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4爱是,日久生情。


「你最近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李熏然今天跟凌远约了一起吃饭,虽然说当初住院时是凌远欠他的一顿饭,但是自从他出院以来,两人时不时的微信问好,我请你你请我的,这样没事就小约会一下,也都过了好几顿,习惯成自然,一到周末或是两人一有空,第一个约吃饭的对象就是彼此。

 

「我好的很,你看,我这么能吃呢。」李熏然一边回答一边夹着菜往嘴里塞,凌远像个医生又像个朋友,跟他之前想象的不一样。

 

毕竟之前在演讲上看到的他都是正经的,可是这几次的相处下来,他发现凌远是个很有趣的人,他会开玩笑,也会放任自己吃一些不营养的东西,他胃有毛病,有时候李熏然比他还像个医生一样的盯着他吃饭跟不让他喝咖啡。

 

 

李熏然想起他和谭宗明的对话。

 

谭宗明和他也算是竹马,两人没事就会到对方家里作客,上个月谭阿姨出国工作前特地到了李熏然家找李熏然妈妈聊天,两个人也就聊到了一起。

 

谭宗明的速度李熏然佩服,他这么快就把赵启平给拿到手了,虽然两人还未确认关系,可是床单都滚过了,虽然看谭宗明的样子比较像是赵启平把他给拿下了,但是他们两个人都是一类人,想想也不奇怪,最重要的是谭宗明还惦记着李熏然默默的崇拜凌远这件事情。

 

「我私下问过启平,他说他从来没见过他们凌院长跟omega再一起,到不是歧视,只是因为他好像偏好beta,听说他之前离过一次婚,对象就是个omega,实际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问多了就该惹人怀疑了。」

 

李熏然默默不作声。

 

「你说,他是个医生,他不可能会不知道你的性别,要不你试探他一下?散散信息素之类的?」

 

李熏然摇头「我才不要,这像甚么样子。」李熏然站了起来,不安的走了走动「要让他喜欢上我,就要他是真的喜欢我才行,受到信息素刺激的爱情不是爱情,到最后,我们只能靠这一点味道的吸引,我才不要这样。」

 

谭宗明点点头,李熏然总是这样「我也不是叫你去诱惑他,只是你不试探他一下怎么会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对omega一点兴趣都没有呢?」

 

李熏然还是皱着一脸。

 

谭宗明站起来走了过去「我懂你,我也知道,凌远他是对这个性别不是很在乎的人,可是每个人都有他的选择不是吗?即使你自己没有偏见,你也可以选择一个女人或是一个男人,这是个人问题,跟理念不同。」

 

就好比谭宗明自己吧,他对性别没有歧视,但他天生就是喜欢omega,一般的女人或是男人他碰都不碰,要不是遇见了赵启平,他可能也不会改变,可是你能保证所有人都一样吗?

 

吃素的人也不会歧视吃肉的人,可他自身还是吃素,很简单的道理。

 

「你要是不说也行,他要真的爱你,或是你们两个真有戏,他决不会因为你的性别而改变。」李熏然压抑的太久,谭宗明只是希望,他能正视自己的性别。

 

 

 

李熏然脑里回想着对话,让他一时刻游神了。

 

他看着前面的凌远,是啊…

 

是因为他,自己才开始正式的接受自己的身分,如果他不歧视,也不在乎,那他也许会接受自己是个omega的身分?

 

可他都还不知道对方对他有没有兴趣,他就这样贸然的释放信息素,会不会被人家认为很轻浮…

 

 

凌远这边,也不好受。

 

吃着一顿饭,他却始终注意力都不再满桌子的菜上,他的注意力全被李熏然那张好看的嘴,好看的手给吸引着。

 

他想抬手帮他擦去嘴角的酱汁,他也想摸摸他的头,明明李熏然一点信息素都没有释放,他还是像个头脑发热的野兽一样的想去亲近他。

 

就像现在,吃着吃着,李熏然就用他那双大眼睛直盯着自己看,谁受的了。

 

 

「熏然?是,吃饱了吗?」

 

李熏然回过神「啊,差不多啦。」他小心翼翼的拨弄自己碗里的东西,抬头去看帮他到茶的凌远。

 

「远哥…其实…」

 

「恩?」

 

「其实我以前见过你。」李熏然决定,从最好下手的地方开始。

 

 

凌远这次真的有稍微惊讶了一下,李熏然不是第一次见他?

