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7 大结局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7

混账谭宗明!

赵启平在心里咒骂,他解决人解决的那么不干不净啊! 他一路跑过去隔壁区域,都还可以看见半死不活的的人想置自己于死地!

抬手看了看他手上的时间根本五分钟不到,因为他在找谭宗明之前,先把他妈妈送往了安全的地方,所以来回折腾就浪费了很多时间。

可谭宗明不是说他在附近的吗?

「你到底在哪?」他拿起手机来拨电话。

“我、我在隔壁条街啊!” 他那一头枪声还不断的在响,想来应该是还没解决干净,附近所有的火力都应该集中在他那边了。

「你别动!我这就过去!」

“我别动就死了!”

这时候还有时间跟他开玩笑? 赵启平没时间回他,电话也没挂上,就往隔壁街跑去,可一到转角他就差点被子弹扫到。

这最后一条街,果然火力非常集中,可他依然在人群中,找到了谭宗明的身影,手上还有2分15秒。

「谭宗明!」

他一个人肯定是跑不到那个距离的,但是他们俩一起也许还能做到,可能是爱人之间的心电感应,谭宗明在漫天枪响里,居然清晰的听见了赵启平喊他。

「你去,后面我来!」

黄志雄挡住了谭宗明,顺手替谭宗明解决了一个人。

 

--

 

「三儿。」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病房里的季白愣愣地看着穿着白袍带着眼镜伪装的庄恕,他的病房外还有重武力刑警把首,他到底是怎么混进这个地方的?

「有些话我一定要跟你说。」

「…我不想听你说。」

庄恕实在是着急,他费尽气力混进医院,来到季白的身边,可看见他硬生生的躲了自己一下,他的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我的故事太漫长了,我不求你一定要听我的,可你至少得亲自看看。」他知道是他亲手毁了季白对他的信任,对此他无话可说,但他决定亲自带他去贫民战场看一看!

门外的刑警都被他调开了,可终究他们会发现不对劲,所以庄恕没有多少时间,他就干脆动手敲敲季白手上的吊瓶,让最后一滴快速流进去,然后就拆开了他的针头,拿棉球跟贴布小心翼翼的贴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 就算你把我的人都支开了,我还是有办法立刻让他们回来,你绝对出不了这个大门。」季白的警用呼叫器就在手边,他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

「你不会。」庄恕停下来看着他,眼神坚定无比。

也看到了他身边的呼叫器,可是他知道季白不会这样做「如果你不愿意见我,早在我进门你就可以这样做了。」

不得不说庄恕把他的个性摸得很透,可季白对他的信任度依然很低,毕竟肩膀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现在这伤口无时不刻的提醒他,这个人跟你是不同阵营的。

「我知道你不信我,那是我咎由自取,可我们俩对谎言的定义不同。」说着说着,庄恕蹲了下来,帮扶起的季白穿上鞋子,就这样抬起头来看着他「就算我们属于不同的阵营,可是我说永远不会背叛你是真的。」

 

「我说我爱你,也绝对是真的。」

 

庄恕那张熟悉又陌生的神情映入了他的眼里,季白知道自己很想相信他,他就是这样,对庄恕一点办法都没有,当年是,现在也是。

躺在这里的几十个小时他不是没有想过,也许下一刻庄恕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论他要说什么,他肯定会出现,所以他都做好心理准备,还对好台词要把他骂走了。

可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庄恕就踏进这个随时可能被抓走的地方,他冒着极大的风险果然出现了,可是自己准备好的话,却没有如他出现一般的顺利说出口,他承认自己冷静后确实是动摇了。

「如果你知道了所有事情,依然坚持你的想法那也没关系。到时候你还要我的命,那就给你吧。」

这句话的意思季白听得很明白,只要他知道庄恕所有的故事就行,反正他绝对不会阻饶季白的,因为他早已经在任务与季白之中选了后者,有做好一切的心理准备了。

「事情是我做的,所以我不想解释什么,但我只是想让你多了解我一点。不是那个在美国留学,名声赫赫的胸外科庄大夫,也不是那个被张善挟持就吓的瑟瑟发抖的庄恕。」低头紧紧握着季白的手,庄恕向来稳重,可此刻声音听起来却有些颤抖,却依然努力让自己把话说好。

