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4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4

 

手表与汽车时间对准,正是凌晨五点。

 

其实经过一整晚的厮杀,庄恕已经很疲惫了,可因为别墅还有幸存者,庄恕还是担心他们的讯息会泄漏,更何况犯人要是交上了季白的手里,也难不开口。

犯人就马上要转押往中央拘留所,到那的话可就铜墙铁壁进不去了,他今晚就要利落的解决,不能有失误,庄恕努力的抹抹脸想保持清醒。

 

盯着警局的门口,直到快要五点半,才终于被他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大汉,头上套着头套,被两个小警察押上车,他立刻跟着车上去。

不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警察的技术这么好,他有好几度都差点跟不上,也许是真的太累了?

就在跟丢几个路口,又再次找到车尾灯后,那辆警车绕着绕着进了一条位于中央拘留所的后巷子,之后他居然就给跟丢了?

庄恕把车开到一旁,他独自下车走进巷子里,看见那辆车就停在一旁,里面的人起身来把那个人押下车,然后带进了一间屋子,他没有接近,而是找了个大楼走了进去,来到可以看清那辆车的位置一看。

他知道中央拘留所的后门就在这附近,但他有种异样却说不出的感觉,他想也许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进去,还事先跟谭宗明联络一下。

可正当他想打电话给谭宗明时,他的手机先来了电话,庄恕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季白的电话打来,虽然情况不允许,可是他还是下楼找了个地方躲起来接电话。

「喂?」

“你在哪呢?”

「….我,在家。」

庄恕看了看那个大门,犹豫了好久才开口。

 

「这…离你家这么远呢。」

 

突然,电话里头的声音清楚的从他身后传来。

庄恕转了过去,看见了季白站在他面前,头低的看不清表情,这下庄恕总算知道了,这是季白铺下的陷阱,这条路让他耗费了多大的心力。

「三儿…」

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了馅,但抬起头后,季白的表情可是很难看啊。

「把手举起来。」

虽然他本来有些慌,但是还是想着要解释,可当下一秒看见季白毫不犹豫的对他举起枪,却让庄恕一下子停在了原地。

「三儿,你听我说、我…」本来要说的话也通通都忘了。

「别喊我,我让你把手举起来,乖乖跟我走。」

假如这是季白设下的一个套,现在才发现那个人是他,那他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反应,所以看来他早确定了答案。

「你一直都没相信我是吗…」

其实庄恕以为不管在怎么样,季白好歹会听他的说词,他会问自己为什么在这? 而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庄恕说不上来他内心的感觉,所有把戏都在季白的眼里曝光着吗? 

眼前的季白就这样看着他,原本庄恕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他,可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其实他对季白,并不那么有影响力。

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而与庄恕的猜测不同,季白其实到这一刻都还不愿意相信,庄恕就是那个第三方。

季白知道他不可能跟千富集团的人搭上关系,不然庄恕不可能会来,因为那几个被他们抓来的人,都能被远程操控生命。

别墅那些人经过调查,确定是千富集团背后的组织,安排在山区的毒品交易制造人,那么不管什么理由,到底是谁会去杀他们? 谁又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把他们全部都清理得干干净净又不留活口?

然后这种时候他们居然才追查到了别墅? 赶过去后发现了一大堆的毒品,可是却不知道杀手是谁? 

这种手法他很熟悉,三年来每件案子都是这样,他再熟悉不过了! 

结果他就是那个…每次都把警方耍得团团转,烧船、盗货的那一方吗?

「因为你也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实话不是吗?」

突然间季白居然想笑,他觉得自己真傻,明明眼前的人破绽百出,每每都能被他抓到漏洞,可是他到底为什么选择自蒙双眼?

三年前的机场他被挟持,顺理成章的牵扯上了这件案子,他本来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为什么缠上了自己?

之后嫌疑犯被送往仁和,他被凶手开了一枪却没有死,可张善死前最后一个人却也是他。

他提出要去旺霖山,就这么刚好发生了枪战,他抓回来的人是千富集团的,高架追车案之前他又说了那些话,庄恕三年来与案件牵扯不清,哪有这么巧?

说到底就是他自己笨,这些线索摆就在眼前,他却不去深究,这可不像是平时的他。

可他就是想不去怀疑,他是拼命忍住了身为刑警却要怀疑枕边人的本能。

此刻季白绝不会比庄恕痛得更少,他是真的很想相信庄恕,在这之前,他甚至希望庄恕不要出现在他的埋伏里,他希望是他想多了,但这个人就偏偏出现了。

「你现在,还是不愿意听我的故事吗?」

既然事情都到这了,庄恕也没什么好隐瞒,可他是真的想告诉季白,就算他今天会栽在他的手里也好,他必须要告诉季白他的事,还有他这样做的原因。

「我知道你觉得是我欺骗了你,你认为我走偏了,可是我不这么觉得! 我做的事情绝不是没有意义的!」

虽然激动,但是季白手里的枪始终没有放下,因为庄恕冷静又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让他心里非常的火大!

