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8爱是身不由己



08


赵启平觉得谭宗明最近很奇怪。

 

他最近在家里添购了一大堆的沐浴用品跟精油香氛,通通都是紫檀木香气的。先不说沐浴用品了,精油香氛是每次上床之前一定就开的满屋子都是那个味道了。

 

虽然那个味道很好闻。

 

但是赵启平搞得每天上班都是一身那个味道,他不知道病人的鼻子都还好吗?

 

 

除此之外赵启平觉得自己也很奇怪。

 

他们好像不自觉的就变成了情侣相处模式,谭宗明在各个方面都展现了他的体贴温柔跟大度,虽然以前也是这样,以前只有上床没干别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谭宗明自从上次带他去画展后,就上了瘾的一样。

 

不是约他听音乐会,就是带他去看演唱会,要嘛就是去舞台剧,不然就是慈善拍卖画作,而且还在家里摆上了许多他喜欢的乐队的作品,害的他每天都想去他家。

 

 

每天都去他家也行啊。

 

可是跟他想的不一样啊啊啊。

 

看看谭宗明,现在正把他抱在怀里吃爆米花看电影,看的还是他谭总家里那私人的影音室里面的大投影电影,是一部赵启平很感兴趣的文艺纪录片。

 

赵启平一开始以为这是谭总的新情趣,看看电影然后就把他压在电影院里狠狠地操他。

 

可是,他们每次看完电影,就是洗洗睡了。

 

 

洗洗睡了?!

 

what?

 

就这样?

 

赵启平深知这样下去不行,他每天都在计划怎么勾引谭宗明。

 

就好比现在吧,他窝在他怀里,腿却不断的交换摆动,屁股就这样一动一动的在谭宗明的跨间,他明明可以感觉到那根东西起来了,正开心的时候。

 

「启平,走吧,该洗澡睡觉了,明天你早班,我送你去。」

 

 

甚么?!

 

留下一脸疑惑的赵启平,谭宗明火速的进了厕所。

 

这个妖精这个妖精这个妖精!

 

谭宗明解开了裤头,赶紧把他憋的不行的家伙掏了出来,想着赵启平今天穿得一身毛衣,还有他修长的双腿,在自己腿上交换摆动,手指沾到爆米花糖浆舔允的样子,他的舌头湿润的滑出来,又滑了进去。

 

呃啊!

 

他谭宗明真是,他甚么时候自己撸过啊?

 

要不是他珍惜赵启平,想要跟他不在只是靠着身体关系维持,想要好好的恋爱就必须从一般的爱情根情侣之间的事情开始做起啊!

 

不然他会在这里忍耐?

 

他早就把它吃干抹净了好嘛!

 

 

谭宗明不能放任自己想得太过火,不然肯定不行的,他会克制不住。

 

等他冥想完毕,打了几枪出来后,赵启平已经冲完澡了,身上带着紫檀木香气的一身水气走了出来,还只穿了一件谭宗明的衣服没穿裤子!

 

谭宗明都快为了自己的定力给拍手了。

 

他把赵启平抱在怀里睡。

 

身上充斥着自紫檀木的味道,让谭宗明心情很好。

 

因为那紫檀木,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说到这个,谭宗明试试过了好多方法。

 

可是beta天生就感觉不到信息素,就算长期待在alpha或是omega的身边,会沾染一些信息素,可是因为不受影响,不只自己闻不到,而且维持的也不长久。

 

更没有办法像交往的情侣一样,暂时的把味道标记在对方身上,不管谭宗明进的多深,射的多少。他赵启平隔天还是不受任何影响的起来上班,并且继续撩妹。

 

 

谭宗明其实很不安。

 

他想把赵启平收为自己囊下,想跟他发展一段正常的关系,可是回过头来,他发现除了信息素无法沾染外,他们只剩下肉体关系,甚至他连赵启平甚么时候生日,喜欢吃甚么,喜欢甚么颜色他都不知道。

 

 

尴尬了。

 

他谭宗明真没有谈正经恋爱这方面的经验。

 

 

 

「老谭,你真是让我太惊讶了,我从来没有看过你这样子。」

 

谭宗明今天跟安迪还有他现任男友包亦凡一起吃饭,包亦凡自从跟安迪在一起后,就收身养性专情不移,是安迪的朋友,自然也是他谭总的朋友。

 

包亦凡见谭宗明一脸没精神的样子,就顺口问了安迪,没想到得到的答案出乎意料,那个万中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谭宗明,居然也有为恋爱伤神烦恼的一天。