 

 

「是吗?甚么时候呢?」

 

李熏然放下筷子,眼睛圆滚滚的盯着凌远看「在我学生的时候,你来过警察大学做过一次演讲对吗?」

 

凌远努力的思索,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他当时演讲的题目是甚么?好像是跟abo性别有关系的一场主题是吗?

 

「当时我们同梯的一群学妹学姊们可都迷你了,每每有医学演讲或是倡导,他们都会讨论是不是当初那个凌医生来呢。」李熏然这话讲的自然,因为他也是那个在心里默默期待的人。

 

「是吗?」凌远笑了,笑的好看,笑得让李熏然心花怒放的。

 

「是啊!每个人都在期待下一次也是你,还说要不是你,他们不去看了!」

 

凌远有些遗憾,他没注意到学生时期的李熏然,但也难怪,他来匆匆去匆匆,一次演讲又是全学年级生一起,自然很难注意到,即使如此。

 

穿着学生警服的李熏然,肯定很可爱吧。

 

「那你呢?」

 

「啊?」

 

凌远放下筷子,侧着头看李熏然「那你期待吗?」

 

李熏然心理简直要原地爆炸啦!

 

谁允许凌远用这样勾人的眼神看他的!?

 

他一时不知所措的样子全收进了凌远的眼中,他没料到李熏然是这样的反应。

 

「我开玩笑的。」不过还没等李熏然做出反应,他就决定放过他了。

 

 

李熏然慌了一下,他想,这是不是个机会!?

 

这是一个,可以不透过任何有关信息素提供讯息,就能表达内心的好机会吧?他该怎么做?他要告诉他吗?其实他也很想看见他…

会不会吓着他?

 

我…

 

 

李熏然深吸了口气。

 

「远哥。」

 

「嗯!?」

 

凌远抬起头来,看见的是李熏然认真的脸,他有些疑惑也有些期待,他不知道李熏然要跟他说甚么,可是他觉得,是他会很喜欢的答案。

 

 

「我,也很期待…」

 

果然。

 

「从那天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一次,我都在等…」

 

从那他开始,我每天都在期待,可以见到你,我关心你的每一则新闻,为你每一个抹黑感到难过,我想见你,可是我找不到机会,也许你会嫌我笨,但是。

我受了这次的伤,我觉得很值得,因为他让我到了你身边,能跟你坐着面对面的吃饭,已经是我,能感受的到,最大的幸福,你能知道吗?

 

我想说的…

 

凌远看进了李熏然的眼里,他突然发现他的眼睛很美。

 

美的让他想靠近去吻一吻,他无意识释放出来的浓厚雪松味,充斥着整间屋子,也冲进了李熏然的鼻子里。李熏然在心里抓紧了拳头,好在他今天出门的时候已经给自己打了抑制针剂,可以维持隐藏24小时的信息素,要不现在这个情况,他早已经不知道放了多少颗青柠出来了。

 

 

凌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嘴角露出不自觉的宠溺微笑。他不知道为什么李熏然隐瞒他omega的身分,他不排斥omega,他从不跟omega再一起,可是今天他发现他改变了自己。

 

眼前这个极尽所能的想做好自己的男孩,让他心动。

 

不是受到任何信息素的驱使,就是单纯的心动,他不管李熏然过去有多少故事,让他选择隐藏自己的身分,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此时此刻,他对眼前的人,浓厚的爱意。

 

 

凌远在这一刻作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凌远对自己也有很多不自信,童年的阴影让他排斥传宗接代,如此不完美的自己,也能让李熏然期待?让他喜欢吗?

