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1爱是不完美的完美 之3



11-3


 

 

 

『宗明哥,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可是阿姨还是那样呢…』

 

李熏然受谭宗明委托去找了谭母,美其名是去看他,但是一眼就被谭母看穿就是来当说客的,好在谭母也愿意听李熏然说,但是想法依然没甚么改变。

 

『我跟他说了启平是个怎样的人,还有你们俩之间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我没说你们荒唐的认识经过…』身为刑警,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但我觉得阿姨真是…他不就是想要一个你的孩子麻,最后阿姨居然让我们两个再一起试试看?!』他妈妈的意思你看多不用心去隐瞒?

 

连李熏然都看出来了。

 

而且居然让他跟李熏然试试看,怎么试试看啊?

 

谭宗明在电话这头叹了一个大气…他妈真是的。

 

『不过我已经彻底打消他这个念头了,能帮的我都帮了,我觉得吧…不如找谭叔叔,还会比较有用啊!』

谭父很宠爱他这个独自自主不需要他担心的儿子,但是谭宗明也知道他父亲肯定听他母亲的,不去插手过问了。

 

「都小半个月了,我还没见到我父亲一面呢。我妈打的算盘我怎么会不知道。」他们肯定有过协议。

 

『那怎么办呀?』

 

「你帮的够了,你现在怀孕着呢,不要担心有的没的了,剩下的我会处理的。」

 

『嗯好,有甚么事情在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的,挂了~』

 

挂上电话,谭宗明感到一股恶寒…

 

他妈主意都打到李熏然身上了,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然而…

 

赵启平现在坐在一间餐馆的包间里。

 

对面坐的,是一个长相跟谭宗明略为相似的女人,赵启平也看过新闻,他还没有笨到没发现,眼前的是谭宗明他妈。

 

你说他为什么会跟谭宗明的妈坐在一起喝茶…?

 

他才刚要下班没多久呢,就被前台通知有个女士找他。人家都找来医院了,他能不出去吗?他只好跟凌远说他要早退。

 

啊呀…

 

他作梦也没想到这样八点档的情节会发生在他身上,不行不行,他应该做点心理准备才行…一般这样的剧情都会发生些甚么呢?

 

通常,对方的母亲会来告诉自己他甚么都知道,并且先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说“我不同意你和我儿子再一起!”

 

之类的…?

 

 

可谭宗明的妈妈喝了一口茶「我听熏然说,你和他是朋友,认识非常久了…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呢?」

 

欸?

 

难道他妈妈走一个冷静派路线?

 

赵启平摆出善意的微笑「是的,家父和李家的父亲李局长,以前曾是同学。不过后来父亲过世,就鲜少联络。」

 

谭母笑着点头,李熏然说赵启平是个聪明又懂事的医生,看来却实是很有家教的一个孩子。

 

「新闻出的那么大,你一定也很辛苦,工作还好吧?」谭母的慰问让赵启平有点不知所措。

 

谭宗明…你妈怎么不按套路来?

 

「一切都还好,已经回到医院工作,谢谢阿姨关心。」

 

谭母叹了口气「其实,我的儿子,喜欢谁不喜欢谁,我是一清二楚的。」

 

喔喔喔!正题要开始了!!!赵启平在心里吶喊。

 

「他很喜欢你,我看的出来。」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谭家其实是一个大家族企业构成的。」他妈妈居然开始讲故事了?

 

「谭老爷有三个儿子,长子就是宗明的爸爸。原本,宗明应该要接手家里的公司,可是他不要…于是继承权,就暂时转让给了他的二叔。」

 

这…

 

「这个…我没听他说起。」谭宗明本人的事情他很清楚,都是情侣之间都会了解的事情,可谭宗明很少说起家里的事情,他了解的也不过是他在财经新闻上看见的一些而已。

 

「宗明不想让你知道,也有他的道理。因为他压根就没想回家,你也看见了,他自己的事业做的比家里还好,甚至压过谭氏一头,独自在海市成为第一名企业,他从来没把家里的事业放在眼里。」可是这也是让谭母最在意的事情。

 

赵启平暗想,这很谭宗明。

 

「实际上你们会出如此大的新闻,也是因为家族的关系。打扰到你的生活,我很抱歉…」他妈这是在跟他道歉啊?后面是不是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赵启平都颤抖了一下。

 

「不不不阿姨!您不用说抱歉…」我的天啊!

