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7爱是坦诚。



 

 

「熏然。」

 

凌远在医院走廊看见了李熏然,他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了病房。

 

「啊,远哥。」

 

凌远感觉到李熏然身上的味道有些闷闷的,虽然信息素的味道还是被他收的很好,但是隐隐有些涩涩的味道。

 

坚强最害怕什么呢?

 

最害怕安慰。

 

李熏然不是第一次办案,也不是第一次失去伙伴,但是他永远,都无法做到毫无任何变化,他知道自己不够坚强,他不想拿因为自己是Omega的事情,来替自己找借口,他只是意志不够坚定…

 

 

常常的走廊上,只有守卫的警察。

 

一边站着李熏然,一边站着凌远,两人只是看着对方,可是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该对他示弱还是撒娇?

 

李熏然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该怎么做,他对凌远释放出的好感,他不知道对方接收了没有,可是他现在实在太需要一个肩膀,帮他承担帮他难过。

 

凌远一下子清醒了一会。

 

因为他感觉到李熏然点点释放出的信息素,那股他记忆中想要,但却不知从何下手获取的青柠,又传到了他的鼻子底下。

 

李熏然难过,他在悲伤,他的情绪一下子全被放大,冲击着凌远克制的内心。

 

凌远闻到了那股气息,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他以为李熏然是因为…因为以为自己不知道他是个omega,所以才释放的,还是因为他在示弱?

 

「远哥…」

 

李熏然脑子很热,自从他看见凌远的那刻起他就想倾诉,他已经到喉头了。

 

一个小时前,李熏然接到了三哥的电话,要他到医院去看那两个歹徒,要他们在醒来后马上可以进行问话,所以要他去守着。

 

李熏然从那两位警察的停尸间,都还没看到两眼,案子卷宗都还没放下,他就往医院赶去,他一路上都没有说半句怨言,可是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却越来越紧。

 

 

凌远也知道那病房里的是谁,是甚么人,他让李睿去替他们做的手术,李睿在手术台上站了没多久,便把两颗子弹从第一个人身上取了出来,随后就送去了病房隔离。

 

 

他也知道为什么歹徒都伤了可是却没有警察受伤。

 

因为警察死了。

 

当场死亡,连脉搏都摸不到,现在都还没送到医院来。

 

 

凌远也不顾身边还有两个看门的警察,就走到了李熏然身边,把他给抱在怀里,轻轻的一点点顺着他的背,像是哄小猫一样的,淡淡的释放出令人安心的雪松气息,拍拍李熏然的的头。

 

「没事,没事的。」

 

 

 

他们旁若无人的拥抱,李熏然眼眶热了,他多想永远站有这个怀抱,可是他一点信心也没有,他只能趁现在还有一些可能性的时候,紧紧抱住,好记忆一下这个温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手臂拥紧他的力道。

 

他在自己耳边说没事,他在他后脑上的手掌大小,还有他手指碰触到自己后颈的腺体时,酥麻的感觉。

 

 

李熏然突然有些发热。

 

青柠味不受控制的溢出来,在昏倒的前一刻他才发现不对劲。

 

糟了,他的发情期要到了。

 

 

 

等到再一次醒来的时候。

 

他已经在病房了。

 

啊..又是这间病房。

 

 

抬起的手发现了他自己打着点滴,他疑惑了一下,他不可能进入发情期而自己完全不自知的吧?他出任务前好好的打了抑制剂,而且距离上一次发情期还不到三个月,怎么可能这么快来?

 

而且他现在完全好好的,一点也不像是进入发情期的样子。

 

「李熏然?」

 

赵启平敲响了门,走了进来,看见李熏然已经醒了。

 

「启平?」

 

赵启平走进,把空调往上转了几度「你吓死我了,我才刚值完班,就听说你进了病房,还好没事。」

 

李熏然皱皱眉头「我怎么了?」

 

「你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睡觉了吧?」

 

「那又怎样?」李熏然下意识的回应。

 

「你说甚么?!」赵启平皱眉起怒视了他一眼。

 

李熏然摆摆手「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你也知道我们只要一开始办案,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我么会突然倒下了?」

 

赵启平拉了张椅子坐下「营养不足,而且你才刚好,就开始高强度的工作,你身体的旧伤跟不住你的动作,受不了罢工了,还有,你血液里的信息素激升,离你上次发情期过了多久了?」

 

