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林秦 在你身边

*遥遥 @文笔截断ing 的生日贺,其实之前就写好的,但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消失太久所以来骗更,等一下还有一篇嘿嘿嘿。


*被魔女养大的孩子梗

*荒野狼人林涛x魔法师秦明


低吼、面目狰狞、摆出攻击的姿态。

年幼脆弱的狼用尽全身力气想要防御,可是身披黑色袍子的魔法师还是不断朝他前进。

狼通常是群居生物,可眼下小只又瘦弱的狼犬身边只剩一群死去的大狼,显然是刚刚遭受到侵略,现在他的家族只剩下他一个孩子,小只狼犬自己身上已经是抓痕布满、血流不止,明明害怕颤抖的不行,可是却无能为力,不能抵挡外来的侵略。

戴着帽兜的秦明目光朝下,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未成年的狼,双方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他先从黑袍里面伸出一只白皙的手,并且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颗苹果放到他鼻子前。

「吃吧。」他很瘦弱,再不吃东西就要死掉了,现在只是硬撑着而已。

一起训练的魔法师总说,秦明天生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他冰冷的外表骗的了人,内心的温暖却骗不了动物的灵敏天性,小野狼马上就对释出善意的秦明嗷嗷嗷的叫。

秦明拿着苹果晃了晃让他过来,小野狼就立刻凑上来闻,确认苹果没有问题之后,小野狼立刻就着他的手大口大口地啃起苹果,鲜红饱满的水果两三下就被他咬去大半。 

看他吃下去,秦明满意的伸出另一只手来摸摸他的头,小野狼被摸的舒服了就抬起头来,看见了魔法师温柔的微笑,一下子居然忘了要吃。

吃好的小野狼看着秦明,眼光充满渴望,其实从第一眼看见小野狼,秦明就心软了,想来又是一个,年纪轻轻就被自己的全世界抛弃的可怜孩子。

于是他便伸手把小野狼给抱了起来,将他发抖的小小身躯包裹在黑袍里,

我们同病相怜,可是我走过来了,所以现在没有人敢欺负我,而你既然遇上了我,那么所以从今以后,也再没有人可以欺负你了。

「别怕,我带你回家」


--


「嗯…砂糖、苹果…」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在桌子前把切好的新鲜苹果丢进锅子,看了看手边的书,思考了一下,又拿了几瓣干燥花瓣也丢进去。

拿出搅拌拌在锅里头搅了搅,闻一闻香气,又拿起来尝了尝,秦明满意的点点头,居然还笑了,他认为今天果然是一个好日子。

不过若是可以忽略趴在他背后,把他抱在怀里的男人,刚刚那一切都还是很美好的,可惜身后的人存在感太强。

「林涛,你这样我很难做事。」

转过身来就看到那人,他头上有精神抖擞的狼耳、永远都会露出小犬牙的笑,天生优越的体能让他身上看起来肌肉发达却不夸张难受,从前那只小野兽长大成人的样子闪亮登场在他面前。

「宝宝~你在做什么魔药吗?」林涛感觉秦明做什么都有趣,就东摸摸西摸摸的,还拿起锅勺就捞锅里的东西,他灵敏的狼鼻子闻到香甜的气味,立刻伸舌头偷尝了点,发现今天的魔药好甜!

秦明抢下了他拿走的勺子,把上头的狼口水仔细洗干净才放回锅子里「我不是宝宝,我已经三千多岁了,还有你,什么都不问就吃进去,也不怕毒死你。」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毒死我的,你舍不得麻~」

「…滚开,好热。」

不知道是不是犬类都特别黏人,林涛又把整个人都贴上了冰冰凉凉的秦明身上,立刻就引来秦明的不满,但是即使是让他滚开,也没有特别的抗拒,脸上还因为白皙露出一点明显的粉红。

「那你到底在做什么麻~」

「果酱。」

不过这么多年来,秦明早已经习惯了林涛的黏人,所以行动自如的又到了冰箱把已经好的派皮拿出来,将温热的果酱满满的铺在了派皮里面,最后放上切片的青红苹果,马上就成了一个漂亮的苹果派。

做到这他突然停顿下来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可以,所以伸出手来对派比划比划,瞬间就冷却完成,成为可以即食的苹果派。

「为什么要做苹果派?」

没有直接回答,秦明把派端了起放到一旁的餐桌上,林涛这才看到除了派之外,还有一个小礼盒,眼前的人对林涛招了招手,让他过来,然后把盒子交到他的手上。

打开了那小礼盒,林涛发现里面是一个做工精美的项圈,手工揉制的皮革上还有秦明的名字。

「这是给我的?」

「这你来到我身边第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如今你也是一只成熟、可以独自外出生活的成年狼了。」

对魔法师与兽人来说,诞辰于他们过长的生命是一种无意义的日子,但是林涛现在已经是一只成年的野狼,理当应该放他回去找其他幸存的狼群,与他们群居生活了。

想到这里,本来脸上还有些欣慰的秦明,随即又有些落寞。

「不管你选择如何,我只是希望…」秦明看着项圈上自己的名字,让他别忘记自己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三百六十五个日子对秦明三千多年的生命来说很短,对林涛来说也还不长,他知道秦明话中的意思,当初他救了快要死在路边的自己,没有计较付出的让自己活下去,如今他希望自己有个选择未来的机会,他是不愿束缚天性奔放的野狼。

可是林涛笑了笑,把那项圈交给了秦明,然后把他给紧紧揽进怀里,像是怕被抢走的玩具一样,勒的他呼吸困难,可是却真实的让他感受到自己。

「我不会走,别赶我走。」

林涛知道,长久以来独自生活的秦明,不是他喜欢孤独,而是他的生命太长,曾经重要的人,也许现在都已经离他远去,他是必须习惯孤独,才不会让自己受伤。

可自己不一样,即使没有魔法师这么长的生命,好歹也是可以活上几千年的兽人。

「帮我戴上吧!」

看着交到他手上的项圈,秦明把林涛脖子上旧的给拆了下来,然后换上了新的,赭红色的皮革在林涛的脖子上很好看,他果然没有选错。

林涛摸摸脖子上刻有秦明字体的纹路,在摸摸眼前人的脸颊,低头在上面吻了吻、舔了舔,最后蹭了蹭,用尽一切方式撒娇。

然后紧紧牵着那双,把自己从荒郊野外带回来的双手,他亲手把项圈交给秦明让他替自己戴上,就是要告诉他,他是自愿被绑在他身边,那是他的选择。

当年他给了自己一个家,现在换自己给他一份爱,这会是一份到生命尽头前都忠贞的爱。

也许他的意思有好好地传达给眼前人知道了,因为他看见秦明眼眶里少见的湿润。

不过你不能说他在哭,他会生气的,所以林涛笑着拍拍他的头,然后说,来,我帮你把眼睛进的沙子吹一吹,然后我们切蛋糕吧!

「别怕,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END

---------

其实我超级喜欢林秦,从他开始连播的时候,但总觉得秦明的个性不好抓所以一直没写,只偶尔会让他出现在长篇里面客串,先前遥遥生日才终于鼓起勇气写了一篇,只是没发在这,现在由于我是窗期(住口

所以决定让大家也来品一品,虽然我觉得秦明在做果酱的时候搞得像在做飞天小女警一样233333




评论 ( 4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