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3爱是,不分你我。


季白一早的低血压让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很糟糕,上次那个枪枝走私的案件才刚解决,这次又来了一个毒品走私,怎么这些人都不消停会。

 

李熏然受伤不在,他是心情有够复杂,一方面他担心李熏然的伤势,一方面这个案件他又走不开。几个晚上都在局里处理案件,好不容易案件有些进展了,他总算可以歇会。

 

许栩走了进来,看见师傅的脸色并不好,上前给了一杯牛奶「师傅,休息一下吧。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线人交接货物,马上就可以出动了,你需要一些营养跟体力,不如我去给你买吃的?白糖糕?」

 

白糖糕。

 

季白从椅子上爬了起来,看了看许栩,又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牛奶。

 

呃….牛奶。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他抓起外套走出了大门「顺便买你们的,休息一会吧!」

 

 

季白开着车一路来到了他最常去的那间糕点店,小小的铺子,点心却很好吃,他记得是李熏然这个吃货给他提供的信息,里面的白糖糕让他没事就想吃一次。

 

现在他需要补充一些糖分。

 

他在旁边的咖啡厅点了一杯特浓的美式醒神,然后缓缓走进了点心铺。

 

「您好先生。」

 

「马蹄春卷、炸两、萝卜糕、鲜虾烧卖、蟹黄烧卖、叉烧包、流沙包、广州炒饭、糯米丸子,通通都各来….五份。」恩,应该够了,队里这么多男人呢。

 

「好的先生。」

 

「喔对了,再来一份白糖糕。」

 

「不好意思啊先生,白糖糕只剩下一份,刚刚已经被这位先生买走了。」

 

季白这才发现他身边还站着一位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

 

对着他笑了一下。

 

但季白只想到他的白糖糕没有了,落寞了一下,没注意到身边的男子。

 

「这样啊…」

 

身边的男子看见他这样,忍不住笑了。

 

「不如这样吧小姐,把我那份白糖糕给他吧,再给他打包份热白毫,算在我的帐上。」

 

「啊,好的,请稍等。」

 

季白这才好好的看了看身边的男子。

 

「低血糖,久未进食,空腹最好还是不要喝咖啡了,你点的一些东西都过于油腻,最好还是需要配点茶。」那个男子笑起来很温暖,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

 

季白愣了一下就回神「啊,谢谢你,不过还是我自己结账就行了,怎么能让你把白糖糕让给我,还让你帮我结账呢?」

 

男子眼神看了看他手上那杯浓烈气息的咖啡「我把白糖糕让给你,不如你就把咖啡给我好了?」

 

「哈…」为了让他真的不喝下去,居然还用交换的

 

「行。」季白把手上的咖啡给了一旁的男子。

 

男子伸手接过。

 

「您是医生吧,生活作息不正常,你最好也是别喝。」

 

男子惊讶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的?」

 

季白笑了笑「我是个警察,观察人本来就是我的强项,您是哪间医院的医生?」

 

男子接过咖啡「第一医院。」对方给了季白一张他的名片「不过我希望你永远都用不到。」

 

第一医院啊…

季白看了看名片。

 

第一医院 胸外科主任医生 庄恕。

 

李熏然好像也是在第一医院。

 

 

不过他没时间思索,电话就进来了「您好。」

 

打给季白的是赵寒,说是我们派过去的线人已经街头接上了,要季白马上回去,季白匆忙的挂上电话,跟里头的小姐喊了喊「请帮我把点的东西送到上海第一刑侦分队!季白!」

 

然后匆匆跟庄恕点了点头「我有急事,有缘见啦!」

 

庄恕都还来不及跟他要电话,就看见那个矫健的身影飞快地跑了出去,并且上了车快速地离开了。

 

小姐这才跑了出来「先生!我们没有外送!...而且我还没结账啊…」

 

庄恕笑了一下,季白啊?

 

果然跟传闻中一的一样呢。他转头跟那位柜台小姐笑了笑得交出了自己的卡「我帮他结账吧!东西一会给我,我帮他送去。」

 

柜台小姐呼喊太好了,殊不知真的觉得太好了的,是庄恕呢。

 

 

季白最后甚么也没拿就跑回了队里,一进到队里这才发现,可恶,他连杯咖啡都还没喝到呢,就拿了一张名片回来。

 

庄恕领着一大堆的点心来到上海刑侦大队,可惜季白已经出勤了,他只好把点心交给一个留守的小警察,随后在自己驱车往医院走。

 

 

「赵医生在吗?」

庄恕提着一堆点心来到护士台,可惜赵启平去开会去了,他只好再提着一堆的点心来到高级病区的李熏然病房。

 

还没敲门,就听见了里面传来的笑声。

 

他敲了门进去病房里面。

 

原来。

 

他们院长也在呢。

 

「庄恕?」

 

「凌远。」

 

「你怎么来了?找我吗?」庄树跟这起案子李熏然的病情毫无关系,自然也就不会来到这里,凌远还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的。

