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1爱是不完美的完美 之2




11-2


 

「甚么?」

 

谭宗明很少露出惊讶的样子。

 

这么多年以来,他是商界的传奇,上海的大腕。

 

商场上雷厉风行,情场上春风得意。从来没有甚么事情,可以惊讶到他,或是说吓到他,因为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可是他听着秘书报告给他的事情,还有秘书手机里面停留的新闻页面,他皱起了眉头。

 

“惊爆海市大鳄谭总神秘爱人、不爱名模爱医生!

 

 

「是哪一间报社?」

 

谭宗明非常小心,他在和赵启平真正的好上后,他就请秘书联系了几间熟悉的报馆。不仅是各大媒体,还有些都是顶上有名的爆料公社,都是希望他们少跟拍自己一点。

 

以前的他,即使去挡,最后也会因为枕边人的爆料,让他交往或是约会的对象曝光,他知道名模需要知名度,所以他以前从不在乎他跟谁交往,会引起甚么新闻。

 

他甚至不去解释。

 

他这次为的是甚么?

 

不就是为了保护赵启平吗?他跟那些需要知名度的人可不一样,他是谭宗明决定要走长久的对象。

 

「是一家小报馆,最近才上市,专挑名人爆料,谁去关说都被挡了回来。抱歉谭总…是我发现的太慢了。」

 

像这样的爆料小报,本来就是发行数量比公关重要,秘书也有些自责他并未好好把关新闻,这则新闻一出,就被他紧急撤下,可是还是在网络、微博上被截图转载,短短三个小时,转发数量已经破万。

 

谭宗明摆摆手「这事不怪你。」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私生活不是秘密了。

 

新闻一出谭家所有家族成员都会关注这则讯息,以前跟小模交往或是跟哪个女演员交往,他们也要多嘴关心。

谭宗明以往都不交往超过一个星期,以堵住家族的嘴,这次到好,这么久不出新闻,一来就来个震撼的,只怕他们又要开始念叨。

 

他个人不怕念,他是怕赵启平的生活受到打扰。

 

 

「重点是如何灭火,不能让启平的身分再曝光下去。」

 

对这才是首要。

 

谭宗明指指秘书「你马上去处理,还有,答应陈总的安排酒会,我得去转移注意力。」

 

「是的。」

 

秘书离开后,他转手就上了微博,股然新闻已经传的满天飞了,好在他们只拍到了他的车停在医院接了一个人,还有在车上接吻的照片,并没有拍照赵启平的脸,这火还能灭…

 

他传了微信给赵启平,让他看见新闻千万不要生气,他会去处理。

 

 

 

结果晚上。

 

他派私人管家去接赵启平下班,到了他家,他发现赵启平很自如,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你不生气?」

 

赵启平笑了「我对你生气啊? 我还没那么小心眼…」他放下手机,来到谭宗明身边,把自己往小心翼翼的谭宗明怀里一塞。

 

「爱写甚么写吧,不过有一点他们写错了。」

 

写错?

 

赵启平抬起头看着谭宗明「你不爱医生,你只是爱我而已。」说完还亲了他一下。

 

谭宗明看见他并不太在意,也就没了乌云,把他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对…我只爱你!」

 

 

 

可事实上…

 

赵启平还是低估了新闻的力量。

 

秘书虽然已经和报馆联系好,但并不能保证之后的发展,而网络传开的却不能一个一个联系,更糟糕的是谭总的私生活引人注目,一下子没了新闻,所有民众都变成了狗仔,全民追踪 “谭宗明神秘爱人” 的话题开始热搜,甚至开始有人查到了赵启平的身分,名字,还有他的家世。

 

而一个人开始查到,几千几万个人就会开始深扒,到最后原本那些不报导的报社,全部一下子都被逼着跟拍这条大新闻。

 

 

不到两天,赵启平全曝光了。

 

每天来医院蹲点的民众,和一些挂号来看人的假病患,让赵启平的骨科门诊爆满。凌远为此头疼,大手一挥签字,干脆放了赵启平一个大假,让他在家休息两个星期。

 

赵启平也觉得他太天真了。

 

看着他家楼下拿着相机等待的,不知道是报社还是一般路人,赵启平连家门口都出不得,他开始头痛了,他才想不到也懒得去想,跟谭宗明交往会引来这样大的新闻。

 

他只想好好的谈个恋爱,然后当个普通人好吗?

 

 

这都无所谓呀,但他已经好几天没看见谭宗明了,他实在好想他…

 

谭宗明这两天也忙着应酬,他去酒会就是为了跟一些小模搭上,好让他们跟拍,让他们转移对赵启平的注意力。

 

可你不得不去佩服狗仔的鼻子,他们怎么就闻的出,赵启平身上才有真新闻呢?

