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5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5

 

「我怎么觉得很不对劲。」

 

而就在谭宗明的车一路往贫民窟开,越靠近,他和车上的庄恕就同时间都发现了不太对劲。

正当他们俩想要下车看看情况的时候,就听到前方的平房区传来几下大声的爆炸声,碰碰碰的声响极大,黑眼马上就窜起,再来就是子弹扫射的声音。

糟了!

谭宗明心想,他早该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们的,可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追踪到这里,他们那还有刚被救回来的人!

贫民窟里都是一些普通人,顶多有自保的能力,但绝对不是可以出来战斗的类型,就算赵启平能打也不可能一个人对这么多人,所以果然当谭宗明开进区域里隐藏起来时,看到的就是很糟糕的场面。

 

「哥,你觉得能逃的了多久?」

黑漆漆的枪口抵在赵起平脑袋上,这些曾经跟他在一起出任务的兄弟,现在到成为了追杀他的人,赵启平真的想嘲笑自己。

「狗皮膏药。」

情况对他很不利,但他嘴里还是忍不住吐出了这句话,被枪指着的赵启平脸上即使有伤,也没有一点畏惧。

「谁是狗皮! 喊你哥是已经对你很尊重了!」说真的,拿枪抵着他的人赵启平根本不认识,或许是商宴那个人渣的某个小弟吧。

「商宴是多么绝望,才会派你这种人来追杀我,怎么我离开了之后,你们组织就没人才了吗?」顶在他脑袋上的枪口都飘着,枪拿的一点都不稳还想杀人? 他也太看小我了。

「闭嘴!」这个没看过长相的男人很生气,枪口又上前抵了抵赵启平的头,可是不知道他接收了什么命令,显然他是不敢对赵启平开枪的。

「啊啊啊!」所以最后居然拉了一个人质来一枪开在他的脚上,全当出气。

看着那个人痛苦的倒地,小腿血流不止,赵启平皱紧眉头「如果是要我的命就赶快动手,少干这种无聊的小孩子把戏!」

虽然这些人他都不认识,可是这个区域的人至少还给他一个容身之地,现在为了他又要受这种苦,让他怎么样都过不去。

「你的命现在还很值钱。」他对身边的男人挥挥手,就有人拿了一个平板计算机,拨通了视讯电话,放到了他的面前。

「拿上来,大老板要跟你通话。」

 

“好久不见了,启平。”

电话那头出现了大老板的影像,赵启平原本还有些敬畏,但是现在看到他,心中只有愤怒,为了要跟他谈话,还不亲自出现,竟然用整个贫民区的人当作人质逼他现身。

「如果你不要我的命,那到底想要干嘛?」也懒得跟他寒暄,赵启平单刀直入的问他问题,大老板在想什么他现在是越来愈不懂了,但或许他就从来没懂过。

“你把我的毒品交易所给毁了,又把阿德给杀了,还把我的人给劫走,背叛了组织,我当然想要你的命,可我没打算让你死的这么痛快。”

这下赵启平真的在心里笑出声。

把他的人给劫走?

他说清楚点,到底哪一个是他的人? 背叛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以为只有付出过真心才叫背叛,他被大老板交付过真心的信任吗?

他根本没被信任过,他就是一颗棋子而已,简直神经病!

更何况还有更让他火大的。

「那个变态的嗜虐狂本来就该死,到今天他都算多活的了。」

想到这个赵气平就一肚子火,他早该看出来的,大老板向来只看重自己的利益,他根本不管他手下的人品格怎么样,也是,混黑道的管人品干嘛? 好好做事就好,管你有么癖好?!

他跟这些人显然是没法沟通了「你到底想干嘛? 我没么多时间跟你废话。」

“我需要你替我办件事。”

「你以为我还是你那边的人吗?」

“你会答应的。”

话落到此,有另一个大汉拿了手机来到赵启平面前,屏幕显示的画面让他脸色大变,那屏幕上的事他这附近的劳工区以及贫民区人民,这些人手上居然都戴着他们旧型的操控器,虽然这些旧型的操控器威力不大,但足以废掉他们的双手跟半边身体。

而他都还来不及开口问这到底是怎么了,一旁就有另一个人拿了盒子上来,包装的精美的盒子看起来就像是昂贵的手表,可是打开之后,那里头的东西赵启平太熟悉了。

“这是我送给你跟你先生的礼物,只要你戴上他,替我试试新的芯片,我可以就关掉其他所有人的电流阀。”

那是一组两支的心率操控器。而且不只是他,还要谭宗明跟他一起,赵启平想,他离开前的那包裹应该已经到了香港,里头的就是用黄金来取代的新型操控器了。

旧有的操控器他很熟,可是新型的他完全不清楚情况,谁知道他这里面加了什么其他变态的功能? 就这么戴上去,等于是把命交在他手上了,结果还是要他死。

「其他人关我什么事。」

说什么也不能被他利用,赵启平只能故意装作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生命的样子。

“你不是这种人,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了。这些年我不否认你做的很好,可是你这人的缺点啊,就是心软。”电话那头的大老板却笑了出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那种。

「以你说话不算话的过往经验,我要怎么相信你会关上其他人的。」

要是以往他可能会相信,毕竟这么多年大老板答应他的事情几乎都做到了,但是时间还没到就急着要他的命,这让他拿什么信?

