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6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6

 

「你们在哪?」

“我们在路上!”

一出房子上了车,谭宗明第一个就拨给了曲和,他现在的人手真的太少了,需要一些技术的支持。

“刚刚已经收到了白鸽的讯息,鹧鸪去给你招集剩下的人手,应该会先到达你那边。”

庄恕早有安排? 

还真是周到,难怪他看到这些事情一点都不慌张,因为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其实他也应该要想到的,但是他看见枪指着赵启平的脑袋,他就比赵启平本人还要慌张!

好在一切都不算太晚,照这时间,方娴应该早就到了「好我知道了,保持连系吧。」

 

 

而就在谭宗明忙着解决外头的人时,在小房间里的庄恕跟赵启平正努力拯救一个小生命。

小方的先天性心脏病是真的有,所以这个手术分秒必争,好在他手上还有操控器可以监控生命值,赵启平当初就把他偷偷换成了普通的。

「生命值还算稳定,心跳有点慢,能透过操控器给于轻微压力吗?」

「行。」

调整小方的传感器时,赵启平跟好看着自己手上流逝的时间,彷佛他的生命正在倒数一样,刚好,他的时间也是分秒必争。

不过庄恕果然是胸外科的专家,在他的主刀下,不到半个小时子弹就被取出来了,赵启平想,如果他当年也选择了不留在国内,带他妈妈干脆就出国去治病,也许…

算了,没有也许,遇上了就是遇上了,虽然他绕了一圈,但好在也是跟谭宗明在一起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现在的生活。

「可以开始缝线了,你还剩下多少时间?」框啷的一声,庄恕把子弹放到了一旁的盘子上。

抬起手来看「还有20分钟。」

「宗明哥跟其他人应该解决得差不多了,时间应该够你过去的了,注意安全,我会替你把她们母子送到医院。」

刚好,他也必须去一趟医院,算算时间,他应该也在医院的住院病房了,庄恕也还有必需要见的人。

「好。」

脱下手套口罩,洗了洗手之后,赵启平帮身边的枪填满子弹,这中间,他看了看正在忙着的庄恕。

「谢谢你了,我欠你的。」这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现在没时间多说,都只能汇集成一句感谢跟一句抱歉。

「把我哥安全的带回来,就算是谢我了。」虽然庄恕忙着手里的事没看他,但是赵启平知道他明白。

最后也没多想、也没多说,赵启平只是点点头,就立刻开门飞奔出去了。

他手上的时间还在倒数。

19分23秒、22秒、21秒。

谭宗明,你可千万别跑远啊,我这就来了。

 

--

 

「把你们送到医院我就不陪你们了,所以现在就把该说的都说了吧。」

江姮抱着小方一起上了车,庄恕就夺命般的狂飙往第一医院,路上,他还没忘记刚刚江姮说过的话,她说她知道这么多年来张善隐藏的秘密,他现在就要知道。

「你们每个人的名字我都知道,我也看过,不过不是现在,是你们十几岁的时候,那时候还有曲和跟方家兄妹,对吧。」

江姮的话清淡的很,可庄恕却有些不敢置信,带来的震撼也不是简单的威力。

虽然他知道张善可能是认识他的,可他没想到连他的妻子也知道,而且知道这些人的名字,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先不说他,一个是晟煊名面上的经理、一个是国际有名的大提琴家,跟方严这个已经登记殉国的退役军官,这每一条讯息对他们来说都是致命的!

「我和我先生,谈恋爱时同居就是住在缅甸的。」

听着江姮的说法,庄恕心里有一些隐藏的过去,他觉得今天这个谈话,会是他以后的人生里,最不愿再想起得一段对话。

「他与那个缅甸大毒枭,是生意关系。」

 

当年的张善,与软禁这些童工的毒枭算是合伙人。

张善与他的几个朋友们当时正筹备着千富集团的起步,所以需要大量的资金跟人手,逼不得已他们与这群毒枭合作,他作为负责人之一,每个月都会去趟缅甸的大本营取货,然后做中间人替他们转运回国,给交头人贩卖,而他口中的大本营就是关押这些童工的大别墅。

起初他是完全不知道的,张善不知道这群孩子都是被抓来贩卖的孩子,直到他有一天走进别墅大们,发现一个被吊起来在大门口的孩子,那已经剩下最后一口气,就这么看着他,也不管他是谁,眼神中透露着哀求,只是希望这个人可以救自己。

他是那样渴望活下去!

