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2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神秘嘉宾登场。

 


 

22

 

「来了。」

 

太阳刚落下的那一刻,季白的办公室里出现了两个人。一个穿着轻便、嘴角带着笑,还留着小胡渣,另一个不苟言笑,身着完整的手工三件套西装。

「老秦对你说的事情很感兴趣。」总是笑着的那个人是林涛,隔壁市的刑警队队长。与季白同梯毕业,一起做过几次案件,但因为后面季白被派出去卧底,回来没多久就被派来解决千富集团的案件,两人也是很久不见了。

「尸体呢? 我想立刻进行检验。」没有多余的赘词,另外一个是秦明,一名优秀的年轻法医。

其实季白跟他不熟,只看过他给的验尸结案报告,但从字里行间对这个人很是欣赏,虽然他总是不苟言笑,并且不爱多说与案件无关的话题,可是只要把事情办妥,个人性格不属于他管辖的范围。

「跟我来。」

把他们带往了法医工作室,已经有些急躁的季白,早早替他们准备好了工具。

 

「就在这,明天就要送走,所以我今晚一定要知道结果。」

秦明绕过去掀开布,大略看了看五具尸体,没说话只是挑了挑眉,也许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之后便插着腰斜斜的看着他们两人,对他们两下了驱逐令。

「出去吧,我不喜欢有人打扰我。」

林涛知道这是秦明的习惯,所以对他摊摊手,并且把季白拉了出去「走吧,刚好有事情问你。」

 

 

「我看新闻了,千富集团跟这次的追车案有关系吗?」两人出来后,秦明在里头进行检验,他们就对着此案开始了讨论。

虽然林涛只是临市的警察,这件事情不再他的管辖范围,但是案情出的那么大,全国的人民都在看着,他当然也是。

「千富集团只是个被操控的打手,他背后的组织才是重点。」季白跟他私下也是好友,对林涛的底细知之甚多,相反林涛也是,所以他们是绝对可以互相信任对方的,正好,他也有问题想拿出来跟林涛讨论。

「三年前,千富集团大货船失踪。」

「同日,一名已经殉职的军官尸体,在船周遭被打捞上来。」

「隔周千富集团的总经理在机场被捕,不到一个星期就有人来杀他,还在仁和医院引起爆炸案,死伤不下数十人!」

这是三年前一切案子的起头,但是他知道,这远远不是开始。

「三年内大大小小的窃盗案,不管是商船还是走私货船,多少都跟千富集团有关系,这一次,走私货船被另一组人马给烧了,双方又在高架上发生冲突,现在我抓回来的人竟然集体暴毙? 这一切都不是巧合,却又出现得太过于巧了!」

当季白告诉林涛这些的时候,林涛就知道季白为什么会这么愁云惨淡的了。

现在情况很明显,千富集团背后的人,还有他们的对手,两方正在打对台,互相谁都不让谁。而千富集团的对手却总是留下他们任务的成果,例如货物、例如人,来给季白调查。

虽然季白把这些案子都办好了,新闻也不断的在拨放季白立下多少功、抓了多少人,可是他自己知道不是,他总有被人夹在中间耍着玩的感觉。

「你身边没有他们的人吗? 我怎么感觉你被两面监视着?」林涛不知怎么的,首先就是怀疑这个部分,可是他不觉得季白的灵敏度会下降成这样,当初他可是单独卧底,破获了人口贩卖集团的。

「我当然有感觉。」当然季白不是没有怀疑过,他把他身边的所有怀疑对象都清查了个便,好吧,也许没有全部…

「每每在快要查出什么之前就会出大事,不然就是断了线所,警局也是、案子也是,我现在谁都防着,就连你们俩今天来的事情,我都没敢说出去。」

「你怀疑我们上面的人? 你国安不是还有个熟人吗? 你没问过他?」林涛皱起眉头,收起了刚刚的一脸轻松,他说的上面的人,就是指警察局长、国安局,甚至是政府高官。

「我不敢。」

季白认真的看着他,他确实是这样想过,也不是没有蛛丝马迹「你说,谁有能力掐掉要到手的证据? 又是谁,每到快要查出案子时,就逼迫我结案? 是你的话,难道就不怀疑吗?」

每当他想把案子连接起来往下查的时候,上头就会给出压力,说要给人民交代,所以要他赶紧结案,但是当他之后要在调出来反复查的时候,上头就又会给他新的工作,不然就是有新的案件。

今天这个验尸报告,他说什么也不可信,可又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情况,逼迫他以心脏病突发结案,让他放弃这一条线索改追别的?

此时,林涛与季白确实都想到了一个点上,于是两人好一阵子都不曾在交谈。

 

「你们,跟我来一趟。」

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这道沉默。

秦明穿着防护服走了出来,让他们俩跟着自己进去一趟,看他的神情也许是找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季白第一个反应过来就跟着他进去了。

「怎么样了?」

秦明拆下手套,翻找了自己的手机一会,然后拿着一张图片递到了季白的面前,上头是一个很像手表,也很像手环的东西。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

翻了翻下一页,有许多关于这东西的学术数据,但是他知道季白不会认真的去看「这叫做心律控制仪,是这五年以来医学研究中,最大的发表。」

「听过,但不是因为价格昂贵而停止生产了吗?」

心律控制仪的话季白确实有听过,但是因为制作成本高,所以还不普及,且价格高昂,所以只有少数出厂,并且都针对重点心脏病患使用,可是他还没看过,所以就不知道长这样子。

「这东西不普及的原因,除了他价格高之外还有一个理由。」

说到底,其实这东西秦明也没有碰过或看过,但是他当初阅读这篇相关报导很久,实在对这样的东西感到困惑。

「他控制心律的机构很复杂,首先必须在人工心脏放进人体前值入操控芯片,再用手环监测系统,必要的时候能给与电击,直到医护人员到场前,可以短暂的增加病人的存活率。」

在一个按钮的操控下就可以做短暂的心脏电击,这东西无疑是心脏病人的福音,但是秦明疑惑的是,当初开发他的人,为什么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利弊关系? 

