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凌李 灰色童话 (应该甜吧/一发完)


*这是很久之前跟风了推特上的话题-养成系被魔女/(王)养大的孩子。

*而且我大之前赐画了  @Mr_Oyster  快来看看可爱小手手(爪)



6岁

「嗯? 好香啊!」

正在跳着经过屋顶,男人突然停了下来动动鼻子,他好像闻到一股好吃的香气。

「是小孩子在哭?」

动动耳朵,他可以听到方圆五百里之内的声音,隐约有一个细碎却撕裂的哭喊声,他眼睛一亮,带着兴奋的微笑一跃而下,追随着气息一路奔跑,因为太着急怕被抢先,所以中途还有进步是离开地面的。

「呜...哇啊啊啊、」

好不容易顺着哭声找到,但是等他来的时候果然已经晚了。

几个一看就知道是被低层恶魔控制的人类,面目狰狞的动手拉扯这个孩子,想把他的衣服撕烂、想要在他身上划开皮肉、想把他拆吃入腹。

「喂,滚开。」冷冷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点冷冽,别开这种低级的玩笑了,那孩子是他先找到的好吗。

好在那些个人看见来的是谁,惊慌的立刻就放下手中的孩子仓皇逃跑。

待那群人离开后,刚刚那个差点羊入虎口的小孩擦擦眼泪看着来人,瞬间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场给震摄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一双明亮透彻的眼,还是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眼底充满防卫。

「你是谁...跟他们一样,要把我卖掉吗...」奶声奶气、细皮嫩肉,小小年纪却带着一双精明的桃花眼。

「我看起来像人口贩子吗?」听到这话来人笑了出声,说到底这个孩子为什么被丢弃、被谁丢弃,又是会被卖到何处,他一点也不在意,就是好奇才过来看看而已,卖掉他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小男孩摇头,孩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他穿着修身的黑色衬衫跟西装裤,一头微微的卷发配上他看似和蔼可亲的笑容,看起来人模人样,但小男孩就是感觉到眼前的人与众不同的地方。

「你看起来像魔鬼。」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不得不说是个聪慧的孩子。

「盒盒盒、真可爱!差不多了吧。」那个男人露出了真心的大笑「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低级的恶魔,我是魔王!」

他不是街头可以看见那种滋长在人心中的邪恶,更不是只会恶作剧的小鬼,他是连各路经过的小恶魔都要喊他声哥的那种大魔王。

「那你有翅膀吗? 恶魔都有翅膀….」可男孩看他的长相如此可爱,实在很难相信他有多大的能力,男人看起来还比较像会送错信的天使邮差。

「听谁说的啊! 去哪里读乱七八糟的童话? 我不用翅膀也能飞!」感觉到小男孩的不信任,男人脸上有些不开心,小看他了好吗,而且就是有翅膀也不给你看啊!

小男孩嘴里嘀咕着童话故事书里面才没有恶魔,里面都是充满和乐的小天使,才不是你这种人会出现的地方,完全没了刚才的恐惧。

「喂,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还很弱小,但说实在,已经很少人遇见他还可以用这种丝毫不畏惧的眼神了,刚刚他在说出自己真实身分时,还刻意露出打压的气场吓吓他,明明男孩双腿酸软逃都逃不走,可依然没有避开他的眼睛,他很感兴趣。

「凌远...」

「嗯…既然你没地方去,不如跟我走吧!」

凌远吗?嗯,双眼锐利、骨气独到,将来肯定能成为独霸一方的霸主

「我叫李熏然,记住了,一辈子都不能忘。」

虽然不知道自己最后为什么这么做,但从来不曾施舍过这般同情的李熏然还是伸出了手,把那男孩那软软的小手给牵的牢。

带他离开了暗巷,把他拖进更黑的深渊。

 

 

16岁

「熏然!」

「闭嘴! 让你喊我名字了吗?! 」

「你别生气,我道歉真的!」凌远穿着高中制服在后头追着李熏然,前方的人看似很生气的样子,一点都没让他追上。

途中李熏然猛的转过头来,凌远差点撞上他,一看他停下来就赶紧道歉,他说他保证以后都不再打架了,绝对不会再随便出手了!

「那你说,你为什么打架?」导师说要联络监护人,可是凌远没有法定监护人,最后逼不得已只好联系李熏然。

刚刚被喊过来的李熏然一到校园里就直奔导师办公室,听到平时乖乖的凌远今天居然跟别人打架了,他内心一个火大,就都忘了问他里由,没想到他还知道要道歉。

「他们说我没有爸爸…是在垃圾推里长大的。」提到这个,眼眶有些红润,凌远有些委屈的小表情显露。

李熏然听见理由觉得心脏一阵疼痛,平常都没看他表露出来,他以为凌远甚至都不在意这个,没想到凌远也是会为了这种事情伤心的。

「就为了这种理由? 你在那里长大的跟他们什么关系! 你只要知道你以后会长的比他们更好就行了!」可是即使心疼,明面上还是没表现出来,只是延续着刚刚的怒火。

「而且谁说你没有爸爸的! 我就是你的爸爸!」

但李熏然在内心咒骂这群小孩,居然敢欺负他的孩子? 气的他尾巴都露出来了,要是让他们知道凌远的靠山是谁,臭小孩们可能都会吓的屁滚尿流啊!

