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10情非得已 之3



10-3


他早就知道了凌远不希望生孩子,可是现在的情况,还是让他不得不震撼了一下。

 

「为什么呀…」

 

凌远把他拉了起来,让他面对自己「我不怕告诉你为什么,但是我怕我的不完美,会让你失望…」

 

凌远一双眼睛看的李熏然心疼,为什么,凌远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李熏然回握住了他的手,给了他无声的鼓励。

 

 

凌远拉着他来到书房,让他坐在书桌上,而自己坐在椅子上,拉开了那天李熏然偷偷开过的第二层书柜,打开了那个盒子。

 

「我是领养的,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李熏然感觉,凌远要把他内心最不想与人分享的那一面,分享给他看了。

 

 

「我的亲生父亲是一个自私、自利、无情的人。」

 

凌远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他的母亲一直都用微薄的薪水在照顾他,他的基因并不完美,那是他生长的基因让他从小体弱多病。

但是他的生父,却因为负担不了庞大的医疗花费,最终选择抛弃了他们母子俩。他的母亲,最后也因为生病无法医治,而过世了。

 

当时他还很小,就被送进了凌医生家,也就是他的养父的家当养子。

 

养父对他很好,体弱多病的他,在凌医生的悉心调养下,见见好转。

 

他们并不是没有孩子,他还有一个哥哥,跟一个妹妹,他的妹妹在医院当护士,并且跟他关系很好,可是他的母亲和哥哥,却对他这个外来的孩子,始终无法亲密起来。

 

凌远不笨,他早就知道了,他的养父很看好他,希望他当医生,所以他努力的念书,想给养父接班当医生,想给家里对他唯一好的养父一个交代。

 

他在国中的时候,就一个人搬出去住,上了高中选修了化学,等到了大学他就进了医学院,一读七年毕业,从国中到现在,他再也没有回那个家住过。

 

 

实际上,他是很向往一个家的。

 

童年家庭的不完整,让他非常想要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家。

 

「我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很聪明,现在也是个儿科医生。我们交往了很久,如大家预测的结了婚,可最后还是因为我的问题而离开了。」

 

那个女孩当初跟他是人人称羡的一对,陪伴他非常久的一个女性omega。

 

再他看似漫长的人生中,一直从小到大,到他当上院长,都在一起。

 

「那女孩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是我当时刚当上院长,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凌远知道他不能拿忙碌作为借口,但是他对于两人有没有一个孩子,没有他妻子这么热衷。

 

最后那女孩偷偷的刺破的保险套,怀上了,凌远很生气,因为他认为这是一件大事情,但是他又不自觉的享受在有爱情结晶的喜悦。

 

他忍不住想,他梦想中的家庭要成真了,他应该开心,所以他接受了,他每天都在期待这个孩子的诞生。

 

「这个白金铃铛,是我准备给我的孩子的。」凌远拿起了盒子里的白金铃铛,那是他曾经期待着他的孩子出生,细心挑选的礼物。

 

难怪,李熏然觉得那不像成人的款式。

 

「但是等我以为我准备好了,才发现他没有准备好。

 

「他离开了。」

 

流产让他的妻子崩溃,却让凌远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他想也许是上天的主意吧,他虽然难过可是并没有妻子那样的痛苦。

 

他的妻子当然也试过第二次,天生容易受孕体质的omega有了第二个,可很不幸的是最后依然流掉了。

 

反复的怀孕、流产,让他妻子的心情大受打击,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终于受不了了,他指着凌远的鼻子问他,他是不是根本不想要孩子?

 

凌远也老实告诉她,是。

 

他的妻子说他终于看清了,凌远,你就是一个自私的人,根本没有想过他的妻子想要的生活,他只在乎自己的院长位置坐的稳不稳当,凌远就连失去了孩子都不痛不痒,他根本是一个冷血的人,是她看错他了。

 

「不是的...」李熏然不想听见有人这样诋毁凌远,凌远是他见过,最温暖的人。

 

「可我是。」

 

凌远捉住李熏然的手,低头不去看他。

 

「我承认我确实庆幸孩子保不住,我邪恶的每一次都希望我的孩子不要出生,果然他每一次都流产了。」

 

「我带着我父亲的血液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遗传让我孩童时期就身体不好过得非常辛苦,我未来的孩子有极大的机率也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凌远皱起眉头看着李熏然,李熏然眼眶都红了。

 

「熏然,我的血液里带着不好的基因、遗传因子。我的血里流着我那自私凉薄的生父的血,我也是个邪恶自私的男人,我不希望..也极度的厌恶我的血脉在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你看,连上天都不希望我的孩子出生,我是真的,不被祝福。」他自嘲的笑了笑。

