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谭赵/庄季】(ABO) 爱是…? 06爱是,眉目传情。



 

 

庄恕对季白很感兴趣,他不否认。

 

他的队员们包含李熏然在内,有各种性别,他知道季白是alpha,他从他身上能感觉到,虽然他没有求证,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因为他是医生,他有很多方式可以判别。

 

omega跟alpha都可以感受到两方的信息素,信息素可以说是很方便却也很麻烦的一种东西。

 

他的腺体位置位于脖颈后侧一些,通常标记动作发生在做爱时,alpha进入omega的内腔后成结射精,并且咬破腺体注入自己的唾液当作信息素媒介的直接传递,可以成为标记,等于是认证了两人的关系。

 

一旦标记成立,alpha就有支配omega的能力,虽然很现实,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alpha确实是世界上比较得天独厚的一群人,他们除了正常女性有怀孕的能力,男性有播种的能力以外,女性也具有能让女性或男性omega怀孕的体液,从下体排出也同时靠着性行为传递,男性更不用说了除了得天独厚的身体能力之外,头脑四肢特别发达,如果是运用得当的信息素控制,还能使omega跟比较一般的alpha臣服。

 

当然他想季白之所以能当上队长,除了他得天独厚的ALPHA身体条件,靠的还是他的实力。

 

麻烦呢,就在于alpha一但标记了omega,就有了控制omega的情欲的开关,除了omega对标记他的alpha信息素会有发情及安定的情绪之外,alpha的发情也能诱惑他们一起进入发情期。

 

不过omega现在权力提高了,也享有一般人的人权,随意标记是会犯法的,而且洗去标记的手术也非常方便。

 

Beta也有腺体,这个鲜少有人知道,因为他们的线体并不会发出气味,也不会接收气味,所以他们不会受到alpha跟omega的影响,当然也没有标记的作用,就是长得好看的跟甲状腺及淋巴是同样作用,所以一般人不会知道具体情况和位置,但庄恕他是一个医生。

 

不过此时此刻,他知道这些也没用。

 

警队几乎都是alpha,或是beta,当然也有少数的omega。Alpha跟omega可以靠着信息素判断alpha的心情状况。

 

剩余的队员,跟季白都已经共事已久,当然也知到季白的心情变化。

 

可他庄恕,偏偏是一个beta,他感受不到季白的alpha信息素变化,他只能从他微弱的表情变化去猜测他现在的心情。

 

 

一开始真的很困难。

 

庄恕很会看人的脸色,可是他一开始却不太懂季白,所以他对他很有兴趣。

 

但他现在可以明白了。

 

 

自从他提出那个要一起去假扮情侣的提案后,季白就明显的心情不是很高兴。

 

当然了,要他一个alpha收敛信息素跟一个beta假扮成情侣,有些为难他,但是他为了案子咬牙隐忍,放纵庄恕搂在他腰上的手,还有必须无视庄恕的暧昧动作,又让庄恕看了心情大好。

 

庄恕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基因是不是也有些变态的因子在里头了。

 

 

「这几次的行动都很成功,他们已经失手了三个,再这样下去他总会发现我们,可是我们却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碰见。」季白跟庄恕两个人在夜店的沙发上靠再一起亲密的讲话,眼睛却盯着整个场子转。

 

庄恕笑了笑「也不完全。」

 

 

季白抬起头来看他。

 

「前几具尸体我已经验过了,上面的伤痕跟开口都仔细的检查了在检查,我还没打报告。但是,可以知道的是,犯人大概是两到三个人,不超过五个。原因,伤口上的打斗痕迹有大有小有轻有重,并且每种力度都均匀分布,只有下手不一样的人才会这样。」

 

季白皱眉,他看着庄恕喝着酒。

 

「年纪,大约是45岁、32岁、25岁左右,可能是集团,可能是家族,可能是师徒。用的器具也特殊,剪开肋骨的那种特殊力道的剪子,一般人是买不到的,除了医疗用,就是工地用,恰巧我在上头查不到任何铁锈,就只可能是医疗用。」

 

季白思索,要是医疗用,那该有多少医院受牵连?

