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黄曲 赌秒番外】女儿图密码

*此篇为赌秒番外,但与正篇没有丝毫关系,可不与正篇合并食用。

*裤腰带拴紧,打卡上车要谨慎。




 

01

“犯人转移中,30分钟后到达中转站。”

“需要支持吗?”

“不用,一切顺利。”

“收到。”

武装军用车里,有五个军人打扮的大汉,他们中间坐着一个双手被铐上的年轻男人。

他看起来有些凌乱,头发也遮住半个脸,身上也有些脏,但偶尔透出的一双眼睛却始终明亮,听到刚刚法国大兵与他们对讲机的对话,他轻轻且嘲讽着笑了。

这群法国大兵并没有理会他,所以他视线还绕了一圈车里的人,最后锁定在一个亚洲面孔上「那边那个人…」

由于他说的是中文,所以其他军人们都看着那唯一的亚洲面孔,一边还觉得奇怪,这男人押进来后就没开口说半句话,怎么偏偏今天却说了。

「路上肯定会有人来杀我的,确定你们不用多派人吗?」

『他说什么?』另一个军人用法文问着那个亚洲男人,该不会是要让他放了自己吧?

『他说会有人来杀他,要我们加强防护。』男人如实禀告。

结果这话却让那个法国军人大笑了『哈哈哈,他就是想在耍你们一次罢了,不管有人是想杀他还是想救他,休想。』最后那句休想,这个大兵是恶狠狠的看着那年轻男人说的。

『我们确定不请求支持吗? 要是他说的是真的?』

而一旁那个刚刚被他点到名的大兵,却一直盯着那张脸,他从这男人被押回来那天就负责看守他,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简单。

『不,穿过这片小镇目的地马上就快到了,不管他们是谁,没有机会的。』

听见这话,那个被铐起来的年轻男人笑了,心想这群人还真是自大,那就算了吧,危机时刻碰到这几个傻的冲在前面,说不定他还有脱身的可能性呢。

那么。

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被抓到这里来?

 

 

02

几天前。

十多个法国大兵在深夜,包围了一间位在巴黎郊区的小小的美术馆,用对讲机沟通着安保问题。

这间美术馆不是非常大,但是在深夜了还有这样的重兵把守,并且全副武装,原因是他们前阵子接到了一个窃盗预告。

那是一封用手写,却查不到相关比对字迹的信函,这封信在上周寄到了巴黎所有的报社,要求报社他们刊登出来,内容是他即将要去窃盗一幅少女图,但是没有预告时间,只是用开玩笑的口气说他没那么大本领不怕被抓,所以就不预告时间跟日期了,但他一定会偷到。

落笔留名写的是Perroquet,也就是鹦鹉的意思。

这封预告信让巴黎的警方与军方都戒备着,连续一周他们都在这个地方布下天罗地网,就为了要阻止这只鹦鹉飞进美术馆偷画。

照理来说他不可能拖太久,可是直到深夜了都还没出现他的影子,军方已经换了好几轮班,终于到了黎明前的最后一班轮调。

『交给我了。』黄志雄也参与其中,他是最后一班站岗在那幅画门后的守卫。

那天,夜深的很不安静。

就当破晓前的那一刻,交接班守卫做完最后一位的轮调,那位看守再画旁边的其中一位警备大兵把帽子给脱了下来,丢到地上,发出了不大却很明显的声音。

然后那张脸是他们都没看过的长相,一个年轻的亚洲男人,勾起一边的嘴角后,朝那幅画走了过去。

等到他一回头,所有的警备都来到他面前,举着枪把他团团围住。

『放下!』

那幅画上面画的是一个跳着芭蕾的少女,巴黎一个老画家的作品,要价上百万,可那男人提着画就像拉行李那样拖在地上。

看见被包围,他也没有将慌失措,那男人只是松手把画放在地上,看起来像是要放弃,但是黄志雄知道不可能,如果连这男人什么时候混进来的他们都没发现,那么都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放。