 

「对方是谁?我太好奇了。」

 

谭宗明只是笑笑不回答,安迪见他那样,就帮他回答了。

 

「是个医生,挺有魅力的一个男孩子。」安迪在公司楼下见过他一回,当时谭总去接他,整准备回家就被安迪一通电话给call到公司,送了个资料,随后就火急火燎的回家去了。

 

「只打了个招呼,长的不错。」

 

包亦凡笑着摇摇头,他总算感觉到谭宗明不那么神圣了,原来他也是会有烦恼的。

 

「别光顾着笑我了,既然听到了我的秘密,你也得给我交代出一些贡献吧!」

 

包亦凡伸出手掌,一副随你问的样子。

 

「安迪是个alpha,你也是,说说你怎么追他吧?」双A的对决应该也挺精彩的吧。

 

「怎么对方是个Alpha吗?」

 

「不,他是个beta,纯粹的男性。」可这才是困难点。

 

他不管自身的信息素怎么释放,对方都无法感受到,不论是甚么情绪,他都好像与他无关,谭宗明抓不住他,也知道不能抓得太紧,可是他的占有欲却出卖他的大脑,搞得他连工作的欲望都没有了。

 

「最好的戏码不就是英雄救美吗?怎么他就没有任何烦恼?」想当初他也是因为帮了安迪的忙,等到了这个契机,才有了进一步接触的机会,不然安迪这个气场强大的alpha,不论他么缠,恐怕都会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的。

 

烦恼?

 

他有烦恼吗?

 

 

谭宗明开始思索这个问题。

 

「你别乱出馊主意了!」安迪看着谭宗明,他是真心的觉得谭宗明是个好朋友,也帮了他很多,他希望谭宗明也能找到他心里的那个人。

 

「老谭,你是个好人,只要你好好跟他说,我相信他感受到你的真心的。」这是作为一个alpha女性,可以给他的最大建议了。

 

包亦凡举起杯子「准备好台词吧,祝你成功。」

 

谭宗明也拿起杯子跟他一起举杯。

 

 

 

另一边,赵启平正巧遇上了新的麻烦。

 

「妈!妈,听我说!你先冷静点!」赵启平刚要下班就接到他老家妈妈给他打的电话。

 

「我都听了你的话去相亲好几次了,你么还不放过我?」他一边夹着电话,一边给自己的白大褂脱下挂好,整理好东西后才一躺进去自己办公室的椅子里去。

 

凌远把他挖脚过来的最好待遇,就是给了他自己独立的办公室。

 

「上次?上次那个富家千金我都受够了,还有上上次,你说对方是甚么企业的接班人,老妈,你怎么像是总想把我推进豪门啊?」他妈最近真是越来越夸张了,原本还好,最近他的相亲对象居然都出现了男人。

 

「我能赚钱也不缺钱花,我一个人好好的,您也不喜欢孩子,为什么非要我结婚啊。」赵启平上面还有三个姊姊,各个都嫁给了老师、律师甚么的,姊姊们生孩子通通带回家给妈妈带,带的他妈跟他说让他不生孩子也行。

 

那他妈这是急甚么呢?

 

「行啦我知道了,我今晚就去,这次是谁啊!」赵启平受不了他妈妈对他的一阵叨叨,反正每次相亲,到最后他都会明白的拒绝别人,或是摆出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让他们自动退却,他就当个乖儿子,再去一次瞜。

 

「甚么?」

 

听到那名字的时候赵启平差点没翻个白眼。

 

「妈,上次不是去过了吗,我说了我们不合适,您这是…」

 

「甚么?....哎哟….我知道了…行行行!」

 

「好啦母妃大人,您没别的事情我就先整理东西去啦。」

 

 

挂上电话。

 

就马上看见了他妈妈微信给他的餐厅地址,还有时间甚么的。

 

赵启平只能赶紧完事,时间约的那么紧,他得赶紧过去。

 

 

等到他往那间餐厅去的时候,没多远就看见了那个相亲对象的侧脸,正在抱着手机乐呵呵的跟谁聊着天一样,他就头疼。

 

他走了过去,站在他身边。

 

「曲大小姐。」

 

他的表情说不上是开心,所以当曲筱绡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赵医生不是很开心的脸,他一下子马上就软了。

 

「赵医生〜」他只能讨好的笑笑。

 