李熏然抬起手算了一下「大概还有两个多星期才到,我晚上来医院前还补了一针。」

 

赵启平耸耸肩「虽然我不研究这个,但是我想应该是因为最近你吸收了太大量又太稳定的信息素了吧,身体的自我反应机制,让你提前进入了发情期,但可是因为你打的抑制针剂又起了作用,所以今天才会没有任何反应。」

 

李熏然看起来还想讲些甚么就被赵启平打断了「你放心,我知道,是我帮你做的检查,信息素这一环我一点也没填进去,我只是写了营养不足,我也不知道你打的针剂是甚么成分的,所以我只给你打了最一般的营养点滴,几个小时就好。」

 

他这才放心下来「那歹徒?」

 

「你三哥刚刚已经打过电话来了,我只跟他说你是上次的旧伤复发,他就让你先休息几天,剩下的事情他先找人帮你做,我刚刚经过病房,我看到有个女警来接手了。」

 

那就好。

 

「没人发现吧?我好像在倒下的时候,闻道了我自己的信息素味道。」

 

「应该没有吧,只有我跟一个beta的女医生帮你做的检查。」

 

赵启平皱了皱眉头「可是…是师哥抱着你来的,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想他应该是发现了,因为他交给我后,立刻调头就走了。」

 

远哥,马上就走了…

 

他肯定发现了吧?

 

他是有多不喜欢omega才会这样掉头就走呢?

 

 

 

 

 

李熏然一脸生无可恋,赵启平拍打了他一下「他早晚要知道的,我看你就是因为最近太常跟师哥在一起了,才会被他满身的信息素冲的发情,你让我说你甚么好!」

 

哎哟他也不愿意啊,但他最近就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一靠近一闻到凌远身上的气味,他就想靠近,他就像是被木天蓼吸引的猫一样,情不自禁的往精神粮食前进。

 

赵启平看李熏然的表情他也知道为什么,虽然他感受不到信息素,但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在床上的谭宗明一样,他想到就抖了抖。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师哥那边他没问我就不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啊! 看是要说还是要瞒一次想好。我去巡房了!」

 

赵启平跑了出病房,留李熏然一个人在里面被自己烦死。

他已经甚么都试过了,他还要再试试看吗?

 

还是就这样了?

 

 

他都还没想好要怎么样呢,点滴就在他放空的时候打完了。

 

正当他着急着要去按服务铃的时候,就看凌远拿着一盘铁盘进来。

 

「远哥。」

 

「我估算着也差不多了,就来帮你拔针了。」

 

凌远坐在床边,没有去看乖巧的躺着的李熏然,他确定了李熏然是个隐藏的omega,但是这么久了李熏然都没有对他说,他也不知道怎么问他。

 

他刚刚看了赵启平的检查报告,在怎么样,信息素的升起或落下,抽血检验报告都会显示,就算他没闻到也没有差别,但看见他并没有提及发情期,想必赵启平是知道件事情的,但他也选择隐瞒。

 

天知道他把李熏然抱去给赵启平的时候,克制自己咬死了多少脑细胞,才没有在走廊上就狠狠地要了他,对毫不知情的李熏然抱有幻想,让他现在不太敢看他眼睛。

 

自然也没有看见李熏然以为他在闪避自己,悲伤的小眼神。

 

 

凌远拆了压住针头的胶带,拿起了酒精棉球,压在针头上,缓缓地抽出针管,他虽然不做这些事情,但不代表他不会做。

他也知道这根本不会痛,可是他舍不得李熏然一点不舒服,他不要李熏然在他的范围内感觉到一丁点不适,他不想看见李熏然皱紧的眉头,可怜的嘴和眼。

 

 

 

他换上了新的棉球,贴好了固定胶带,收好了所有器材。

 

这才敢抬头看李熏然。

 

「收拾一下,我带你回家,好吗。」

 

 

李熏然想,这么体贴的凌远,谁能得到他,真是太幸福了。

 

「好。」

 

 

凌远也知道李熏然是为什么昏倒,但是他一路上都揽着李熏然的肩头,怕他走不稳、走不好,整个人都把李熏然半抱在怀里。

 

让经过护士站给护士看到的时候,还以为那是凌院长的小情人。

 

他让李熏然坐上车,还给他系上了安全带。

 

 

看见李熏然微微的笑容后,才缓缓地开着车往里局长家里走。

 

他不知道李熏然在想些甚么,他只觉得李熏然笑的很好看。

 

 

可李熏然脑里,刚刚那些赵启平说的话,突然在他心里整理好了。

 

也是啊,偶像就是偶像,他有甚么好在意的呢,就算他和凌远一辈子都无法在更进一步,也没有关系不是吗?

