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3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3

 

「这是….发生了什么。」

 

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季白跟警察们踏进郊区的别墅,这里已经被血洗过一般的,简直是惨状激烈。

在警局里的季白接到消息后没有迟缓,立刻组织了一队的人马,包含赵寒,一起到了这个卫星定位过的地方,一栋郊区的别墅。

可是从上山的那一刻他们就觉得不对,直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季白的脸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门口全是被枪杀的一个个大汉,走进去屋子里面更加惨,整屋子的人,没有一个生还。

「哥,你来一下。」随后赵寒出现,带着一张不太好的表情。

 

让其他警察们做证据即搜索,季白跟着他走上楼,来到了主卧房,一打开门季白就看见了一个男人被绑在床上,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但全身都似乎被打得很惨。

「季队,我们在地下室找到了大批罂粟与鸦片膏。」中途还有个小警察上来汇报。

好险季白还是过来了,撇开被杀不说,这里的人几乎24小时不出门,每天就在制造鸦片膏啊。

赵寒看着不说话的季白,对着死状惨烈的那男人还是有点受不了的皱眉「哥,你看这是?」

说实在的季白有些烦,到底还有多少起这种不清不楚的案子? 还全部都牵扯着千富集团,季白真的受够了,但是他是一定要弄清楚的。

「地下室的东西全部带回警局,让鉴识科来提取这些人的数据,与数据库进行比对,我要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是!」

「走吧。」

 

赵寒对季白比了比,让他跟着一起出去,两人一起踏出了主卧房。

赵寒首先下楼,可是季白却没有跟上来,因为他在出门的时候,恰好看见了落在地上,一个闪着光的东西。

季白靠近把那东西捡了起来,发现是一个袖扣,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那袖扣很眼熟,他思考了一下,立刻拿出了手机来打开相簿,滑了滑,来到他跟庄恕的合照上。

那天是什么节日他忘记了,但是他记得庄恕说要跟他合照作纪念,所以他就拍了,照片里庄恕把手勾上他的脖子,那天他穿了一个很好看的白衬衫,上头的袖扣…

跟这个一模一样。

 

他知道不能仅凭一个袖扣就这么判断,但他还是面无表情的,打了通电话给庄恕,那一头很快就接通了,撇除他那头吵杂的背景,一如往常的庄恕都是温柔的嗓音。

“三儿?”

「我今晚,不回去吃晚餐。」

“案子很忙? 我给你送晚餐吧?”

「我今天接到报案,是千富集团名下的别墅发生了命案,好在唯一的幸存者还活着,我们赶着要把他送往仁和医院去,今天半夜就转移,可能也没时间吃饭,你就别送了。」

“那你自己可要小心点啊。”

「我不去参与转移,没什么可小心的,事关千富即团,你自己也要小心点。」

“我会的,那你忙完了,在晚都打个电话给我好吗? 别让我担心。”

听见庄恕的关心,季白有好一阵子都答不出话来,只是手里紧紧捏着那个袖扣,尽量不让声音泄漏自己的情绪。

「好。」

“那就先这、”

「庄恕。」

突然间,季白喊住了想挂电话的庄恕。

“嗯?”

「没事,我就…突然想你了。」

“我也想你,所以你赶快回家,我等你。”

「…好。」

率先挂上电话后,季白站在原地傻愣着很久,身边小警察来来去去忙着,他都没有看在眼里,只是觉得原本轻巧的袖扣,在他的手里居然有这么重吗? 

