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大人世界的童话07焦尸案

*一个吃吃美食调调情的简单小故事。

上一回前情回顾请走【凌李】大人世界的童话06我可是什么都吃得下去 (R18慎入) (虽然没有什么剧情就是了




07

「这个不要紧,我帮你包扎一下就行了。」

和蔼可亲的中年男子正帮一个少年看腿,少年的膝盖上面不知道被什么尖锐物划过的样子,拉开了好大的一个口子,于是他的母亲带着他来到这个挂着简单匾额的平房。

「这几天就别碰水,尤其海水,小心顾着,这个药膏你带回去擦。」男子帮他清洗伤口过后,抹上药然后包扎起来,还顺手递给他刚刚抹的药膏。

「谢谢!」

「不谢,赶紧回去吧。」

在这对母子走后没有多久,那位男子回到屋子里面哼着小曲,随手拿起了一大瓶伏特加就往嘴里灌,心情好似很不错的样子,可正当他想要回客厅看电视时,突然又有人敲门了。

不疑有他的去开门,正想跟来人打招呼时,却发出了极大痛苦的吼声。

「啊…啊啊啊啊啊!」

面前站着的人不为所动,就这样看着他,直到吼声渐渐变小,然后消失殆尽,他便离开了那间屋子。


隔天一早—

鉴识科小可带着相机,来到郊区的屋子门口,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查阅了一下,感觉没有问题,就继续他的采证工作。

「杨队,李副队!」

「采证的怎么样?」

李熏然和杨队长也紧接在他的后面来到了这里,一靠近就闻到了浓浓的烟味,还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闻气味。

「现场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的指纹,而且被害者也没有办法看到全貌了。」先来到案发地的小警察给杨队长报告,但想起早上第一眼看到那个案发现场,也是皱着张难看的脸。

李熏然靠了拉起封锁线的地方,套了鞋套、手套走了进去。

摇摇头,这当然看不出什么啊,这个地方全部都被烧得焦黑,连被害者的身体都不知道哪一块是什么部位了,除了…

「小可,这是被害者的脚跟手吗?」

「是的,应该是同一个人的。」

大门的地方烧得焦黑,木门也是毁掉了一大半,地上都是焦黑的骨头,可这中间却有一双腿倒着,还有一只手被烧毁了一半,上头被黑烟熏得焦黑,剩余的手指却还紧抓着门不放,这大概是唯一被害者身体的部分了。

杨队长听完报告后来到了李熏然的身边,看到满地的惨况也不禁摇头。最近真的太多这类的案子了,前面都还没破案,被害者却一个个来,就如他所想,案子没有终止。他一向不喜欢自己灵敏的直觉,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

「这个恐怕又要先拜托权医生了,姜姜还赶不到吧。」

杨士均记得前阵子,法医姜姜才刚带回之前那三具被害者回市内,上周也终于回传了报告,犯案手法干净利落。但是他现在还有手边的案子,原本预计一周后才有办法到这里来,可现在距离上次打给他也都快要一个多月了,他那边还没处理完。

「对了熏然,刚刚打听到了几个跟被害者生前有接触的人,你先去跟他们见个面,我等等会跟着把这些手脚先带回医院。」

「我知道了。」


而另一边,上午得到半天休假的凌远,这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按下咖啡机,优闲的打开窗户,看到了一片干净又清澈的海洋,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他找到的这间房子还不错,睡的也好,不过他的工作量真大,医院的医生短缺实在是太要命了,他这个月以来还是第一次休假,居然也只有半天。

但是这大概就是他的历练吧,当初会来到这里的原因他还没忘记,之前他打听了一下,果然第一医院的内部已经开始大乱了。跟着院长的爱徒都被他用各种名义送了出去,有像他这样被调派的,还有送到南非去当无国界医生的等等,而老院长自己则留下来,跟准备把他拉下台的副院长内斗。

凌远是真的讨厌这种事情,医院本来应该是一个单纯救治病人的地方,可那些人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一些无趣的事情,要是他之后真的回去接手院长的位置,他肯定不让这种事情继续发生。