 

谭宗明,你妈的梗我不会接啊!

 

赵启平都想好了,如果他妈妈要他离开谭宗明,他一定会用一个漂亮的说法拒绝他,让他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而不是在这里温情的互相关心啊!

 

「我知道他不会离开你,至少在他有兴趣的时候。」蛤?

 

我不能保证他对你的兴趣能到甚么时候,但是此时此刻的他,我说不动。」这话听起来有点让人不舒服啊…

 

 

「实际上我是希望宗明把谭氏拿回手里的,之后要怎么处理都是他的事情。最大的希望,我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我想他能再给我生一个孙子,我还是期望他能结婚…但我心里的对象并不是你。」

 

赵启平这回懂了。

 

 

「所以您不同意的原因,是因为我无法给他生孩子。」可是他疑惑谭母为何绕这么一大圈。

 

「没错。」

 

赵启平还真是不知道说甚么。

 

他甚么都好,他有信心甚么都能赢过别人,可是他天生就是个beta,除了整个人砍掉重练,不然再给他十年他也不会变成女人或是变成omega,所以前面绕了一圈,不就是为了说这个吗?

 

谭宗明,你妈比你会讲话,梗铺的真好。

 

 

「这是一个为人父母的心情,难道你的母亲,不希望你这个家里唯一的独子,给他们传宗接代吗?」

 

这…赵启平还真不知道他妈是怎么想的,但是他想…也许吧。

 

不然他妈三天两头给他安排相亲干甚么?虽然嘴上说不要,但心里还是挺想的?

 

「其实要让你继续跟宗明再一起,我也不会反对。」

 

谭母的话让赵启平楞着看他。

 

可谭母看着赵启平的眼神,冷淡的让他有些胆战。

 

「可是他还是要结婚。」

 

真是…

 

「哈…阿姨的意思,是让我当谭宗明的地下情吗?」赵启平忍不住笑了,他妈这是在说哪一国的笑话?

 

 

谭母没有回应,倒是身边的一名助理来了,在他耳边跟他说话。

 

「夫人,老爷回家了,希望您可以回去一趟。」

 

谭母这才站了起来「你可以好好考虑,我等你电话,或是你有更好的方法,我们在讨论。」

 

他没给赵启平响应的时间,转身离开。

 

 

赵启平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说实在的他不是很意外。只是谭母的态度让他抓不清楚,他独自一个人在包间里坐了很久,直到谭宗明打了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他才回忆过来他已经坐了很久。

 

 

也没什么好瞒的,他把谭宗明约见在他家,并且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刚刚的谈话内容。

 

让他意外的是,谭宗明比他还生气。

 

「我妈这么跟你说的?」

 

「嗯。」赵启平还没吃晚餐,所以他在厨房里准备要煮碗面给自己,顺便也给谭宗明来了一碗。

 

「你怎么回应的?」

 

赵启平不以为意的把两碗鸡蛋面端上来,坐在他面前「我打算告诉你妈,我不会跟你分开,也没打算当你的地下情人,让她死了这条心。」

 

谭宗明笑了,他担心甚么呢,赵启平才没那么软。

 

「别担心了大老板,吃晚餐吧!」

 

只是赵启平没有告诉谭宗明,其实他心里还是很在意他妈妈说他没办法给谭家传宗接代的事情,是啊,他能选吗? 他天生就是一个男人他错了吗?

 

你儿子上爱一个纯种beta的男人,你怪我啊?

 

「你晚上留下来吧…好吗?」赵启平放下筷子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看看赵启平那双大眼睛,直盯着他,他就忍不住点头了。



走个过场的肉不看不影响进度的

微博




-----------



「我想过了,我没有办法答应您的说法,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和谭宗明再一起。」赵启平再找谭母已经是一周后的事情了。


其实他也没想好要怎么说。


谭母笑了一下。


「我已经想到你会这么说了,我也知道你没有别的办法。宗明呢,也把我身边所有可以拿的出手的女孩,都拒绝个透了,你们两个还是下定了决心啊。」


「请阿姨就不要替我们操心了。」原来谭宗明是忙着相亲去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你要听吗?」谭母不慌不忙的。


赵启平也只是点点头。


谭母也知道这样不行,所以他早就想好了几个方案,既然第一个不行那就第二个,她跟在她丈夫身边这么多年,多少也学了一点讲价的技巧。



「我已经找好了人选,替宗明生孩子,你们大可以继续再一起,把她当成空气也行,只要她,享有她该有的权力,她会代替你承担这份需要传宗接代的责任。」



赵启平吓个半死。


两妻共侍一夫啊!? 


