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5爱是,一见钟情。


 

「我想吃你碗里的肉。」

 

赵启平看了看谭宗明碗里的食物,突然觉得好像也满好吃的,张嘴就要。

 

 

谭宗明也一点都不在意,夹起碗里的食物就往赵启平嘴边送「好吃吗?」

 

「比我的好吃多了。」

 

谭宗明又夹了一块喂给他「好吃就多吃点。」

 

 

李熏然坐在两位的对面,都愣在原地,差点没去买副墨镜来遮住眼前这对狂放闪光的假情侣。

 

你问为什么是假情侣?!

 

因为他们没再一起。

 

 

其实这关系很复杂,李熏然也搞不懂,今天是谭宗明回国,李熏然找他吃饭顺便商量事情,说商量其实就是要跟他谈凌远的事情,谁知道谭宗明说他今天跟赵启平约了。

 

李熏然本来想放弃,但是赵启平说要让他一起出来吃,反正他都知道了还有甚么好隐瞒的,说是不许李熏然偷偷有秘密不告诉他。

 

可是你看这两个人,床也上了,牵手拥抱接吻更不用说了,听说还是规律的一周至少三次呢,但是你问他们其中一个,是不是在跟对方交往,他们两个却又都否认了。

 

 

谭宗明照样过他的生活,没事就跟一群莺莺燕燕去约会、应酬,新闻总是一天到晚在报导,谭总又跟哪位小模特儿传绯闻,各种花式新闻都出了,谭宗明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处理态度,都是不回应。

 

你问赵启平,他说他压根没注意这新闻,还说他那样的身分,本来就会有很多绯闻,这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有甚么好大惊小怪。

 

 

但他休假要不是跟谭宗明出去,大部分时间就是泡回他的夜店去了,要不就是宅在家看他的世界名著或是推理小说,一点也没改变。

偶尔还能看见几个穿着清凉的小姑娘,来医院里给他送午餐,你问他是谁,他就老实的告诉你,不是昨天晚上认识的女孩,就是主动贴上来的他妈给他介绍的相亲对象。

 

你说他们俩有再一起嘛!?

 

比起男朋友,确切的说是炮友吧。

 

 

李熏然的道德底线还是无法让他和平看待这一切,更何况两位主角还都是他的至亲好友呢。

 

谭宗明喂食完了之后,这才想起李熏然,抬眼就看见李熏然用一种疑惑的眼光看着他们两个,其实他心里何尝不是疑惑呢。

「你找我不是为了吃饭吧?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吗?」

 

 

终于想起我了,李熏然正要开口就被赵启平打断「他还会有甚么事,不就是凌远麻..说吧,你跟师哥干甚么去啦!」

 

虽然一猜就中,但是李熏然突然觉得他的事情没那么重要的「不,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们两个。」

 

谭宗明和赵启平看了对方一眼。

 

「你们俩不是背着我偷偷在一起了吧?」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想多了你。」

 

「那你们俩成天黏再一起干嘛啊?」

 

赵启平喝了喝水「就允许你跟大鳄交朋友啊,还有没有人权。」

 

「行行行!整碗端走吧你!」

 

李熏然跟赵启平你来我去的小斗嘴,看的谭宗明好笑,但是没错,他最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他跟赵启平,到底算甚么?

 

两人都没有开口承诺。

 

 

虽然两个成年人了,感觉好就再一起,不需要再讲,可是赵启平每天过得自在,不上床绝不跟他联络。就像今天,要不是熏然打来,他们可能不会在这吃饭,他可能就在床上把赵启平吃了。

 

而对于他的种种新闻,也表示漠不关心,那这样,大概只能算的上,恩…

 

 

炮友吧?

 

饭后,李熏然拒绝了跟他们两人继续虐狗的行程,回了队里。

 

而休假的赵启平跟谭宗明当然是回到了谭宗明的大床去,开始了今天约见面最重要的事情了。

 

 

 

说也奇怪。

 

两人像是说好的,只要打了电话的那个人,今晚就在那个人的家里,谭宗明也去过赵启平的小公寓几次,他很是上瘾,可是赵启平约他的次数并没有他约对方的次数多。

 

 

两人一进门,赵启平就感觉到了从背后环抱住他的谭宗明,一转头,都不必眼神交会,嘴就先贴了上来。

 

谭宗明各方面技术都很不错,把小赵医生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搞的最后赵启平连找别人419的心情都没有了,感觉一来就想往谭宗明怀里钻。

 

谭宗明也是,以往他只跟omega再一起,就算是一夜情也不例外,但自从跟赵启平上过一次床后,就像是被id绑定了一样,干甚么没他不行都不方便,那些以前给omega用的避孕剂跟保险套,抑制剂全都让他给摆着都快生灰尘了。

 

谭宗明一个打包,全寄给了李熏然,让他防范未然。

 

倒是他购买了很多的润滑剂,各种口味的,各种功效。

 

 

这是爱吗?