 

「你不是…」那个笑让李熏然忍不住就滴了眼泪。

 

「最后我们离婚了。」凌远抬手抹去了李熏然的眼泪,他是真的爱这个会替他心痛的宝贝。

 

上天不仅不要他的孩子出生,还因为他造了这么多孽,要让他唯一的幸福都离开他的身边。所以他再也不跟omega再一起,甚至他都不想再跟女性在一起。

 

事实上,他从没想过他还会再次恋爱。

 

 

「遇见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到这里就够了。」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不会是一个好父亲,更没办法当一个好丈夫,但我依然很自私的想拉你下水,想和你再一起。」

 

「我只想和你,过一辈子。」凌远把他的心剖给李熏然看,他只希望李熏然不要嫌弃他。

 

李熏然心疼的往前扑了过去,坐在凌远的腿上紧紧的抱住他。

 

 

那就不要了。

 

不重要,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凌远…

 

以后我会在你的身边,我会陪你一辈子,你不会失去我,因为,我是这样爱你…

 

 

 

----

 

「孩子很健康,不仅可以听到心跳声,还可以看见简单的四肢了。」

 

自凌远跟他好好说了之后,又过了几个星期。

 

怀孕一个月又两周,李熏然每每都是偷偷去复诊,他也不想再试探凌远了,因为他已经听了他的故事,他没办法,他错过时机了,他在没办法开口说他要这个孩子。

 

「少白姊…」

 

虽然很抱歉…

 

「我想,做人工流产…」下这个决定,他比任何人都觉得困难。

 

对不起孩子,在你的面前说了这样的话。我很抱歉,你没办法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可是…现在真的不是时候…

 

秦少白自他今天来的神情,大概就猜的到了「你跟凌远讨论了吗?」

 

「是我的意思,不要告诉他。」李熏然摇头,他不想让凌远为难,他知道凌远很爱他,告诉他的话,他肯定会听李熏然的,可是这不就是一个死循环吗?

 

他再也不想让他再背负一次这样的痛苦。

 

秦少白缓了缓,他不知道他们有甚么问题,可老实说他大概能猜到一些。

 

少白和凌远一起念书,当然也跟他妻子是旧识,当初凌远和他人人称羡的妻子那段故事,有许多人觉得惋惜,他想李熏然会有这个反应,应该是知道了当初凌远妻子的事情了。

 

「熏然,你真的想好了吗?现在做人流是很危险的,已经没有办法吃药,而是要动手术了。」

 

李熏然没说话,他只是点点头,因为他怕他开口,他会阻止自己。

 

「你在我们医院做手术,肯定会被发现的,你确定吗?」

 

「我有办法不被发现,只要少白姊,在帮我最后一次。」

 

秦少白转身看了看时间「现在只能预约到下个月的月中了,不管你用甚么方式,都要尽快,我只是问你...

 

「你真的,不要他吗?」秦少白认真的看着李熏然。

 

李熏然好像要哭出来了,到后来连秦少白都不敢看他了。

 

「嗯…」

 

 

 

最后李熏然去找了赵启平和谭宗明。

 

据他所知,能帮他的就剩下这两个人了。

 

 

「你说甚么?你要做人工流产?」

 

谭宗明却出国去处理公事了,他只能先跟赵启平说,赵启平一听李熏然怀孕的消息,就把李熏然约到家去,但详细一问却是这样的噩耗。

 

李熏然点点头,他手里还窜着他今天的超音波照片。

 

赵启平抓抓头发,焦躁不安的叹了叹气...怎么会这样,他明明说了要小心的不是吗?

 

 

「师哥知道吗?」

 

李熏然摇头。

 

赵启平惊讶「你自己决定啊?你这样行吗?你都不跟他商量!?」好歹也流着凌远一半的血吧这孩子?

 

「他没办法…他不行的,不能让他知道,我试探过了,他不想要,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李熏然空洞的望着那张照片,赵启平还没见过一向乐天的李熏然这个样子。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帮我安排吧,看是要到小诊所去,还是哪里,越快越好。」

 

「你已经想好了?」赵启平皱了皱眉,虽然他不喜欢孩子吧,可是真的发生在他眼前,他也有些慌张,要是真做了,他可是必须要把这个秘密一辈子守着,带到棺材里去了呀!

