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9爱是交心。


09

 

一整个星期,季白都在紧绷的状态中。

 

他把一周一次的蹲点提前了,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了他们在盯着看,他已就没有必要躲躲藏藏了。

 

失去同伴让他彻夜难眠,虽然他表现的像是平常,但是他心里有多难过只有他知道。

 

噢…

 

也许还有庄恕。

 

 

他和庄恕来到所订目标的夜店去查看,正巧就被他遇到了。

 

实际上说正巧也不太对,他们已经摸透了他们的做案日程,虽然对方也知道,但是因为时间太短,他们没有办法拟定新的行程规划,来让底下的人配合。就算已经拟定了计划,这么庞大的组织,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传达给所有底下的人,所以季白断定,他们还是会照原来的时间进行。

 

季白的思考是正确的。

 

他们在夜店遇上了赵启平,那个李熏然的好友,他身边的人还跟夜店里的人起了冲突,这样一个契机刚好让季白抓住了歹徒的手脚。

 

季白跟庄恕跟了上去。

 

「大家都在看热闹,他却偷偷摸摸的带人出来…」季白嘴里喃喃自语,声音压低的只有庄恕听见。

 

他看着那个男人跟身边的女孩相谈甚欢,也许那女孩以为今晚有艳遇了,殊不知,很可能是他人生的最后一程。

过不期然,他们上了一辆车前,那男人把那女孩打晕了,并且车上还有其他人跟着,黑色面包车开出了停车场。

 

季白判断了一下情况,实际上他们俩个人独自跟上去其实不是甚么好办法,庄恕是个医生,又不会打,免强算是还有一些自保的能力吧,但是要真是遇到了情况,季白要顾他还要抓人,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偏偏庄恕要跟着他,他只好把他带着了。

 

那女孩的命很可能就交在他们手上,季白想了一下,还是叫庄恕一起上车跟着他们走。

 

今天开庄恕的车来,庄恕本来想开车,却被季白一把给推去了副驾驶上「我来,我比较快。」

 

眼神凌厉的季白实在是太性感。

 

此时此刻还在想这些,庄恕真想给自己脑门弹一下。

 

 

季白上了车,就拨了电话给李熏然。

 

李熏然才刚刚挂掉谭宗明的电话,马上又接到了三哥的电话,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歹徒出现了,你马上回警局去部属,我等等发给你位置,我先跟上去。」说完就立刻挂断了。

 

 

李熏然本来还想抱怨,一听完也立刻没办法抱怨了,他只好叫凌远载他去警队。

「熏然!」

凌远喊住要下车的他,摸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吻。

「注意安全。」

「嗯!」李熏然脸红的点点头,就飞快地进了警队。

 

 

 

季白的车跟进了一个大型的停车场,就改着用走的跟进了「你留在车上。」

 

「甚么?不行!」季白要自己进去,可庄恕担心他一个人。

 

「听话!你留在车上,我一个人行动方便。再说了,我需要你帮忙,要是被发现了,我马上上车你不要熄火,还有,帮我注意有没有人来,随时通知我,这个给你。」季白像是在哄孩子的口吻让庄恕差点笑了出来,他居然叫我听话!

 

季白掏出了一个内耳式耳机,还有一个扣子的麦克风给他,帮他戴上别好后,给他看自己也有一组「这是用来联络用的,只有你跟我可以听到,要是有任何状况你要立刻告诉我!」

 

庄恕点点头。

 

季白看庄恕答应了,就想转身进去,可是却被庄恕给拉住了,他转头看着庄恕一脸担忧。

 

「拜托你,小心点。」那眼神就像是在说,我不想失去你。

 

不过这点小事情,季白还能应付,开玩笑,以为他怎么当上队长的? 虽然想这样说,但是季白看的出来庄恕的眼神有多担心,只好安抚他「我知道。」

 

季白进去了停车场后,不久就隐藏到了黑色面包车的远处。

 

那个女孩看来还活着。

 

现场只有三个人,包括刚刚那个带女孩出来的,跟一个开车的,还有一个是他们会和的对象。不过他们像是起了甚么争执。

 

「医生呢?」是那个带女孩出来的青年,质问着另一个交头的男人。

 