 

他也不好说。

 

 

他脱去赵启平身上的西装外套跟裤子,留着他一件蓝色衬衫,解开了扣子,就往他胸口上的乳尖又吻又亲,明明不是第一次做爱,却跟个毛头小子一样的索求对方身上的任何一处,像没开过荤一样。

 

可对赵启平却很受用,他感受到谭宗明极度的索需他的身体,他就一股热血冲上脑。

 

赵启平闻不到谭宗明身上那浓烈的紫檀木香味,不受到信息素的影响,可他却依然兴奋无比,这样的感觉让他害怕,但也上瘾。

 

 

他转过身来抱起谭宗明的头就是一阵亲,亲着亲着整个人就跳上了他的腰,让他给抱着往床上走,最后被拖倒在谭宗明那张king size的大床上。

 

全黑灰双色的床单衬上了赵启平不经常晒的肌肤,上头那人只穿着一件蓝色衬衫,双眼迷蒙却不是昏头的,眼光闪烁皎洁。

 

 

谭宗明差点看傻了眼,怎么会有人如此好看。

 


「宝贝,今天daddy等不及,要直接进去。」


 

進去吧!

微博



情事过后赵启平真是累得瘫了,可他明天还要上班,所以他抬着手拒绝了谭宗明想再来一次的打算「欸别,谭总,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谭宗明也不在意「行。」

 

赵启平比了比浴室的方向「我要去洗澡。」

 

「我抱你去。」

 

「不用了。」赵启平扶着他站起身「我自己来,免得你说话不算话又把我给吃了,赶紧的,你把床单换了,今天跟熏然又吃了饭,太晚了,我晚上睡这了行吧?」

 

「当然。」原本谭宗明还有点失落他拒绝跟自己一起洗澡的建议,但除了初夜从不过夜他大宅的赵启平居然要留下来睡,他立马就收拾的干净出去了。

 

 

赵启平一跛一跛的走进了浴室,放了一大可媲美泳池的浴缸水,还随手倒了谭宗明那一罐要几万块的特级精油到浴缸里后,才走进干湿分离的莲蓬头下开始冲洗身体。

 

他连走路都能感觉到谭宗明射在他身体的量之多的,虽然他不会怀孕,是没甚么好在意的。

 

 

谭宗明本来可以让佣人做的事情,也不晓得为什么,就自己收拾床单跑了出去,放进洗衣机里候交代佣人等等拿出来晒了。

自己则是拆了一套新的被单来到房间里,自觉的套了上去。

 

虽然赵启平是beta,但是他平常身上的香水味还留在刚刚被单的手里,留在他的身上,久久在这房间里都不散去。

 

谭宗明把持上海经济多年,做事从来不犹豫,但是他最近却有些犹豫,或是说烦恼。

 

实际上他知道他对赵启平不一样,他想真正的拥有这个人,每次再上床的时候,他都在想,如果赵启平是omega,他会豪不犹豫的就把他给标记了。

 

虽然事后那人可能会生气,可能会不跟他来往,可他至少有握在手里过一次,但现在呢?他在身边,却又不像在身边,好像握住了,但却又没有握住,这样的感觉让凡事都要把事情计算的好好的谭宗明不安到了极点。

 

他知道赵启平是跟他一样的人,所以他不敢抓紧他,他怕他抓得太紧,那人就跑了。

 

这么窝囔的想法还真是钻牛角尖。

 

 

隔着一扇门。

 

赵启平泡在浴缸里面壁着眼睛,脑子里却思绪复杂,他也听到李熏然今天的话了,是啊,他们算甚么呢?他赵启平不是没有过那么一个两个一夜情,或是炮友,但是都不是像现在这样的。

 

其实赵启平不是不关心谭宗明的新闻。

 

一开始,他的确是抱着来一炮也不损失的一夜情心态跟谭宗明好上的,但是来来往往越来越久,他就有点陷进去了。

 

谭宗明对他可以说是极为忍让,每每床上的事情,除了在要几次外,谭宗明都很体贴,也让他很舒服。下了床,服务伺候到位,小细节贴心,说话得体大方,实际上他是赵启平的菜。

他没有性别歧视,不认为同性或是这样的性别不能再一起,他知道谭宗明向来只omega再一起,可看他现在这样也不算排斥?

 

这股无力感让他后悔,他知道他跟谭宗明这样的人就是这样的关系,但他还是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是好好的开始谈恋爱呢?

 

况且,他处处体贴忍让,是因为他对自己特别,还是他对每个人都特别?或者,只是因为现在的关系并不长久,所以他可以保持好他的良好形象?