 

 

「啊…我好想你啊…」他现在只能躺在床上跟谭宗明讲电话,他都快渴死了。

『我也想你,可是你要乖乖等我,我处理好了,就马上找你。』谭宗明当然也想他的小赵医生,可是照他的经验,现在见面确实不是好时候。

 

「那…你甚么时候处理好呀?」

『没那么快的,你看见甚么新闻可不要胡思乱想,知道了吗?』

 

「知道了…」

 

赵启平嘟嘴…

 

「daddy…」

 

谭宗明一听不妙,这小妖精…

 

「那你今天忙完了,偷偷来看我一眼都不行吗…我都想死你了…都已经好多天没给你碰了…daddy~~」

 

『行了,别在电话里撩我,我晚上过去找你,你可别睡着了。』谭宗明知道这是他的小心思,可是他还是每一次都中标。

 

赵启平的目的达成,就乖乖的挂电话了。

 

 

谭宗明选了一个深夜近凌晨的时间过去,并且开了一辆极为低调的,秘书给他安排的新车,他还不敢上楼,因为他怕赵启平的实际住所会被发现。

好在赵启平住的地方也算保密性极佳,非住户几乎都不可进,谭宗明把车开到停车场,在车上跟赵启平私会。

其实谭宗明也想把赵启平接去他宅里住,他的大宅隐密性高,又有家仆管家照顾,不出门就可以打里生活,但是眼下已经错过了绝佳时间,于是他们只好这样见面。

 

 

这几乎天天见的两人,一有几天没联络,两人就忍不住在车上就抱着亲。

 

谭宗明开了一辆休旅,宽敞的空间,让他可以把赵启平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搂着他的腰,话都还没说两句,就打得火热。

 

「唔嗯…啊…」赵启平紧贴着谭宗明,两人互相吸取对方嘴里的津液,难分难舍,谭宗明还给赵启平在脖子上留下了好几个吻痕。

 

两个人都没提新闻,赵启平知道谭宗明这几天为了新闻都两头忙,他只是摸摸他的脸,帮他按按摩,然后眼光对上了,火花四溅,又开始新一轮的拥吻,一直这样看着对方也不嫌腻。

 

可惜他即使不睡,也没太多时间,他留在这里太久,就赶上隔天早上来蹲点的记者了,他临走前还摸摸赵启平被他吻肿的嘴。

 

「这段时间都得这样见面…委屈你了。」

 

赵启平赚了个假,还见到谭宗明了,除了出门要小心、还有不能上班有些烦之外,其它倒也还好,可是他抓紧了机会就跟谭宗明撒娇。

 

「好委屈呀…」

 

谭宗明抱紧了他,摸了摸他的头,手指缠绕着发丝「放心,等风向过去了,我们再来安排后面的事情。」

 

谭宗明想好了,等风向一过,他就计划求婚,他想让赵启平光明正大,让大家没话说的待在他身边,只是,他还不知道赵启平愿不愿意。

 

虽然两人交往的很顺利,可也不代表天生爱好自由的赵启平愿意被婚姻绑住。

 

 

赵启平不知道谭宗明内心的活动,只是也乐的谭宗明哄他,就在他怀里蹭了蹭没说话。

 

「我会尽量找时间过来,你别乱跑啊。」

 

「我会洗干净等你的!」赵启平对他一个媚笑,他感觉自己真的像被干爹包养的小白脸了,挺刺激的。

 

 

 

谭宗明在赵启平放假的几个星期,一点没闲下来,他跑这跑那,恢复了以前莺歌燕舞的形象,偶尔也和小模特儿吃吃饭甚么的,然后在晚上的时候,抓紧时间和赵启平在车库幽会。

 

他挺对不起赵启平的,明明他才是真正的对象,可是却要他隐藏起来。

 

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好他,可是八卦新闻的力量却越演越热,有人甚至拍到了他在车库和赵启平拥吻的照片,这次却清晰的可以了。

 

公开和小模特儿吃饭,可是却私下跟小赵医生见面,让大家更加确定了谭总就是跟这个医生再一起,而且不惜招蜂引蝶,也要保护这个神秘爱人。

 

也许已经不神秘了啦…

 

谭宗明手一挥洒了几万,势必要彻查清楚他们是怎么进到车库去的。

 

 

 

--------------

 

 

「这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是不会去的。」

 