那交头的男人只是看了看周遭,季白赶紧压低身体。

 

「时间改了,你不知道吗?」

「甚么?谁改的?」

 

「现在警察盯得紧,整个日程都改了,连交易的日期都一起变更了。」

「那他怎么办?我人带来了难不成放走?」

 

男子面有难色地看了看,里面的女孩很年轻,放了可就没有下一个了「先带他回去吧,上面说了,一律先关起来,等到了时间再进行,医生现在也要避嫌,两个早上就出国休假了,还有几个下个月会先解决一批。」

 

季白压低了声音「庄恕,帮我打给李熏然,让他帮我查今天早上的所有出境名单,所有机场所有医生职业的,全都要,得到消息立刻跟我说。」

 

[「好。」]

 

得到答案的男子显然不开心「不行啊!买家说了,这个周末就要!一颗心脏开的价钱可不是开玩笑的!上头再搞甚么?」

 

「这我知道,这个客户会先处理,其他的,得等!」

 

「那甚么时候处理?」

 

「明天吧!先把他带走!」

 

「行!」两个男子快速的上了车,另一个男子也上了车去,两辆车子就这样快速的开出了停车场。

 

季白心想,也许还可以找到更大的巢,他下楼去坐上庄恕的车,要他跟着前面的车子。

「走!他们说要把人集中关了起来,我们跟着去看看。」

 

 

路上,季白把刚刚听到的告诉了庄恕。

 

「关起来?那肯定是因为没办法现在就动手术,也是,因为脏器的保存液体跟容器并不好取得,所以他们只能用新鲜的人体来保存脏器。」

 

季白想了一想「照你所说,如果他们需要把所有人都关起来,那必须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可以不受监视的地方…要离能做手术的地方不远,还要容易抛尸的地点。」

 

能做手术,够大,不受监视,容易抛尸…

 

庄恕听季白形容,不晓得为什么,这样的地方让他很有熟悉感。

 

季白瞇起了眼睛「我怎么想,都只能想到一个地方。」

 

庄恕看了看他「哪里?」

 

「学校。」

 

庄恕思考了一下「那确实够大,也不受监视,但是现在就算是假期,也还有太多的学生在校,不可能隐瞒这么多人吧。」

 

「但那要是医院的实习校舍呢?」

 

庄恕一下子忽然串连了,为什么他会觉得熟悉,因为他就是从医学院毕业的!这种可以动手术的地方,又可以保存很多脏器跟人数的就只有医学院了。而现在,有这么大的校舍其实非常多,但是能跟案件串在的一起的就只有这里了。

 

「仁创医院实习校舍。」

 

季白点头,庄恕想的跟他不谋而合。

 

「而且仁创医院的校舍,又离山区很近,只要几个老师跟他们是同伙,甚至不用瞒着学校的学生,当作是实验就可以避开耳目。」

 

这样的医院让人恶心。

 

而另一边,李熏然的电话打了进来。

 

『三哥查到了!』

「谁?」

『早上出国的医生里面只有两位,陈仁、还有魏国方医生,两位医生虽然从不同的机场出发并且目的不同,但巧的是,他们俩个都才刚从仁创医院离职。』

「就是他们了,通知国际警察,在他们出关后,立刻进行逮捕,他们很有可能。不…他们肯定是这件事件的同伙。」

『是!』

 

 

随着李熏然的电话挂断,车子也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就停在这吧。」

 

季白拿出定位器按了一按,果然,这里是仁创医院的校舍后门,前方有警卫,他们不能贸然跟进去,这样反而会让他们有所警戒,他必须马上回去。

 

「回警局。」

 

 

当季白在一次坐在警队里面的时候,所有的警察都已经做好的万全的准备。

 

「那位女学生估计明天一早,就会被送上手术台,留给我们的只有不到12小时。我们要立刻做好准备,赵寒。」

 

「到!」

 

「那两位逃走的医生,都通知好了吗?」

 

「已经通知了,让他们一到马上进行拘捕,不能对外进行联系。」

 

「许栩,资料呢。」

 

许栩给了季白平板计算机「我已经做好了大学邀请医生进行交流的批准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可以开着车进去,做一场短暂的医学的交流学术会。」