赵启平看他拉着自己的袖子,他也没办法,他多年的教养不允许他在这样的场合给女孩子没面子,所以他任命的坐了下来。

 

「坦白从宽。」

 

赵启平得知他今晚的对象是他上个月相亲的曲家大小姐曲筱绡之后,他就知道了事怎么一回事。他妈妈在电话那头说人家的父母有多喜欢就有多喜欢他,还说了他家的女儿自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再答应相亲,硬是要看看他们两人之间的后续发展。

 

这个曲筱绡,相亲那次赵启平就知道了他也是跟自己一样的,被家人所逼,所以他很爽快地提出了要骗骗家里人的说法。

 

这小姐也答应了,没想到他三天两头就往医院跑来找自己。

 

赵启平还不了解吗?

 

他又不是傻子。

 

他自己虽然不觉得自己长得有多得天独厚,但对某些人还是挺管用的,他在学生时期经验丰富也是因为这张脸的关系,所以他一看就知道谁对他有意思。

 

「哎哟~还是我爸妈,担心我嫁不出去麻,我只好拉你出来当挡箭牌啦!而且我约你这么多次你都不出来,你让我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对家里人交代呀!」

 

赵启平笑了笑,他就是这样一个个性。

 

「那不如趁这次说清楚了,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喜欢对方,让他们别再操心了吧?」

 

实际上这个小曲的个性是赵启平喜欢的类型,虽然不是多爱,但是都是懂游戏规则的人,敢爱敢恨,是他欣赏的类型,虽然呢,有些不学无术,但是并不阻碍甚么。

 

可惜就可惜在,他当时刚好跟谭宗明搭上了,不巧的是,他对谭宗明更有兴趣,所以,这段当然就促不成了。

 

「别别别!赵医生~你说,你又没有女朋友,跟我在一起多好玩啊,嗯?」确实是很好玩啊,但他累了不想再玩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女朋友呀?」

 

曲筱绡一听就慌了,他好不容易看上个大帅哥,尝都还没尝到就要被别人拱走了,他哪里甘心啊!

「不管!你都拒绝我好几次了,今天晚上你得陪我!」

 

「然后呢?」赵启平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反而让他不知所措。

 

曲筱绡也不是笨蛋,他当然知道这个帅哥对他没兴趣,可是他就是不甘心,这么好的白菜,也不知道看上谁了,哪家的大小姐比他还要好啊?

 

「当不成情侣好歹也也当闺蜜吧? 陪人家一晚都不行…我一个女孩子都拉下脸来约你了,你还这样…」

他嘟嘴抱怨,看起来还挺可爱,其实赵启平也知道他这个娇娇女,大概是拉下他所有的脸皮了,他也不想在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到了杯香槟给对面的女孩「行!」

 

「今天晚上就陪你,你想去哪都行。」

 

「真的?」

 

「真的!」要不是他已经心理有人,不然他还是真的不错的。

 

「怎么突然这么好啊。」

 

赵启平喝了口水「这不是闺蜜该做的事情吗?」

 

看小曲从亮晶晶的眼睛又垂头丧气了下去,赵启平笑了出来,马上又摸了摸他的头「行啦,我跟你保证,当不成情侣,我能当你最好的哥哥,你有甚么事情,我都随时恭候,这样好不好?」

 

曲筱绡想了想…

 

这样也算投降输一半吧?

 

起码他成了赵启平人生中一辈子不会缺席的对象了。

 

「成交!」安慰了自己,这才举起杯子喝了香槟。

 

 

才正想着安慰完曲筱绡,电话就进来了。

 

来电人:谭谭

 

这个称呼是李熏然每次看到他的来电都会吐槽一下才改的,害他放弃了那么有创意的情趣,害他都没想法了,只好取了个谭谭。

 

「喂?」

『你在哪呢?』电话那头传来谭宗明低沉好听的声音,赵启平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我在外面呢,怎么了?今天没有约吧?」他不可能会忘记得啊。

『是没有,你跟谁呢?』

 

「我啊…」赵启平看了看对面的小曲,这该怎么说呢?说是相亲对象他不想,他不想让谭宗明知道这件事情,说是妹妹麻,听起来更可疑。

「跟同事呢。」

 

『恩….是吗…好』

 

赵启平觉得他有些不对「你怎么啦?」

『没甚么,你好好玩,我再打给你。』

「喔。」

 

话才刚说完就被挂断了,赵启平觉得很奇怪。

 

「谁呀?笑成这样?」曲筱绡女人的第六感马上就飙了出来「女朋友?」

 

「不是,瞎猜甚么。」

 

曲筱绡放下叉子瞪大了眼睛「不会是男朋友吧?」

 

这次赵启平只是笑笑没说话,曲筱绡那双本来就大的已经瞪的更大了「男朋友?」他知道赵启平是beta,可是他不知道他追他追不到,是因为根本的问题!