 

「不过只可能是大医院,小型诊所并不可能,也许可以先查查看最近的市区里面的所有大医院。」

 

 

季白点点头,站了起来。

 

庄恕愣着看他,这是干嘛?

 

「走了,他今晚不会来。」

 

「为什么?」

 

季白环看了一圈「今天虽然是周末,但是时间过于晚,学生几乎都已经没有,剩下的都是熟悉面孔,你不是说犯人不可能挑熟面孔做案吗?所以走了,去调查医院的事情。」

 

庄恕点点头,跟着他一起出门去了停车场。

 

上车前季白打了通电话「赵寒,你去帮我调查附近市区包含本市的所有大医院人事资料,我要近三年来有在医院调换过,变更、离职或复职的所有名单,明天下午前交上来给我。还有,让许栩随我给的指示给犯人面孔做侧写,顺便把名单给他看,另外我要机场五年来50到20岁的男性入境名单,赶快动作。」

 

庄恕喝了酒,所以当然是季白开的车。

 

挂上电话,就发现庄恕盯着他看。

 

「干甚么。」

 

「没甚么,只是觉得,你心情似乎不错。」不像刚才那样乌云罩顶。

 

 

季白也不遮掩「有线索了当然会不错,这个案子从临市转调过来给我接手,就是希望破案,已经一个月了,只能阻止不能抓到凶手不是我的作风。」所以才生气。

 

 

庄恕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季白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错。

 

同样都是警察,他和李熏然就不同,如果说李熏然是个热血的警察,那季白就是铁血了。

 

李熏然偶尔会被情绪所波动,他虽然也很明白整个办案过程跟犯罪心理,但大部份都还是在赌人性的弱点,他有时候会心软。

 

可季白不一样,不是说他完全冷血,但是他能克制自己心软,他就是那种要是自己身边的什么人,今天被害了,他也会吞着刀子忍着,直到最后一刻都不放下、坚持到底的那种个性。

 

庄恕能理解他,他心里的黑暗面甚至都怕被季白看见。

 

可是他自己却想看看,季白那坚强的脸孔下,一但脆弱,会是怎么样的。

 

 

 

季白隔天上班的时候,所有数据都已经在他的桌上了,庄恕似乎也被感染着气氛,马上就进去法医实验室,把那几句尸体重新提了出来在验一遍,也许还有甚么是他没找到的?

 

季白高强度的工作进度,别说他这个医生了,连他的队员都有些受不了。只是他们都知道,季白的方法,是有效率的方法。

 

「庄医生的报告已经出来了,他挑那间夜店下手的原因不难理解,那间店是市内最有名的,所有年轻学子都会在周末到那间店去玩,而且还有慕名而来的人,虽然我们的动作已经喝止了他几起案件都没得手,但是我们依然离他很远。」

 

季白贴出了几章医院的人员清单在白板上。

 

「再给出的报告中,我们锁定了这几间医院,上海市综合病院、第一医院、区域六院、和坊医院以及最近兴起的仁创病院。目标也已经大致上锁定在经验至少已经五年以上的手术医生身上,只是五年内的人员变更无论是哪间医院都很频繁,并且这几间医院都是顶上有名,必须低调的调查。」

 

一旁的警察猴子看了一眼「怎么没可能是新入的医生呢?这么轻易的就把条件排除了五年以上,是不是有些快下结论?」

 

 

「不可能。」庄恕走了进来,并且把最新一份的报告放在桌上给季白。

 

「为什么不可能? 新医生面孔不熟悉,也好下手犯案。」

 

庄恕坐进了椅子里「脏器买卖,在黑市的价钱很高,动刀的人不仅手稳要快,还要能在黑暗的地方立刻判断下手的位置。况且脏器若是切割下来还要可以在移植使用的话,有很多细节需要处理,不是随便切一块肉下来就可以使用的,虽然新手医生也可能犯案,但是这一批新医生我都见过,并没有可以做到这些事情的人。」

 

姚檬点了点头「那庄医生,你觉得应该从哪间医院开始下手调查?」

 

最近都是这样,虽然他们队里是季白说了算,但是因为季白每天都跟庄恕一起进出队里,形式上已会参考庄恕的意见,所以一旦牵扯到医疗事件,大家都习惯第一首先问庄恕,季白也表示赞同。

 

季白看了庄恕一眼,庄恕也看了他一眼。

 

然后他给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结论。

 

「第一医院。」

 

 

 

甚么!?

