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0情非得已 之4




10-4



李熏然虽然要赵启平请假做做样子,可是他不希望赵启平陪他去,所以他一个人提着行李,住进了赵启平给他安排的小医院。

 

这是一个私人的小医院,赵启平的一个学长叫何信开的小妇产科,技术高超,赵启平能信任,也私底下跟学长说好了,要绝对保密。

 

 

李熏然跟他的孩子,做了最后的道别。

 

而当天早上,何医生亲自带李熏然去做超音波,确定孩子的情况跟他本人的身体情况,还顺便确定方位。

 

「你想看吗?」

 

何医生看李熏然从头到尾都没看,他想起赵启平说的,情况很复杂,他不是自愿要做的人流。医生的天性又不希望伤害生命,就算见最后一面,也好吧。

 

「嗯。」

 

李熏然把头转了过去,看见了屏幕,医生还把声音打开了,他听见了仪器里面出现了声音。

 

噗通—

扑通—

 

「是孩子的心跳声。」

 

 

李熏然再听见的那一刻,眼眶就湿了。

 

「这是腿..手..还有脸,眼睛紧闭着,这里,看见了吗?」医生拿出笔对着屏幕比划,就像一个普通的产检一样,告诉他,孩子的手跟脚在哪里,健不健康。

 

「嗯。」李熏然看着就觉得愧疚,那个生命正努力的想活着...

 

可是他又忍不住想看,好像离他上次看到的,又长大了很多...

 

他的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他又把他擦了,不想让眼泪遮住视线…就这样反反复覆。

 

他还想看他最后一眼。

 

 

 

另一边,凌远心理始终有些心神不宁。

 

他不知不觉得走到了秦少白的诊科,就进去了。

 

「你烦不烦啊,你这个月已经问过我第五次了,你家宝贝有没有事,你看不出来啊?」

 

秦少白被一堆事情烦着,又心烦意乱的担心李熏然真的把孩子拿掉,偏偏这个不知情的人还往他这里跑,还被凌远一直问。

 

凌远也觉得抱歉「不是…我就老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熏然前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很奇怪,可是我打给他又跟往常一样。我实在想不到有甚么事情,才会老来烦你。」

 

秦少白觉得甚么都不知道的凌远也够可怜的「那你觉得他怎么了?」

 

「我说不上来…」凌远回忆着那天早上他的眼神。

 

「但我种,会失去他的感觉…」

 

少白心想,他跟凌远朋友这么久了,不给他点提醒也不对「老凌,我问你,要是你家熏然有心事瞒着你,可是这个心事是你无法替他解决的呢?」

 

「甚么事啊?」

 

「我问你啊!」秦少白差点没翻白眼。

 

「那也得说出来,大家商量,不管怎么样,是甚么事情,他都不应该一个人承担着。」他爱李熏然,有甚么事情,是他不能解决的,至少也能替他分忧不是吗?

 

秦少白点点头「是啊,他为你做的可多了…」

 

凌远皱眉「甚么意思啊?你说清楚!」

 

「他对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啊!」

 

「与当初的念初比呢?」念初是他前妻的名字。

 

凌远有点慌张,他感觉到了,可是不太确定「你说甚么?」

 

「你想清楚再回答。」

 

凌远没有思考多久「李熏然重要。」

 

当然是李熏然重要了,把他从这个漩涡里拉出来,让他在一次愿意相信爱情的人,不就正是李熏然吗?凌远是完全想象不到身边没有他的日子。

 

 

秦少白叹了一口气…对不起熏然,我要食言了。

 

「他怀孕了…」

 

 

「你说甚么?」他怀孕了?

 

 



 

-----

 

 

「接下来我们要准备手术,你要先回去待机,等会我会给你上麻醉,心情放轻松一点。」一觉醒来,你的担忧,你的烦恼,就都没了。

 

虽然你可能因此留下更多的眼泪...

 

「嗯。」李熏然没有看他,他从医生那边,要来了最后一张超音波照片,他保不住这个孩子,可是他希望他可以永远记得他。

 

他就这样傻傻地看着照片,眼泪就往下滴。

 

 

 

凌远是脱下白大褂就冲出了医院,一路上吓坏了多少医生护士,他们从没看过凌院长这样慌张的样子,凌远一上了车就把油门给踩到底,脑中还有秦少白带给他的震撼。

 

“我说他怀孕了…”

 

“大概快两个月了吧,他本来就不显肚子,男性也比较难发现。”

 

“你把念初的事情告诉他了?那肯定的吧。”

 

“总之我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决定要做人工流产了。”

 

流产?