 

「还不是呢…」谭宗明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为他的男朋友。

 

「还不是?你还没追到他啊?」

 

说起来真是心塞,他赵启平还没这样没信心的时候。

 

「不是吧,那个人眼睛还好嘛?放着这样一颗大白菜不要,他干甚么去啦?跟姊说说! 快! 我给你分析分析!」这个曲筱绡呢,刚刚才说要追他,现在放弃了,转换的比谁都快。

 

赵启平笑了出来。

 

 

 

「谭总,车到了。」保镳来到了身穿西装的谭宗明身边。

 

谭宗明看着餐厅里面的赵启平,跟他对面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笑得开心的画面,突然有点冲动就这样过去把他带走。

 

可是呢,他最后还是没有。

 

「恩。」

 

赵启平聊得正欢,自然没有发现从刚才就一直看着他们这边的谭宗明,坐上外头的黑头车缓缓离开。

 


谭宗明刚才是真的差点就上前去了。

 

那个女孩一看也知道不是医生,既然不是。赵启平为什么撒谎?

 

是,他们是没有再一起,所以赵启平不需要对自己坦承,也没有必要,他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是这段日子以来,他以为他做好的万全的准备,上次跟包亦凡的对话后。他甚至都想好要怎么跟赵启平告白了。

 

可是他怎么忘了,赵启平原来是喜欢女孩的。

 

只是他自己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从那天之后他没有打给赵启平,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淀。

 

赵启平也觉得奇怪,可是他怕谭宗明在忙,所以他也没打给他,他才不想成为那些黏人的小姑娘,所以他忍的好好的,像之前一样。

 

可是他想谭宗明。

 

满脑子都是他。

 

可恶。

 

都快一个星期了,他们连一通电话都没有,他只能从报章杂志上看见谭宗明的讯息。他甚至都不知道他直接去谭宗明家会不会被管家给挡下来。

 

因为他们根本甚么都不是啊。

 

「李熏然。」他只好从这个唯一知道的人下手。

『你怎么想起打给我啦?』

 

「想约你吃饭啊。」他才不好意思说他是为了想打听谁的消息呢。

『好巧啊,刚刚宗明哥也打给我问我有没有空,想约我吃饭呢。』

 

赵启平一愣。

 

他没在忙啊。

 

『可是不好意思啊,我都出勤一个多星期了,好不容易跟远哥约了今天,真不行啊…要不!』

 

「我知道了,我先挂了你去吃吧掰掰。」

 

赵启平不安的摸了摸手,谭宗明有空是吗?那为什么不约他呢?

 

那自己在家等的一个星期,不吵不闹的,是为什么呢?也对啊,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当初大家本来就是玩玩的,他厌倦了就不想玩了也是很有可能的,不然为什么前几次连碰都不碰自己呢?

 

厌倦吗?

 

赵启平一把火不知打哪处来。

 

厌倦!

 

好你个谭宗明!你厌倦我,我还厌倦你呢!

 

他拨了电话给曲筱绡「小曲,晚上我去。」答应了前几天他约他去夜店完的事情。

 

就你会玩!

 

 

「怎么这是?」一边,在车上的李熏然还那闷为什么赵启平挂他电话。

 

「然然,你傻呀。」开着车的凌远大概听了个所谓。谭宗明跟他有合作关系,所以想个人偶尔在一些聚会会上,小赵又是他的师弟,谭宗明来医院接他好几次了他都看见了。

 

可是最近却没有了,一般来说就情侣吵架了。

 

被点名的傻然一脸蒙。

 

「啊?」

 

凌远看了看他的蒙脸又看回前面的路上「他们俩吵架了,谭宗明之前几乎常常来接赵启平下班,可是最近都没有了。也许他老板的确是忙没错,可是现在有了空档,谭宗明不约他,却来约你,而这么巧赵启平也来约你,你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吗?」

 

李熏然突然一下子懂了「啊~!」

 

「结果你还跟赵启平说谭宗明来约你,你这不是害他们小两口吵更久麻。」情侣吵架甚么的,他可不希望李熏然搅进去,他现在可是自己的人了。

 

可这句李熏然就听不懂了。

 

小两口?