「啊、」

「呃….」

话才刚落,伴随着两声枪响,他身边两个被押作人质的平民就在他面前倒下了。

“你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是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可其他人死多少个都不关我的事情。你可没有其他时间可以考虑了。”

看着倒下的两个人,赵启平眉头皱的紧,他抓起了眼前的其中一只手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自己处理,他不再这,就不必让他知道了。」

“我说了,两个就是两个,你可以考虑,但每过一分钟,我就让一个人在你面前倒下。”

「你到底想怎样….」

“不想怎样,我只想跟你玩玩最后一把。”

就在赵启平纠结时,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只手,拿走了盒子里另一只手环,快速的就戴上了手腕,贴合芯片感应了手腕,心跳立刻显示在手环屏幕上。

「谭宗明…」

不知道怎么从重重把守的人当中,谭宗明悄无声息的走进了被几个持枪大汉围住的框里,来到了赵启平的眼前,所有人都后知后觉的准备拿起手上的枪对准他。

「把枪放下啊。」

可当所有人都还没有动作时,那个拿枪指着赵启平的人,脑后却出现了庄恕的声音,虽然看不见,但他确实听见了自己脑门上,有枪上膛的声音。

「都是些小百姓,与你的生意毫无关系,现在我两的命都绑一起吊你手上了,该放的就放了。」

其实这么多年,谭宗明一直都想见见这个有名的大老板,但他没想到第一次跟赵启平背后的老板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况。

他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可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行了。”

平板计算机那一头的人一说话,周遭的大汉们就纷纷掏出枪来,把周遭所有他们的人质都给杀个精光,这一下突如其来的,赵启平根本没有时间多想,就低头躲避了子弹。

「你说话不算话!」他身上的枪被夺走了,所以他第一时间接过了庄恕丢给他的那一把,对着屏幕里那张脸举起枪,他知道没什么屁用,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我又不是第一次说话不算话,而且你可不能赖我,我说了放过这些人,可我没说是谁,我想你是被你身边那位带坏了,以前你出任务的时候,都是不见血就不回来的,怎么?你从良、”

他的话没说完,因为赵启平不想再听他说,所以就一枪打爆了那屏幕上的男人,还连带崩了拿着平板计算机的大汉,跟刚刚那个拿枪指着他脑袋的人一起解决了。

之后就是逼哩啪啦的流弹,不只是他们围起来的这些,还有其他的,整个区域里面的人几乎都被扫射,大家各自逃窜,身边武器与子弹不够的赵启平三人只能先找掩体。

 

「启平哥哥!」

在一阵火力强大的枪响之中,小男孩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赵启平根本没看见他,等到他一回过头来,小方已经倒在他的怀里。

他伸手一抱,抬起手掌来,满手的鲜红让他的世界一下子就静音了,他不知道小方是从哪里看到有人拿枪指着他,又是从哪里跑出来挡在他前面的。

「小方!」随后他妈妈哭着奔跑过来扑倒在他们两面前。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声音,但赵启平在心里把自己杀了千万遍。

他怎么能呢? 他明明训练了这么久,他为什么没听见有子到朝他袭来? 他为什么没注意到有人朝他扑过来? 为什么他把小方从魔掌救了出来,可是却无力让他就此脱离这些破事?

「启平哥哥…」小男孩无力的喘息,那子弹从背后射进他小小的身体里,他整个人都是血。

谭宗明与庄恕都来到了两人身边,其他的人都开着车离开了这一区,一路上还能听到他们扫射其他平民的声音,其实他们应该不能干等在这里的!

「我求你们救他! 你们想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会说的! 拜托你们!」江姮跪在他们三人之间,他们母子被这些人送来送去,这些年来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可是在他孩子的生命之前,什么尊严都算不上。

庄恕上前压了压小方的胸口「子弹还在里面,要先取出来! 抬他起来跟我走!」

「好..」赵启平愣愣的抱起小小的男孩,跟着庄恕在这片枪林弹雨之中奔跑,直到来到了一间屋子里,他们把小方放上了一张床。

 