这几天谭宗明接到私人助理的电话,说是谭家的亲戚朋友,要谭宗明针对他日前对公开合大众集媒体喊话,要他们不骚扰人家医生的私生活引发的新闻,给一个交代。

 

他早知道会有这一天了,大家族就是这样的,有很多原因,找各种借口来干涉你的事情。

 

所以他当初才会丝毫不管他是不是谭家唯一的合法接班人,毅然决然抛弃已经壮大的家族企业,高中一毕业就独自一人出来闯天下。

 

这一闯,就闯出他的天空来,甚至压过了家族一头,成为海市最大的金融巨头。

 

还以为生意跟家里脱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可以逃过这个大家族烦人的体制,结果还是各方受到牵制。

 

「你就跟他说,要和谁再一起是我的事情,我既不回去争家产,对谭氏也一点兴趣都没有,叫他们不要再来试探了。」

谭氏现在就是个好看的空壳,他又不是有病,放着价值几百、几千个亿美金的晟轩不要干甚么呢?

 

谭宗明挂上电话,这些人…

 

 

谭宗明拒绝了家族的会议,原本以为可以清静两天,没想到隔几天就出新闻了。

 

他的父亲与母亲从曼哈顿放下一竿子的事情回到了国内。

 

各方媒体对谭家两老从国外回来的举动,大幅猜测也许跟最近的绯闻有关系,于是他们更加确信了这次这个医生就是谭总背后真正的爱人。

 

 

 

「宗明,你怎么能拒绝家里的家族会议呢?」

 

他的母亲一身套装,打扮的雍容华贵,即使上了年纪,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美貌,不难看出来谭宗明的容貌,有一部分是遗传他长相精致的母亲。

 

谭父是个天生的生意人,一回国就到处去应酬去了,顺便听听风声,他的母亲则是一回国就往家里赶去,想必是跟家族争论一番过后才来到这里的。

 

「我也不是第一次不去参加了,可以说我自小就没真正去过,你们在这个时候回来关心,是甚么意思?」谭宗明不以为意。

 

「你怎么说话呢,我现在连管你都不行了是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么多年了您还看不出来,这样的事情我能自己处理吗?」谭宗明自小受母亲教育长大,他当然是不愿意惹妈妈生气,他也放软姿态。

 

可惜谭母并没有管他说甚么「我了解过了,这个赵医生,只是出身于普通的小康家庭,没有父亲只有母亲和三个姊姊,所以、」

 

「所以甚么?」谭宗明打断了他妈妈要说的话。

 

「你怎么知道他接近你的动机是单纯的?」

 

「我都多大人了,我要连这点小事情都分不清楚,我跟人家做甚么生意?」谭宗明都要翻白眼了,当然他不可能再他妈妈面前翻白眼,他觉得好笑。

 

「再说了,是我接近他的,动机在不纯也是我不纯。」

 

谭母知道他这个儿子就是能说,他也知道他在商场纵横多年,当然是靠的一双犀利的眼睛,可是不管孩子几岁,在母亲眼里都是孩子,更何况谭宗明是独生子。

 

他见他妈妈甚么都没说「这事情我能处理,真没有必要让你们俩老赶回来,你们就在曼哈顿过你们的小日子不是挺好的吗?」

 

谭母瞪了一眼过去「你以为我想管?要不是家里快把你爸的电话打烂了,我才懒得回来!」

 

只见他母亲一个翘腿坐上了沙发,十足的女王范「可既然我回来了,我就有权力管! 你公司的事情我是无权插手,可是我儿子的事情,只要我还活着,就非得我管不可。」

 

谭母跟在谭父身边,从一个温婉女子,也成长为一个女强人,管起儿子的事情就像是在看股票涨跌一样严肃,甚至比那还严重。

 

「行行行…你想怎么管?」谭宗明也不想跟他母亲争论,他不妨就先照着他母亲的意思,反正最后还是会由他自己掌控。

 

「我给你安排好了跟卫董千金的会面,去吧。」

 

 

甚么?

 

「招数也太老套了妈,您居然让我去相亲?」谭宗明真是不敢置信,他甚么身分? 他去相亲?

 

「怎么?你要不喜欢,还有很多个可选,要不管身家,赵医生也是个普通的男人,还是个beta,不管怎样,我都无法赞同你们再一起。」

 

「您甚么时候开始有身分和性别歧视的?」谭宗明简直不敢相信,他还以为再演八点档。

 

「我不是歧视,别人的孩子要怎样,我管不着,可是我的孩子绝对不行。」他妈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别人孩子坏,是他家的事情,我家的孩子绝对不能坏

 

「您这就是歧视。」他怎么不知道他妈还有这一面?