 

他已经知道了凌远很多的事情了。

 

可是在多的,他还没机会去发现的呢?

 

 

他盯着凌远开车的侧脸,那张他在讲台上看着脸。

 

 

他睡着了…

 

可是他睡得很好。

 

因为梦里…

 

他回到了他大学的时候,第一次看见凌远的时候。

 

 

那段他最好的时光。

 

 

 

 

 

「各位未来的警察,我是第一医院的肝胆科医生,凌远。」

 

那个声音让李熏然本来恹恹的脸抬了起来。

 

一抬头就看见了凌远那张带着自信的脸。

 

还有他的气味。

 

是雪松的味道,像深山里高耸顶天的神木一样,庄严幽静的味道。

 

「基因的理论中我们发现,不论任何的配对,都是能生育出完整的下一代的,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去选择性别,因为那是天生的。」

 

李熏然把自己的味道收的很好,可是却不自觉的想往讲台靠近,还好他坐着,不然他就要往前贴了。

 

「事实上alpha跟omega没有不同,他们有利也有弊。」

 

「各位如果有alpha在场就知道了,在那个时期,并不怎么好受对吧?你们也会感到头晕目眩,想释放的欲望无处释放时,在体内冲撞的贺尔蒙也会造成身体不适应,可是你们知道嘛!? omega的发情期在体内的贺尔蒙自相冲撞时,比alpha痛苦至少有十倍,这不是我胡诌,这是有科学根据的。」

 

没错,他怎么知道呢?

 

啊,他是医生啊。

 

「特别是男性的omega,本身的男性贺尔蒙,加上冲撞的可孕激素,在身体里互相排斥,那是比女性的omega还要大大的不适应。」他的声音好听的像是轻风,让李熏然着迷。

 

「其次,在怀孕的期间,虽然男性孕期比女性少掉几乎一半,但是承受的痛苦却是一倍以上。因为没有子宫,只能利用omega的内腔腹膜进行包覆,在男性皮下脂肪比较薄弱的情况下,更能影响到身体,例如孕吐会特别严重、胎动时肌肉拉扯也会比一般女性更为痛苦,所以我也在此倡导,如果你们之中有伴侣是男性的omega,记得对他好一点,他们可是很辛苦的^^」

 

好帅啊…

 

李熏然梦着梦着不自觉的露出点点微笑。

 

让开车的凌远停好车一回头就看见那样的场景。

 

李熏然的身上盖着自己给他盖上的外套,手不自觉拉住了自己的衣摆,因为omega的信息素激升,带起了一点暖光,还有嘴角带着的微笑。

 

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好。

 

 

他伸手去摸摸李熏然的脸「熏然..」

 

「凌…」

 

李熏然喃喃着甚么,他听得不是很清楚,于是他靠近了点,这次才听得清楚。

 

「远…远哥….」

 

这是。

 

梦见我了吗?

 

 

李熏然的梦还在继续。

 

他听完凌远的演讲,还想跟上去想跟他说声话,这是在真实的场景里面没有出现的,可是是他现在真实的想法。

 

「凌远…」

 

凌远只是往回看了他一眼,笑着跟他挥挥手,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看着他笑,朝着自己走过来。

 

李熏然慌张地喊了几声,想跟上去,但双脚不听使唤。

 

 

「远哥!」

 

「远哥!是我!」

 

梦里的过去不禁和现在重迭。

 

李熏然皱起的眉头让凌远心跳了一下,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皱起眉头了呢!?

