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1爱是不完美的完美 之6



11-6


 

 

 

推开教堂的那一瞬间。

 

映入赵启平眼前的是一条走道。

 

走道的两旁布满了白色的丝带跟金色的丝带。

 

一丛一丛的花就这样一路往尽头前进。

 

满地的粉色玫瑰花瓣铺满了这条道路。

 

 

赵启平不自觉的往前走了过去。

 

圣母院的教堂传来浓厚的古老气息,尽头,有个牧师正在等着他。

 

「谭宗明…你这是、」

 

 

 

一转头过去,谭宗明捧着一束红玫瑰,来到了他的面前,单膝跪下。

 

「你这是干嘛…」

 

虽然赵启平也看的出来这个架势,不就是要求婚吗?



 

 

谭宗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男士的戒款,上面的工艺精细。

 

「记得我在你的公寓理,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过一辈子的时候,你跟我说的话吗?」

 

赵启平当然记得,他说谭宗明连跪下拿钻戒,众人面前捧着玫瑰花求婚都没有,就想把他套牢,这样他太委屈了。

 

可是实际上他当时,真的只是开玩笑的! 两个男人决定要过一辈子,形式甚么的不重要,可谭宗明却把他一直记在心上。

 

「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你不会在乎形式。可是我想尽办法,都想不过比这更浪漫的求婚方式了…」大家都以为谭宗明未来的求婚跟婚礼,会洒钞票的布置,毕竟有钱人的求婚方式,一向都很精彩。

 

可谭宗明想进了任何方法,都想不到一个,可以这样好好看着赵启平的脸,对他诉说自己爱意的方式。

 

 

你说我笨,你说爱你就要大声告诉你。

 

我把告白的机会丢了,可是我不想错过求婚的机会,因为我不是一时头昏脑胀,我是真心的想跟你过一辈子。

 

 

「你愿意跟我结婚,跟我过一辈子吗?」

 

赵启平有点太过于感动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些甚么。

 

他当然愿意,他都愿意爱他到,愿意跟别人分享一个他了,可这个时刻,谭宗明还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赵启平红着眼眶点点头,伸出手给谭宗明,让他给自己戴上戒指。

 

谭宗明把他拉了过来,跟他一起走到了神父的面前。

 

 

赵启平直到看见了结婚证书,才发现谭宗明不是在走一个形式而已,他是认真的要跟自己取得合法的结婚证明。

 

赵启平有些哽咽。

 

 

谭宗明牵起赵启平,面对着他,他知道赵启平还有点一头雾水,可没关系。

 

因为从今天起直到永远。

 

他都愿意做为他们彼此的伴侣。

 

无论顺境、或是逆境。

 

贫穷或富裕。

 

快乐或忧愁。

 

他们将永远爱着对方。

 

珍惜彼此。

 

对彼此忠诚。

 

直至死亡将他们分开。

 

他们在神父的誓词下。

 

说了我愿意。

 

 

套上戒指,在证书上签字,最后在神父被赋予的权力下,宣布正式结为夫夫,并且在上帝的祝福前,亲吻了对方。

 

赵启平搂着谭宗明的脖子,让谭宗明抱着他的腰,他觉得他够了,即使未来在怎么委屈都好,他已经觉得够幸福了。

 

「谭宗明…以后再怎么委屈,我都认了…」

 

只要能跟你再一起,这些苦算甚么呢?

 

谭宗明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傻子,我怎么可能让你受委屈呢…」

 

「…嗯?」

 

谭宗明一个星期不跟他见面,是因为他跑去找了他的父亲。

 

他并没有说情,而是下了决定,只是通知他们一声而已。

 

 

 

------------

 

「爸,你知道我要跟你说甚么的是吗。」

 

谭父被谭宗明给堵了个正着,他拜托李熏然妈妈把他妈约出门的时候,翘了班回来找他的父亲。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不会跟任何女人再一起,或者是说,除了赵启平,我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我一点委屈都不会让他受。」他受够看见赵启平委屈自己的样子了。

 

谭父的表情很冷静,他知道他儿子就是这样的人,更何况他现在的表情,跟他当初来找自己,说他要独立出去闯的时候一样。

 

「可我听说,那孩子已经答应了你妈的要求了。」

 

谭宗明也知道,可是他真的答应的心甘情愿吗?赵启平答应了也没关系,因为我比他更果决。

 

「他怎么想的,我很清楚,但是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我知道我妈要的是甚么,也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所以我没有对她发脾气,因为她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做的够多了。」

 

谭宗明早就知道了他妈妈流产的这段故事,实际上,他父亲也知道,两父子之所以当作不知道,完全是出自于保护他妈妈的心态。

 

「启平就是这样的人,他永远都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替别人想,自己却不自知,明知道帮助别人会委屈自己或是害到自己,可是还是一股侠义心肠,刀子嘴豆腐心,也许他和一般有同理心的人都一样,但是那不阻碍他在我心里特别的位置。」

 

谭宗明早在他帮李熏然的事情上就看出来了,赵启平这个让人担忧的性格,偏偏还是个嘴硬的。

 