所以就在那男人放下双手的那一刻,黄志雄往他的手臂上开了一枪,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往他那里看。

「呃嗯….」

那偷画的男人显然也没发现他会这样做,露出了一些痛苦却觉得有趣的表情,然后不知从哪里把掏出什么,竟然随手一丢到那张画上,就引起了大火。

其中一个军官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就纷纷的上前去想要把那男人抓起来,可是往前去挤到他面前后,那男人却已经不再里面了。

『快去找到他!』

就在他下达命令的前几秒,黄志雄就已经跑出了美术馆,顺着血迹不断的往外找寻那男人的踪影。

说真的那男人挺厉害,他竟然可以就这样在大家的面前离开,要不是自己先开了他一枪,恐怕连血迹都没有,就这样让他跑掉了。

可是不管那人多会跑,最终还是在黄志雄如野兽般的神经下,被发现了。

他经过一个巷口时突然朝他挥来的拳,让黄志雄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他按下自己身上的搜索定位器,然后立刻接住他的拳。

这下他看清楚那男人的脸了,一张精致的脸蛋跟大眼睛,走在路上谁都不会想到,他竟然就是那个扬言要偷走画的大盗。

他受伤了,所以有些无法招架黄志雄的攻击,挥来的拳并不如他的出现那样华丽,是很扎实的基本功,但是肌肉力量不行,应该是靠头脑的罪犯。

所以黄志雄轻松的就把他制伏了,之后很快他们的同伙也到了,就这样,把这位差点给溜了的窃画大盗抓进巴黎军方监狱,由他们看管。

临走前,那男人对黄志雄笑了。

 

 

03

“前方三百公尺三辆车,持有重型武器。”

“快联络总部!”

结果就在快要到中转站时,前方的排头兵传来警告,车里的男人一点也不惊讶,对着黄志雄挑眉。

『我早就警告过你们。』这一句他还刻意用法文说的,语气极为轻挑,为的就是让那刚刚作主说不要请支持的官兵气红脸。

结果就是那个军官生气地在那男人脸上挥了一拳,黄志雄愣了一下,可是回头看那男人,他虽然嘴角出了些血,神情却毫无改变。

『走了!』

几位大兵通通都下车去迎战,最后一个离开的是黄志雄,他下车前最后看了一眼那男人,心里想不通一个偷了画,就被所有黑道白道追杀的男人,为什么还可以这么一派轻松?

但他没有时间多想就即刻下车,状况很糟!

他们前面几个先下去的军官都被杀了,对方来势凶猛,驾驶已经当场阵亡,前面的几辆排头车所剩的人不多,黄志雄正想冲上前时,他听见了那个人喊他。

「那个人! 把我松绑吧,然后给我把枪。」

「你在开玩笑吗? 我的任务是把你押送到中转站!」他一边开着枪,一边还要跟探头出来的人说话,可听听那男人说的都是什么?

「我没跟你开玩笑,光靠你们这样打是不会赢的,给我枪,我的同伴们在这一片区域安了地雷,我只要一枪就可以。」

「我不会相信你!」

里头那男人探头出去看,前方的排头兵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还剩下几个大概也没剩几口气,剩下的人通通都往他们车这里来了,黄志雄身边也只剩几个人跟他。

「杀了你我也逃不了,不如就赌一把我说的是真的,如何?」情况虽然紧急,但那男人的语气始终都游刃有余。

看着同伴相继倒下的黄志雄,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竟然拿起枪对着那男人的手,那男人也不逃,就这样让他把手铐崩开,然后接过了他身边倒下同伴的一把枪。