「是那个没有父母,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曾经活的暗无天日,可最终还是愿意走上医生这条路,决定去相信这个世界,发誓要去救那些,跟他有相同悲惨经历的人,那样的庄恕。」

可能这是这些年来,季白第一次看到了最赤裸的庄恕,他的脸上滑过了泪水,就在他面前,在他腿边。

庄恕哭了。

季白觉得痛恨自己,因为他伸手抹掉了庄恕拼命滑下脸颊的眼泪。

「三儿…」

也接受了那个惊讶的庄恕,用这种单膝跪地的姿势,凑上来印在他嘴边的吻。

咸咸的,还带着一点苦,是庄恕的眼泪。

不敢置信的是,自己还是爱他。

 

--

 

回到贫民区战场。

背后有黄志雄掩护的谭宗明抬腿就跑,同时间,对面的赵启平也跟着奔向他。

可能是爱人就在眼前,明明是这么危急的时刻,赵启平的脑子却总是不老实,他现在居然想起了他跟谭宗明曾经在家里一起看的偶像剧。

谭宗明,那些生离死别啊、什么狗血的奔向你啊、跑向我啊! 原来偶像剧演的不是假的! 当你眼前的人是你心心念念想看见的,即使你在精疲力尽,你都会用尽最后那一点力量往前跑。

1分03秒、02秒,01秒。

拼命的伸出手,赵启平却忘了看眼前的手环,此刻他就想多一点、再快一点碰到眼前的人,他发誓要是这一次可以活下去,他一定跟谭宗明逃的远远的,当个逃兵又怎么样?

至少可以跟你在一起。

40秒、39秒、38秒、37秒。

我们就快到对方的身边了。

可就在快要握紧对方手的那一瞬间,他的耳边传来巨响,碰! 的一声赵启平停住了。

「赵启平!」

他看见眼前的谭宗明神色慌张的跑向他。

发生了什么? 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就像坏掉的电视机,也像快要落幕的剧场,黑幕的部分越来越多,直到眼前的光线,和眼前的人,通通都消失,关上了。

闭上眼之前,他只听见谭宗明冲破枪林弹雨的喊声,喊的是他的名字。

可是除此之外,却什么也没有了。

 

--

 

胸口闷痛、腹部疼痛、手腕灼热,可是手掌温暖。

赵启平就是在这样的感觉下醒来的,他睁开眼睛而已,就听见了握着他手的人用力的牵紧他,喊他的声音是那样的熟悉。

「启平,你还好吗?」那是谭宗明的声音,赵启平看见谭宗明的那一刻,他几乎是立刻马上就掉眼泪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么爱哭啊,可是他感觉自己真的好久没听到谭宗明的声音了。

「喔,你可算醒来啦。」可是赵启平都还没响应他话呢,门就被打开了。

来的是一个穿着衬衫跟西裤的男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嘴角的笑容精明却不疏远,还贴心的倒了一杯水递给了赵启平。

「他等你等的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的,就在这守着,可把他急坏了。」男人笑着看谭宗明,彷佛在看一个后生晚辈那样的笑容。

「你说好几天? 我睡了几天?」赵启平从他的话里找到了一点线索。

「你不是睡,你是晕过去了! 也是啊,正常被子弹打到姑且都要休息几天呢,更何况你不仅被子弹贯穿胸膛,心脏还承受了一些电击,不过你放心,你身体的芯片我已经派人手术给你取出来了。」

那男人对他使了使眼色,让他看看自己的手,那里原本应该带着操控器,现在已经没有了,连谭宗明的都被摘了。

「不过,那烧伤的痕迹,大概会跟着你一辈子了,也许还会留下一些后遗症,拿枪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拿不拿的了手术刀,我就不确定了。」男人的口气透着一点可惜,果然赵启平贴着传感器的手腕上,留下了一个疤痕,谭宗明心疼的摸摸那块肌肤。