 

李熏然皱起眉头看向庄恕。

 

「我的建议是第一医院先做调查,原因有几个,第一我是第一医院的医生,先调查可以先排清嫌疑,好做后面的调查,再来如果是凌远的话,我想他会积极配合调。第三,要说这几间医院里面,这两年谁拥有最好的内科手术医生,那肯定是第一医院。」

 

季白抬起眼看看庄恕,他觉得庄恕讲的没错,实际上他也是想从第一医院开始调查,既然医生本人都说了,跟他想法一致,那么就尽快的开始调查吧。

 

「他们不只一个人,打手加上医生至少一次三个人动作,猴子,你们带队去上次找到的那个嫌犯活动区搜索,熏然、赵寒,你们带一队跟着去上次的案发现场再次勘察,姚檬许栩,我们去医院,立刻开始。」

 

「「是!」」

 

季白没有带多少人,而且事先打了电话通知凌远,他带上庄恕,姚檬、许栩一起来到了第一医院,院长已经出门迎接他们了。

 

凌远得知案件不是一天两天,他比任何人都希望洗清第一医院的嫌疑,当然立刻就安排好了所有数据供季白他们查阅。

 

虽然他没看见李熏然跟着来有些失落。

 

几个重点人物都排除了嫌疑,季白翻阅过后快速的锁定了几个可疑人物「许栩,你跟姚檬一起去这几个医生那里调查一下。」

 

他们跟凌远聊了一下几个医生的调动,在登记的案件都能找的到的资料,初步是排除了第一医院的可能性,季白跟着庄恕带着两个小的一起走出了大门。

 

庄恕看着季白一如往常的表情,却拍拍他。

 

「别担心,凌远已经把下个医院的联络事项都安排好了,我们可以过去,今天要是运气好,能排除一半。」

 

季白这才放宽了心情,点点头跟着庄恕一起上车。

 

留下一个一脸疑问的姚檬看着许栩。

 

 

一整个下午过去了,直到晚上,已经把所有可疑范围排查完毕,剩下只剩下两间医院了。季白显然心情不错。

 

虽然季白还是那脸紧皱眉头的样子,可是庄恕就是看出来他心情好,意外的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事情,让庄恕感觉也不赖。

 

季白也发现了。

 

庄恕好像总能猜对他的意思,不管是办案还其他的,他知道庄恕是个beta,所以他猜测庄恕肯定是一个很会看脸色的人,连他这样严格受过训练的警察都能看的出来,真是不容易。

 

他觉得神奇,所以他也渐渐开始在期待下一次庄恕能不能猜中他的心情,可每次,对方都没让他失望,也许庄恕是一个不错的朋友,头脑清晰又很精明,是季白欣赏的样子。

 

他意外的和许栩也很也有话聊,两人总是喜欢在办公桌上聊一些伤势跟心理学的事情,两个人看起来挺不错的,他都好久没看见许栩神采奕奕的样子了,果然聪明人跟聪明人交朋友都特别快。

 

季白也发现了,他的队员们,都像是把庄恕当大哥一样,一有甚么人生困恼或是解不开的疑问,就会跟在庄恕身边问个没完,在怎么烦人庄恕都不会生气,他一样用他温和的脸孔对待所有人,把警队的人都当成自己的朋友跟家人一样。

 

季白也是这样人,他把他的每个伙伴当成自己人,所以他对庄恕的好感顿时放大了。

 