 

谭宗明看他妈并不理会他,他点点头「好,我会去相亲,可是我这去是为了您。不让您难做人,我会亲自去一个个拒绝,但是要我跟其他人再一起,恕儿子没办法做到。」

 

「你好啊你、」谭母气个半死,谭宗明还从来没这样跟自己说话过。

 

谭宗明挡下了他妈妈要说的话,让管家带他去休息,自己则是掉头就走。

 

 

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他拨了通电话给李熏然,告诉他这些事情,请他帮忙。他妈妈最喜欢李熏然了,要是由他去安抚肯定比自己有效。

 

李熏然以前就受到谭宗明诸多照顾,这回他当然义不容辞地答应帮忙,虽然他不知道说甚么,但哄人还是可以的。

 

 

然后谭宗明就开始无止尽的相亲之后他就明白他母亲的目的。

 

他妈给他找的都是omega。

 

这还不明显吗? 他母亲想让他回去接手家族企业。可惜那被他叔叔接下后,早就烂透的谭氏企业,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赵启平呢,因为谭家两老回国了,暂时转移了目标,所以他又回医院上班了,再说骨科也不能没有他坐镇,他一回到医院就被许多人关心,他也是够了。

 

可是虽然转移了目标,他还是众人的焦点,反观谭宗明,他不在隐瞒,也不再保密。他大大方方地去跟赵启平见面,就是要让所有人,也让他妈知道,赵启平无人可比。

 

「你爸妈回国的消息我都看见了,你不回家去吗?」两人在赵启平那套小公寓里面约会,即使他愿意公开,他也还是希望保护好他的爱人。

 

他的父母在国内并没有置产,打算般去曼哈顿的那一天就把房子给卖了,也不想住在谭家老宅,就干脆到谭宗明那住下了,一回去就得面对他妈对他相亲的问话…

 

此时此刻,谭宗明觉得赵启平这里就是一个可以清静的地方。

 

还有,他也知道为什么当初在地下停车场会被拍了,就是他家的警卫被收买了,谭宗明已经处理好了,至少能保障赵启平居所的安全。

 

「不了…这里清净…」谭宗明脱下外套就躺在赵启平床上,他已经累了一整天,他现在就想坐下好好休息。

 

赵启平虽然烦那些媒体,但是他知道谭宗明更烦,短短几星期,谭宗明都累出个黑眼圈了。

 

他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摸摸他的脸「真可怜…头都瘦小啦…」

 

谭宗明笑了出来,他看着坐在他身上的爱人,脑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他不知道现在说是不是一个好时机,但他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好让他更加有动力去处理后面的事情。

 

「启平…」谭宗明起身靠在床头,赵启平就坐在他的腿上。

 

「嗯?」

 

「我知道现在说太早,也不是时候,其实我母亲是反对的,但是…我不愿意跟你分开,只是我不知道你的意思,你愿不愿意,跟我过一辈子?」谭宗明谨慎的看进赵启平眼睛里。

 

这个小公寓,完全不浪漫,外面还有一堆狗仔等着拍好料,谭宗明在这里变相的求婚,却让赵启平感动的一蹋胡涂。

 

他的谭大老板呀,每每遇上他的事情,就失去了那做生意的魄力。告白也好,求婚也好,他都是这样不自信,可是…

 

赵启平往前趴了过去,躺在他怀里。

 

「跟你在一起太委屈了…」

 

「我、我知道…只是…」谭宗明知道,所以他才不敢这么快的给出承诺,他也不知道他该说甚么,要继续走下去以后肯定会有出不完的事情。

 

赵启平没等谭宗明说出甚么傻话,他上前去吻了他一下,唇轻轻的落在谭宗明的唇上,给了他一个无比美妙的笑脸。

 

「你连跪下拿钻戒,在众人面前捧玫瑰求婚都做不到,我跟你再一起太辛苦、太委屈了…」

 

 

谭宗明一下懂了他想说的话,他开心又激动的把赵启平揽进怀里抱紧他。

 

太好了,他也跟他有一样的想法。

 

「我一定补给你一个,有花有钻戒的求婚,你愿意等我吗?」

 

赵启平蹭蹭谭宗明的颈间「可别让我等太久啊…」

 

这个男人是这么爱他呢…

 

 


谭宗明,不要没有自信。

 

虽然我天生爱自由...


但不管我飞的多远。

 

最后都还是会回到你的怀里…

 

 

 

-----------


我发现比起开车,你们比较喜欢我走正剧情,那….

 

我们就来走剧情吧!!

 


评论 ( 26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