「你是谁,我又怎么、」

「你想问的我都知道,你喝水,我慢慢说给你听。」

这个男人知道赵启平想知道的一切,包含他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外面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还有一堆他都还没想到的问题。

「首先,这里是我家,你是我救回来的。」

那一天,赵启平与谭宗明即将碰触到对方的前十秒,他被一颗不长眼睛的子弹给扫到了。

谭宗明飞奔过去,他以为是他们手上的时间到了,所以想给他拆下来,可是操控器倒数尚未结束,又侦测到即将离开肌肤,就双向放了一下电。

谭宗明倒地不起,眼睁睁看着赵启平闭上眼,差点就要跟着心死,但却好在这那一下电击,让原本心跳已经快停止的赵启平又重新动了一下,这才撑到这个男人来救他们。

他的人替赵启平及谭宗明清扫的剩余的战场,然后把他们带回来。虽然没有庄恕的技术那么好,但是由于还连络不到他跟他带走的季白,只好先由他们认识的胸外科医生先帮赵启平把芯片取出来,只是个小手术,虽然还是会留疤痕,不过想来他也不在意这点点疤。

至于他的身分。

「我与我的上司一直在注意着你们,很抱歉我们知道的有些晚,这次回国的时间也晚了,等我们打算接触你们时,你们已经开始逃往贫民窟,所有的追踪讯号几乎都断了,不然原本可以避免这一切伤害。」

其实谭宗明知道,曲和之前说过还有第四方的电波追踪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大概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

还有,为了救庄恕对季白开的那一枪,也是这男人底下的人干的,既然他救了赵启平跟庄恕,那就不是与他们为敌了。

「这里的情况,我与我的老板已经了解过,由于现在的市长政策下,导致贫富悬殊极大,才会造成这种生意崛起,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与下一任的候选人李先生合作,等他上任,我们要彻底解决现在的局面。」

官商勾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赵启平身后的大老板与当地的市长、还有警察局总长相互包庇,这才让他们的所有行动都这么困难,想必季白那里也出了很大的问题,所以才会让这样一个有能力的警察,却到现在都调查不出东西。

「最初我们是先知道了谭先生的小组织,想与你们接触谈谈合作,可发现了您们两位的婚姻关系,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谭先生会不会倒戈向另一方,所以初期一直没敢派人与你们连系。」这个男人知道的事情显然很多,并且对他们双方的身分,他还比这两人早知道。

「后期我们发现你们的目的一致,我们也就放心了。所以现在我有权利代替我的老板,正式的向两位提出邀请,来加入我们。」

眼前的男人想,他们可能也不愿意离开这里,毕竟在这里长大、在这里认识了对方,这是他们的家,也是他们心系的地方「外头的情况还是一团糟,可如果有两位的帮忙,加上我们的势力,肯定能还您一个干净的家。」

「可就算你们背后的合伙人即将参选下一任的市长,现在的势力已经在地下展开了,根本没那么容易清除,就算清除,你们又该如何把现在的局面给调平?」

不是谭宗明要怀疑,可是他们在这里努力了这么多年,市长下台了,还有警察局长、还有那位老板,这种事情要是可以做,难道他们会做不到吗?

「我的老板是下一任参选人特聘的经济顾问,他可是巴黎大学有名的经济学顾问啊。」面对怀疑,眼前的男人却是自信的笑。

「但回国后我们也发现国内的情况有些复杂,所以只靠我们当然不行。」首先他们在这里没有人手,也没有当地人的支持,所以他们非常需要赵启平及谭宗明,当然还有他那些伙伴可以加入就最好了! 他知道他肯定可以说服季白,可是现在还没联络上他。

「当然如果你们真的不愿意,我相信你们有能力出国去远离这一切纷争,我也绝不会纠缠! 可如果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赌一把呢?」来之前他也做好了会被拒绝的准备,因为他知道这些日子,这两人受了太多的苦。

「你们手上有更新更有力的筹码,与我们合作,你们的所有行动都会成为合法的,这之后,你们就能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或是说,难道你们就甘愿放弃能守护这片家的机会吗?」显然这男人非常会说话,他嘴里说的明明就是概率最低的事件,可是却勾起谭宗明两人的心。

谭宗明到现在还会想起当赵启平倒在他面前,那种世界瞬间崩塌的感觉,才发现原来什么都没有他重要,什么生意、什么报仇都见鬼去!