 

「远..哥」

 

凌远握住他的手「我在呀…」

 

 

但是梦里的凌远没有停下来,李熏然悲伤,却没办法伸出手。

 

 

 

凌远靠近他的脸,摸摸他的眉眼,看见那双眼睛缓缓张开。

 

李熏然的眼泪从他的眼眶掉了出来。

 

凌远还来不及惊讶。

 

青柠味的信息素一下子爆发在了整个车厢里面,逼的雪松的气息被勾了出来,两双眼睛盯着对方看,凌远不太确定他在李熏然眼里看见了甚么,但是他的身体却比他的大脑还要诚实。

 

他捧起李熏然的脸,就朝那朝思暮想的唇吻了下去。

 

浓烈的青柠味不断的传了出来,凌远克制不了的亲吻他眼前的人,他想把他吃掉一样的热烈,唇舌交缠的湿润,甚至都能传出声音。

 

李熏然的身体软了下来,天生的基因让他臣服在凌远强烈alpha的信息素下软了身体,青柠受到了压迫的瘫软,他甚至做不好,不可控制自己的那种感觉,这是自从第一次发情期后,在一次的感受到。

 

他有些紧绷,凌远感受到了。

 

凌远不想让李熏然害怕。

 

他逼着自己抽身。

 

他推开了李熏然。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在这里侵犯他了,他好不容易想好好的开始的恋情,不能扼杀在他自己的毫无理智下。

 

 

 

 

「对不起。」

 

 

李熏然一下子从昏软的情绪清醒了过来。

 

他说甚么!?

 

对不起!?

 

对不起是甚么意思?

 

 

不行....

 

他不能动....

 

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猜那是甚么意思。

 

李熏然慌乱的信息素让凌远察觉到了,他正想拉住李熏然跟他说出他要说的话,就被李熏然推了开,打开了安全带就推了门下车,毫不回头的背影,就这样消失在凌远的视线里面。

 

 

凌远知道自己搞砸了。

 

他痛恨自己不中用,平时不是很会说吗?

 

怎么到了关键时刻一句都说不出来?你当了这么多年院长到底有甚么屁用!?

 

他拿起刚刚还盖在李熏然身上的外套,又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

 

 

「混蛋!」

 

 

 

 

李熏然关上了门。

 

背靠着门缓缓的坐下了。

 

他在干甚么?...

 

他明明知道不可以这样,他自己不是最痛恨这样的方式了吗?

 

他刚刚在干嘛?

 

试图用信息素勾引他吗?用这个他自己最不耻的方式,他居然为了一个梦一个情绪的爆发,想去勾引那个人?

 

你刑警的脑袋去哪里了?

 

你的冷静呢?

 

你怎么了李熏然…

 

 

 

 

 

从这一天无法克制的吻后,李熏然开始逃避凌远的电话、微信,甚至拒绝去医院,把自己一头扎进案子里面。他需要大量的工作,就像他大学时期那样,为了逃避身分,为了不让自己闲下来,他只能专心的逼自己工作工作工作。

 

他只有让自己的脑袋装满东西,他才可以暂时忘记那个吻。

 

甜蜜的背后,隐藏多少悲伤的讯息。

 

 

庄恕和季白发现了李熏然不对,甚至连整个警察厅的人都发现了李熏然的不对劲,虽然他很开心看到李熏然投入工作,可是这也太夸张了吧?

 

李熏然一个人在短短两天,就抓了脏器买卖的三个小组。

 

他们离最终越来越近。

 

 

可是在怎么快,一个星期还是过去了,那两位小警察已经等不及他们破案了,他们必须先安葬。

 

上头有意让警队的人先帮两位小警察举办告别式,虽然他们希望破案了之后再一起办理,也给那两位一个交代,但是家属已经无法再等了。

 

最后他们希望,那两位可以先行卸下重任,安心的走。

 

 

季白允许了。

 

刑侦一队在告别式当天所有人,都一起去送他们的兄弟最后一程。

 

李熏然也终于暂时停下了他的运转。

 

 

 

 

凌远打了很多通电话、传了很多条微信给他。

 

大部分都是希望可以跟他见一面,他很担心他之类的。

 

他可以从这些讯息里知道凌远有多担心,可是他没办法响应他,他只是逃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避,是因为那个没有准备好的自己,还是因为那声对不起。

 

 

凌远最后真的已经不行了,他没办法公然去警队堵他,只好打了电话给李局长。说他希望以院长的名义,针对这次合作行动代表诚意,跟庄恕一起去参与那两位牺牲的警察的告别式。

 

李熏然最后接到的一通微信就是凌远告知他这件事情。

 

"你还好吗?我很担心

过两天的告别式上

我也会代表出席

不论如何

我希望看见你

有精神的样子"

 

 

李熏然心想,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他只回了短短几个字。

 

谢谢

我很好

好的

 

 

 

过两天。

 

警局如期替两位牺牲的警察办了告别式。

 