 

季白皱眉「这么赶他们也急着同意了?你用了谁的头衔?」

 

许栩推了推眼镜「凌院长的。」

 

「他答应了?」

 

许栩这回没说话,只是看了李熏然一眼。

 

大家都明白。

 

有个有名气有名声有权威,大家都抢着要,而且还是警察家属的院长真有用。

 

季白点点头,他看了许栩「说说你的计划。」

 

「我跟他们说了,凌院长没办法亲自去,所以他们会派一个医生去进行,那个人就是我。所以我会以心理医生的名义,副队会跟着我进行卧底行动。但是我的计划里,还需要另外一名警察跟真正的医生一起行动,因为我想,好不容易钓到的大鱼,不能这样放掉了。」

 

许栩起身越过季白,往黑板走去,上头写下了他们四个的名字。

 

「我和副队会进行学术研讨,这时所有主要的教学医师,都会与我们一同开会,剩下的两位,就必须绕过监视,去探查被关押起来的人质地点,还有首要任务,救出那个明天就必须要被处理的女孩。」

这是许栩打的算盘,他要调出幕后黑手,还要把那女孩救出来,就算知道了被抢下来,他们也不敢声张,而且还会打住他们的目前动作,让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来布置更缜密的救人计划。

 

「我知道了,那就我跟庄恕一起去第二小组。」

 

「恐怕不行,师傅,你的外表上次已经在新闻中暴露,你要是这样进去,会马上被发现的,就算幸运地逃过了,他们也会知道对手是谁。我建议让四哥,或是姚檬一起去。」

 

「不行。」可是季白否决了这个提案。

 

「但你必须隐藏的很辛苦,一但被看见,就会全盘皆输。」虽然许栩也知道,季白是最好的警力。

 

「让他去吧。」庄恕在一旁开口了「作为我的搭档一起去。」

 

所有人的目光掉到了庄恕的身上,庄恕当然知道季白在想甚么,而且他也是跟他一起去的最佳人选。

 

「你所要的另外两人,应该有一个是我。」

 

许栩点了头,他设想的一人确实是庄恕,因为他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医生,他要知道医院的所有设备,所有动向,即使不同医院,也能马上判断出位置。

再来,如果真的遇上了需要抢救的时候,或者是临时被发现等等的,也需要真正的医生比较好进行伪装身分,庄恕是第一医院的医生,他的合作又是秘密进行,这个人选是最好的。

 

「这些警官我只跟季白相处过,并且一起出过任务,对他的指示我比较能了解。」更何况我看他一眼就知道他要干嘛。

庄恕比了比季白「再说,那天的那个女孩,还有歹徒,只有我跟季白看过,就算画像在怎么精确,也没有他的脑袋精确。」

 

「话是没错…可..」

 

「行了,我说我去就我去,既然我开口了,我就有保证,甚么时候这么啰嗦。」季白看了许栩一眼,他还不了解自己吗?

 

「嗯!」许栩点了头。

 

军师的计划已经写好了。

 

 

前行的夜晚,大家都睡不着,只好一遍又一遍的研究院区路线,防范措施,台词,营救方式跟路线等等等,指针从三点到四点的过程,不过六十分钟,却度日如年。

 

季白趁空挡到了茶水间去想泡咖啡。

 

庄恕后脚就跟了进去。

 

季白一看是他「要不也来一杯?」

 

「好,谢谢。」

 

季白顺手把第一杯给他,就看见庄恕也给了他一盒东西「这甚么?」

 

一打开,是一盒白糖糕。

「怎么?你甚么时候买的?」

 

「你进去部属战力的时候,我看时间还有,就先去了,好险还有,就给你带了,可惜只有一份,一直不敢拿出来,怕被抢走,但是…」庄恕摸了摸「都放久了。」

 

季白却开心的笑了,他接过那盒糕点「好险啊,只有给我,我快饿死了。」

 

庄恕看他笑得开心,心情也好了。趁他吃的开心,还帮他抹了抹嘴边的残渣,一时之间,满室暧昧的气氛围绕着。

 

 