 

 

 

不。

 

不是。

 

他怎么会没发现?

 

他早该发现的,不说李熏然吃的多又睡的多、爱哭、又情绪不稳定,这些都是很明显的产前忧郁症! 

 

凌远!

 

你的书念到去哪里了!?

 

 

李熏然怀着孕会去哪里?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间去玩呢?他早就该发现李熏然的不对劲,他为什么没有发现?是因为他认为李熏然绝对不会离开他是吗?

 

如果不离开他,那他为什么伤心呢?

 

少白说他要去做人工流产!

 

他会去那里?是现在就做吗?

 

所以在他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李熏然很可能已经一个人去把孩子给拿掉了?

 

 

对于这个极有可能发生的事实,凌远才一个反应过来,突然觉得害怕极了,他是打从心底凉到头皮的那种害怕。

 

他说他跟赵启平出去?

 

他也知道?

 

凌远本来要去李熏然家,就突然停在路边,拨了电话给赵启平。

 

 

『师哥?你找熏然啊?他现在不跟我在一块,他去厕所了吧,要不我等等让他给你电话?』赵启平觉得凌远打电话给他,让他有些不安,但他还是故作镇定的接起电话。

 

凌远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启平!你老实告诉我!熏然去哪里了?」

 

不妙,赵启平在那头停住了…

 

 

「告诉我!」凌远忍不住吼的出来。

 

「他怀孕了是吗?你说!」

 

『你生甚么气啊…』赵启平想到李熏然哭的样子他就来气

 

『对!他怀孕了!但他不要了!为的是谁啊?还不是你!他自己一个人决定,签字的时候,你再吗? 是我在!我早就告诉你了!叫你要小心!你为什么不听!』

 

李熏然不让跟,赵启平一个人在家里等,他到现在、现在还能想起李熏然一个人,跟他去诊所签字,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把发抖的名字给签上去的时候...

 

凌远也知道他失态了,可是他至少知道了,赵启平知道他在哪里。

 

「对不起…我拜托你告诉我,他在哪里!?」只要想到李熏然一个人正在哪里哭,他就痛得要死。

 

『你知道要干甚么?你不是不要孩子吗?』

 

凌远简直都要崩溃了!都这个时候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那是李熏然的孩子!」

 

那是流着李熏然血液的孩子!

 

 




----------------

 

「李熏然患者,该进手术室了。」

 

李熏然被带着往走廊尽头去。

 

每走一步,他都好像可以感受到他肚子里的孩子,正挣扎着,他是那么想要活,可是他却正在干杀人魔在干的事情。

 

等到了手术室的最后一步,他停下来了。

 

护士也没催他。

 

 

 

不行!

 

我么能不要他…

 

我怎么可以不要他…

 

如果我就这样毁了他,他还有甚么时候才会再回来?

 

 

这就是母性。

 

李熏然和他肚子里的宝宝相处了快两个月,怎么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真的想要,我想留着这个孩子,可是怎么办? 

 

我要怎么跟凌远说?

 

我要怎么跟他交代?

 

我要离开他吗?我自己一个人养,我可以!

 

 

可是凌远呢?

 

他会在一次失去,他会怪我吗? 凌远不就是害怕吗? 他怎么能离开他呢? 不是说好了要陪他一辈子的吗? 他怎么可以食言,可是到底要他怎样?

 

他已经不知道要怎样才可以做到两全其美!

 

李熏然混乱的思想,终于让他崩溃的放声大哭,他一路滑落在地板上。

 

里面的何医生听见动静,也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了李熏然蹲在地上大哭,实际上他打第一眼看见李熏然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李熏然会受不了,只是他不知道他能坚持到甚么时候而已,因为李熏然是个有血有肉,有爱心的人。

 

他怎么可能不爱他的孩子呢?

 

 

 

「熏然!」

 

李熏然以为他幻听了,不然怎么可能会听到凌远的声音呢?

 

「熏然!」

 

在下一秒,他已经整个人都被凌远抱在怀里。

 

「凌远?」直到他感受到身后体温。

 

 

何医生看了看,噢我的天! 这不是凌院长吗?

 

小赵一直不肯说孩子的爸是怎样的情况,原来是这样。何医生看李熏然大哭的样子,他想…嗯…现在不是待在这里的时候,他转头对护士比划。

 

散了散了!