「庄医生、庄医生!换我了!换我!」

午餐时间几个警察聚再一起,把一起吃午餐的庄恕跟季白团团围在了一起,庄恕很有趣,又很可以聊天,小警察都喜欢围着他问问题。

 

「好,换你。」

 

「庄医生,你对性别分化有甚么看法?你喜欢omega还是beta?」一个女警察亮晶晶的看着庄恕。

他这个问题马上引来了身边一群警察的呼声「这是跟案情无关,你自己想问的吧!」

那个女警察摸了摸鼻子「本来就是休息时间麻,有甚么不可以!庄医生!说说麻。」

 

庄恕笑了一笑「性别分化不是我的专长,但是还是可以解答的。我对这个没有甚么特别的看法,每个人都一样又不一样,至于你问我喜欢甚么性别,我想跟性别无关,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若是从医学角度上看来,是由大脑分泌激素产生的,所以AO才会这么相配,因为他们有信息素可以互相感受,你要是喜欢一个人,你就会觉得他的味道特别好闻,当然,也有天生信息素味道就是吸引人的那种,那种人通常说法就是男神或女神。」

 

庄恕讨人喜欢就是,总是不管多奇怪的问题,他都可以解释一大堆给你听,他的声音又好听,几个警察都给他迷得神魂颠倒。

 

其中一个小警察害羞的笑了笑看了看一旁的季白「难怪呢,我们厅的小警察总说了,他特别喜欢大吉岭红茶的味道,季队就是人家说的,男神般的存在吧!」

 

季白只是笑了笑,不和他们起哄的继续吃他的面。

 

庄恕倒是捡到了一个信息。

 

他是Beta,对alpha的信息素毫无感觉,可他今天终于知道季白的味道是甚么了。

 

恩…

 

大吉岭红茶。

 

「欸,搞得我都想喝茶了。」一个男生小警察混混的开了个玩笑,季白一双眼睛就往他那里看去。

 

「该干甚么干甚么去!休息时间过了。」

 

「是!」

 

庄恕看了看季白的表情,其实他也没有生气,这样近乎调戏的话也能说,果然季白是把自家的警察当家人一样的,这么有爱心的一面,让庄恕觉得很令人心动。

 

还有更多的样子吗?

 

 

 

庄恕这个期待没有来的太晚。

 

事情发生在一周后,但剧情却是不是向他想要的那样展开。

 

 

他和季白在站在停尸间,面前摆着的是两个小警察的尸体。

 

季白一如往常的面摊,但是庄恕知道,他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一周前他才和季白把第一医院的嫌疑厘清,把其他三间医院调查好,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还有仁创和上海综合两间医院尚未调查。

 

可是就在抓捕打手的时候计划出了差错。

 

两个打手被捕,可是却也在被捕前,打死了两名办案的警察。

 

季白当时不再现场,他和李熏然一起到上次的现场去探勘新发现,可马上就出事了,还是在要回程的路上,该死!

 

庄恕身为法医,正在替两位警察检验,虽然一点也没甚么好验的,两个歹毒持枪,进身的就打穿了心脏,一枪毙命,两个都是。

 

他看见季白紧皱的眉头,死死的盯住了那两个警察的面孔,虽然庄恕来这里没多久,可是他还记得,那两个其中一个,当天问问题的时候他也在。

 

「子弹打中了心脏,所以、」

 

「我知道。」

 

季白打断了庄恕的话,他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把那段路的监视摄影机看的都快烧出个洞了,那两个人士怎么开的枪,他都看见了。

那两个歹徒打死了警察后,被赵寒开了两枪打中手和腿制止其动作,随后送往医院抢救,现在正在加护病房,等他们恢复了,马上可以进行问话。

 

 

 

他转身离开了验尸间,一路缓步来到阳台,他知道庄恕跟着他,可是他没力气去拒绝他跟上来。

 

季白冷着一张脸,他什么也没说,即使他心里有再多脏话,他也都咬紧了嘴。

 

庄恕读懂了他的心,他知道有些想法,有些话,不是季白可以想,也不是他能说的。

 