季白瞇着眼睛笑着看他的动作,庄恕心一跳,彷佛被他看穿了甚么一样,迅速的把手收回去。

 

季白看他慌张的样子,就觉得更好笑了。

 

 

那个笑,在庄恕几次回头看他的时候,都还挂在嘴边。

 

 

隔天一早。

 

许栩身穿西装高跟鞋,打扮的跟菁英一样,身边还带了保镳兼司机李熏然,一起开车到了仁创医院教学大楼的大门口。

 

他们校长在门口迎接。

 

校长是个中年男子,一个大肚子,笑脸迎人的上前去跟许栩握手「欢迎欢迎,听说许医生是他挖脚回来的心理医生,凌院长愿意派我们第一手接到交流,我们实属荣幸!」

 

许栩笑的专业,也伸手回握「也是我们的荣幸。」

 

「许医生,里面请!」

 

李熏然恭敬的走在他的后半部,一边身兼保镳,一边观察周遭情况。他们的学校光是大门口,就有超过五个保安。一个学校雇这么多的保安,实在是奇怪。

 

在李熏然跟许栩一走进去大厅,李熏然身上带的信号干扰器就开始起了作用,限时五分钟,能关闭所有电子防盗设备的热感应侦测。

 

时间短的不会让人发现,但是也短的考验两人。

 

季白一接收到命令,穿上白大褂,戴起口罩,跟庄恕两人一起往后山的们走了进去。

 

季白助跑翻过铁网,往里面开了门给庄恕进去,在关上大门,两人一路往后教学大楼前进,前前后后,用不到三分钟,迅速的如猎豹。

 

季白和庄恕一进到教学大楼,就戴起了事先准备好的伪造实习医生证,两个人戴上口罩,把脸遮了严实。

庄恕他一路照他的步调走,可能因为他本来就是个医生,他在医院里的一举一动都不可疑,自然一路顺畅,而季白,虽然他没有医生的气场,但是他躲避掉了一路上的监视摄影镜头死角。

 

两人来到最有可能藏人质的地点,教学大楼实验中心。

 

仁创医院这个地方平时只有需要研究才会有人进去。

 

可偏偏实习医生很常进出。

 

两人的卡一刷,就通过了门。

 

季白看了看四周,这栋大楼的保安严密,可是摄像头却不多,看来很有可能在这里了。

 

 

一听到前面有人的声音,季白一把抓庄恕就进了一旁的安全楼梯,把他推到墙上,但因为身高的关系,原本避咚的动作,看起来却像是他躲在庄恕的怀里。

 

「关押的地点很可能在地图显示,地下室的最大仓库里面,而那个大学女生,应该不会拖太久,已经开始准备了,这里开始我们分头行动。我去地下室,你去手术室。等我确定了地点,我就到你那边。」

 

「好,手术前行准备,至少需要一阵子的时间,我刚看了一下大屏幕,手术室在五分钟前已经开始准备,很有可能是已经上了麻醉剂。」庄恕抬起表,现在时间是早上9点04分。

 

「那女孩目测的体重使用麻醉剂量大约生效时间是30分钟,扣掉五分钟是九点零九分钟,剩下25分钟就要开始动手术,你必须要在15分钟内就回来,你的时间有限。」

 

「好!」

 

「季白!」

 

「嗯?」

 

庄恕看着他,他也看着庄恕,然后了然一笑「别担心,有我在,我马上回来!」

 

 

季白迅速的跑下楼去,庄恕则是来到手术室待机,跟季白设想的一样,为了保密过程跟手术内容的实际效用。大约主治医生一名,护士五名,实习生六名,通通禁止交谈。

 

他迅速的混在了实习医生里面,一起进了手术室,果不其然,是上次那个女大学生。

 

医生是个男人,从头到尾讲解都不看学生一眼,可能也是怕被认出来。

 

庄恕一边掐着时间,一边听着无聊的讲解。

 

 

季白迅速的下了楼,避开监视器,和所有监控。来到了一个地下室,从这个地下室开始,一支摄影机都没有,而且冷气强的夸张。

 

他一路往前,好不容易在穿过重重的走廊后,来到了一扇大门前。

 

大门前有两个带枪的士兵把守。

 