 

 

「远哥,可他们两没再一起啊。」

 

 

「啊?」

 

 

这下换凌远惊讶了。

 

 

这样的关系还没再一起,这事情可不简单了。

 

 

可是这样复杂的关系,他没办法参一脚。

 

 

谭宗明没约到李熏然,他也没办法,他虽然烦恼可还不想去搅乱人家谈恋爱。

 

他只好点起烟到阳台去抽烟。

 

房间里面还有上次赵启平洗的香香的紫檀木香味,好像还能看见赵启平穿着浴袍,在他床上甜甜的对他笑的画面,可下一秒就换成了那在餐厅的微笑,那是他没看过的,带点害羞的脸红的微笑。

 

他从未看过的,恋爱的表情。

 

谭宗明在家那边自相烦恼自相矛盾。

 

 

赵启平在这边喝个烂醉。

 

他放纵自己在灯光下晕染,在酒精下迷乱,随着音乐舞动的身体柔软无比。眼波流转就不知道引来多少男男女女,偏偏本人还不自觉的带着一抹诱惑的微笑。

 

他本来就是个耀眼的存在,更别说是在这样的地方了,曲筱绡本来是很开心他一起来玩的,可是看他那样喝酒的方式就知道他不对劲。

 

借酒浇愁啊大哥!?

 

就算这夜店是姚滨自己朋友开的,可赵启平这喝酒的方式,喝不倒店也先喝倒自己啊!

 

 

果不其然,他这样的人就引来了很多的苍蝇。

 

可都被小曲他们挡了下来,几轮过后,有些人也受不了,他们都没跟那个先生说到话,就被给支开了,好歹也要他自己决定吧!?

 

这边小小的一些争执,引起了另一群人的注目。

 

季白刑警的六感立刻就飘到了这一边来,虽然昏暗,但他还是可以看见整个事情的经过,迅速的他就判断了整件事情。好险跟案子没有关系,就是一般酒后的争风吃醋。

 

那中心的人…

 

季白推了推庄恕。

 

「那不是你们医院的医生吗?」

 

庄恕听到季白跟他说话,也转过头来,看到了赵启平一个人在吧台喝着酒,丝毫不受影响,好像身边争执的人还有事情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我上次去看熏然的时候见过一回,那不是吗?」他记得,好像还是李熏然的好兄弟。

 

「是啊,他么会在这呢。」庄恕正想过去,就被季白拉住。

 

「等等,你看那个人。」

 

庄恕随着季白的眼睛看过去,看见了一个带着帽子,从厕所缓缓的往门口移动,还左看右看的一个人。不仅如此,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大学女生。

 

在这样看热闹的时候,这个人却匆忙慌张地离开了…

 

「我得去跟着。」

 

「等等!我跟你去!」庄恕知道季白是刑警,可是他还是不放心。

 

「恩。」

 

但他也不放心赵启平,于是他传了一个简讯给李熏然,让他去接喝个烂醉的赵启平。

 

 

叮咚—

 

「嗯?」李熏然正跟凌远在餐厅吃着饭,就收到了庄医生的微信,奇怪呀…庄医生平常很少有甚么事情找他的。

 

「怎么了?」凌远看着李熏然疑惑的脸。

 

李熏然打开讯息一看,庄医生跟他说赵启平在xx夜店喝个烂醉,还说身边的人跟他的朋友起了些冲突,让李熏然去看看,顺便把他带回家。

 

「你看。」李熏然把讯息给凌远看。

 

李熏然心想「启平酒量不错,怎么会喝个烂醉呢?」不好,他该不会真的跟谭宗明吵架了吧?

 

凌远皱着眉,起冲突? 赵启平这个人他知道,他虽然脾气硬,但是看的懂人情世故,也不喜欢麻烦事情,所以总是避的远远的,看来这冲突应该不是他本人引起的,但他也不可能旁若无人,该不会是真的借酒浇愁吧?

