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2爱是包容忍让,是乖巧也是撒泼 之3



12-3


 

 

庄恕本来是不作饭的。

 

但是季白完全不会,他们又不想老是在外面吃,所以自从季白来到家里住之后,他就包办了煮饭这件事情。

 

为此他还特地请教了凌远,好险他还算是有天分吧,季白又不挑嘴甚么都吃,虽然有点矫情,但他突然好像可以理解那些,为了爱人洗手作羹汤的少男少女们了。

 

 

季白靠着厨房的门框,看着庄恕做饭,忍不住想他拿刀的子手真好看,看他作手术,肯定也会被迷的神魂颠倒吧…

 

哎不是。

 

 

「庄恕。」

 

「嗯? 就快好了,你饿了吗?」

 

庄恕回头看他,虽然他在美国自己住了一阵子,但他从来没真正下过厨,偶主个泡面还行,但真正的一桌子菜,他还是很生疏,时间不免久了一些,他怕季白等的都饿过头了。

 

「不是…那个…嗯…」还真难开口,是季白不知道,庄恕才跟他交往没多久,愿不愿意跟他回去见家人。

 

 

庄恕看他欲言又止,季白很少有这样的时后,他停下动作,脱下围裙擦擦手,来到他身边摸了摸他的腰「怎么啦?」

 

「…嗯,就是你,下个周末有空吗?没空也没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他爷爷就是为了要见庄恕,要是庄恕没空,他爷爷恐怕会为了这个改日期,这样就尴尬了。

 

「嗯…下个周末,几点啊?」

 

庄恕记得他晚上有一台手术,可是应该不会到太晚。「你想去哪里是吗?没关系我们可以去,我晚上的手术七点应该就能结束,要不我往前提?」

 

季白摆摆手「不用,可以的!」

 

「行,那天我下了班去接你,那你想去哪呢?」

 

「我去接你吧,你下手术很累的。」

 

警队跟第一医院不远,只是庄恕家在中间,庄恕虽然说了要接季白上下班,可是季白自己也有车,而且他不喜欢没有效率的事情,这样绕来绕去的他想想都觉得麻烦,硬是给庄恕拒绝了。

 

「也可以。」

 

所以要去哪里呢?

 

「那就是…我家呢,每一年都有个家族聚会…我爷爷知道我搬出来的事情了,所以他…」

 

庄恕立刻明白了季白的意思,他爷爷知道了季白搬出来跟人同居,所以他见见季白的同居人? 也许他们已经知道了两人正在交往的关系,所以这是要带我去见家长的意思。

 

「我懂了,我当然会跟你一起去的,毕竟我们都在一起了,你家人想见我也是情理之中。」

 

 

季白扯了一边的嘴小笑了笑,庄恕你真是太天真了。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也差不多了。

 

于是季白就敲定了下个星期的周末,他带庄恕回老宅。

 

 

季家上上下下,都得知了这个消息。

 

大家期待着这一天,因为他们都想看看能把他们家三儿收服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要知道三儿以前可是从来不往家里带人的。

 

赵寒还特地打了个电话给季白,称赞他的勇气,也称赞了庄医生的勇气。而他的特地关心加打探八卦,被季白一个 “滚”打发了。

 

 

季白和庄恕说了不需要带礼物,可是庄恕还是特地挑了一只茶壶,作为给季爷爷的见面礼。

 

实际上,庄恕一直都没有想到季白他的家庭有多么大,他真的是以为,就是一般的家庭而已,更何况季白很少说起他的家庭,他的家人也都很忙,所以他一直没机会去了解。

 

虽然庄恕做好了见家长的准备,但行前季白还是特地跟他说,要他不要紧张,今天不算是年度聚会,只是自己家里的人聚一聚,小小的吃顿晚餐而已。

 

其实庄恕是真的很开心,他可以接触到季白的家庭。

 

但这都是在他走进了他家门的前一刻。

 

 

 

季白开着车,一路来到了一个偏静的山庄,从大门口就可以看的出来有多富丽堂皇。

 

一进家门,进玄关的时后就看见了一堆的鞋子,那简直…是在卖鞋。

 

庄恕突然觉得以前季白不说家里的事情,也许不是因为他不想说,而是真的要说,绝不是只 “提” 就可以的,那得放开了时间来说。

 

季白此时此刻很庆幸庄恕是一个beta,因为他家代代都出alpha,娶进来的都是omega,典型的AO家族,一屋子混乱的信息素气味啊。

 

但是别误会了,他们家的风气开放,对性别都很一视同仁,也许是因为警察见多识广的原因吧。

 

「三儿回来啦~~~~」

「三儿儿!!」

「三儿!!」

 

一群孩子听到开门声就冲了出来,围着季白的身边不放,而季白也对他们笑脸迎人。

 

「没礼貌!叫叔叔!」一个打扮精致的年轻女孩跟着跑了出来,拦住了身边的孩子们。

 

季白笑了笑,对他摇摇头「没关系的二嫂。」

 

 

庄恕愣了一下,二嫂? 