这是犯法的吧!?


甚么狗血的剧情? 跟之前不是一样吗? 只是这次他不是小三而是正主而已,但还是一样的啊!?


赵启平抬手就想打断,可是谭母却比他还快。


「再你拒绝之前,我有个故事想告诉你,是我的故事,我希望你可先听看,在下决定。」


「嗯…」天啊你又要说甚么?太太…


谭母给赵启平倒了茶,赵启平真是不知道怎么对付这样软硬兼施的谭母,他拿这样的人最没有办法。


「我并未看不起你的出身,因为我也出自于一般家庭。」



谭母也是出身于一般家庭,他跟谭父谈恋爱后,很快的决定要共度一生。


他们的爱情其实并没有受到太多阻拦,当然,他最后才知道,那是因为他的丈夫,用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整个家族,以及当时最大的爷爷。


谭母原本也以为,嫁进谭家可以幸福的跟丈夫过一辈子,可是她太年轻,她实在是太蠢了。


人家都说,有钱人家的饭碗不好捧,门当户对在这个社会上,还是很重要的。



「谭家当时是一个大家庭,爷爷底下三个儿子包含宗明的父亲,都正值壮年,我虽然笨,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但我看的出来,爷爷最想把继承权,交给我的丈夫。」



甚么叫母以子贵?


自古以来不变的道理。


他的丈夫是最后一个结婚的,前面两个都已经结婚生子了,但是,生的都是女儿。




爷爷传统,认为要传子不传女,所以他便看哪一个能力最好。最重要的是,哪一个可以怀孕生男孩,谭母一开始并未想的太多,她认为,生男生女,是基因所决定,并没有选择方法。


「谭老爷暗示过我,他希望我能给谭家留个优秀的孙子,可是我当时并没有太过于在乎这段话背后的意义是甚么。」


谭母的表情暗了下来。


「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是连宗明和他父亲都不知道的事情…」


谭母很快的怀孕了,老爷派人来关心,并且要求他去做检查,这个检查的结果有老爷第一个知道。


他当时还沉浸在怀孕的快乐里,想都没想过接下来会发生的可怕事情。




他流产了,毫无征兆。


做过产检后,家庭医生说是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要他积极调养,好准备生下一胎。


好在谭母很争气,谭父是alpha,谭母又是意孕的omega体质,没多久又传出了喜讯。


他的丈夫当然是开心极了,前面一个不幸流产,让他很失望也很难过,一方便担心妻子的身体,一方面也难过孩子,这一个大家都特别小心,每周定期的安胎,并且检查。


可是天不从人愿…


他又流产了。


跟前面一样,毫无征兆。


谭母甚至跟他父亲两人双双去做过检查,可是检查结果都无异议,他担心难过,他觉得他是不是无法生孩子,因为他毕竟很希望有一个爱情的结晶,可是无论他怎么怀孕,都会流掉…


还好上天眷顾他,第三胎很快就来了。


这次他们甚至都不让谭母出门,所有食物跟家里的设备都换过,希望给他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并且他遵照医生的嘱咐,卧床长达三个月。


「可你猜怎么了?」谭母的态度轻松,可是要经过多少痛苦,才能用轻松的口吻讲出这样的过去?


赵启平皱紧眉头「您不会…?」


「是…」


他流掉了。


可是这一次搞懂了。


因为谭家专门的医生辞职了,谭母非常担心,他嫁进来后都是给这位医生诊断,他不放心,也舍不得多年的感情,他去找了医生,问他辞职的原因。


原本只是基于关心,却意外的让他知道了一些,本来他不该知道的事情…


「我不是流产的,是被打胎打掉的…」


家庭医生也是医生,而医生的职业让他受不了这样的行为,每一次他都必须负责开药,负责把胎打掉,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从医生手上拿到了三份的产检报告。


前三胎,他怀的都是女的。


而下这个决定的,是谭老爷。



赵启平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怪异的家族是发生甚么事情了?难怪谭宗明要逃啊!