「有时候我会想…」可他庄恕只是个平凡人。

 

「医师到底是甚么职业? 我们救人,说我们自己是医者,抱有仁心。可是我们怎么知道,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的过去? 未来…他会变成甚么样的人?」

 

季白看了他一眼。

 

「我在美国协助过许多案件,这也是凌远为什么让我来的原因。我救过的病人有一半是真正的病人,有一半,是警方要我救活他们,但最后却必须送进监狱的人。」庄恕从来不对别人说这些。

 

「对,无论是甚么情况,我都是个医生。毕业时我宣读过誓言,救人是我的天职。可是…有时候我也会想,他是真的希望我救他吗?他是真的可以活着?他没有愧对于人,他还有资格值得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需要做任何补偿?」

 

庄恕从来不说,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即使在在怎么不想,他都得救。

他看着被害人家属冲上来医院,恨的想杀了那些罪犯,那些他站了几个小时,救活的罪犯时候,他会这么想。

 

他做对了吗?

 

医生站在手术台时,绝不怀疑自己,可是下了手术台,他也是普通人。

 

「可是最终,我们都是活在体制下的人,道德不是可以用同理心来理解的东西,他复杂的许多,甚至比人还复杂、比人还矛盾。」

 

季白把烟拿了起来,想抽,却发现他的打火机在许栩那里。

 

于是他又放了回去「我不一样,我看多了。」他给了庄恕响应,可是连他自己都没听清楚他自己在说甚么。

 

「我只想赶快抓到凶手。」他一刻也不想等。

 

「是我的疏忽,他们能下手,肯定是因为是事先知道了甚么,推了两个敢死部队在前头,他们不是团伙作案,他们根本是集团。」

 

没错,只有这样才说得过去。

 

 

「我会帮你。」

 

季白厅见庄恕的声音告诉他,他会帮他,他转过身来正式面对庄恕,他看着他,庄恕把他心里最黑暗的那一面览去了自己的身上,他甚至不敢想过他也想过这些事情,但是这个人坦然地承认了。

 

季白只是看着他,庄恕也能理解他想讲的话。

 

他即使紧皱眉头,表情一如往常,可是他就是能明白,因为他已经观察了他好久好久。

 

就向他说的一样,他想看见季白的多种面貌,但绝对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如果要用失去他身边的人来换取他的悲伤,庄恕想,永远把他圈在自己的范围内,不让他看见任何悲伤。

 

他当然知道季白是ALPHA。

 

可是就像他之前回答过那些警察的一样,爱情不分性别,他是在怎么强的人,心中种有脆弱的那一面,如果你看见他笑你会开心,你看见他哭你会悲伤。

 

你随时想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你想保护他,你想照顾他,那就是爱了。

 

他早就发现了庄恕跟其他人不同,不然他不会允许这个人在他身边来来去去,他关心的早就超过了一般的同事关系,他发现庄恕能读懂他。

 

在他悲伤,在他难过,在他开心或是担忧的时候。

 

一开始是一场角逐战,想踏进他的地盘没那么容易,但是一旦踏进了那个被自己保护的好好的领地后,他就会毫无保留的给他看所有的东西。

 

在庄恕每每看破他的心情后,他接纳了这个原本的不速之客,成为了他生命里重要的一部分。一旦你开始接纳他,所有的表情你都能看清楚了。

 

就像他。

 

他发现他此时此刻也能读懂庄恕的心情,他的表情就像在告诉他…

 

「别怕,有我在。」

别怕,有我在。

 

他的眼神像是给季白一剂强心针,他拿起电话打了给李熏然。

「熏然,你去医院,守着那两个歹徒,我要他们一醒就通知我立刻问话,告诉赵寒,把目标锁定在剩下两间医院,既然他们等不及调查到就出手,肯定是害怕我们往下追查会找到甚么。」

 

这次,一个星期,我就要破案。

 

 

------------------


一边工作一边找之前的档案更新,发现庄医生你好不能让人专心啊!动作快一点呗!!!


评论 ( 3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