 

这女孩看起来也跟季白没差几岁吧?

 

「就你宠他们!」

 

说着那位女士就往庄恕那边看了过去「啊…这位就是…庄医生吧?」

 

「您好,我跟季白同辈,您还是喊我庄恕就好了,二嫂。」庄恕见她在说自己,也跟她点点头。

 

「哎呀,真会说话,快进来、快进来。」被喊二嫂还能笑得如此灿烂,庄恕也是头一回见。

 

季白的二嫂带着一群孩子们进了家门,庄恕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季白,他爱人正一派轻松的脱着鞋,好像早就猜到庄恕会问甚么一样,他笑着看看他。

 

「后面还有呢,顶着点,男朋友!」然后就走了进去。

 

 

庄恕跟着既白后头走进大厅,就看见了一个老年人,正坐在主位上,和几个孩子说说笑笑。

 

「爷爷,爸、大哥、二哥、二嫂。」季白率先走了进来跟他们打了招呼,庄恕也在后头跟上这些称呼。

 

「三儿啊!快过来!」爷爷中气十足的声音喊了他一下,眉眼凌厉,庄恕走近了一看,才发现,季白有许多地方跟他爷爷很相像。

 

季白没看见他妈妈跟大嫂,那就代表还没开饭,正在做准备,他拉着庄恕来到爷爷面前。

 

 

「爷爷。」

 

「三儿,最近气色不错!」

 

「那是,有人照顾呢,不用担心。」季白拉了拉庄恕的手「爷爷,给您介绍,这是我的同居人,庄恕。」

 

庄恕走上前去,捧着一个盒子就来到了季爷爷跟前「爷爷,我是庄恕,初次见面,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庄恕靠近的时候,身上一股浓厚的大吉岭红茶味就被他爷爷给闻到了,而除了这股气味之外,他并没有闻到其他的气味,那就代表他是个BETA,而他们们两个已经滚到床上去了…

 

季爷爷看着季白,还同居人呢,不就是爱人吗?

 

季白也知道他爷爷看他是甚么意思,扯了扯嘴角,把眼光飘走,就是默认的意思了,其实他爷爷也知道,三儿这个人要跟别人同居,订下关系,是有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他早猜到了。

 

 

茶壶是他拜托季白帮他选的,完全符合季爷爷的爱好,所以很中心。

 

其实季白也希望庄恕能给他家人留个好印象。

 

「阿恕啊,下次人来就好,不需要带礼物了!」

 

「知道了爷爷。」庄恕看爷爷很开心,就放下心里的大石头了。

 

 

 

饭桌上吃的很愉快。

 

季白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退居下来的警察,他的大哥是律师、二哥是检察官、大嫂是会计、二嫂是幼儿园老师。

 

除去女性不说,男性各个都是alpha,代代出枭雄,这一坐在一起,马上就看的出来他们是一家人。但也许是因为家里孩子多,大哥和二哥都生了一男一女,所以他们家里的气氛,并没有传统的那么严谨。

 

看的出来季爷爷很疼季白,因为吃饭的时候季白被安排坐在他的身边。

 

而大家对于庄恕是beta的身分豪不在意,季爷爷只希望庄恕能好好照顾季白。

 

当然也免不了一阵调侃,甚么庄恕是季白第一个带回家的对象啦,交往短短就同居,肯定是已经决定好过一辈子了等等。

 

 

 

直到庄恕结束这一切回到家的时候,都还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甚么。

 

尤其他被以准孙婿的身分,灌下了至少一整瓶的酒,庄恕的头都晕了。

 

但好在季白告诉他,他的家人都很喜欢他,这才安心的放纵自己的脑袋。

 

「怎么样,还行吗?」两人在卧室的床上,季白让庄恕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帮他用冰毛巾擦擦脸。

 

庄恕抓住了季白拿着毛巾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很幸福…」

 

「蛤?」季白皱眉头,这文不对题是甚么? 喝醉了是吧?

 

庄恕睁开眼睛,他看着季白疑惑的眼睛「我是说,能够更了解你,我觉得很幸福…」

 

季白眼神不自觉的漂走「就你会说话…」

 

「应该,没让你丢脸吧?」

 

丢脸?