 

赵启平捧了水狠狠地搓了搓自己的脸「我去…太窝囊了…」

 

 

-----

 

 

「好好好,可是是你跟我讲这个也没有用呀,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又怎么会来问我呢?」

 

谭宗明昨晚跟赵启平睡了一晚觉,为了送他去医院上班,他今天起了个特早,中途去开了个会,还有时间把买好的午餐端上来找安迪,可一进门就听到他像是在哄谁一般的讲电话,安迪真是越来越接地气了。

 

「行啦,我就先不跟你说了,你可以去找樊小妹,她应该能给你一些意见。」

 

谭宗明摆了摆手,意示他可以等他,不急。

 

「哎哟…好好好,今晚我跟你去吃饭ok?」

 

挂上电话,谭宗明已经坐在他面前,称着头看着他「你邻居?」

 

安迪歪了歪头,没办法的笑了一下「一些些烦恼而已不要紧,你呢?怎么这个时间来?」

 

「有私事,想来找我这个越来越会生活的朋友聊一会。」安迪是个气场强大的alpha,他现在有个交往的很好的男友是他们的合作伙伴包亦凡,奇迹的是,他也是个alpha,谭宗明左思右想,他觉得来找安迪是个好办法。

 

安迪点了点头「你那个男朋友?」

 

「他还不是我男朋友。」

 

「那就是,你想把他变成你男朋友?」安迪有时候敏锐的让谭宗明都害怕。

 

「你怎么知道一定是说他呢。」

 

安迪笑了笑,彷佛是在说好像有谁不知道一样「即使我不看新闻,也知道你最近很少再交女朋友了,上次又听你说你跟一个男生处的不错,笑得一脸春风得意,我猜,应该没别的事情了。」

 

「你现在连成语都会用了。」

 

「哈。」安迪笑了出来「所以,是他,确定了吗?」安迪一句话,意有所指。

 

谭宗明收敛了笑「我想是吧。」

 

安迪想也是「你上次跟我说,尽量的去接触人群,谈恋爱、交朋友,我觉得很有用。换作是你,为什么不呢?」

 

谭宗明摇摇头,转向别的地方看去「我们太像了,像在征服自己,很刺激,但是,我没信心。」这次第一次。

 

安迪惊讶了一下「wow,如果,连那个当初很有自信的把我带回上海,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老谭都没有办法的话,我想我也没办法帮你。」

 

谭宗明笑了笑,对于赵启平,他还真没办法,赵启平就像毒药,可却是诱人的糖果味。

 

「不过,挺有趣。最近我倒是老被人当作感情咨询的对象,就拿我那个古灵精怪的邻居小曲来说吧,他最近在追一个医生,他缠了他好久,可最终人家还是只愿意跟他吃吃饭跳跳舞,却没有更进一步的了,他刚刚还跟我说,那个医生好像有恋人了,他看见他的脖子有吻痕,也许我该介绍他给你认识,你们的对象都是医生,也许会有共通话题。」

 

那能一样吗?不过谭宗明还是笑了「还能开玩笑打趣人,安迪,你真是越来越上海人了。」

 

安迪也笑了。

 

 

谭宗明的烦恼还没解决,可是不阻碍他跟赵启平见面的次数。

 

但他想,也许换个模式呢?

 

他约赵启平放假的时候去看画展。

 

 

「想不到谭总居然约我看画。」

 

赵启平低声的跟谭宗明说话,两个人今天都是盛装出席,因为等会展出的画作品,将会推出十幅来做拍卖。

 

「我知道你喜欢,所以就拿着主办单位的花来献佛了,待会你看了喜欢就尽管开口,我可答应主办人今天要出钱的。」

他知道赵启平喜欢这个画家的画,他再去他的公寓时候,看到了他桌上一幅小的,因为这个画家非主流,所以画作并不贵,但是数量少,会珍藏的人还是愿意开价竞拍。

 

「谭总出钱?」赵启平挑眉带着笑意的看着谭宗明,他今天一身深蓝西装,看的高大英俊,让赵启平有些心不在焉。

 

谭宗明爱惨了他这小得意的表情,靠近了他身边揽住他的肩膀「当然是有代价的…」

 

赵启平笑了笑「搞得像是被你包养似的…」边笑着边走去下一幅画去。

 

如果可以包了他,谭宗明也愿意。

 

 

 

拍卖竞拍谭宗明给赵启平买了一幅,也给家里买了一幅,又给上次照顾李熏然的凌远他们医院捐了一幅,三个大手笔拍卖,主办单位笑的要裂开了。

 

 

晚上,谭宗明在床上狠狠的讨了回来。

 

换了几个姿势,有了上次的借鉴,他在赵启平身上又啃又咬,尽情地留下自己的印记,

 

谭宗明极尽温柔地在床上缠着赵启平,这让平常风风火火的做爱的他们两个都感觉到了不太一样的感受,赵启平被谭宗明温柔的顶弄到眼泪都飙了出来。

 

可谭宗明一句话没说,只是吻去他因为快感逼出的眼泪,然后再一次的顶进去,在他的房间里面每一处都留下印记,留下他们俩欢爱的痕迹。

 

理智已经快从脑里爆出,谭宗明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可是却始终说不出口,那句最重要的话….

 

该怎么对你说?

 

 

------------


碰上这两,车开不完啊啊啊啊!我都还没学会LO其他功能,结果最厉害的就是连结了…


评论 ( 9 )
热度 ( 1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