 

李熏然越想越急躁,拿着纸巾擦了擦嘴「远哥,不好意思啊,不然你能带我去一趟吗?我不放心他。」而且他也不能打给庄医生,因为他肯定是跟三哥再一起,要不是不方便打电话,他一定会打电话的! 他也不好再去打扰,要是搅乱三哥的抓捕计划就糟糕了。

 

可凌远却伸手拉住他,让他坐下。

 

「你别着急,你先坐下。」

 

凌远这可是好不容易的两人世界啊,这可不行。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你打给谭宗明吧!讲得越严重越好,就跟他说,赵启平喝了酒,醉的神智不清,好像还跟谁起了冲突。」

 

「啊?!」

 

凌远没在意李熏然的眼神,他只是示意他,这样做没错。

 

「可他要是问我,我知道干嘛不去怎么办啊?」

 

「不会的。」凌远的如意算盘是,谭宗明真的对赵启平有意思,只是不知道甚么原因吵架了,现在他肯定在自相矛盾呢,要是他真的喜欢这个师弟,他肯定会去的。

 

李熏然只好拿起电话打给谭宗明。

 

用上了他最好的演技,把事情讲的好严重,连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果然。

 

谭宗明一听到是哪间酒店后就挂上了电话,问都没问为什么李熏然知道,而且也没发现,为什么出了事故,李熏然一个警察不去要让他去?

 

李熏然给凌远比了一个大拇指。

 

 

 

谭宗明飞快的上了车,一路上他都在担心,赵启平怎么会跟谁起了冲突呢? 不可能啊? 而且他自己一个人在夜店喝个烂醉?

 

他的女朋友呢?

 

难道是吵架了?

 

真他妈该死,就算矛盾也不能都不关心他才是啊!

 

谭宗明把他Lamborghini Centenario不要钱不要命的死死踩下油门,他只想快一秒去到他身边。

 

 

 

夜店里面。

 

几个男生不满意小曲把赵启平挡得死死的就伸手要去捞,结果被小曲一个尖叫给下了收手。

 

「啊! 干甚么干什么! 性骚扰啊!」

 

男子举起手表示他没碰「我们只是想跟他说几句话没有别的意思,这样都不行?」

 

「不行!」曲筱绡一看就知道对方几个壮大的Alpah,就是觊觎着赵启平的美色来的,说几句? 说几句就要吃了他了!

 

「人家名草有主了!滚一边去!」

 

「谁啊!?你吗?」对方一看是一个女omega,也没有在怕的就放出信息素想把他给压下去。

 

「你王八蛋!放甚么味啊!给我收着!」小曲身为一个omega,也不给人欺负的,可恶,这些个臭男人,仗着自己天生就高人一头,去到哪都想压着别人往上踩。

 

他曲筱绡最讨厌这样没礼貌不绅士,自大又自以为是的alpha了!

 

「算了!算了!」一旁的男人看见了姚滨带着保安要来,也不想惹事,就拉着带头那男人离开。

「走走走!」

 

一帮人才不欢而散。

 

小曲真是心累。

 

以为来玩的,没想到还要给赵启平挡苍蝇,他一晚上都挡了多少男男女女了?!

 

他来到赵启平身边「欸!」拿走他的杯子「你不能再喝了。」

 

「……味舌模呀…」看看连话都说不清楚…

 

「你心里有甚么事情难受就跟我说,你这样喝不行的!」赵启平嘟嘴的小脸摆在吧台上,看的可爱极了,连酒保都有点看得入迷。

 

小曲一看不行,就把他的头捧起来,往自己固定。

 

「你说,是你那个没缘分的男朋友吗?」她摇摇头「你这样的天菜要甚么人不行啊?为什么非要他呢?我是不知道他有多好,但是你看看你这样,都不像我认识的赵医生了!」

 

是啊,我都不像我了。

 

自己沉沦在别人玩玩的爱里,一开始还天真的以为是棋逢对手,其实根本比不上人家。人家是多有经验的大鳄啊,只有自己留恋那个体温,那个笑…

 

可他呢。

 

他玩过不好玩就不要了。

 

 

可是他真的很好…

 

赵启平盯着曲筱绡,眼里都是谭宗明带笑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宠溺的像是情人,差点他都要信以为真了,可是…

 

可是呢。

 

「小曲…我失恋了,你安慰安慰我吧。」

 

「好好好,乖啊!」他突然变得好像很清醒,曲筱绡看他那样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顺着赵启平把他揽进怀里,就顺手拍拍他吧。

 

「小曲…」赵启平吻在了小曲的额头上「你太好了…」

 

「现在知道我好了吧,让你跟我再一起你不!你就不吧!」小曲还在叨叨念着呢,赵启平又把他抱着了。

 

「可恶,臭唐憎,就会引诱我!」还把人家抱的紧紧的。

 

 

突然。

 

一阵浓郁的紫檀木气味充斥着曲筱绡的鼻子,刺鼻的让他差点的就腿软了,哪里来的这么气场强大的alpha啊?