李熏然和还在继续办案的三哥都一起到了场,凌远作为合作案的院长,和外派医生庄恕,也一起出席了。

 

告别式办的很温馨,两位警察的家属也都很冷静,也许是警察家属的自觉吧! 他们并没有埋怨,只是默默留着眼泪,却不作任何声音。

 

季白代表上前去到了牌前,抬起香。

「感谢你们对警队做出的牺牲,可以安心的卸下重任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你们辛苦了,好走。」

李熏然跟着季白和其他所有警队成员举着香,站在两位的牌前,抬起香鞠躬拜了三拜。

 

 

 

 

剩下的闲话家常,李熏然没有参与,因为他非常想在这压迫的空气下喘息。

 

李熏然趁着空档来到了办告别式大楼的顶楼。

 

他知道凌远也跟了上来。

 

他想,告别了两位兄弟,事实后,也该把自己的事情解决了。

 

 

 

 

 

「我不是第一天当警察了。」

 

李熏然看着楼下的灯火,吹着风,让他的声音有些小,但是凌远还是听见了。

 

「但不管我当了几天的警察,我都无法习惯,昨天还跟你说话的人,今天却躺在你的面前,一动也不动。」

李熏然红了眼眶,他平常不这样,可是他在凌远面前,闻着他若有似无的雪松气息,缠绕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安心,好像甚么都可以跟他说一样。

 

即使他是在剖开心脏,他也想掏出来给他看看。他不想藏,他内心受了伤,他在不剖开,他会死的。

 

「实际上,我是害怕的。」

 

「我以前觉得我父亲的制服很好看,很帅,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多危险,我不知道他捧满鲜花的背后,却是枪枝和鲜血。」

 

他曾经手染多少鲜血,他曾经失去了多少兄弟?

 

凌远没有打断他,只是释放出点点的雪松,神圣的围绕在李熏然身边,把他整个人框了起来。

 

「我有个现在已经搬去国外的青梅竹马叫简瑶,以前我跟他还有他现在的丈夫一起办案。他的父亲被杀的那天,他被我父亲带回了我家,我看着她害怕的脸…我让他不要哭,不要难过。」

 

「可我自己却哭得唏哩哗啦的….」李熏然想想真是好笑,他哭着安慰别人,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那次起我发誓我要好好的当一个警察,不管别人说甚么、不管多危险,我都希望我能阻止这些不好的事情在一次发生,即使我小时候总是看着母亲担心受怕的眼神,等着父亲回家,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当了警察。」

 

 

「我受到了很多的阻碍。」

 

李熏然没有去看凌远,因为他不知道他要用甚么表情,去面对他接下来要讲的话。

 

「我猜你早就知道我的性别了。」

 

「我一直都藏着,因为我厌恶我自己的性别,我为什么就不是一个普通男人?在分化前谁也没问我过想不想成为omega,可是为什么我是呢?」他突然觉得委屈。

 

「进入警察大学后,每一天都跟不同的alpha待在一起,我发情期提高了一月一次的频率,我的抑制剂打得比别人多上好几倍。每一次发情期,我都痛苦的不行,好几次我都想放弃。我只是一直向谭宗明拿抑制剂,却没办法告诉他为什么,我怕他会同情我。」李熏然要是要把他这辈子的委屈都说出来一样,他甚至都没有管旁边的凌远有没有在听。

 

「我其实怕打针,我一个人在浴室里把针剂扎往我的手里,推进我的手臂的时候,每次我都要犹豫好久…我觉得害怕,我想我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做这份工作? 我是不是就跟一般的omega一样脆弱? 我们只能由信息素支配。」最后只能屈服在一个alpha之下。

 

虽然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李熏然只要想起那些过去,他就会难受的不行。

 

同样难受的还有凌远,他清晰的感觉到了李熏然的信息素释放,青柠苦涩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

 

 

「可是我遇见了你。」

 

「你来到我的学校演讲,你告诉我的,是我一直在倡导手册里看见的事情,你说我们是平等的。你说omega也可做一般人做的事情,你告诉我我可以,你说了我就信了...」

 

李熏然然的眼泪不知不觉的就往下掉。

 

凌远看见那些那些晶莹剔透的泪珠往他脸上滑落,他就心疼的不行。

 

「我开始比以前更努力练习,不管受到甚么痛苦的事情,我都咬着牙忍过去。虽然我没办法像三哥那样永远都这么冷静,可是只要遇到像这次这样的事情,我就会想起你的说的话。」

 