这样的地方,要带枪的士兵干甚么,还不明显吗。

 

不久他就看见了上次那个交头的男子从大门走了出来,还抽了两根烟,给那两个士兵,开始跟他们交谈了起来。

季白已经不需要再听他们的话了他能确定就是这里,他用随手携带的小型眼镜摄影机,透过镜头,把一切都传送回去了总部。

 

然后在剩下有限的时间里面,回到了手术室。

 

「你在里面吗?」季白对隐藏麦克风讲了话,就听见庄恕敲了两声耳机,这是他们说好的暗号。季白抬起手表看,还有十分钟,李熏然就会跟许栩结束谈话,两人从大门出去的时候会再有五分钟的屏蔽讯号时间,他们要立刻动手。

 

「可以动作了。」

 

庄恕接在到指令前也看了表,他早就已经开始动作了,所以当季白说出这句话后,里面的一片医生护士都已经晕倒了。

 

他是先带过来的喷雾型麻药,迅速的发出了效用,而他跟季白在进来前已经先服过药了。

 

「可以了。」

 

庄恕打开大门迎接他,季白走了进来后,就跟庄恕一人抬女学生,一人抬医生,就这么走了出去。他们没有多少时间。

 

计划如季白和许栩算的一样顺利。

 

两人一出门,赵寒已经安排好人接应,并且把医生跟女学生扛上车,迅速离开。

 

 

而他们一离开,许栩跟李熏然也在大门和校长说再见了。

 

一上车,许栩就拨了电话给季白「师傅!你们出来了吗?」

 

『出来了,正往警局赶回去,你也是快回来,医生醒了你就进去问话。』

 

「是!」

 

 

女孩被送到警局的临时病患休息间去,因为他打了麻药,需要一会才醒,结束还需要他去做笔录。而医生是一到就被绑在了审问间里面,因为他的吸入式麻药,很快会苏醒。

 

许栩就坐在他的面前等他苏醒。

 

季白转身离开了审问间,也不打算看,他对庄恕喊了一声,意示他跟着自己出来。

 

 

季白带庄恕来到了警局的训练场上,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你不去看吗?」庄恕也跟着一起坐了下来。

 

季白笑笑摇头「许栩可以问出来的,那医生看起来就是胆小怕事,我现在只要等笔录,然后就可以拟订计划了,在拟订计划前,我需要休息一下。

 

庄恕看了看训练场「休息?」

 

「你陪我?」季白脱下外套,反身盖在身上

 

「不是要运动吧?」

 

季白笑了出声,让这个医生跟他训练?可能比许栩更加搞笑吧「比那更累…」

 

季白转了个角度,就躺在了庄恕的大腿上,闭上了眼睛「你要一直等着我醒来,够累吧。」

 

庄恕看见状似跟他撒娇的季白,刚刚的疲劳都忘了,他把手掌覆盖在季白的眼睛上,对着那处,隔着吻了一下。

 

「不累…」

 

 

不知道他听见没有,季白就像是耗尽电池的兔子一样,睡了过去。

 

庄恕穿着西装,在午后的阳光下,给季白枕着,即使希望案子有所进展,他还是希望这个画面能多停一会。

 

 

“案子快破了。”-庄

 

“是吗?那太好了,随后你就立即回医院复职吧!”-凌

 

 

 

不到24小时,案子有了新的进展。

 

那个被抓住的医生,愿意转作污点证人简短刑期。虽然他参与的案件太过于庞大,手上沾了太多人命,但至少可以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医生给了他们所有他得知到的医生名单,还有餐与其中的医院名单,以及幕后的集团。不意外,这几年兴起的仁创集团旗下的仁创医院的首当其冲,他们新上任院长就是主持这次集团的最大黑手。

 

令人惊讶的是,收购脏器的小医院几乎都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买来的甚么,只因为是从医院取得,以为途径正当。

 

季白凝视着一长串的名单,久久不说话。

 

其中一个警查看季白那样,忍不住说话了「季队,我们是不是拟个计划,偷偷把人质通通救出来先?」

 

季白摇摇头「既然甚么都知道了,证据也有了,就不必躲躲藏藏,直接取拘捕令,去医院逮人。」

 