 

是让他不可忽视的重量。

 

--

 

「妈妈…」

「别怕,妈妈在这…」

孩子的哭声很大,即使在隔壁,赵启平也听见了他们房间内的情况。

他们把小方跟江姮救了回来,当然也把他妈妈也一起带出来了,小方的情况有些糟糕,全身都有被鞭打的痕迹,那个该死的嗜虐狂,果然第一个就找上了细皮嫩肉的孩子。

「孩子的状况怎么样?」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皱紧的眉头,有些担心。

「心里还要慢慢来,可是至少他现在有妈妈在身边。」

因为去救小方他们之前听了赵启平的故事,当下他们就决定随机应变,不再多浪费时间考虑别的,三人两台车就这样开往了郊区别墅。

当时谭宗明建议大动作直接进攻,所以他们到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去迎战他们,这也让小方得到了一点喘气的空间。

等到他们找到了小方,发现他已经全身血痕,赵启平当下真的是气坏了,上手两拳就给了阿德。也许是被他差点夺走生命的阴影还在,阿德看见赵启平还有些害怕,所以让他很顺利的就把小方抢走了。

本来赵启平想就这样先带孩子离开,可是谭宗明看见了卧室的那一幕,还有小方身上的伤,反倒是他没办法这样放过阿德了。

「我那样做,可能会给他造成不小的心理障碍…抱歉…」

当时谭宗明在小方面前把那个曾经虐待他、鞭打他的男人同样打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之后把他绑在床上,就用那些他曾捆绑小方的绳子,直到他断气。

他知道的这样残暴也许会造成小方的心理阴影,但他不能控制的想起了小时候,他的同伴们被吊在门口的那股恐惧与无力感,他到现在还没办法忘记。

所以他对这样的事情特别不能忍,而且他觉得也不会有什么状况,比求救无门来的更无助了。那与其这样,不如让他知道,那个会伤害他的人,已经在也不会出现了。

「我比你更想杀他,其实我早就该处里他,就是一时侥幸才放到现在,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也有责任,我知道也许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但是我同意你,如果这孩子注定要背负这一段过去,不如让他亲眼看见噩梦在他眼前消失。」

赵启平知道谭宗明的担心,但他也能站在他的角度替他想,虽然如谭宗明所说,这样解决确不是最好的做法,但当下情况危急,他们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阿姨。」

「妈。」

两人说着,赵妈妈就从化妆间换好衣服,整理好出来了。

她倒是没受到什么伤,之前赵启平在组织里的时候,她是光明正大的在顶级的疗养所居住,现在只是换了一个小一点的,然后就马上被接回来了。

「妈,虽然这儿条件不太好,但是至少安全,等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我就给您安排新的住处。」

谭宗明把他们全带到了一个乡下地方,赵启平没来过这,谭宗明后来才告诉他这里是贫民窟,他们回到国内落地生根的地方,这一区有一部分是他们自己的人,也是他们接到千富集团派人买黄金的第一手数据出现地。

这里不能说特别安全,但至少对外的通讯不是那么好,对内也是。

「不要紧的,我知道,你跟叔叔闹僵了?」赵妈妈口中的叔叔就是大老板。

「嗯…」

「启平,妈妈住哪里都行,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知道吗?」也许是私心,他从来不告诉他妈妈自己在做什么,不想跟妈妈说太多这些事,但是他知道他妈妈肯定知道,只是留给他面子不说罢了。

「我知道…」

看着他们僵持的气氛,谭宗明跟着坐在了赵妈妈的另一边「阿姨,这虽然不是很好,但要什么有什么,您尽管开口,我都会替您搞定的。」

「好好,你就是谭宗明?」

「您知道我?」

说起来,这还是谭宗明第一次见到赵启平真正的妈妈,可是赵妈妈表现的却好像早就认识他了一样?

「当然呀,你不是跟我家启平结婚了吗? 怎么喊我阿姨呢?」

「是…妈。」谭宗明惊喜的看着一旁避开他眼神的赵启平,他以为他们两的事情,赵启平谁也没告诉,可是没想到他还真的告诉了他真的妈妈! 