「omega跟一般人没有不同,他们只是拥有了比一般人更特殊的可孕体质,事实上,跟男生女生一样,我们不需要去排斥或选择性别,因为那是天生的,我们都是一般人。」

 

李熏然一边啜泣一边跟记忆中凌远的话重迭了再一起。

 

「我遇见你的时候,我还感谢了一下那开枪打伤我的歹徒。」他笑了自己一下。

 

「因为我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你。」

 

 

「我喜欢你。」

 

「所以我试了很多方法想让你注意我,想让我变成你特别的存在,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样,让你接受我。」李熏然没办法看凌远,因为他哭的好丑。

 

「我都不知道你吻我,是因为受到信息素的牵引,还是因为...」

 

 

 

「其实我也是的。」

 

凌远在李熏然不去看他的同时,悄悄地前进,最终他抱住了那个哭的一蹋胡涂,却想把甚么都告诉他的那炸毛小狮子。

 

他打断了李熏然的话。

 

他知道为什么李熏然隐瞒性别,他也知道为什么李熏然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李熏然不知道,真正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其实是他自己。

 

「你说...甚么?」

 

李熏然这下吓的眼泪都停了。

 

「你知道我的论文,也听过我的演讲,我主张的平权理论,可我自己却是到今天才真正了解了。」凌远抱着那头狮子在他怀里,他想把他的眼泪都擦干,让他一辈子都不要在滴下一滴泪。

 

他的过去太让自己心疼,他后悔当初他没有多停留一会,因为如果那时候李熏然就认识了自己,会不会我们两个都不一样了呢?

 

「我一直在考虑该怎么告诉你,我知道你的性别。我以为你隐瞒着是因为你讨厌别人靠近你,或是那是你工作上需要的伪装。我一直都想,像你这样警察,肯定不喜欢alpha在你旁边主导你,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亲近你。」

 

李熏然突然听不太懂凌远再说甚么,是他的理解能力变差了吗?

 

「在车上推开你,是因为我已经再也忍不住要你的冲动。可是我明明已经想好了,要和你慢慢开始,想要一点一滴的打动你,最后,找个浪漫的地方好好的跟你告白。」

 

告白?

 

「但居然被你抢先了,你说,你这个小omega,是不是比我这个alpha还要有用多了?」

 

李熏然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凌远那双带着温柔的眼睛。

 

 

曾经他羡慕,可以被那双宠爱的眼睛看着的人,是他自己吗?

 

「既然真心告白已经被你抢先了。那么,我们正式的第一个吻,主动权,我想你让给我...」

 

也没等对方响应,凌远抬起李熏然那张哭花的脸,毫不犹豫的,往那章唇印了下去。

 

 

他妄想的好久,这种妄想让他不淡定,甚至不像从前那样冷静思考,他开始像个小男孩依样猜猜测对方的心情,却忘了其实他能够好好的分析。

 

他含着李熏然温软的嘴唇,好好的品尝了够,在两个人都清醒的时候,他想透过这个吻,好好的告诉李熏然,他有多喜欢他。

 

「等等...你...」

 

李熏然被吻的迷迷糊糊,差点就瘫软。

 

被打断吻的凌远瞇起眼睛看他,看的那一眼差点让李熏然害羞的软脚「你...喜欢我吗?」

 

 

这个傻瓜,都这样了还问这个?

 

不过没关系。

 

「是啊,你这么可爱,我当然喜欢你,你呢? 你愿意试着让我爱你吗?」还可以趁乱再来一次真正的告白。

 

李熏然一张脸又皱了起来,差点没要哭,他环上凌远的脖子,撞上了他的唇。

 

「嗯!」

 

当然好!

 

雪松和青柠缠绕的香气爆发在空气中,那片种满了柠檬树的森林,终于来到了春天,盛开的果实娇艳欲滴,引人摘采,饱满欢乐的青柠味中,还可以听见甜美的笑声。

 

可是森林却把他保护的好好的,要是有谁敢踏足这片土地来盗取,他会毫不犹豫地吞蚀掉那个踏入禁地的人。

 

因为他细心栽种的果实,只有他自己可以尝到。

 

 

---------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我以为是在袖底都剧透了,这里才放的这么快。

有没有只在这里看的伙伴们呢?这个快进度你们还可以承受吗?


评论 ( 16 )
热度 ( 1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