可谭父只是泡了泡茶「你知道这件事情,我答应不插手的。」

 

「我知道。」

 

 

「我知道您不插手的原因,但您应该也明白我的感觉吧?」

 

「那你打算怎么解决你母亲的要求?」谭父只是喝了一口茶,看起来就像是在下棋,前半局,都是在观察,等到中场,才会开始试探。

 

 

「我不打算解决。」

 

可是他的儿子永远都可以给他惊喜。

 

谭宗明看着他的父亲,眼神凌厉犹如当初,很不巧,只要是他下定决心的事情,一样都不会改变,当初他走出谭氏的时候是,现在他要带走他的爱人也是。

 

「我从没想过要孩子,我就是不想再陷入家族这场无意义的漩涡里,您也是过来人,自从您失去继承权后,谭氏早就已经是个腐烂的空壳了,我要一个空壳干甚么?」他又不傻。

 

他的母亲只是因为一股气,确实他可以重建谭氏,可是他不需要也不会拿赵启平去换。

 

「要孩子我可以领养,要拿回谭氏更是易如反掌。」

 

「血缘并不是唯一的羁绊,爱也是,不管是对亲情的爱还是对情人的爱,这些不都是您曾经体验过的吗?」谭宗明知道他怎么说,能打动他父亲。

 

确实,他的父亲当初就是因为很爱很爱他的母亲,才会不顾家族反对,把她娶进门,可是却让她遭受了不公平的对待,以至于他日后拼命的想弥补,只能更加、更加的爱她。

 

 

「如果您见到他,您也会喜欢他的。」谭宗明想起赵启平,就会忍不住微笑。

 

「您会跟妈一样的喜欢他,因为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了。」爱屋及乌,不是吗?

 

「我会带他去巴黎结婚,日期我都订好了。」如果他的父亲愿意帮他,那他那天就可以顺出发。

 

「我能跟你保证,您要几个优秀的孙子,我就能培养出几个。就如您要几个能一手遮住天的公司,我也能给您一样。」

 

 

「因为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谭宗明的眼神理,是他一贯的自信,因为赵启平能给他的,是他赚再多钱,都买不到的。


 

 

谭宗明起身「我就说到这里了。」

 

「宗明…」

 

他正准备要走,他父亲才口拦他。

 

 

谭宗明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他父亲。

 

「我只想问你,你跟他再一起,幸福吗?」

 

谭宗明点点头。

 

「…很幸福。」

 

谭宗明的父亲永远不会忘记,他当初问谭宗明,他为什么不要待在家里,而要出去外面闯荡、摔跌的时候,他儿子几十岁的孩子,却用一双看透人世的眼睛跟他说。

 

“因为我在这个家,并不快乐,也感受不到幸福。”

 

他感觉到心痛,他如此爱自己的孩子跟妻子,可是到头来,一个隐忍自己的痛苦多年,一个告诉他自己并不幸福,他身为父亲而丈夫,这些他竭尽全力想保护的,却一个都没有保护好。

 

所以他放谭宗明自由自在,他宁愿放弃继承权,他也希望他儿子过的好。

 

他已经老了,可今天他终于在他所剩无几的人生里,亲耳听见了他儿子告诉他,他很幸福。

 

那比甚么都重要。

 

他能带给你幸福是吗? 那个孩子替他保护好了谭宗明。

 

谭父笑着点点头,那就好。

 

 

于是当他顺利的起飞的时候,谭宗明就知道,成了。



 

赵启平不论在任何时候,他都坚持着不哭。

 

不管别人在他面前怎么说他,他这辈子都不曾大哭过。

 

应付父亲被陷害而留给家里的一大屁股债务时也是,他敬爱的父亲过世时也是。

 

他一肩扛起他父亲临终前交代给他的担子,即使他当时年纪还很小,也不会忘记他父亲跟他说的,要他保护好家,保护好爱人,因为他是一个小男子汉。

 

他咬着牙每天工作到爆肝时,还有他凭着实力当上主任医生,却被人背后说闲话时,甚至他在谭宗明母亲的哀求和攻势下,都咬着牙忍住了。

 

因为他不想哭。

 

在面对困难和逆境时,他怎么能哭?

 

即使委屈的受不了,哭出来就会溃堤,就会失去动力,所以他从来不哭,他用犀利的言词把自己保护的好好的,满身刺的就是希望不被弄伤。

 

可是他听见谭宗明说,跟他再一起很幸福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忍耐了。

 

 

因为他感受到谭宗明给他的幸福,可是原来谭宗明跟他再一起,也很幸福吗?

 

太好了。

 

爸爸…

 

谭宗明跟我在一起也很幸福,我也有保护爱人的力量了是吗?

 

太好了…

 

 

谭宗明不知道为什么赵启平哭了,可是他笑着把他抱在怀里,不管未来发生甚么事情,都没有能再把我们分开的困难了是吗?