「这里有我平时放置的医疗器材,可能不是很完善,但是也没有时间准备更多了。」

因为这些人平时是没有钱可以看医生的,所以庄恕就在这里摆上大大小小的医疗器材跟药材,现在到好,还派上用场了。

「启平,你们两留在这帮小方取子弹,外头还有很多人需要我去,我得连系曲和他们派人手过来,能救多少人就救多少人。」

「好你去吧,我等忙完了就过去,还有必须给我派车,小方的子弹取出来后,我先送他去医院。」

「我知道了。」

赵启平跟庄恕匆匆忙忙地拿取柜子上的东西,谭宗明虽然不懂,但也是坐在小方身边看着他的情况。

可就在赵启平跟跟谭宗明双手交迭又分开的那一霎那,他们听到哔哔两声,他们俩手上的手环屏幕上出现了60,然后马上就变成了59,尾数也从60开始一秒一秒往下降。

赵启平看着他手上的手环,在看看谭宗明手上的,跟他几乎是同步走着时间。他们俩把手摆在一起,想看清楚这是什么况,没想到一靠近,两人手上的时间就一起停住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这跟赵启平以往知道的操控器都不同。

而比起这些年来一直都替人做事的赵启平,谭宗明倒是一眼就看懂了那位老板的把戏。

这是一个磁吸作用,他们两一分开时间就跑,在一起就停,他们俩人一拔下来,或是时间走到尽头,会发生什么事,看那些被操控的人就知道了。

「就是想一次致我们俩于死地,好在我们身体里都没有芯片。」

顶多爆炸或是电击,一只手两只手的就给他吧。他倒是没关系,但谭宗明当然是不想赵启平受到一点伤害的,但比起一直受到他们的追踪,伤还是可以治疗的。

听到这话的赵启平欲言又止,谭宗明就觉得有些不是很对了「你体内没有芯片的吧…?」

「从这东西被研发出来之后,我们每个人身体就都安装了操控芯片。」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眼神有些壮士断腕「我没事,你先去、」

「你在说什么傻话?」

这一听就是让谭宗明不要管自己的死活,他以为这问题他们已经商量过很多次了!

「你听我说完行吗?」可赵启平的话还没说完,他双手鲜血的停了下来,谭宗明的表情果然是一脸大便,很生气的样子。

「我是说我没事,我大概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关掉,我也不必帮你也取芯片出来动两次手术,等等处理完小方我去跟你会和,先把时间停下来,然后我会让庄医生替我取芯片,至于你该干嘛干嘛去! 少在那想一些有的没的。」

一连串的吼声让谭宗明回过神来了,赵启平没有要牺牲自己「我…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 事情都这样了,不亲手把商宴跟他爸两个人渣父子解决了,我能死吗?」赵启平没想到谭宗明这么傻,以为他要寻短吗? 如果他要死,他早就离这摊破事远远的了,他可是很爱惜自己生命的。

「而且…」

赵启平满手鲜血,没办法伸手拥抱谭宗明,但是他凑近了,在他的唇上落下深深的一吻,退开后又是那张没什么事能打倒他的笑脸。

「身边都是要保护的人,我舍得走吗。」

先不说还有他妈妈,小方的安全他也必须负责,他得让他们母子回到安全的生活里,最重要的,他和谭宗明,好不容易把所有事情都解开了,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床都还没滚够呢,他可舍不得死。

谭宗明激动的,一把就搂过赵启平的腰吻了他。

 

「我说你们俩,肉麻够了就过来搭把手好吗?」

突然庄恕的声音打破了他们俩的粉红泡泡,说真的他一个人真的很忙好吗? 他们俩能不能看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等你俩确定了心意,病人跟外头的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还在他一个刚失恋的人面前秀恩爱!

「对不起…」赵启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一旁的谭宗明也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可随即他又想到,赵启平这些年既然都是在替他们组织工作,那…他的医学大学跟工作呢?

「我说,你至少是真的医生吧?」

赵启平用脚踢了踢他的屁股「废话!赶紧去救人好吗!」

好不容易把谭宗明踢出屋子,赵启平回到了小方床前,庄恕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摆上了。

现场没有任何仪器设备,子弹又射进胸膛,其实是很不容易做手术的一个情况,所以赵启平必须留在现场等子弹取出,但眼前的庄医生好歹也是胸外科的著名专家,他估计,时间跑到半个小时,应该他就可以先离开了。

「开始吧。」

「好。」

看着手上的数字一点一滴的流逝,赵启平手上也有些着急。

 

谭宗明啊,要是我赶不上过去,你可得赶回来啊,我是真不想死!

 

 

 

TBC

--------

心疼庄一森三秒233333

写到这我突然有点开心,因为感觉终点就在眼前了!感觉终于要完结篇了!

其实这故事线真的有点长,写的我真的耗损很多脑细胞(累

另外就是配角黄曲两人,我真的很喜欢,但他们的戏份不多,我正在打算给他两来一个番外…

好的,庄恕到底什么情况下跟季白坦承过去,谭赵最终又该会如何呢?

我们下集待续啦!

评论 ( 11 )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