 

可是,要是李熏然也不在意自己的身分,那他会愿意跟自己再一起吗?

 

 

两人各自藏着心事的吃着这顿饭。

 

谁也没说话,但谁的眼光,都再也离不开谁。

 

 

「你小子瞒的我够久啊。」

 

 

赵启平今天休假,却没跟谭宗明出门,反而来找了李熏然。

 

 

没办法,因为谭大鳄今天出国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去了。刚好他想起了前阵子谭宗明问他凌远的事情,聪明如他,怎么可能想不到是李熏然在作怪。

 

 

两人在李熏然那张床上脱了鞋子,拆了零食,开启了私密的话题。

 

 

李熏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赵启平的来意,凌远的事情肯定是谭宗明说的。

 

 

 

这个人….

 

还说竹马呢,有了媳妇就不要弟弟了,不只人给了赵启平,我看连灵魂都出卖给他了! 前阵子还以为是谭宗明收了赵启平,他真是太天真了。

 

「可我听说他不喜欢omega。」

 

 

赵启平左思右想「是啊…我从没见过他跟任何一个omega再一起。」

 

李熏然推推赵启平,一脸就是好奇宝宝的样子「听说他前妻是omega啊?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他也是在大学时期跟凌远修过同一堂课一学期,这几年才被挖进第一医院,再说…

「我哪知道你对他有意思啊,也不告诉我,真是不够意思。」你看我和谭宗明好上的第一天就告诉你了,还买了点心给你犒赏你呢。

 

 

好吧,算搞上。

 

李熏然就知道赵启平会在这个,他蹭了蹭他的手,讨好的撒娇「啊~~~~好嘛,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瞒你,可我当时也不知道,还会跟他有接触啊~~」

 

赵启平对这招真是受用「行啦!」

 

「那你快跟我说说。」

 

「我以前没见你这么八卦。」

 

「那不一样,这是搜集情报。」

 

赵启平佩服,不愧是能言善道的季三哥的徒弟。不过其实这件事情他也不是真的很明白,他只是因为当时跟凌远一起工作,所以听他讲过一些。

 

「恩,我不是很清楚其中的真正原因,但是那个女医生,当初也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跟他不熟,在学生时期因为师哥打过几次面照而已,进了医院也是时常见不着,没几年女医生就离开了。据说两个人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可是一直没有孩子,女医生是个儿科医生,特别想要孩子,可是师哥坚持不要孩子,为此两人吵了很多架。」

 

赵启平想想也是遗憾,女医生长的满清秀,又是个女性omega,是个极其珍贵的体质,从一而终的从学生时期就跟着师哥,听说本来是人人称羡的一对,可最后还是分开了。

 

 

「为什么不要孩子啊?」

 

 

赵启平耸耸肩「这我不知道,但是我要是师哥,我也不要孩子,我是本身不爱孩子啦,但是师哥呢,他当时刚当上院长,手上一堆的事情呢,一点差错都出不得,一双双眼睛都等着这个年轻院长倒台。他哪会有时间分神去照顾孩子还有怀孕的老婆呢?」

 

李熏然想想也是,怀孕真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情了,男性omega三个月来一次发情期,怀孕一次也需要6个月,男性身强体壮到是无所谓。

可是女性omega每个月来一次月信,月信前还有三天的发情期,怀孕一次需要10个月,女性的omega身体状况又是及其脆弱,尤其是孕期,要是让当时的凌远操心怀孕的事情,他肯定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总之,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来了,女医生怀孕了,可是不幸的流产了,受不了这样的崩溃压力,最后还是选择离婚。」

赵启平心想,这大概就是阴影吧?