「犯罪就是犯罪! 你告诉我犯罪的意义在哪里?! 我不听故事,任何以个人为目地出发的故事,都是辩解!」

「你知道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 你就问问你自己! 你看到的警察难道就都是清廉的吗?!」他知道他不该挑战季白对他职业的底线,可是庄恕也急了。

没想到庄恕一句话,却勾起了季白内心的愤怒与不甘,因为他想起了秦明手上的报告,想也知道高层勾结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了,可是他依旧不愿意放弃心里那一点正义。

「做了就是做了我不辩解,但我还是那句话,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遇上像你这样的好警察,今天我愿意被你抓,也只会因为是你,跟那些该死的清白毫无关系!」

因为他不需要证明什么清白。

打他决定逃出那片花田,一脚踏进这淌浑水里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从此与清白沾不上边了,但即使这辈子会深深埋葬在罪恶里,至少他看的见明天升起的太阳,而不再是那片永不见天日的铁皮屋。

他不后悔。

季白看不见庄恕眼里有一丝惧怕,内心里他知道庄恕说的没错,他们都有各自的立场,只是身处不同的阵营。

但是如果连他都放弃了自己身为警察的最后一点希望,将来他又拿什么说服自己,说他可以保护人民?

他告诉自己,他不是这种会被感情牵着走的人,更不是这种从一开始就是欺骗的感情,大脑中突然伸出一手把他所有思绪都拨开,他决定结这一片混乱。

所以他把枪上了膛,手指扣上板机,而眼前的庄恕一点都没有要逃的意思。

 

但就在他看似要开枪的那一瞬间。

碰! 的一声子弹射出,倒下的却不是庄恕,而是季白!

「季队!」

「季队受伤了! 东南角枪手!」

「三儿…三儿!」

庄恕看着倒地的季白,还有一堆不知道躲在哪里的警察一下子蜂拥而上,他猛的抬头找寻狙击手,然后就在一片混乱当中被抓住了带走。

 

被带离开的庄恕马上就判断了来人可能是来救他的,但是他被带离开之后,他连把他带走的人是谁都没看,一离开混乱的场面他就想狠狠的揍那个人一拳,他脑里只有季白倒下的画面!

「谁派你来的!」

「庄恕是我!」

谭宗明反应很快,一把挡下了他的拳头,这一拳的力气很大,是拿出真心的力量在反抗,谭宗明手掌有些隐隐作痛。

也许是谭宗明知道了他这一趟有危险,怕派人去来不及,所以亲自追上来跟着他,然后在狙击手出手之后,他才抓到机会带着庄恕离开。

「为什么开枪? 那是你的人吗? 为什么让他开枪?!」

可惜庄恕满脑子都是季白,就算看到是谭宗明后也没有比较冷静,他现在就想知道季白到底怎么样了! 他在自己的面前倒下了!

「你冷静一点! 他都要对你开枪了你没看见吗? 他不倒下就是你倒下!」

谭宗明抓住了冲动的庄恕,真的是忍不住想打醒他,再说开枪那个那也不是他的人,他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但是至少不是他们的敌人。

「他还有话要跟我说…他不会对我开枪的…」可庄恕只是把脸皱成一团,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天啊…」

叹了口气,谭宗明摇摇头,也是第一次看到庄恕这样,他知道庄恕这回是栽进去了,当初他派庄恕去的时候可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啊! 

「只打中肩膀,我看得很清楚,你也应该看得很清楚才对。」但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他远距离都看到了,庄恕近距离,又长年受到特训的他,不可能没看清楚子弹往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只是关心则乱了。

「季白这下知道是你,会有很多麻烦的事情,我们必须赶紧安排转移。」说真的他真的不想再继续待在这种,随时可能被抓到的地方了,要商量回去再商量。

「你先跟我回去,我们还有事情必须商量,你也趁时间好好思考该怎么跟他说,行吗?」

 

于是在谭宗明准备把失魂落魄的庄恕带回他们地盘上的同时,季白进了第一医院。

而几十辆黑色面包车,半小时前,就已经在往贫民窟的路上前进。

 

 

 

 

TBC

--------------

啊!季白中枪了!庄恕表示愤怒并且想把狙击手干掉。

但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那个狙击手不是谭宗明那一边的人喔~

那他是谁的人呢? 其实他之前也出现过,就是在谭宗明上船后,曲和说第四方监视他们的人。

这大概是我铺的最后一个梗了吧?

应该…也许是吧(有失忆症

 

评论 ( 6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