听见这话,虽然嘴角的瘀伤还有点隐隐作痛,但凌远还是露出一点点微笑,刚刚被人嘲笑的伤痛也许还没过去,但是心里突然好像也没那么不舒服了。

「熏然对不起,我以后绝对不犯了,我们回家吃饭吧! 我学了一个新的菜!」

「说了叫我爸爸。」

被勾着走的李熏然也没那么生气了,虽然他是想让凌远照着人类社会的小孩那样正常成长,可是恶魔的小孩,谁不是在打架中长大呢?

「…你学了什么新菜啊。」

「奶油牛排饭! 走吧,先去超市!」避开了称呼,凌远把话题引到了超市上,李熏然这个小恶魔马上就忘了刚刚的气。

看他应该是不气了,凌远立刻就上前去勾住比他高一些的李熏然,内心突然觉得激动。

他什么时候能长的比李熏然还高呢? 他很期待长大的那一天。

 

 

26岁

凌远穿着白大褂在窗户前的办公桌,正在用功的看着手上的资料,不时的还会动手抄写。

窗外的大树上,李熏然撑着下颚坐在树枝上,双腿勾起来晃啊晃的,尾巴也跟着晃啊晃的,身轻如燕的他让树木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还随着风轻轻摆动。

这里是凌远工作的地方,第一医院的肝胆科主治医师办公室,他已经在这里看凌远一整个上午了,人类世界的工作这么麻烦啊? 凌远几乎都不再家里了,每天都有好多时间在医院里,他真的好无聊,所以时不时就来看他。

「熏然?」

听见喊声的李熏然回神,发现凌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了他,靠在窗户旁看着他,惊喜又开心,但随即又往下看了看「这里是六楼啊…」

从树上跳了下来,李熏然咚咚两下就跳到凌远的窗户旁凑到他眼前,有些骄傲的扬起下巴「十六楼我都上的去!」

「是是是,那你先进来等我,我还没那快下班呢。」

翻身进去办公室,凌远伸手帮李熏然拨了拨被风吹乱的发,动作温柔的像怕把他碰碎,眼神也温暖的像太阳。

被碰到的皮肤像着火那样烧,李熏然站定后着看凌远,发现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他就长的这么大了,当年那个小奶狗般的孩子,现在居然比他还高了。

「没人发现你吗?」

「我是谁啊,我想让谁看见,谁才看的见。」

好像是给凌远的特殊对待一样,让他露出笑醉人的笑,那双桃花眼在他长大后看起来更加迷人,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又高又帅。

李熏然心里有些得意,没想到自己的眼光还挺好的,绩优股呢这孩子。

 

叩叩两声,门被打开了。

「凌医生,下午的诊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正在谈话时,门外敲门后走进一个漂亮的小护士,提醒着凌

远马上要开始工作,而且一点没有发现李熏然就在屋里。

身为魔王,李熏然自然能察觉人类情感的七情六欲,眼前这个小护士,全身上下充满着粉红色的甜蜜气息,看见凌远都急着冒泡,他心里刚刚那点得意顿时转为醋意,冒出了点恶作剧的念头。

虽然小护士看不见他,可是凌远看的见,并且能真实的感受到,所以他就在人前一本正经的凌医生嘴角边偷偷吻了一个。

「我、咳咳…我知道了。」凌远目光往旁边飘了飘,但也没太敢光明正大。

「凌医生,您不舒服吗? 脸好红啊…」

「没有,你先出去等我吧。」

她当然不会知道,那是因为凌医生太开心,为了掩盖嘴角的笑意,才用咳嗽声掩饰自己心情的,可既然凌远都这么说了,小护士也只能点点头关上门,放弃了原本想跟凌医生一起去的念头。

而小护士一走出去,凌远转头就看见了李熏然那张恶作剧成功的小得意嘴角,连脑袋上的恶魔角都开心地跑出来了。

可都还来不及开心几分钟,随即高大的凌远就把他压在窗户旁,阴影拢照着他,高他一个头的凌远,马上就用吻把那可爱的小恶魔唇给堵上。

李熏然闭上眼,舒服的连翅膀都展开来,凌远就用指尖滑过他敏感的翅膀边缘,直至握住他翅膀上的小爪子,感觉到掌下大魔王的颤栗,也从他的嘴里尝到了一点骄傲又得意,湿湿软软的味道。

「在这里乖乖等我。」不舍的放开眼前人香甜的嘴,凌远拍拍他的头,带着哄孩子的语气,拿起病例表对他挥挥手就离开了。

李熏然满脸通红,好一阵子都缓不过来。

之后才反应过来刚刚的事情,他差点被一个吻…还是自己养大的孩子给夺走了呼吸的事情,一定要勒令所有看到的小恶魔通通闭嘴!