 

「所以师哥再也没有跟任何一个omega交往,有一次我们院高层还有一个不错的对象要介绍给他,对方是个大家闺秀,教养好人又长的漂亮,两人却约会几次就没下文了,我一问才发现,因为对方是个omega,所以师哥就委婉的拒绝了。」

 

但是赵启平是觉得,师哥也没有很喜欢那个女孩,只是因为院里高层介绍,才不得不去跟他约会几次作为交差而已。

 

赵启平看了看思索的李熏然,他突然有些担心。

 

「我说。」

 

「嗯?」

 

「不是我不看好你们两个,而是你这个性别无法改变。师哥人是很好,可我从未见过他打破自己的规则,这也许是他心里的阴影,你见好就收吧。」

 

真不是他要唱衰,而是他真的不觉得凌远会打破自己的规则,他跟李熏然认识这么久,这孩子暗恋的女孩结婚后就一直没谈过恋爱,到现在都还没经验,凌远虽然有原则也洁身自爱,但是他毕竟经验丰富,他不想李熏然受伤。

 

 

 

李熏然往后倒下了床「谭宗明还让我试探试探他呢。」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谭宗明甚么破建议?

 

他趴下靠近李熏然。

 

「那是因为他不了解师哥,可是我很了解,当初他和他妻子爱的要死要活的,可最后还是因为孩子分开了,你看不出为什么吗?就是因为他打从心底不想要孩子,你们要是真再一起了,难不成让你一辈子避孕啊?真能保证一次都不会中吗?要是中了怎么办?」

 

甚么中不中的「你想的太远了吧!」

 

赵启平简直不知道说他甚么好。

 

「你天真啊,你们本来就有各自性向选择不同的问题,再来你又是个omega,你以为为什么卫生局会倡导AO再一起?那还不是因为AO的生育能力是最大的,就算你在怎么不想受到信息素的驱使,再一起后都会多少受到影响的,精虫冲脑的时候就很有可能会避孕不及啊!」

 

不要说AO会精虫冲脑了,他跟谭宗明还不是AO呢,精虫冲脑的比谁都快,这才短短几个星期,他们都已经摸清楚对方身上所有的敏感点了。

 

李熏然拉起棉被蒙住脸「可是怎么办啊,我已经没办法控制了…」

 

就像现在,他就疯狂的想看见凌远,满脑子都是他,连他人生第一次春梦都献给他了。太丢人了。

 

 

 

 

 

说着说着手机铃声就响了。

 

赵启平推推李熏然「欸,我的,帮我拿一下。」

 

李熏然拿过的时候看了一下来电人,写着 干爹DADDY,还有一颗爱心「你甚么时候有个干爹了?」

 

赵启平接过手机,差点没笑出来「是谭宗明好吗。」

 

「你甚么恶趣味啊?!」

 

「你不懂!」赵启平才不会这样喊自己的父亲呢,干爹这样的称呼是他给谭宗明专属的爱称。

 

说着他就出去房间接起了电话,留李熏然一个人在床上还打着冷颤,这两个人太恶心了。

 

 

 

 

 

 

跟赵启平的谈话一点也没帮助到李熏然,他依然是一样的烦恼。

 

于是他把这个烦恼带进了队里。

 

队里正在处理开膛手的案子,庄医生已经进组一个多星期了,案件进行的很顺利,大伙也没那么乌云罩顶的,最近几起案件都没得手,他们把目标订得很好,也保护的很好。

 

李熏然正跟庄恕一起处理之前的验伤报告。

 

 

庄医生看起来一本正经,好像到有那么些凌远的感觉。

 

 

「庄医生,问你个私人问题行吗?」

 

李熏然已经是见谁问谁了,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他跟庄恕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熟识。

 

「行啊。」可是庄恕对谁都是这样温和,似乎没有让他真正发怒的事情,当然,是李熏然没见过而已。

 

 

「你会怎么试探你喜欢的人喜不喜欢你?」

 

庄恕停下了手边的工作,思索了一下,难不成,李熏然发现他自己其实是喜欢着凌远,而且正在思考凌远喜不喜欢他吗?