他只想跟赵启平好好的生活。

「你在哪,我就跟到哪。」而且即使他想答应,也怕赵启平不会愿意,所以他把选择权给了赵启平。

于是那男人跟谭宗明都一起看向赵启平。

几天前倒下时赵启平还在心里想,如果这一次可以活下去,他肯定离这摊破事远远的,他当时还发誓过!他知道前方的路是没有尽头的,如果他答应了,那他又会再次的搅进这一摊水当中,也许到他死的那一天,都没办法扳倒这一股庞大的势力。

「我愿意替你工作。」可是他不想逃。

「太好了!」那男人像是松了一口气。

就算前途茫茫,就算他们会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可是又能逃去哪里呢? 他就算跟谭宗明两人远走高飞,难道他就真的不在乎这里的情况吗?

「与其要逃一辈子,不如彻底解决吧。」如果情况很危急,如果他是那个知道最多机密的人,他能眼睁睁的看这些人白忙吗? 

而且他还没看见商宴跟他父亲死在他面前呢,他赵启平向来都是一个说到就要做到的人,也许他要生活在这种环境当中,那就当是他做了太多错事的报应跟赎罪好了。

但凭什么他要逃,却要让那两个干尽坏事的人好好活着?

他们所有的路线跟千富集团的内幕他都知道,就算现在不能推翻他们,但是烧掉他们的船,把他的货物公诸于世,让那位幕后黑手颜面丢尽,在光明正大地给商宴找点麻烦,让他们气的头上冒火他也开心。

「那我就跟着夫人了,顺带让我那群小伙伴一起加入,你们很缺人手吧!」一旁调侃自己的谭宗明其实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就真的当一对侠客大盗吧!

「有了你们,我信心十足!」

那男人看见他说服了两个得力战将,心想终于可以跟老板交差了。

「这段时间还要麻烦谭先生,与我一起找到你们没连系到的两位,至于任务不急,你们就先休息,等到伤养好了,我们再好好的计划该怎么给他们一个漂亮的反击!」于是他站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准备去跟老板交差。

「等等。」可就在他要出门去的时候,赵启平喊住了他。

「嗯? 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对我们了如指掌,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我已经受够了跟摸不清底的人合作。」话是这么说,可是赵启平知道这个人绝不会与他们为敌,否则他大可以先问问谭宗明要不要跟他合作,在决定救不救他,他不知道男人的第六感准不准,但赵启平觉得这个人可以信任。

「啊,真抱歉,光顾着业务问题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他刚刚顾着说自己的事情,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了,那男人露出一抹微笑。

 

「很高兴能与你们合作,我叫…。」

 

那一天的下午,这个男人与他老板的名字,说的很轻,但赵启平与谭宗明确实是从他的嘴里读到了。

待几年后,当年的市长被拉下马时,这个名字也是最后一次出现在了他们之间。

他们是还给这片家园清净,默默无名的英雄,即使他们的做法不是每个人都能认可。

但依然会是永远活在他们心中,那股不可抹灭的正义。

 

 

 

END

--------------

我硬是把它给写到结局了! 终于结束日更的日子了(不

嘿嘿你们猜到神秘男子的身分了吗?

赌秒的世界里,纷扰不断,黑暗无所不在,除掉这一个还会有下一个,但就永远都断不净,也要拥有理想与抱负。这是文里谭宗明与赵启平给自己,也给与这个曾被他们打扰的世界,最好、也唯一给的起的回报。

庄恕与季白也会回来的,用他们的方式,毕竟我都给季白找个一个好台阶下了呀哈哈

接下来我会把戏份很少的黄曲前传番外也产出来的~

评论 ( 20 )
热度 ( 1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