医生被抓到已经一阵子了,医院的人也该差不多知道这些事情了,所以他们没甚么好隐瞒的,季白快速的分配了所有人的工作,即刻出发。

 

庄恕因为不属于警队,所以这一次他在警队里面等着季白回来。

 

 

 

两天后。

 

庄恕跟季白、李熏然跟赵寒一起到了一座清幽的山庄去, 他们去给两位殉职的警察上香。

 

首脑已经抓到,仁创集团的所有高层都脱不了关系,以下的打手及医生全部都伏法,院长已经被关进最严密的监牢里面,没多久,他就会全盘托出。

 

这样,也算给他们一个交代了。

 

 

 

而庄恕的任职期间也即将到了。

 

「你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季白和庄恕一次晚餐后,走在他们训练场,听到了庄恕明天就回去医院复职,虽然有所准备,但是还是觉得太快了。

 

「是啊,凌院长已经等不及了,估计是底下已经忙翻了,几天前就开始着手办理规职书了。」

 

「几天前?那时候还没破案啊。」

 

庄恕对他笑了笑「但我相信你一定会破案的。」

 

季白笑了出来。

 

「不过真是可惜,破案了都还没庆祝,他们要是知道了你明天就走,肯定会可惜没帮你办个欢送会甚么的。」

 

庄恕皱了皱眉「实际上,我还是不太喜欢那样的场合,既然还会再相见,就不欢送了。」

 

「也是。」

 

庄恕停下来看着季白照着月光的侧脸「跟你共事非常荣幸,我也很庆幸,认识了你。」

季白回握了庄恕伸出的手「我也是。」

 

庄恕看起来还有些欲言又止,季白笑着看他「怎么?还有甚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恩…是啊。」但是他在考虑该怎么说。

 

季白大男人主义强,不晓得会不会同意,如果太早表明心意…他不希望连朋友都做不成。还是先从安全的开始?

「我想,以后还能跟你这么见面吗?」

 

季白笑的若有似无「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个?」

 

「啊?」

 

「既然是朋友,以后当然会很常见面,我以为…」季白那双好像能看透人心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庄恕。

 

「我以为你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更重要的事情…

 

恩,也算吧。

 

不过…

 

「我不想跟你失去联系,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季白终于笑了出来,他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他在想甚么?「那换我说好了。」

 

「嗯?」

 

 

季白转身正是面对着他,背后是一片月光和随风飘逸的树。

 

「你喜欢我吗?」

 

庄恕愣在了原地。

 

季白的表情好像回到那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是说了吗?我是个刑警,我最擅长的就是观察别人,你觉得,我一点也没发现吗?」

 

庄恕尴尬的笑了笑「...哈、不是...」他该怎样?

 

「我也喜欢你,你要跟我在一起吗?。」

 

蛤?

 

「可我以为…」

 

季白瞇起眼睛看他「你以为甚么?你以为,我是个alpha,不能跟beta在一起?或是你以为我有大男子主义,不愿意接受你,或是接受这样的关系吗?」他简直想笑。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分性别,难道你在意吗?」庄恕给他别人给不了的了解跟温暖,让他总是想对他说心事,跟他再一起很舒服,听说,这就是爱不是吗?

 

「不!」

 

庄恕刚才飞回来的魂又飞走了,季白这是在跟他告白吗?这好像跟他设想的不一样,不应该是他告白吗?他的地位还有保吗?

 

「庄恕。」季白认真的口吻让庄恕也认真地看着他。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庄恕认真的点了头,虽然这情况不太对,可是…管他的。

 

季白笑了,漾开了嘴,露出他一排白亮的牙,闪的庄恕有些头晕。

 

「还不吻我?」

 

庄恕这次没有犹豫,他摸着季白干净有力的后颈,吻住了那张张嘴不饶人,却针针见血,会说好听话也会说真话,有时候很倔强,有时候很温暖的唇。

 

庄恕发誓,他见过最美的风景,就是季白抢了他的告白那天的表情。

 

 

 

--------------


威武如三哥

告白这种小事情,哼…

他表示根本不成问题~




评论 ( 12 )
热度 ( 1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