 

曲筱绡看着一旁站着不远处,皱着眉头的男人。

 

他突然有些不好的感觉。

 

那个男人他在新闻看见好几次了,不! 要说上海有谁不认识他简直不可能啊! 那个人是谭宗明啊!

 

赵启平也感觉到了小曲的僵硬,他抬起头看了看小曲,发现他正僵硬的看着不远处,于是他也跟着看了过去,这下好了,他看见了谭宗明那张难看的脸。

他都还没有想为什么谭宗明会出现在这里,他身体就脱口而出的喊出了他的名字。

 

「谭宗明…怎么…」

 

曲筱绡一下明白了甚么,或许是他omega的体质,让他在紫檀木的香气中,感受到了一丝妒味,压的他难受。

 

该不会他就是赵启平无缘的男友吧?

 

 

谭宗明一进去夜店就疯狂的找赵启平,可是他一看见赵启平,那担忧的心马上就转成了忌妒,他看见赵启平把吻印在那个上次餐厅吃饭的女孩额头上。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想都没想,甚至他都忘记了自己正准备要放弃,就上前去一把拉走了赵启平,就这样往外带走。

 

姚滨看见正要阻止的时候被曲筱绡拦住了。

 

「别啊!」开玩笑! 他要敢坏了谭总的好事,他后面的生意都不用做了吧! 更何况…看来他们俩确实是需要好好聊聊了。

 

谭宗明一路把一身烂醉味的赵启平拉往了跑车里。

 

他身上的紫檀香气沐浴乳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身上只有酒味、脂粉味,还有刚刚那个女孩身上的味道,这一切都让谭宗明心烦。

 

他话都没说就把车发动了起来。

 

赵启平被这么无缘无故的拉走都还没搞清楚状况呢,好不容易清醒了一些又搞不清楚谭宗明那一脸黑是甚么意思,他喝了酒脑袋一阵混乱,就想不通,想不通他就生气。

 

「你干甚么呢!你甚么也没说就把人拉来是像甚么样子?你让我怎么跟小曲交代?」

 

小曲?

 

谭宗明脑袋的理智线崩掉的声音他彷佛都能听见。

 

对啊,他把人家从他女朋友那边带了出来,也没跟谁说,但是他没办法忍,就算是算自己多管闲事吧,他看见赵启平那张闪泪光的眼睛,他就受不了!

 

 

他丝毫没有理会赵启平的气话,等到他一路开往家里的停车场,他才发现他刚刚似乎是太情绪化了。

 

一旁的赵启平被高速的跑车一路载往这里,酒都醒了,他也没话说,既然谭宗明不跟他说话,他也没甚么好讲。

 

只是两人在车里面一言不发,让赵启平受不了这样的空气,他忍不住的就先开口了,可第一句话就是要走。

 

「谭总要是没甚么事情,我就要先走了。」他推开车门就要往下走,可谭宗明都还没组织好他的话,他就要离开了。

 

好不容易把人带来,不能这么容易的让他走。

 

「启平!」他跟着下车拉住了他。

 

可是他还是没想好要说甚么,该从哪里开始说。

 

赵启平原本以为谭宗明会跟他解释,可是,他想想就觉得好笑,人家是谁啊? 跟你解释甚么? 小赵医生甚么都好,就是那张嘴,生气就吐不出甚么好话。

 

「我就不跟你计较你为什么把我载来这里了,可是如果谭总只是想要找个炮友,那你找别人吧,我腻了。」至少这点脸要留着吧?

 

谭宗明一下子心死如灰,他知道,但是他没想到会直接被这么说出来。

 

「我知道…」

 

你知道?  赵启平简直要气疯了,你知道个甚么?

 

「那你还抓着我干嘛?」他甩开谭宗明的手「谭总不会是爱上我了吧?」他气疯了,他也不想这么说,可是他没办法。

 

「怎么?谭总难得遇到像我这样的beta?玩上瘾了是吧?」

 

「是啊,我也觉得谭总很有趣,可是差不多得了吧? 再下去就难看了。」赵启平简直想赏自己巴掌,闭嘴、闭嘴!

 

谭宗明皱着眉头看着赵启平,他也知道自己很可笑。

 

「不要笑死人了,这样的游戏谭总也不是一天两天玩了,听说你很懂的规则,我才跟你来个几次的,没想到谭总就着迷了?」赵启平,你在不走就要说出更讨人厌的话了!拜托!