可是张善也许是软弱,也许是却无能为力,因为他有求于这群人,根本不可能反抗他们,更不可能参与他们内部的事情。

其实好几次,他在当时也看见了在门外偷看的谭宗明他们,张善没有说有人在偷听,只是当作没看到,也许他是无意的,只是不想惹麻烦,但是他确实是让谭宗明他们侥幸逃过了一劫。

后来去的几次,他便发现有些孩子的眼神很特别,并且有成群结队的意味,张善还算是个敏感的生意人,与那群武夫不同,他没有自大于自己的能力,所以他知道任何微小的力量一但团结,都有可能扳倒一座山。可是他怕惹事,也没有去管。

过了几年后,张善做为负责人回到国内,直到千富集团成立了,在国内拥有一席之地,没多久就听闻缅甸当地的那群人被一群孩子给杀了。

用最残忍的方式,也把他们吊满了整个屋子。

他当时就猜,一定是那群孩子,是谭宗明他们。

「所以他一看到黑鸟,就立刻认出他来了。」江姮说起三年前在船上的事情。

虽然长相略有不同,但是那眼神里的骨气,张善永远不会忘记。

再次看见他们,张善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听闻晟煊聘请一个很有力的经理叫作谭宗明,不过他不知道幕后的老板也是他本人,他以为谭宗明这群孩子已经走上了正经生意人的路。

直到他在船上看到了黑鸟,也就是方严,他才知道当年他的软弱无能,居然是间接造成了这一群孩子,永远脱离不了做这些事情的命运。

「那位赵先生背后的大老板,就是当年关押你们那位大毒枭的哥哥。」所以他们长得如此像,也难怪谭宗明总觉得眼熟跟火大!

其实当年那群缅甸毒枭被杀,对张善他们来说是好事情,那等于是把他们集团罪恶的过去都给洗干净了,但是事情却不如他预期的那样发展。

好在这位大老板其实并不知道当年谭宗明的事情,他只知道有一群人杀了他的弟弟,并且把他弟弟的工作搞乱了,而唯一在这件事情里存活下来的,除了当年那群不知去向的孩子,还有千富集团。

大老板手里掌握着千富集团的秘密,顺理成章的就把千富集团收为己用,没想到事隔那么多年了,张善负责押送那艘船出港,居然又被他碰上了方严。

「你们太过招摇,整个组织都在找你们,小方刚出生就被带上了操控器,我先生是逼不得已才杀了方严,可他绝没透露一点你们的事情!」

听到江姮这么说,庄恕的车猛的停在了第一医院附近的路上。

「没有透露? 你以为这样就够了吗?」

方严当初做的可是最后一票啊! 

他本来已经可以脱离这片苦海,可以去追求心爱的姑娘! 也许有一天,他会成为这群人里面唯一一个结婚生子,脱离这黑幕的第一人,可是呢?!

「你的儿子是儿子啊!? 方严没有父母,就失去了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利了吗?」 庄恕是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他们的人生里,总有这么多拿着自己所谓的道理去解释自己懦弱的人? 

「我相信现世报! 你信吗? 」

可对此,江姮也有话要说。

「小方出生的时候就是心脏病,他注定这一辈子就要活在病痛中! 我先生宁愿在你面前自行了断,也不愿意回到他们手里,我更是死死咬着这个秘密! 甚至拿我儿子的命抵押! 我们还的不够吗?!」

「不够!」可这些远远不够。

他们为什么要过的这么黑暗? 他们为什么每天都要躲着谁过去日子? 甚至连跟自己最爱的人,都没办法坦白自己的一切,这些全怪张善!

要不是他们为了取得资金,与恶魔交易,现在就不会牵连这一大家子的事情跟人!

「那是张善,自作自受。」

即使他在死之前跟庄恕说他很抱歉,可是现在想起来庄恕还是一肚子火。张善做了这些事情,让他们为此受了这么多苦! 这个人却想用一句道歉了结,然后自行了断就想当作偿还?

太蠢了吧?!

这世界哪有这么容易偿还的交易? 

「救你儿子是出自我当一个医生的本职,孩子是无辜的,可你先生不是,医院门口就在那,您自便吧。」

江姮知道他在说多少都没有用,可他儿子还命在旦夕,所以他最终还是替她先生道了歉,然后就抱着小方一路跑往第一医院的大门。

 

看着他的背影,庄恕扶住了他皱的难看的眉头。

指尖缝隙,他看见了有几个重武力警察出入第一医院的大门口。

「三儿…」

 

他现在,真的好想见一眼季白。

 

 

 

TBC

---------

其实我本来预计这一回就会完结篇的,没想到要把黑鸟之死的谜团给公布真相,故事过程还真是繁琐!

张善野心强大的想要造就经济帝国,却堕落于与恶魔签约。他无视罪恶,却在最后关头想要赎罪,这个人的个性中充满了各种矛盾,但我想也是最真实的一个角色了。

好啦! 处理完了黑鸟的故事,接下来还有倒数计时的谭赵,以及庄医森要偷偷去见季白啦!

下回通通一并处理了吧!

 

评论 ( 14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