「第四胎,我怀了宗明。」


「我一确定了孩子的性别后,谭老爷马上就办里了财产分权,把谭氏家族过给了宗明的父亲。并且在遗嘱上注明,财产以传子不传女的方向进行,维持有效时间,长达好几代。」也就是说谭宗明必须生儿子才能继续继承。


谭母一点也不怨恨吗?


不可能。


因为家族的压力,流了三个孩子才生下的谭宗明,已经耗尽了他大把的青春,可是在他想质问老爷的时候,老爷却大手一撒就离开了人世。


让她拿什么怨恨呢?


她甚至不敢告诉她丈夫,独自一个人吞着这个苦,把谭宗明生下来。


「我那时候才知道,要嫁进这样的家庭,代价不是一般人付的起的。」谭母看相赵启平的眼神让他看不懂。


「我见你第一次就知道了你会拒绝我,因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当初的我。」赵启平一把傲骨,像极了当时的她。


「我义无反顾的嫁进谭家,我以为爱情就是永恒。我以为,只要两个人相爱,就可以克服一切障碍。」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不瞒你说,我也找过李局长。」


谭母还记得李局长告诉他,赵启平是个多争气的孩子。他一个人在父亲过世后,独自承担起了一家五口的生活。他一个人住在外面苦苦钻研医术,成为骨科主治医生时甚至都比一般人年轻。


谭母其实打从心底的喜欢赵启平这个孩子,可是她也知道他们的身分相差太多,现在很相爱,可是以后呢?赵启平会沦为家族的牺牲品,他不能生育的体质虽然会让不必经历这种痛苦,可是光是家族和社会舆论就可以压得他喘不过气。


赵启平是一个男人,他也需要工作,他不仅独立自主,还有一个人人称羡的职位。可是当一个母亲,她需要的媳妇不是这样的,他只希望谭宗明家族身后的所有事情,他的妻子都能帮他挡下来。


他不愿意看见这个青年才俊嫁到他家里受苦。



「最大的原因。我已经辛苦了大半辈子,把谭氏拿到了手上交给了我丈夫,却因为宗明一句他不接手,而断在这里。」


谭母自责的不行,他知道这无关他的事,可是当你一但努力去争取的事情,被人轻易的放掉,任谁都会不甘心,要是谭宗明不要就算了,未来还有他的孩子可继承,但是他呢?


前几十岁玩的花花舞舞,后头一句他要跟个男人再一起就在一起,那她隐忍这些年,甚至搬离开海市,不就都白费了吗?


「宗明很有经商的头脑,这点完全遗传自他父亲的血液,他父亲辛苦建立的谭氏自从被转移到他叔叔的手上后一落千丈,他父亲操心却无法合理的抢回经营权。我知道宗明可以,他可以救、他还可以创造无数个晟轩、无数个谭氏,你甘心原本是他的东西,这样拱手送人吗?」


赵启平真的觉得这个太为难人了,他们只是谈个恋爱,有必要把整个家族都拉下水吗?


难怪谭宗明老说他不愿意和家族企业合作,因为他就出身于最大、最腐败的家族企业里啊。


「我和孩子的母亲,会负起教育这个孩子的责任,你们甚至可以过你们的两人世界。只要你们当她不存在就行了。」


「我只是需要一个有他血脉的孩子,其他的我都不管,这样也不行吗?」


「退一万步来说,宗明为了你做了许多、放弃了许多,你难道替他做一件都无法吗?」



谭母的话让赵启平顿时哑口无言。



谭宗明为了他确实让步了很多…


那他呢?



他能为谭宗明做些甚么?


除了爱情,他还能给谭宗明甚么呢?



---------


爱没有分谁付出的多,虽然我们总想多替对方多做一些事情,但牺牲奉献不是不能,不牺牲奉献也不是不爱,当火花碰撞,只有彼此才能感受你们之间付出的意义。

 

关于爱情这件事情,你们喜欢细水长流,还是轰轰烈烈?


评论 ( 30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