 

「不好意思,我跟你不一样! 虽然这么说很伤人,可我就是拿你谭宗明解解闷而已,明白了吗?」就算要生气,也不要说出让他看不起你的话啊赵启平!

 

赵启平在内心把自己骂个一万变一千遍,他看见谭宗明那张脸,他都不知道该做甚么样的表情了。

 

为什么你露出难过的表情?

 

明明是你先不要我的啊。

 

赵启平不能也不想再看,他转头就要走。

 

 

「我爱你!」

 

谭宗明的一句话就让他停住脚步了。

 

谭宗明左思右想,不管他被赵启平伤的多深,他都还是想告诉他,他知道赵启平就是爱自由的人,他要是这么说出来,他可能一辈子都别想得到他了,可是他就要走了,走出这扇门,再也不知道甚么时候才能再见他。

 

「我知道你天生爱自由,我打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跟我一样。可是怎么办呢?越接近你,我就越来越不能自拔…」他已经乱套了,只好把他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我想绑着你! 可是我不想我们的关系只有停在肉体上,所以我忍着不碰你。我知道我很可笑,想留住一个都可能不属于我的人,可在怎么挣扎想爬起来,就陷的越来越深。」他能说会道的商人嘴,此刻一点用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赵启平会怎么笑他。

 

「我看到你和你的女朋友笑得开心,我就忌妒的发疯,我想都没想就把你拉了出来,对不起…」

 

谭宗明在干甚么?

 

他转过头去看,谭宗明还是那张他熟悉的脸,可是他说出来的话,他却一句也不能理解。

 

「在今天以前,我甚至想好了要怎么告白,我订了花…订了餐厅、订了气球、订了烟火…」是啊,他做了好多准备,就算是他在看见了赵启平和他的女朋友在餐厅里说说笑笑时,他都没有取消那些东西,因为他知道他还是会做的,他骨子里的劣根性就是让他想要抢他过来。

 

「我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和你坦白,可是眼下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留住你…」谭宗明的眼神里都是卑微的挽留,那种不自信是他在谭宗明的眼里从来没看过的。

 

他爱我吗?

 

「我好几次想问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从来没有谈过一场正经恋爱,不知道怎么讨好别人,可是我想把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你可以笑我。」

 

「但是我已经…无法不去爱你。」

 

他不知道赵启平会做甚么反应。

 

他只能静静的等待审判。

 

赵启平厘清了一下思绪。所以他不碰我,是因为怕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只能存在身体上。约我看画、听音乐,是因为他想尝试着要谈恋爱,用正常人的方式? 他不联系我,是因为他看见了我跟小曲吃饭。

 

傻瓜…

 

「谭宗明你这个笨蛋…」

 

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为什么看不懂我的心?

 

谭宗明吓了一跳「…对…」他没想到赵启平会说他很笨「我是…」

 

可是下一秒。

 

赵启平却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肩膀上骂着他是笨蛋「你这个笨蛋!你是猪啊!你不是很聪明吗?你不是上海金融界巨头吗?你不是能说会道嘛!?可是你居然是笨蛋!?」

 

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人骂笨。

 

可是赵启平的举动,他好像能明白。

 

「他根本不是我女朋友,你这个笨蛋!你想我为什么不打给我?你知道我等你电话等的都快发疯了吗?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我等你等的都快分裂了! 你却还在那里考虑要怎么告白!?」

 

「是是是…我笨」谭宗明好久没感受的体温在他怀里,他只想好好抱紧他。

 

「你要告白你不会直接说啊?! 你把我推倒、在床上告诉我、在电话里跟我说! 你在哪里都好!你为什么让我等你!你真的是笨蛋啊!?」赵启平都快哭了还是嘴上不饶人,因为这个谭宗明,他太讨厌了。

 

谭宗明笑了出来,真好…他说的话是假的,他也喜欢我啊。

 

「要是爱我你就吻我!立刻!现在!」赵启平从他怀里抬起头,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谭宗明这次没有半点犹豫,他捧起那张他思念已久的脸,对着他的唇就这样吻了下去。

 

 

谭宗明上了一课。

 

爱情跟无理取闹的小赵医生一样,让人怜爱,让人不舍得放手。

即使你会烦恼、你会失望,有时候你甚至会生气,可是到最后,你还是爱他。

 


------------


我也爱小赵医生~

但这样的人真的很难驾驭…(叹

还是给谭谭吧…

 


评论 ( 19 )
热度 ( 2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