这是一个可能遗失,就等于把命交给对方的东西啊。

他做过不少假设,可最终都没有真实案例,可今天,他在这五具被害者身上,找到了他大胆假设出来的证据了。

这五人经过解剖,的确都可以看得出心脏的问题,可他们不是因为心脏病,也跟人工器官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的胸口内组织都有焦黑烧过的痕迹,判断是操控器的中心芯片引起的。

烧伤痕迹很小,但确实是长期累积电力,并且在一定程度下释放才会造成的焦黑,这群人是被某种介质的电击加大流量致死的。

「他们身上都有心律操控器的芯片加大流量烧伤的痕迹,可是我没有在他们的身上找到芯片。」

他的意思就是,之前派来的两个法医,一定有一个,或是两个都是,可能都是对方的人,并且提前取走了芯片。

秦明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这几个人都是被操控的才致死,那假设那些致死的芯片生产的东西来源就是铁,有没有可能也是黄金呢?

总之他们被远程的操控,所以死前才会露出那样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些证据确凿,可是他们的法医却在解剖后给了他心脏病突发的诊断,这两个法医还是由中央警局分派下来的。

「你确定吗…」

因为这桩桩件件,都牵扯着极大的黑幕。

「如果连烧焦黑痕留下人体的东西是什么都能判断失误的话,那是很低级的错。」秦明听见季白的疑惑跟再次确认,也知道他刚刚说的很不可能,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相信他绝不可能出错。

「我知道你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我会把这些组织采样,等你把其他证据都搜集整齐了,这份怀疑,就能成真。」

「可是,宝宝啊、」林涛看着他们俩之间这种彷佛要去革命的样子,还是想到了眼下的情况,但才刚喊出口就被秦明一个眼刀砍过来。

「我、我是说,可是季白现在被人处处盯着,他实在很难、」于是他立刻改口。

「难道他会没办法吗?」

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秦明给打断了,一句话就让季白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一眼望去,似乎很冷漠的男人。

「你不会浪费我的材料的,我等着你来拿。」

此刻,秦明露出的表情很清淡,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可是他的话里听不出一丝怀疑,甚至连疑问句都没有,就是肯定他会来拿。

他就是打从心底的相信,就算上头有多少人阻挡季白,都不会妨碍他找清真相,秦明知道季白肯定可以把这一团乱七八糟的案子给梳理好。

真相就算在怎么黑暗,总要有人突破,因为他们是警察。

肩上赋予的除了荣誉,还有不可推托的责任。

林涛默默的笑了,自秦明父亲的冤案洗清后,他已经好久,没看到他家老秦这种热血沸腾的样子了啊! 真是怀念。

而就在季白准备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近来。」

晚上留着都是他的人,所以他不需要避讳。

「三哥,你之前让我找旺霖山上的小木屋,您还记得吗?」来的是一个小警察,也不浪费时间,就马上汇报了他的最新进度。

而说起旺霖山,季白记得很清楚,当初他让警方去调查小木屋,发现那里的生活痕迹是刚刚才离开的,于是让他们找寻那附近的痕迹,找寻到了一台离开的车胎。

「你找到什么?」

当时他们告诉季白那就是普通的外出,可是时间太长都没有回家,让季白怀疑他跟山里枪战有关,于是让他们继续追踪,但是只靠一个车胎实在线索太少,这之中就断了。

「他们那小木屋,经过调查是属于千富集团,我们排查国内所有千富集团的私人产业,发现他们在郊区别墅也有一片土地。」

小警察把定位给季白,那是一群豪华别墅住宅区。

「之前,我调出那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那台车,最后一次是出现在这片别墅。」意思就是,当初别墅被带走的小木屋主人,很有可能就是被转移到这个地方了,虽然他们没有光明正大的拘捕命令,但是他想想,可能也不会有人给他拘捕令了。

「联络赵寒让他带一组人十分钟跟我会合。」他知道他没有证据证明那里有问题,但是即使是如此,他还是要去看一看才放心。

随后,他转向身后看着林涛跟秦明,最后是线落在了那个依然穿着防护服的人身上。

 

「麻烦你了,我会回来拿资料的!」

离开前,季白看见了这个不苟言笑的男子,第一次对他露出微笑。

 

 

 

TBC

 ————————

神秘嘉宾是林涛与秦明,我超级喜欢他们俩的啦! 尤其他俩最近也是放大糖,简直要上天,简直要疯狂!

然后说说今天的剧情,庄季线很快就要摊牌了,不过还不会那么快,总要给季白一点心理准备!

其实他不是没怀疑过啊,但是在这种谁都不能相信的时期,他实在不愿意再怀疑枕边人了,不过真的很抱歉…

啊,总之,下集待续…

 

评论 ( 6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