 

「嗯。」

 

「好别担心了…我帮你安排。」赵启平突然有种自己是刽子手的感觉。

 

 

赵启平答应去帮他安排,李熏然依然像以前一样的上班,跟凌远腻腻歪歪,跟往常没有两样,可是,他不去妇产科的复诊了,因为这会让他想起,他还有孩子的事实。

 

他用尽办法,出任务时不刻意小心,粗粗鲁鲁的。可是他还是会忍不住在打斗的时候,第一个护着他的肚子,他甚至不在凌远家留宿,他用了队里忙碌的借口,因为他怕凌远发现,他这么精明一定会发现。

 

可他想的不是那样的。

 

他当然想要孩子,可是他不想要孩子成为凌远的梦靥。

 

 

由于男性Omega快速的孕期生长体质,孕期第七周,孩子的四肢都已经长了出来。

 

「我问过少白姊了,你现在已经到了安全期,因为男性Omega胚胎生长迅速,所以现在已经到了胚胎成型,且已经有眼睛和脸孔了,必须去做一次超音波,然后…」

 

然后...

 

赵启平欲言又止,因为他觉得太残忍了。

 

「然后?」

 

「动腹膜扩刮术,把孩子的四肢都夹碎了,才能取出来…」

 

 

李熏然瞪大了眼睛,忍都没忍住的就哭了出来。

 

「熏然…」

 

赵启平看着李熏然扶着他家那小墙壁,就蹲了下来,一边护着肚子,一边遮住嘴大哭,他就难受,他特别特别难受,害的他也眼眶红了。

 

「呜嗯…」李熏然觉得很对不起他的孩子,为什么他就要来到这里成为他的孩子呢?他连他的孩子都没办法保护,他当甚么人民保姆?

 

他也不想的,真的!他真的不想…对不起…

 

「呜嗯…对不起…对不起…」

 

李熏然喃喃自语的道歉,让赵启平抹了抹眼泪,为什么呢?

 

赵启平觉得实在太不公平了,李熏然是这么好...从小到大都是模范,凭甚么他要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他也不想怀孕啊,可是他没办法选择,为什么想要的人没办法有,可是不想要的却要这么痛苦呢?

 

 

李熏然哭了,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又哭…

 

隔天还要冰着汤匙,到凌远面前撒谎他看了甚么感人的电影,他活得好辛、苦好痛苦,可是他更讨厌看到凌远痛苦。

 

「宝贝,你看了什么呢,眼睛都肿了。」凌远帮他冰着眼睛,把他抱在怀里拍着他,他觉得李熏然最近特别爱哭,看着电视只要有人被欺负了、恋人分手了、狗狗摔倒了呜呜的叫,他都能哭上一个小时。

 

「好疼好疼…」冰的汤匙让他眼睛有些刺痛,凌远一边呼着气,一边帮他冰着。

 

「下次别看了,这么漂亮的眼睛,哭肿了就不好了,嗯?」

 

「嗯…」他一头栽进凌远的怀抱,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孕期alpha的信息素能给omega安定的功能,所以他特别喜欢抱着凌远。

 

他决定了,他对不起他的孩子,可是如果生下来,他就会对两个人都有愧疚。

 

凌远对他这么好,他也想把他的烦恼、把他的痛苦,通通都给抱走,他希望保护他的爱人。凌远让他重新认识了自己,他也希望做一次那个回过头来改变他的人。

 

 

对不起孩子,爸爸很爱你,可是,爸爸现在有更必须保护的人。

 

你是我的孩子,肯定跟我一样坚强吧?

 

 不,我不会奢求你能原谅我,但如果有那一天,我能重新把你要回来,我一定用尽我全部的力量,去一样的保护你。

 

 

 

预约的时间在下个周五。

 

李熏然前天晚上跟凌远说,他要跟赵启平去谭宗明的渡假村渡假,还特地找了一个凌远绝对没空的时间点。

 

「你怎么了吗?」

 

凌远觉得他有些奇怪,实际上他最近都怪怪的,他觉得李熏然有心事,可是李熏然不想让他知道,也不说,他也不想逼他,但是李熏然今天跟他说再见,他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

 

凌远也说不出来,但他好像有一种要失去他的感觉。

 

「不…没甚么,你玩的开心。」

 

「嗯…」李熏然对凌远笑了笑,亲了亲他。

 

 

「等我回来。」

 

「嗯...」

 

 

凌远,没事的...

 

很快就好。

 

等我回来。

 

 

tbc...

 

 

-------------


我终于更新啦,让大家久等了真是抱歉,我看了袖底和大家的留言忍不住都笑了(噗

你们是看了太多渣院长,所以痛恨他吗?居然要求各种花样虐他wwwwwww

请不要寄刀片给我,请转寄给凌院长!



评论 ( 81 )
热度 ( 1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