眼看那群人就要过来,他身边的男人举起枪来对着远远的一棵树,却迟迟不开枪。

「你还在等什么?」

「别急,等他们靠近一些。」

黄志雄看他拿枪的姿势非常标准,眼神也很专注,然后在最后一秒,身边那男人突然转了过来拿枪对着黄志雄,就在黄志雄还没反应的时候,他开了枪。

打中了他身后的地上某一处,耳边轰隆隆的发出巨响,他一转头看,不远处那些来追杀他们的黑衣人全都给炸的飞掉。

之后那男人又迅速将枪上膛了子弹,对着黄志雄的腹部就是一枪。

「呃、你…」

只见那男人把枪丢下,然后抬起了因为疼痛蹲下的黄志雄的脸,竟然在他的唇上重重的吻了下去「帅哥,以后别那么容易相信人,人很坏的。」

之后他咬了咬黄志雄的耳朵,起身来拉开驾驶座,把那个倒在方向盘上的军官拖下车,独自上了座位,然后把车开走。

只留下黄志雄,与前方剩下来,现在才能过来找他的其他同伴。

 

 

04

扣扣两声敲门,黄志雄来到一个在市区里的鲜艳房子三楼。

里头传来咚咚咚的走路声,然后打开了们,来迎接他的是一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带着一副黑框眼睛,打扮的像是大学生,完全看不出来,他是几周前那个大盗。

「不是让你别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吗?」

黄志雄看他即使这样说,但还是侧过身,让自己进屋去了。

「你不也是相信我会只身前来,才告诉我的地址吗?」早上他腹部被开了一枪,这男人在他耳朵旁落下咬痕时,就是在告诉他,自己住在哪里。

他走进屋子,屋里充满了温暖的光调,客厅角落里摆着几幅画,还有一把大提琴跟几页散落的琴谱,这里的气氛温馨的跟今早的杀戮完全不同。

那男人笑着看他,说真的他长得很好,是让人会想亲近的那种,所以黄志雄都还没搞清他的身分,竟然也敢只身前往他的住处。

突然,黄志雄停住了。

低头一看,那男人从他身后环过他,揽住了他的腰「我不相信人,我相信的,是一见钟情…」

「我不信你的话。」

黄志雄抓住他的手,碰的一声转过身来就把他压在墙上,眼前这男人嘴角带着笑,说出了跟他的行为一点都不符合的话。

他没有控制住那男人的手,所以就让那男人双手往上勾住了黄志雄的脖子。

「你的表情可不是那样说的…」

 

来吃宵夜

AO3备用

 

 

05

黄志雄因为当兵的标准生理时钟,让他一早就醒了过来。

怀里抱着昨晚那个男人正往自己怀里蹭着,棉被底下一丝不挂,两人躺在了那男人的卧室里。

他忘了他们荒唐几点,到底要了他几次,反正从黑夜到现在睁开眼,窗外已经有一丝光线照射了进来,那窗户的阳光洒在了他的卧房里角落一处,有一块白布盖着的方形物体。

拨了拨怀里那男人额前的碎发,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亲吻当作是安抚,黄志雄把他抱着自己的手移开,下床去找了他的裤子穿上。

之后他盯着那块白布,竟然就这样走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不该随意翻动男人家里的东西,可是他就是对这一块白布下盖着的是什么感到好奇,他过去掀起一角,发现是油画的质感,接着就整片掀了开来。

「这…」

不敢置信,这居然是那块被烧毁的少女图? 

他明明记得那块画就在他的眼前被烧毁,并且应该由美术馆的人把残渣收走了不是吗? 这怎么可能? 他是怎么做到的?

「美术馆那幅画是赝品。」

当他思考的时候,身后那男人的声音懒懒的传来,黄志雄转过头去,看着他已经醒了过来,裹着白色的棉被趴在床上看着他,让他突然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我不是…」

「不要紧,我让你过来本来也想让你看这个,谁知道你上了床就跟洪水猛兽一样。」没有怪他的意思,那男人的话里还有点暧昧的调侃。

「你说那幅是赝品?」不过黄志雄也没忘记这男人刚刚说的话,虽然他们本就是接到巴黎政府给的保护令才去守卫的,这幅画跟他没那么大关系,可他想了解的是这男人。

「嗯…我这幅才是真的。」

那男人用薄棉被把自己裹住,下了床来到他身边,看着那幅画的眼神竟是有些怀念。

「我刚来巴黎的时候,在街头遇见一个老先生正在作画,我当时还不了解巴黎,于是就开口问能不能跟他学,没想到他竟然答应收我为徒。」那是他刚到巴黎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所以照这个男人的话来说,这位画家是他的导师,而那位画家一年前已经病逝,所以他看着这幅画是在想念先师,才出现怀念的神情。