 

 

36岁

「嗯、天啊…」

撑起酸软的身体,李熏然爬起床,滑落在他腰间的棉被暴露了他一身的吻痕和咬痕。

一转头过去看到始作俑者,那个搂着他腰睡的正香的凌远,李熏然在心里骂脏话,然后用枕头把他的脸蒙住,轻轻的在枕头上面拍了响亮的一掌。

「给我起啊、啊!」

可是反抗无效,被折来折去一晚上,现在连坐都坐不稳的李熏然,当然一把就被凌远拉近被窝中他的怀里,那人的头在他的颈窝蹭了蹭,从背后搂紧了他,两人贴紧的连光都钻不进去缝。

「在睡会…今天我放假。」凌远的声音听起来很累,因为几年前他好不容易当上了院长,可之后就一直没个空闲,好不容易这几年医院稳定了,这才开始有些假可以放。

身上搂着他的力气大的他挣脱不住,或是不想挣脱开来,李熏然索性也转过身子面向凌远看着他睡着的脸。

这么多年来,凌远一直在李熏然身边,即使岁月无法影响他的容貌,却在凌远的身上留下了痕迹,他手指抚摸过凌远眼角的细纹,在到他宽广的肩膀,看着他疲惫的脸,又往他怀里靠近了几分。

「就让你在陪我久一点吧…」

他伸出手来点点凌远的眉眼,细碎带着星星般的光芒就透过他的手指尖,传到了凌远的身体里。

就在李熏然突然袭来的一阵昏昏欲睡中,他看见了凌远眼下的黑眼圈消失了,眼角的细纹也淡了一些,他这才安心的闭上眼,一起沉沉的睡了。

 

 

46岁

“你看,那里有两个男生好帅啊!”

“真的阿! 现在还能看见这种极品真要命啊!”

李熏然跟凌远推着推车在大卖场里,一边走着买着,一边想着今天吃什么,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人在注意着他们、讨论着他们。

“你猜他们是什么关系?”

“兄弟吧,你看看那个推着车的,眼里尽是宠溺啊。”

拿着薯片一大堆来到了推车,李熏然眼睛闪亮亮的吵着要吃,可是凌远面色有些为难,因为马上要吃晚餐了,而且就算是魔王,常吃垃圾食物对身体也不好的麻。

“拜托,他们两长的一点都不像,而且那是宠溺的微笑吗? 那分明就是慈爱的微笑吧。”

“哪能啊,就算那个抱薯片的小哥哥很可爱,但两人年纪看着都差不了多少呢!”

不远处的李熏然好像有些堵气,小声嘟嘟囔囔着 “养你这么大连薯片都不给买”之类的话,之后就把手上的薯片全部都放到了推车里,然后冷冷的插腰看着凌远,明明是生气,在凌远眼里却那么可爱,所以他只好笑着说好好好,你喜欢吃的通通买! 

然后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吻,安抚他的气。

“哇啊、原来不是父子也不是兄弟喔?”

“没、没关系,情侣更好…那个帮我擦擦鼻血吧,我快不行了。”

 

往停车场的路上,凌远提着大包小包的,里头除了晚餐该有的食材之外,还有很多布丁饼干糖果,他看着身旁正拆开巧克力吃着的李熏然,一阵疑惑,原来恶魔也嗜甜吗?

「好吃吗?」他以为恶魔都嗜辣,虽然他身边这只什么都吃。

李熏然瞄瞄他,把最后一块巧克力放进嘴里,然后再人来人往的停车场抓着凌远的领子就吻他,融化在嘴里的巧克力顺着他的嘴,滑进了凌远的嘴里。

「你觉得呢。」

吃到了巧克力,又讨到了薯片饼干的李熏然心满意足,随手赏了他一个吻,顺手还把吃完的包装纸顺道塞进凌远的兜里,蹦蹦跳跳的就往他们车子的方向走去。

凌远从一开始愣愣的,到最后忍不住笑了,虽然早在六岁那一年跟他走时,他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沦陷,但这么多年了,他依然觉得这是他最幸运的决定。

那个巧克力虽然甜的要命,但该死的上瘾。

正好,他也没打算戒。

 

「熏然等等我! 在吃一口嘛!」

 

 

 

 

END

--------------

之前有一阵子挺流行这个话题,我就来跟风一波了~

还有太太画的恶魔李熏然跟小奶狗凌远,简直要我命!

其实早就写好了,但因为降降酿酿的原因所以一直拖着没发,现在来给大家尝一尝这块巧克力了!

来喔来喔,虽然我很懒惰,接下来可能会消失好一阵子,但还是来跟我聊天麻~~

 

评论 ( 20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