「凌远~」

正好喝完一杯咖啡,刚醒了脑,靠在窗台吹风的凌远就听见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呼唤他,往外一看,隔着花圃的对面那头,李熏然正在跟他招手。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那一日两个人火花触碰之后,他们就时不时的会相约出门吃饭,相同都是只有一间的警局跟医院,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两人总会在忙碌的夜晚相约吃消夜,偶尔会谈起今天的案件跟病人,然后某些可以放松的夜晚,他们会到对方的小房子里面滚上两圈,没给对方多说什么承诺之类的,但是这样的相处他们都感觉轻松。来自不同的两个地方,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却可以这么契合,所以凌远也挺喜欢跟他一起出门的,毕竟眼前有个养眼的,摆着都好看。


「又发生了一起案子吗,那个无差别随机案,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看着桌上的李熏然流,同样是一大盘一大盘的食物,他都已经从看着就饱,到现在可以享受的观看他吃饭的程度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只有犯人一定很了解罗曼镇,但是没有作案动机,找不到被害人之间的关联性,还是毫无进展。」李熏然把他刚从鉴识科学图小可那里拿来的相机递给凌远,里面是他们今天的案发现场照片。

他刚刚已经去找过被害者生前接触的最后两个人了,是一对母子。被害者王氏是一个普通的茶农,之前年轻时学过几年医,但是半吊子,只能看看外伤什么的,不过在医疗资源缺乏的罗曼镇来说,已经很受用了,所以那对母子就是去找他包扎伤口的。

现场采证到了一些化学物质,但由于王氏之前的工作,在家里摆放了很多药品跟溶剂,所以会烧起来的那么严重也是很普通的,并没有其他的可能性,而且那对母子在他死亡前一天很晚才见过他,也就是说那一晚上的十几个小时之内,不仅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有大火,还可以烧的如此猛烈。

奇怪的是,烧的连骨头都黑了,木门却有一半是好的?

「现场只剩下了手跟脚啊…」

翻看完照片后凌远觉得那闷,李熏然脑袋在想什么他还是真的猜不到,这人肯定刚刚才看过案发现场,为什么还带他来吃烧肉?

李熏然倒是没注意凌远的内心活动,径自夹起烤肉在眼前仔细的看。薄博的烤肉在炉火之中可以烤焦都会有味道飘出来,而一整个人都烧光了,周围的邻居却都没有发现? 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烧得很快就结束,那怎么样才可以让一个人烧得很快,又烧的那么猛烈呢? 

凌远放下相机后不自觉得也放下筷子,似乎也知道李熏然在想什么。

「也许,他是用那种人体自燃案件的手法。」这个案件他怎么看,都只有那种可能。

「可能吗?但为什么留下了手跟脚?」

「没有看到实体不太能确定,至于为什么留下手跟脚…我倒觉得你可以先调查别的事情,例如从骨头去推断犯人有多高,这样就大概可以知道,犯人是从他的哪个地方放的火,也许可以追踪到一大部分身高的嫌疑犯。」

因为火舌只会往上窜,如果嫌疑犯是在他的正面放火,那他的手部接触以下的地方就不会燃烧殆尽,所以才留下了脚,至于手,可能是因为伸出去抓紧木门的关系。虽然犯人也可能考虑到各种状况,但现在只能这样先去推断了,总好过什么都找不到。

「那你跟我一起去医院吧,我正好要去汇报,可以顺便帮我看看留下的手脚吗?」

「当然了。」反正一开始就帮忙了,也不差这一次。

「太好了!」开心的像是已经解决了那样,李熏然把最后一大口的烤肉塞进嘴里,然后站起身来越过桌子,往凌远的嘴上大大的亲了一个。

「欸!啧…」

「老板娘!结账!」然后没管凌远,就抓起账单蹦蹦跳跳的网柜台去了。

而凌远还坐在位置上,伸出拇指擦过自己的嘴,李熏然这家伙吃的一嘴油,也不擦干净就亲他,全都沾到嘴上了。

但即使是洁癖如凌远,却看着自己指尖来自于对方嘴上的残油,还是忍不住笑了。




TBC

新案件又来了,不要担心前面的案件,最后都会一起破案的,我们要关心的是凌李的恋爱进度大大跃进了!

滚完床单的两个人相处起来就很自然了呀,以及李熏然的吃货属性真的让凌远背瘠一凉啊!

虽然我让你们别猜犯人是谁你们大概还是会猜的,行吧那就猜吧哈哈哈哈

下一回要等我有空的时候更新了,等待补连结的伙伴要再等等了,毕竟更新跟补连结是没办法在同一天做完的事情。

那么,记得来跟我聊天喔!!!!!


评论 ( 13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