 

嗯。

 

 

 

-------

此时上海

 

「宗明呢?今天一整天都没见他人,不会是去小赵那里了吧?」谭母跟李夫人相谈甚欢,回家吃晚餐的时候都很晚了。

 

谭父喝了一口汤「他带小赵去巴黎了。」

 

「巴黎?」谭母吓了一跳。

 

「去结婚了。」

 

「甚么?」这个谭宗明!

 

「还有他说,你的条件他一个都不会同意,如果要他接手谭氏,他不如直接把谭氏搞垮,如果非要孩子,他就带赵启平私奔去。」谭父淡定的吃着他的晚餐。

 

「蛤!?」

 

当然谭宗明没说这些,这些都是谭爸爸编来的。

 

「这孩子!」他儿子果然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

 

谭父把汤匙放下,虽然刚刚是他胡诌的,但他想起他这里倒是有一件真的事情。

 

「喔对了。」

 

「还有?」

 

「金彩千金已经打算接手集团了,她要我告诉你,她很抱歉,她无法答应你的条件,因为宗明已经打算赞助她了。」

 

谭母差点没气死。

 

好个谭宗明,那个赵启平是狐狸是嘛!? 迷昏头了他!

 

谭父这才放下手上的晚餐,正经的看着他的妻子。

 

「这才是你儿子不是吗?你比谁都清楚,他怎么可能任我们摆布,他说到做到的个性,我们不是在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了吗?」

 

大学毕业的时候,是晟轩企业成型的初期,才刚上市就打败了无数间小公司,他们俩个看着报导,是一边感叹,一边心里充满喜悦。

 

感叹的是,谭宗明这下就真的没可能去接手谭家了,因为他自己有能力搞一间大的。喜悦的事嘛,就是他谭宗明果然是他们的儿子,说到做到,头脑清晰、手段果决的优点都遗传到了,他是个天生的商人。

 

 

不过谭母这才知道了,这是他们父子达成协议了呢。

 

「你们俩这是瞒着我有秘密呢!」亏她在那边忙活半天呢。

 

他看谭父只是笑了笑,就想起他儿子,他也一阵无力。

 

「儿子大了就翅膀硬了,我管不着了!」哼,不想管了!

 

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另一边。

 

谭宗明在巴黎的乔治五世四季饭店定了套房,他带着赵启平打算在这里渡假几天再回去。

 

「哇这个房间,也太土豪了吧…」

 

不要说他赵启平没见过世面,可这样的地方他还真是第一次,更何况他省吃俭用养他妈妈跟姊姊们呢,当了医生的薪水虽然很好,但他可舍不得这样撒钞票。

 

这套房有客厅,有塞满大床的房间,有一个餐厅,有一个特大的浴室,先不说阳台有一个泳池,那里面还有一个媲美泳池的特大的浴缸,从阳台望出去,是巴黎的夜景。

 

谭宗明从后面抱住了赵启平,吻了吻他的脸「你喜欢吗?」

 

这还真是…谁不呢?

 

「嗯!」

 

谭宗明把他抱的紧紧的,在他的耳边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我们有三天的时间,可以尽情的在这里玩,明天,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好…」

 

谭宗明把头靠在赵启平脖子边。

 

「很抱歉你的终身大事,我却没提前知会你母亲一声,等到我们回去了,我在找个时间把国内的婚礼补办了吧?」

 

赵启平转过头来阻止了他,他伸出食指抵住了谭宗明的嘴「欸不,我可不想再声张了,我这样请假来度蜜月,要是我又要补办婚礼不能上班,我怕我们院长会把我辞了。」

 

「辞了我就养你吧。」这有甚么大不了。

 

赵启平翻了他一个白眼「我才不做小白脸呢。」

 

谭宗明笑了笑「是啊,你怎么会是小白脸呢,你可是谭夫人啊…」

 

听见谭夫人这样的称呼,赵启平虽然鄙视,但还是忍不住耳朵一热。

 

「今天可是新婚呢谭夫人,不应该亲热一下吗?」他把唇凑到赵启平唇边、耳边、脖子旁,与他的新婚对像耳鬓厮磨。

 

赵启平忍不住笑了,因为他跟谭宗明想的是一样的,这个人怎么能让自己又哭又笑呢?

 

他转过身来,拉住谭宗明的双手来到他的臀部,让他用手掌把他包了起来,自己则是一跳就上去夹住他的腰「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啊啊~~~」

 

谭宗明还没等他说完,就把他抱着移动到了那张,不管甚么姿势都能摆的大床上。

 

今天是他的新婚之夜。

 

这个躺在床上的人,眼睛里有星星的人,是他未来的伴侣。

 

 

赵启平终于从头到尾,都属于他的了…

 

而他自己也是。

 

他们只能属于彼此,因为他们的心里都塞不下别人了。

 

这一辈子,只能耗在彼此的身上…

 

 

 

-------------


新婚祝贺,但别去闹洞房,谭总会不开心的~~

没想到他们居然跑在生孩子的凌李前头了,谭总真是好手速!!

 

下一篇我们就进入庄季的故事线搂~~

 




评论 ( 33 )
热度 ( 1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