 

没甚么好看的!

 

 

 

「对不起!」

 

凌远把蹲坐在地上的李熏然抱在怀里,这个傻子,他哭成这样,他看也知道是发生甚么事情。他居然让他的宝贝受委屈了,真该死!

 

「你怎么会…」

 

凌远把他的头抬起来,看见那张眼里面满是悲伤,是啊,他怎么会没发现。李熏然的眼里,从头到尾都是悲伤。

 

 

「我来带你回家,来带我们的孩子回家。」

 

甚么?

 

「你知道了…?」

 

「嗯。」

 

李熏然摇头「不,我已经签字了,我要把他拿掉了…」

 

「不要把他拿掉了,生下来好不好?」

 

李熏然愣住了「可是你…不是不要吗?」

 

凌远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他这几年几乎已经忘记了怎么哭,可是,他看见李熏然哭,他就想哭,甚么都可以,但是李熏然,他不准难过伤心。

 

「我是傻子,你也是…」

 

「对,我是还没有准备好,当一个父亲。

 

「可是我已经准备好当你的丈夫…我害怕我的血液会遗传给我的孩子,可是我怎么忘了呢...?」他摸摸李熏然的脸,想帮他擦掉眼泪。

 

是啊,他怎么会忘了呢?

 

把他的劣根性,把他的黑暗面都扫开的是李熏然,就算他在怎么自私,李熏然也不会,他会永远都是那个小太阳,既然李熏然来到他的生命里,带给他幸福。

 

他肯定不是最后一个,他是带来更多幸运,带来更多幸福的人。

 

「即使我的血不好也没关系,因为他也流着你的血…」凌远忍不住吸吸鼻子,哭的跟孩子一样。

 

李熏然在想甚么他都清楚,他自己一个决定拿掉孩子,虽然是很不明智的做法,可是李熏然全是出自于对他们两之间,想维持关系的一种做法。

 

他意识到李熏然是全心全意地在爱他,去保护他,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他有多幼稚。

 

多懦弱。

 

 

「你的孩子,肯定很像你,跟你一样是天使…」

 

李熏然就是那个,他一辈子最重要的人,他的血液、他的一切、他的孩子….

 

还有他跟自己的孩子。

 

那些曾经他想过可是一直没机会去实现的,原来是要等到今天是吗?

 

「你愿意帮我吗?」

 

「熏然?我还没准备好,可是我想去试试看,你愿意帮我,当一个好爸爸吗?」

 

 

他可以留住他的孩子了。

 

李熏然也像个孩子一样的放声大哭。

 

他扑进凌远的怀抱里「凌远、哥啊啊...我好怕!」

 

「我怕他恨我! 我怕他...没有、呼吸到这个世界的空气就消失! 我怕我后悔!」

 

「我、我、怕他痛…可是我更怕…怕你难过…」李熏然一抽一抽的乱七八糟,连话都说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凌远抱紧他,不怕,不怕。

 

他点头,他哭,他再凌远的怀里把他的眼泪都擦到凌远的身上,他想把这段日子里,他所有的委屈都哭给他听,哭给这个一样爱他的男人听。

 

 

 

凌远抱紧了眼前人,摸摸他的头,又摸摸他的肚子。

 

那里还没有大起来,但是掌心却能感受到温暖。

 

我们把他生下来吧。

 

我们好好的教育他,也许我没办法给他很好的遗传,也许他会像我一样体弱多病。但是他也可能会像你一样坚强勇敢。

 

他会是个小医生,还是个小警察呢?

 

 

都好。

 

都好…

 

 

 

TBC…



------------

我为了这个答案问了身边很多人,他们给我的答案都是,如果现实生活当中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个孩子留下之后他们俩幸福的机率都会大大的下降。

 

如果只是两人不幸福那就算了,如果孩子也过的不幸福,那他还不如不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但是到最后,我还是把孩子留下了,为什么?

 

因为我想相信他们两个之间的爱,可以冲破这一切,我想相信凌远会是那个改变的人,我希望他走出他的阴霾,因为这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我也想让他知道爱是甚么^^


昨天虐了不敢要,但今天可以给我小红心了吗哈哈哈


and楼主一会儿出发去出差,明天能不能更新,要看赶不赶的回来喔~

但是可以预告一下,下一篇进入谭赵的故事!


评论 ( 66 )
热度 ( 2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