 

 

庄恕跟他每个哥哥,他父亲,还有他爷爷都有话聊,因为他医生的身分,让律师跟检察官都很感兴趣,也借机的问了一些问题。

 

至于他父亲,本来就喜欢严谨一点的性格,他爷爷更是一脸已经再看自家人的感觉。

 

「你表现的很好,他们都喜欢死你了,放心吧。」

 

「那就好…」

 

说完这句话,季白在往下看,庄恕就睡着了。

 

哈。

 

也是,连轴的上手术台,一下班就被拖进家族漩涡,还被灌了一大堆的酒,能不累吗?季白放下毛巾,把庄恕摆好在枕头上,吻了吻他的唇。

 

好好睡吧,你辛苦了。

 

 

 

季白的家人都非常喜欢庄恕。

 

季白喜闻乐见。

 

他承认庄恕对他非常好,他包办了家里的大小事情,洗碗洗衣服,都不让季白碰到一点,说是舍不得他的手碰到水,说他的手,应该好好拿枪。

 

 

 

目前为止,他们从未吵过架。

 

虽然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也很成熟没甚么好吵的。但偶尔,季白的大男子主义还是会忍不住跑出来,他时常会忘记他的信息素没有作用,然后一个人懊恼。

 

他认为一个人在好总有底线,庄恕一脸好好先生的脸,让季白摸不透底线,而要维持一个良好的长久关系,季白认为摸清楚底线,是很重要的。

 

他问了许栩,许栩帮他想了一个办法。

 

“既然他感受不到,那你就把他表象化不就好了吗?尽情的撒泼、霸道就行了。”

 

撒泼、霸道!?

 

 

他都试过了。

 

可是一点用也没有。

 

「我想吃你家巷口的那间干面,能帮我送吗?」季白在警队的中午休息时间打了电话给庄恕,因为他知道今天中午庄恕没有事情。

『好啊,你等我,顺便给你送个汤好吗?』

 

可等到庄恕送来的时候「我只想喝汤,不想吃面了,你带走吧!」

「行阿,但是你只喝汤不行的,要不你想吃甚么,我再去买吧!?」

 

 

又或者。

 

「我今天去接你下班吧!我早退了。」

『好的,你开车慢点。』

 

而季白在下班的时候,突然自己又新接了一个案子「我不能去了,你能打车回家吗?」

『可以啊,你呢?还没忙完?那忙完我去载你吧!』

 

 

又或者…

 

季白故意选了好几个庄恕在忙的时间打给他,然后等庄恕忙完的时候回拨,他就不接了。

 

回到家后,在故意摆张脸给他看,原本以为他会生气,或者是他会跟他说他很忙,下次让他这个时间不要给他打电话之类的,可是…

 

「对不起白白,我不是故意的不接,但是我正在手术,不然下次这样好吗?你打到医院,他们会告诉你我在做甚么,你就不会找不到我了。」

 

 

或是。

 

季白最近很常为了一些小事情就生气,虽然都是故意的,但是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庄恕先低头,他先来跟自己道歉,不管错的是不是他。

 

搞的季白都有些不好意思。

 

季白越来越依赖跟庄恕一起的生活,可他始终不晓得,庄恕那张平淡的表情面孔下,到底藏着甚么。即使他可以看出他所有情绪,但他觉得他始终摸不透底,这让季白天生掌控欲失去控制,让他心神不宁。

 

终于他的分神,让他第一次,在任务中失误了。

 

 

 

「快快!接第一医院!」

 

李熏然着急的扶起坐在地上的季白,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挺着一个肚子。

 

「季队!你顶着点!」

 

「快啊!快点!」

 

李熏然看着手上被打了一枪的季队,他慌张了。

 

因为从来不出错误的季白,今天不晓得怎么回是,被近距离的给开了一枪。

 

他甚至都忘了先打给凌远,就直接让赵寒开着车,送满身是血的季白一起到了医院。

 

 

在车上,季白昏昏欲睡的想闭上眼睛,李熏然一直紧紧捏着他的手臂。

 

拜托拜托,三哥,你不要昏睡过去!

 

 

季白在快要闭上眼睛前,脑里还想着,他要被送去第一医院?

 

要是庄恕看见了那就糟了…

 

可恶…满脑子都不受控制,让季白想干脆就这样睡过去…

 

想着想着他就闭上了眼睛。

 

手上感觉力气一松,李熏然愣了一下,赶紧拍拍赵寒「快点快点!!在快点!」

 

 

「三哥你清醒一点!不能睡!」

 

 

「三哥!」

 

 



-----------


大家都猜测爷爷那里会过不去,我说难道是我把你们虐怕了😂😂😂

 

爷爷那里很好,在我这里,爷爷明明是一个助攻角色啊啊啊


评论 ( 22 )
热度 ( 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