「学成后老先生把当年在街头的这幅画送给了我,所以美术馆那幅当然是赝品,我知道这幅画价值上百万,也知道那幅画被送进美术馆后的隔三天,就被一个大富豪给买了下来,过几天就会转到他手上,于是我就查了一下。」

突然之间,气氛就变了,刚刚的怀念气息不再,眼前的男人眼神突然冷了下来。

「制作假画的人是打算用画转移一组密码,一组你们军队机密文件的密码。」说到这那男人看着黄志雄,眼神就像是跟他说 “你应该感谢我救了你们喔!”。

「这种事情你是怎么知道,又是怎么会决定要去阻止的。」黄志雄想的没错,这男人果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我当然有我的管道,这可不能轻易告诉你,我只是不愿意看到老先生喜爱的作品被人玷污,因为那画上的是他女儿。」然后那男人转了身,一屁股坐上了窗台,修长的双腿晃呀晃的跟个孩子一样。

「所以我的行动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是生是死与我无关,就是刚好帮了你们一把。」

他把话讲的轻柔,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拯救了一支军队,也丝毫没有对巴黎军方把他抓起来感到怨愤,阳光照耀下的他看起来闪闪发光。

「你不信我也没关系,反正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够了。」那男人看黄志雄都没有回应,双腿交缠勾住,脸上有些赌气的样子。

可是黄志雄说不出话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看着这景象,看傻了而已。

「我信。」

所以他信,他知道自己的信任来的很没道理,可是他觉得这个人不会骗他。

窗台上的男人听见他的话,笑着对他勾勾手指。

黄志雄走了过去,那个男人往前靠,在他的嘴角上轻轻的,就像恶作剧那样点点水的吻他,然后勾起了一波热吻。

「我的所有任务都已经完成,明天我就离开巴黎回上海了…」

在双唇交缠中,黄志雄听到那男人这句含在他俩嘴里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叫什么名字,从今以后该在哪里找到你,以后还能不能见面,这些黄志雄都想问,最后却只浓缩成了这一句。

眼前的男人摸摸他的脸,头靠上了他。

「名字对我来说只是皮囊,没有意义,你该看见的也不只是表面的我。」那男人说着说着,把黄志雄挂在脖子上的那块军牌给拿了下来,挂到了自己的身上。

「如果你想拿回这个,记住你今天看见的所有线索,我等你找到我。」

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我的。

 

 

06

两年后。

在一个午后,黄志雄来到了一栋华丽的小别墅,他按了按电铃。

然后那个别墅的主人好一阵子后,终于帮他把门打开,看见他的表情脸上,有些惊喜,却也有些意料之中的样子。

「我来了,曲和。」黄志雄亮了亮自己手上的票根,上头写着 “天才大提琴家曲和上海独奏会”。

再次见他时,曲和的脖子上依然挂着那条军牌,脸上的神情是如同那年的那一天,在巴黎小公寓的窗台上,太阳照耀着他的笑脸那样灿烂。

「你好迟啊! 该怎么赔我!」

黄志雄接住了扑向他怀里的曲和。

 

就把下半辈子,都赔给你吧。

 

 

 

END

--------------

写完后一看已经这么晚了,本想早上再发,但是面对开车情节我想还是深夜发好了!

这是小鹦鹉与他的法国大兵男盆友前传故事,因为正篇他们俩戏份太少才给加的!

至于谭赵跟庄季,我真的觉得那个结局我自己已经很满意了啦哈哈哈,所以暂时应该不会出番外。

接下来要开始搞事情啦!下回不定期相见~

 

评论 ( 6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