这样的担心实在是太不必要了,可是,既然他来问自己了,他是不是也要帮助凌远一把?

 

李熏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庄恕内心的活动。

 

「李警官,有喜欢的人了?」

 

李熏然手足无措的差点写错字「啊..那个…恩…算是吧。」

 

庄恕笑了一下,这样破绽满满的人,凌远肯定也发现了吧,但是为什么凌远没有采取行动呢?肯定有他的理由,不过看凌远的意态,他应该也是对李熏然有意思的,难道他自己也还没发现吗?

 

 

真是太蠢了这两个人。

 

 

 

 

 

「那对方是个甚么样的人呢?」

 

「啊…为什么…要问这个啊?」李熏然怕庄恕一不小心会知道对方是谁,他有些害怕这个他看不太透的人。

 

殊不知庄恕早就已经看透了「你不是问我要怎样才能知道吗?那也要看看对方是个甚么样的性格,才能给你建议呢。」

 

喔,也对!

 

 

「喔,他啊…」该怎么形容凌远呢!?

 

「恩…他是个很帅气,很聪明的人,很冷静不过对人很温暖…」李熏然想起凌远,不自觉的就打开了话夹子。

「有时候看起来好像不知道他在想甚么,可是马上又会发现,虽然对自己不太上心,但是一个对工作很负责任的人,感觉,只要待在他身边…甚么都可以解决。」

 

庄恕继续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原来他对凌远的评价是这样的。

 

「那我想,要试探他,必须从生活开始吧。」

 

生活?

 

「如你所说,他是个对工作负责的人,那他平时肯定带着一张公事公办的面具,下了班的时候也不太能放松,不如约他看看电影,吃吃饭,约约会,时不时的透出一点自己的小依赖,看他是不是照单全收。不过他是个温柔的人,也许会容忍,所以还要有点小任性,看看他对你的接受程度到哪里,如果他一切全都包容,并且更过的话,那他肯定对你是特殊的。」

 

李熏然觉得庄恕简直是神,他对凌远的猜测都中了。他确实是下了班也不放松,对谁都是一张脸,好像谁都跟他保持着一样的关系,看似很近,却又很远。

 

但庄恕,他早知道凌远是这样的人了,给出的建议当然一击必中。

 

李熏然还在思考着计划,庄恕已经做好手边的报告了,他今天还要跟季白一起去夜店蹲点「我先走了李副队。」

 

「好的好的,谢谢庄医生。」

 

装束收拾东西正要走出门,突然想起甚么,又回头「你不如带他去看恐怖片吧,抓抓他的手撒撒娇甚么的,应该挺有用。」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庄恕留给李熏然的背影,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庄恕关上门,思想了一下,看恐怖片只是他看那些小女孩都会做的,并没有思考到他跟凌远都是大男人,失策,不过,应该不要紧吧。

 

庄恕不知道自己的临时一脚,已经让李熏然开始搜索现正热映的各大恐怖片了。

 

这孩子真好卖。

 

 

 

 

 

凌远这边正在处病人资料,就收到了李熏然的微信。

 

“远哥,后天有空吗?”

 

凌远露出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微笑,回了个[有空]过去。

 

其实他后天有空吗?他也不太清楚。

 

讯息马上就传了回来 “我们去看电影好吗?票我来买!”

 

凌远看了看日程表,后天刚好值夜班。嗯…没关系,三牛最近放太多假了,让他跟赵启平一起代班吧!

