽收眼底。

 

季白忍不住笑了。

 

李熏然还说了,庄恕被凌远骂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他明知输血超标,却逼着护士不许拔针,硬生生的输了750cc的血,还为了照顾自己翘了一整天的班。

 

非常不可取。

 

可是季白心里却感觉甜甜的。

 

他感觉他第一次看见了庄恕真实的那一面,那个也会慌张,也会哭泣,有血有泪的一面,而且这样的情绪波动...

 

都是为了自己。

 

 

「冲水啦,闭上眼睛。」

 

庄恕温柔的声音传来,他乖乖的闭上眼睛,感受庄恕的手指在他的头上搓揉,每一寸都洗得干干净净。

 

结束了之后,抱着他走出浴室,帮他擦干,给他换衣服,帮他吹头发,把季白送进被窝,最后还给了他一个吻。

 

「好啦。」

 

 

 

季白一开始是很享受这样的生活,可是直到庄恕要喂他吃饭的时候。

 

他就不禁笑了出来。

 

「庄恕,你在哄孩子啊?」

 

「嗯?!」传说中的好爸爸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他。

 

「我只是手受伤,又不是残废,不能用筷子,还能用汤匙阿..」再说了,前面他都可以接受,但要他一个大男人接受别人给他喂饭,他还真的有一些心理障碍。

 

庄恕听了也没做反应,只是笑着放下碗筷,改舀了一碗汤,拿起汤匙送到他嘴边。

 

「你手不方便,给男朋友照顾是天经地义的,我都还没问你,你是怎么受伤的呢。」

 

季白从他面带微笑的声音听出来,他这话里面隐忍着质问他受伤的火气,可是他怎么好意似告诉他,那是因为我在想你的事情,所以他妈的分神了,四舍五入都是你害的。

 

「我是因为没注意,所以…嗯。」

 

「那就对了,从现在起,我就负责你的生活起居,不准拒绝,不准说不。」庄恕,该硬的时候,比任何alpha还硬。

 

「可是吃饭这件事、」

 

「你是要我用嘴喂给你吃,还是乖乖的用汤匙。」季白的话被庄恕打断在他的眼神里。

 

他怕庄恕真的说到做到,用嘴对嘴喂他吃,季白只好认命的含住了送来的汤匙,庄恕报给他一个“很好,这样才乖。”的眼神,季白又好笑又好气。

 

可是说真的,他还真不敢惹那个带着笑脸生气的庄医生,他人生好像被找到压制点了,可恶。

 

 

 

但是天杀的,季白还是惹庄恕生气了。

 

确切的说,他们吵架了。

 

原因是因为他接到了局里的电话,让他去警局一趟,把上次他受伤的案子卷宗给送过去。

 

季白受伤后就把卷宗放在家里处理,因为他的手需要复健,而虽然他左右手都能开枪,但是关键时刻还是需要右手。

 

所以厅长不让他出任务,只是让他把卷宗送来,让赵寒他们去问话。

 

季白想,庄恕出门了,厅长又急着要用,送去警局开车不过五分钟,一会儿的事情,庄恕还没回来他就能回家,所以他就开车出门了。

 

 

结果好吧!

 

他一回家,就看见庄恕站在门口,手上超市的袋子还散落在脚边,一听见门的声音,他就回过头来,脸上的惊慌都给季白看去了。

 

「你去哪里了?!」

 

季白愣了一下「我去送资料了,怎么?」

 

「你为什么不等我回来送你去?」

 

他质问的口气让季白皱起眉头「就是小事,送个数据而已,我自己可以去。」

 

「你现在手还没好,你开车非常危险,如果只是小事情,为什么不等我? 很急吗?」

 

庄恕生气的口吻让季白也不太舒服,庄恕从来没跟他这样大声说话。

 

「你太夸张了,保护过度了吧? 我是个男人好吗? 不过开个车送送数据而已,能多危险啊? 不过五分钟!」

 

「再说了! 以前没有你在的时候,我还不活得好好的? 受了伤还不是照样、上…班…?」 季白一下子停了下来。

 

 

 

欸?

 

唉,糟了…

 

季白愣了一下。

 

 

他刚是不是说了甚么不该说的话?

 

庄恕的脸色。

 

糟糕的吓人啊...




---------

虽然不可能贫血就病危,但不要太在意这个医疗bug...

我就是想制造点紧张感而已~~

还有庄医生生不生气呢?

其实他很生气,但是比起生气他更担心季白的伤。

 

这里先预告!

我会写一篇庄医生的番外的!


求安慰,请给火大的庄医生一颗小红心吧❤️


评论 ( 31 )
热度 ( 1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