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大人世界的童话11钓鱼

*一个吃吃美食调调情的简单小故事。



11

反观李熏然认真的办案,凌远倒是喝个透彻。

他跟权医生找了一间小店,菜没吃多少就喝了起来,两个都是医生,自然有很多可聊的。

凌远没想到权医生看起来野心平平,对医疗体系也很有想法,说出来的思考让凌远都有些兴趣,虽然有些还是太天马行空了,看来他也是喜欢先想再做的人。他们俩聊到了夜深,都被卖热炒的阿姨给赶走了,两人才晃晃悠悠的离开。


「你先坐一下,我找个钥匙。」

凌远不知道权医生家在哪,但权医生却完全喝开了!直讨着还要再继续一轮,于是自顾自地进去商店买了好多啤酒,提着就要回凌远家,凌远也是没办法,可扶着权医生完全找不到钥匙,只好先把他放在门口路边的花圃旁。

他大概也是真的喝多了吧,居然连钥匙都找不到,该不会被李熏然带走了吧?他可不要睡路边啊。

「吶凌远……你说……一个好医生怎么就这么难做呢……?」

「嗯?你说什么,等等啊,我先找找钥匙。」

「我说啊,如果只剩我一个医生,我说的话就会有人听了吧……」

突然间,背对权医生找钥匙的凌远,感觉到他的腰上有个东西顶着他,当医生的本能,他很快就能分辨,那是一个尖锐的,可比手术刀的东西。

「权医生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事情不对,他也停下了手边找东西的动作。

「好医生的定义是什么,比较多人指定吗?又不是做牛郎,怎么就这样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呢?我哪里就比不过张医生,哪里又比不上你了呢?连一个没考过医生执照的人,都能替别人看病,我们的镇子是怎么了……坏了吗?需要治疗啊……」

他的声音听起来是烂醉如泥了,可是拿刀的手却稳的很,这是当一个外科手术医生的必备技能,光凭这点也能知道他经过了很多练习。

但是,一旦医生把手术刀拿去做医治病人以外的事情,就已经背弃了自己的道义。

「所以这是你杀他们的理由吗……?」

例如杀人。

「什么啊……原来你发现了啊?哈哈哈哈,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身后传来一阵笑声,在漆黑的夜里听起来特别可怕,但凌远可没空去想这些。

其实早在凌远接触第一个割鼻案时他就有些怀疑,他思考过那种可以平整切除器官的利器是什么,即使当时心中有些眉目,但是他到现在还不愿意相信,就是他身后那只手术刀。

医生手拿手术刀可是多么重要的工作,那可是用来救人的啊!

「而且你不该知道跟我通电话的人,是李警官的。」除此之外就是,今天稍早的电话也让凌远起疑心。

「啊?」

他是在挂上电话后权医生才出现,他和李熏然的关系可没有告诉任何人,权医生又怎么会说出 “怎么样,李警官没空陪你,那我陪你吧”的这种话呢?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确信李熏然和他有关系。那天李熏然忘记穿裤子就跑出大门的事情,后来也和他说了,他总感觉有人在处处监视着凌远,自己虽然看不出来,但也相信李熏然身为刑警的直觉,于是就特别留意了身边人说的话,没想到还真的被他抓到了。

「真聪明啊……反正你发现也没差了,死人又不会说话……只是可惜了,你确实是个好医生……」身后的权医生掐住了凌远的脖子,把手术刀往要害的地方猛地一捅。


「你、」

可他没想到凌远却一把抓住了那只刀,甚至转了一圈面对他,而他哪里有半点喝醉的样子?分明就清醒的很!

「你没喝醉?」

「喝醉了,我可能就真的要死了。」好在权医生的估算有个重大的失误,原本他确实是不能喝的,大概是一杯倒的程度,但这些日子他陪着那个胃伸缩自如的李熏然吃饭喝酒,为了不比他早倒下好回家滚床单,也练就了一身好功夫,他确实有些晕眩,但是刀子就这样明显地抵在他的身上,他闭着眼都能知道位置,又怎么可能抓不住呢?

「没醉你还是要死!」

权医生知道要是失败就会换他死,所以不管凌远是不是握住那把刀,也不管抽出来会不会造成明显的伤口,甚至忘记了法医姜姜就在镇里,她一看就能知道这个是手术刀割出来的,他只是一心想要置凌远于死地,所以他抽出凌远握住的刀,在他手上划开一大口子。

趁着凌远吃痛的收手时,以一个成年男子全身的力量把他推倒在地,趁着凌远因为疼痛抓住手腕的突破口,往他的胸口直直地捅下去。

「呃啊啊!」

可预想而来的血浆喷溅没有来。


「敢再动一下,我就开枪。」

因为正当要下手的那瞬间他被用力地制伏在地上,有个东西压住他的背,原本拿着刀的手被抓住往后转了一圈,痛得他松开了手上的刀,框啷的清脆声音是刀子落地的声音,脑袋上还抵着一管枪口之外,耳旁还传来冷冷的声音。

「你?」那个声音他听过无数次,绝对不会认错,是李熏然!

不仅是李熏然,随后警车的声音自路口开始响起,这才发现他身边冲出许多的警力,这些警察通通都埋伏在凌远家的附近草丛,为什么?!

「你不是,不会过来的吗?」他以为李熏然今晚肯定不会过来,所以他才挑选今天下手,李熏然已经快要一个多月都没有跟凌远见面了啊!

「过来了还怎么抓你。」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他就生气,拿凌远钓鱼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为此他还得憋着一个多月不能见凌远,他的性欲都靠食欲发泄了混账东西!

「权德烈,杀人未遂现行犯,另有多项连续杀人案之嫌疑,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警局,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好好问你。」杨士均带着两个警察,把被李熏然压在地上制伏的权医生铐起来,虽然说是嫌疑犯,但从刚刚他和凌远的对话中,都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这起连环杀人案件的犯人了。

多么令人难以相信,犯人就一直在他们的身边,用和善伪装的杀人魔啊!


带走了权医生之后,杨士均跟其他队员都一起先回去了警局进行侦查,唯独只有李熏然留了下来。

看着凌远手上的一大口子,他就难受的很,先前他就说过了不要让凌远当那个诱饵的,偏偏凌远自己愿意,看吧!他可是医生啊,手受伤了该怎么办!?

「你不要摆这张脸,我不是没事吗?」凌远看着李熏然皱起来的整张脸,也心虚得不行,说好他只负责钓鱼的,没想到自己会干出拿手去抓刀这种事情,可能当时也是恼火了吧。

「讨厌……下次不准了!不!呸呸呸!没有下次了!」说到一半突然觉得不吉利,李熏然赶紧改了话头,然后窜进了凌远的怀里。

「好乖好乖……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凌远笑着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摸摸李熏然的头,吻在他的耳旁安抚着他,明明受伤的人是他,怎么他还得安慰别人?

算了,他不是别人啊,他是李熏然啊。




TBC

最近特忙啊,所以就把后面的话交给你们啦~

前文等失效的连结会等此篇完结之后我再慢慢地找,但由于翻车的太多,所以如果各位有再追文,可以私信我你们当下追的哪几篇连结是已经失效待补的,我会优先补上喔!


评论 ( 15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