于是他回了一个 [好。]

 

李熏然抱着手机窃喜了一阵,完全不知道他的快乐是建筑在赵启平的痛苦上面。

 

 

 

 

李熏然搜索了最恐怖的排行榜第一名,就在线订了票,这个决定让他一直开心到后天早上,连警队的人都快看不下去了。

 

李熏然哼着歌在警局里面走来走去整理档案。

 

一旁的小警察们看的都傻眼了。

 

「副队,心情挺好啊。」

「是啊,大概是案子有进展了吧。」

 

许栩看了一眼「谈恋爱了吧。」

 

李熏然早早就做好了所有的工作,凌远说他下班会过来接他,所以他就在局里等着凌远,直到凌远的车开来警队把满面春风的李熏然接走的时候,大家这才发现跟平常的不同点,纷纷点头。

 

「是恋爱啊…」

 

 

 

 

 

凌远也发现了李熏然的心情不错,连带的他今天的琐事好像也没那么烦恼了。

「今天心情很好啊李副队,看来是案子有进展了?」

 

被发现的李熏然笑了笑「是啊,庄医生很厉害,不过,我是比较期待电影,才这么开心的。」

 

「是吗?今天看的甚么呢?」

 

李熏然的笑意更大了「待会你就知道啦。」

 

 

 

 

等凌远坐下,开始拨放片头的时候,他才知道今天看的是甚么,就是…恐怖片。

 

原来李熏然喜欢看恐怖片?

 

恩…还是一部,有关医院的恐怖片!?

 

这甚么意思?是想吓吓我吗?

 

 

 

故开始的很俗套,废弃的病院里面,一群学生去试胆大会,然后遇上了各种各样的事件等等。凌远就是个医生,对这样的片子不是说完全不看,但是他实在害怕不起来。

 

首先他本来就见多了生老病死,看的比一般人开,学生时期更是每天接触这些相关课程,到最后,看的他都开始研究起片子里面的那些所谓的尸块上的伤口是甚么造成的了。

 

 

不过…

 

 

 

再看看身边的李熏然,抱着一杯可乐,嘴里咬着吸管,盯着屏幕上看的精彩,但是他要看又不敢看的感觉,让凌远觉得他比电影还要好看一百倍。

 

于是凌远开始不专心,他盯着李熏然,或是偷看他的次数,比他看屏幕还要多次。

 

他甚至没看见电影演了甚么,李熏然就吓的一下抓住了他的手。

 

李熏然抓了一下手,就看了看他,不好意思笑着的把手抽了回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可是他紧抓着的小拳头,不安的情绪看的凌远很是心疼,明明都不是真的,可是却还是忍不住心里想要保护他的感觉。

 

 

 

凌远把他的手抓了起来牵紧。

 

 

李熏然抖了一下,看往凌远的方向,疑惑的看着他,那眼睛还有一层水气,简直是要考验人心。

 

「害怕就抓着我。」凌远小声地靠近李熏然耳边跟他说话,抓紧了他好看的手,还闻到了一丝丝颤抖的青柠味。

李熏然真是感谢整个电影院里乌漆吗黑的,他只能看见凌远的微笑和他深邃的眼睛,凌远也看不见他脸上无法克制的红晕。

 

他只感觉到,凌远手上传来的体温,有力量的紧紧握着他。

 

说实在的,李熏然好歹是个刑警,他也不太害怕这样的片子,但是庄恕给的意见果然很有用…他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笔,改天一定要好好谢谢他才行。

 

而最另李熏然心跳不已的,是那只牵住他的手,直到电影结束,散场了走到路上缓缓地来到停车场前,都没有放开。

 

 

过了今天晚上,他感觉他心里的信心大增,虽然他还没有找到好时机坦白他的性别,但是这算是好的一步吧?

 

 

 

凌远送他回家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最后只是他看着李熏然进了家里的大门。

 

 

凌远坐在车上,紧握着方向盘,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破功,但是还是会在偶尔失神的时候,想起李熏然手指的形状,手背的肌肤,手掌的温度,这一切都让他着迷。

 

 

他看着自己的手,想起李熏然的手迭在他手上时的画面,最后还是握紧了…

 

 

真是太没用了。

 

 

-----------


我真的好喜欢他们两个呀~~~~(瘫软



评论 ( 8 )
热度 ( 1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