 

庄恕只是笑着摇头,并且把一堆的点心放在桌上。

 

李熏然一闻就开心的亮了眼「凡坊点心铺啊!」

 

「鼻子真灵,是小赵医生托我买的。」

 

李熏然皱皱鼻子,他么突然这么好心了?居然想到要买东西给我吃?可是…他还不知道他能不能吃除了营养餐之外的东西呢…

他可怜的看了看凌远。

 

庄恕也看见了李熏然的小表情「怎么,你还不能吃吗?」

 

凌远看见李熏然的表情就笑了出来,那一个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行啦,反正你也好的差不多了。」

 

李熏然因为庄恕在这里,不然他差点要扑过去了。

 

「你先吃,我晚点再来带你去照超音波,如果今天下午状况都好,我就准你出院!」凌远点了点李熏然的鼻子。

 

李熏然开心的摸了摸凌远碰过的地方,头低低的有些脸红。

 

庄恕在一旁看得有趣,却被凌远一起给喊了出去。

 

 

「实际上,我是有事情要找你。」

 

「甚么事呢?」

 

「李局长你知道吧,就是李熏然的父亲,他说希望我可以派一个医生介给他当法医,一阵子而已。」

 

庄恕明白了,他在美国的医院偶尔也接收法医的工作,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凌远大概使想找个有经验的医生。

「明白,但是为什么呢?」

 

「似乎是有个案子,专门挑青少年做脏器买卖,伤口和损坏程度都不一,本来他是希望我过去,但你也知道我的身分走不开,李局长说是上头的意思,希望公家机关跟警察有良好的互动,所以才批下来这个案子,这个新闻暂时还压着,但是牵扯了几个国外来台的留学生,所以算是国际案件,上头希望可以赶紧破案。」

 

庄恕手上的病人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实际上他刚回国,也没有多少病例在他手上,实际上论经验跟论时间,他确实最有时间。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把手上剩下的病人转交下去。」

 

「那太好了,我就不必烦恼了,我呢是想找一个有国际经验,履历又漂亮的人,这次的案件说好听是合作,可是真要不能协助破案对我们医院的形象也会稍有影响,还好你能去。」凌远怕他给庄恕的压力太大,转头又希望他放松点。

「不过你也不必压力太大,警队的人手脚很快,你只需要验伤写报告就行了,不必太有压力,」

 

「是哪个单位呢?」

 

「上海第一刑侦大队。」

 

上海第一刑侦大队?

 

呵。

 

季白。

 

真是有缘呢。

 

 

 

为期一个月的出差就这样定了下来。

 

日期订在李熏然出院的那一天。

 

因为李局长李夫人不能来,所以凌远亲自给他办理出院手续,连同来送的赵启平,来接的谭宗明,跟一同出去的庄恕一起来到大门。

 

这场景所向无敌。

 

「你要有甚么不舒服的就打给我知道吗?」凌远摸了摸李熏然的头,在一旁看的谭宗明忍不住都偷笑。

 

「知道了远哥,没有不舒服也会打给你的,你还欠我一顿,可别不认账啊。」李熏然在住院期间,因为凌远每天来陪病房,已有了一定程度的友好了。

 

「知道啦。」

 

凌远帮李熏然关上车门,又回头叮嘱谭宗明开慢些,这才放他们两个离开。

 

庄恕跟着李熏然上了谭宗明的车,一路往刑侦大队去。

 

 

 

而季白已经派了赵寒跟姚檬出外迎接。

 

「副队,欢迎,庄医生欢迎,我是赵寒这是姚檬,季队派我们来接你们。」

 

李熏然微微撇嘴,三哥还是把面子做的真足啊。

 

庄恕的到来,让厅里的一群女警官跟omega眼睛为之一亮,虽然他们已经有季队长跟李副队这样男神级别的存在了,可是庄恕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

 

用小女警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强大的,禁欲的感觉。

 

赵寒身为一名alpha,忍不住看了看这个一派正经的庄医生。说真,要不是他先看过庄医生的简历,知道他是一个beta,还真以为他隐藏的真好呢。

 

他们带着庄恕来到队里。

 

季白已经在等他们。

 

季白今天穿着一身警服,这身打扮让庄恕眼睛一亮。

 

李熏然像是回到了家一样,就轻松自在了起来,跟季白撞撞拳头「三哥,你今天去开会啦。」

 

「是啊,为了合作的事情。」

季白看了一眼庄恕。

庄恕跟那天一样,一身的西装戴着墨镜,嘴角微笑,拿下墨镜后的脸,一样的温和,一样的亲切,唯独那双眼睛,真猜不透他在想甚么。

 

「庄医生,又见面了。」

 

「是啊,庆幸的是在这样的场合。」不是我被抓,也不是你受伤。

 

「这样吧,今天没甚么事情,上次还没感谢你帮我结账,就一直忙到现在了,不如算给熏然接风,也算还了人情,今天我请客。」

 