「那个,启平跟你说过我?」谭宗明其实是激动的,因为他大概是人生中第一次喊谁妈了。

「说过,都说过,他来看我的时候难免多有抱怨婚姻生活,他野惯了,你就多担待他一些。」看来赵妈妈还是很了解他儿子个性的。

「一定会的!」

先不管抱怨婚姻生活,听见赵启平认真的在对待他们的婚姻,谭宗明就已经高兴的要上天了「那,他都说我什么了?」

「嗯…他来的时候就告诉我,说他认识了一个很帅的小伙子,打算要跟他结婚,还说你对他很好。」

「真的啊?」

「欸欸好了!」

赵启平都快要听不下去了,他妈妈怎么什么都跟谭宗明说,再说下去就不得了了「你怎么问题这么多,想知道不会问我啊! 我妈累了,走走走!」

「你又不会告诉我…妈妳休息,有事就喊我!」

「好啦行了啰嗦! 滚出去,妈你休息啊!」

「好好好。」

 

 

终于把谭宗明拉出房间的赵启平,跟他一起来到了大街上。

其实这儿也没有大街,贫民区与劳工区跟城市不一样,没有街道没有柏油,只有黄土,只有一些辛勤的路人们。

劳工区的人民们还有政府派给的工作,他们可以用这些换取薪水,而贫民窟的百姓们就只能挖矿往城市卖,当然就是有一餐没一餐的。

「你说,我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这些赵启平都知道,但他从来没看过,这是他第一次踏进这个阶级不同的地方。

当然他更不会知道,他与千富集团作的勾当,就是让这群已经在边缘的人们,更加的边缘。如果不是谭宗明的帮助,也许贫民窟的人,现在都已经饿死在街头了,还不会有任何人听见他们的声音。

谭宗明揽住了赵启平,把他抱在怀里「任何想认真好好活下去的人都没有错,所以错不再你,错的是想利用这一切的人。」

面对说话不算话的大老板,跟猛烈追他的集团组织,赵启平已经不能再回去,也不想再回去了,干脆就跟谭宗明一起流浪好了,顺便劫走他们的货,跟着丈夫一起做鸳鸯大盗?

想到这的赵启平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心情想这些。

「你笑什么。」捧起怀里赵启平的头,谭宗明看见他久违又熟悉的笑。

赵启平勾着他的脖子,送上了一个吻「我以后跟着你混了,要不要也给我取个代号? 那不是象征能飞、自由的意义吗?」

「才不呢。」

没想到谭宗明居然拒绝了他,孩子气的把赵启平抱紧紧的「你得跟我一起待在陆地上,哪都不能飞走,不许留我一个。」

「好!」

没想到他是这么霸道,但霸道的他很喜欢。

「对了,庄恕呢? 怎么回来就没看见他人?」

突然赵启平才想起,刚刚一路跟着他们一起到别墅,替他把妈妈带出来的庄恕此刻却没见他人,他们之间还有许多恩怨,可他却不计前嫌的替自己救他妈妈,赵启平还想好好谢谢他呢。

「别墅好像还有活口,他回去清理了。」

庄恕刚刚跟他说,稍早季白拨了通电话给他,说是接到了别墅的报案,要转压一个幸存者,由于他们的脸都不算难认,所以他必须回去清理。

「…不可能,我巡视过的。」可是听到这,赵启平皱起眉头。

他记得为了找到别墅的计算机,插上曲和提前给他准备的中控清理硬盘,好洗去别墅内所有的监视录像,他从别墅出来前还特巡视过的。

「我做事向来很小心,我确定,没有活口!」这点小事他还不至于会疏漏。

 

谭宗明闪过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得赶紧通知他。」

 

 

 


TBC

------------

以为自己这一集会处理到庄季线,结果还是低估了自己想把所有事情都写出来的癖好,心累。

下一集真的来处理庄季线了,两人即将摊牌!

季白设下的这一局,到底是会被庄恕破解,还是他会掉进这个坑呢?

下集待续。

最后,我简直要爆肝...真的觉得以后不能再日更了,烧脑的都要吐了(不要这样

评论 ( 16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