李熏然是最开心的那个「太好啦!我要吃白玉大饭店!我都憋了好久了!」

 

季白看了李熏然一眼「就知道吃。」

 

李熏然讨好的挽住季白的手「走吧三哥~~~我们搭你的车啊!」又回头意示了姚檬他们「快快快!动起来!」

 

 

季白看了看庄恕,对他歪了歪头「走吧!」

 

 

 

白玉大饭馆是一间吃中餐的饭馆。

 

好处是,他有很大的包间,可以让来谈生意或是不方便出席在公众场合的单位来用餐,李熏然则是嘴馋他们的牛肉馅饼跟卤肥肠很久了。

 

庄恕被他们的热情给感染了,他以前在国外的时候,被影响了一些美式作风,回国后他配合着国内的民风,可是没想到季白他们却是如此的作风开放。

 

为什么呢?

 

不晓得是因为接风还是他们平常就这样,结束了后,季白居然提议要续摊,于是大伙开着车来到离局里有一段路的夜店去了。

 

不过一群警察,隐藏身分也还是警察,几个人玩得开心,却没喝多少酒,几个要开车的更是一口都没沾。

 

几个大男人在舞池里痛快的跳着舞,季白却一个人坐在吧台,左看看右看看的。

 

庄恕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抬手拒绝了酒保要给他酒的动作。

 

季白看了看他「你不喝吗?」

 

庄恕笑着看他手上一杯威士忌,却一口也没碰「你不也是吗?」

 

季白这会没看他,只笑了笑,继续看着舞池那群队员「你可以喝,我还要开车呢。」

 

赵寒带着他新晋女友姚檬在舞池里面摇摇摆摆,许栩被一群小伙子教着跳舞,李熏然倒是玩的不亦乐乎,小子,真是没神经。

 

「你不是来玩的吧?」

 

 

庄恕一句话拉回了季白的注意力。

 

「没有人来夜店,点了酒,却不碰一口,你不会是真的要戴李熏然来玩的吧?」

 

季白笑着点头「观察力不错,告诉你也可以。」

 

季白站了起来,把庄恕拉了起来跟他换了个位置,让他可以躲在他身后明目张胆地看着舞池,身体靠近庄恕,把头压在他耳边。

这么靠近的距离,让庄恕第一次不知所措。

 

「你记得你为什么来吧?」

 

季白说的是那个案件。

 

「恩。」

 

季白放松的揽住了庄恕,看起来像一对恋人一样,他拉着庄恕的手指把玩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那个连续杀人魔,有三起案件,被害人都是从这间店里走出去后被杀害,我们已经在这里蹲点了一个月,每星期固定来一次,我想,带你来看看也好。」

 

原来是这样,还好他还没天真的以为他真的要带他来玩呢。

 

不过…

 

庄恕看着靠近他的季白,心里一阵悸动,他顺着季白的伪装,摸上了季白的腰,把他抱得更近一些,他感觉季白有些僵硬,这样改变主场优势的动作让季白一瞬间不适应,他是个alpha,却被一个beta医生抱在怀里像甚么样子。

 

「但是季队长,你这样每次带着一群人来,就算是一般人也会有所警惕的,身为在龙蛇混砸的纽约混过一阵子的人,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吧。」

 

一谈到案件,季白就立刻进入了状况。

 

「下回,我跟你来,让赵寒带着姚檬单独来,或让李熏然带着许栩来,其他人待命就好,情侣一起出现在夜店,比一群朋友一起出现在夜店,更能接触到不一样的世界。」

 

情侣?

 

季白抬起眼笑着看他「我很高兴你这么快就进入了状况,但是犯人是专挑团伙的大学生下的手。」季白有略胜一筹的感觉。

 

庄恕抬起手摸了摸季白的脸「你的推断跟思路都没错,但是我要是犯人,决不会挑你们下手。」

 

他这话让季白刚刚有的一点优越感消失,皱了眉,不自觉的释放了一些信息素,让旁边酒保一个omega闻到了一阵阵浓郁的大吉岭红茶味差点没腿软,但是庄恕压跟一点都没感觉。

 

「身材高大,体型壮硕,各个都是长相令人记忆深刻的样子,还每周固定时间来一次,我想他也不笨,不然也不会这么久,还没有蛛丝马迹吧。」

 

季白皱了皱眉,但还是打从心底的赞成这个理论。

 

「那庄医生的意见是甚么?」

 

「就像我刚才说的,情侣比一般人更有机会触碰到一般人碰不到的禁地,给我个机会试试,总不过份吧?」

 

季白没说话,但他们的确是一点进展都没有,可是案件却越来越多,他想,试试也不是不能。

 

「行。」



----------

之前有人告诉我,这一对怎么这么蜗牛?

噗噗,希望你们看到最后不嫌弃庄医生脱下白袍禽兽的那一面!



评论 ( 14 )
热度 ( 1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