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1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21

「三哥已经进去多久了?」

「有几个小时了。」

 

赵寒拿着卷宗来到了法医室的门外,看见小警察还守在外面,而且法医都已经下班了,他还待在里面,让他有些担心季白的情况。

季白这里确实是不太好,稍早他接到了高架上枪战的消息,他赶了过去看看赵寒他们关押的人,发现他们跟之前船上那批人的身家背景几乎一样,他立刻把这两件事情联想到了一起。

他知道千富集团背后不简单,但是他没有证据,现在好不容易来了几个证据,他正想着审问完这边的人之后,要到看守所去见其他在船上被抓到的人。

他去了,也见到了,就在他对面,可是他什么都还没问,那个壮汉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样的倒下了。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慌张了起来,他们送这个嫌犯去急救,可是最终还是被宣判无效,这些人都是没有家庭的人,自然没有人会过来替他们收拾,可是季白越想越不对,就提出了希望法医解剖的提案,上头很快的一通电话就通过了,并且派了两个法医过来。

 

心脏病突发。

 

两个给的都是一样的答案,他没有法医这么好的医学常识,但是他说什么都不愿意相信,这两个人在他面前倒下的样子可不像是心脏病突发!

他们倒下的那一刻眼里充满的不可置信与伤痛,他是看的一清二楚!他们就像是有谁,或是被谁,是他们信任的谁给一刀捅死的样子!

然而更悬的,是他们在高架上抓回来的人,紧接着都是用这样的方式倒下,五个嫌犯就躺在这里,季白都快把他们盯出个洞来了也没看出什么,他受够了这种一团迷雾的感觉。

 

「三哥。」

赵寒看他终于走了出来,把手上的案子交给了他「怎么样了?」

季白摇摇头,他什么也没发现「我还需要再研究一下检验报告,让上头再派回刚刚的法医。」

可是赵寒却有些为难的样子「这可能有些困难,上头说了,既然两个法医都说了是心脏病,并且也没有其他的线索指出他们身体的毛病跟案子有关系,所以他们明天就派人来收走这五具嫌疑犯。」

「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绝不可能死的这么巧合。」哪有可能即将在开口之前,他们全体一起暴毙的? 这要让他相信是巧合?

「可是…」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你先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那你早点休息吧三哥。」

目送着赵寒离开,季白撇开头,他不经意地看到了身后那巨大的,代表着警察的图腾,突然想起了庄恕在家里说的话。

 

“也许是因为,那些人碰上的都是一些黑官,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可以遇上像你这样的警察…”

 

少见的他居然觉得一阵心慌,于是他掏出了手机,滑着滑着停在了一个人的名字上,犹豫了一会,但最终还是播下了通话键。

“季白? 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新闻我可是盯着看呢,我以为你最近很忙的,难道是…啤酒跟小龙虾在招唤我们吗?”

不一会接通后,电话那头出现了跟他心情完全相反的,一个完全轻快的声音。这独特的说话方式跟腔调平常不易听到,是私底下跟他聚会时才会出现的。

「这些改天再说,我是有私事,想借你家老秦用用。」但是季白今天可不是来找他喝酒的,他有非常重要的大事。

而对方一听见是私事,还是借人,立刻收起了刚刚的语气 “竟然有你季白不走正规路线的案子? 很有趣。”

「需要我先把数据发给你?」听他这么说就是答应了,他家那一位就更不用说了,对这种事情,他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不用,要是看看图片文字就能知道死因,那就不需要法医了,他肯定会这么说。” 这个家伙模仿的很像,季白在心里笑了笑,确实很像是那一位会说的话。

“什么时间地点告诉我吧。”

季白的时间不多了,过了今天晚上,他们就派人来把这五具尸体收走了,他有预感,到时候要是真的跟案子有关系,要再提出来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就今晚,我在局里等你们。」

他马上就要知道答案。

 

---

 

「你怎么看?」

「还行,不是特别难。」

 

曲和与黄志雄聚计算机前面讨论着什么,谭宗明跟赵启平就在一边,还有前来与他们会合,等着时间无聊就拿起摆饰丢着完的庄恕。

「有什么问题吗?」赵启平看他们已经讨论一阵子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开口问。

曲和从计算机那头拉出视线,看着赵启平一脸凝重「我们确实是可以去,但我不建议跟他们交火,以你给的讯息看来,估计他们已经重兵把守,时间上也最好在等晚一些。」

他调出那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那片山区几乎都是别墅,并且通通都登记在千富集团的名下,那本来就属于私人产业,偏偏在监控在几公里处以外就停止了,那里的情况只能用猜的。

他们的人现在本来就少,若是要把人偷走,最好也不要太多人去,只是因为那附近都没有遮蔽物,曲和希望最好可以等入夜了之后再行动。

「在等晚一些? 绝对不行! 他们在那里一分一秒都是危险! 」

赵启平焦急的走来走去,他其实可以自己去救人,但是他知道自己要带三个人出来确实有些困难,他也很明白,既然都已经进去了这么久,行动当然是策画的越周密越好,可是他已经等不下去了。

「你到底在着急什么? 你还有什么没跟我们说的?」谭宗明觉得他的样子不像是毛躁的人,赵启平大大小小出过这么多任务,他自己就是最会出谋划策的人。

抬起眼,其他四个人都盯着他看,赵启平本来是非常不想说这件事情的,因为他知道,是他们的上头纵容,才会有今天的结果,可是身在其中的他,根本脱不了关系。

「那里的看守人叫阿德,如果要说他这个世界最恨谁,大概就是我了,如今给他逮到我的人,他绝不可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大约三年在久一些,当时赵启平还没碰上谭宗明。

赵启平生长在组织里,他在十几岁就被大老板带回去,当时的他天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大老板赞助了六院,让他跟他相依为命的母亲得到一笔医疗金,还有长腿叔叔赞助他念书。

可是等他有一天去念书,回到主宅别墅的时候,他不小心偷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

他不小心听见了大老板的手下正在谈生意,喊出的名字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高官,谈论的都是杀人放火的买卖,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毒品、走私、人口,能得利的通通都卖。

「你都听见了。」

正当他觉得害怕的时候,冷冷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只有十几岁他吓的猛回头一看,发现是带他回来的大老板。

他没有明说,但是他清楚地提到了,赵启平现在在这里安全的念书,他的母亲能得到完善的照顾都是因为谁,他有权力跟义务管教他,他自诩为赵启平的义父。

于是他从以为可以普通长大的少年,变成了大老手下最得力的战将,除了念书他每天要做的,就是跟他那群残暴野蛮的手下做对打练习。

从那一天起他的生活就变了,他每天睁开眼就是各种组织里的生意跟,闭上眼睛之前都是自己的鲜血,他没有一天不带着伤,可是他也因此越来越坚硬。

大老板带着他做生意,用尽了各种手段,人道的、非人道的,通通都毫不遮掩的在他的面前上演,每当他去收拾残局的时候,他都忍不住要感叹这个世界的渺小,他们都是尘埃,一点逃不过这些人的手。

可是时间久,他的心也像是受过伤的伤口一样,结痂、撕裂在结痂,一次次的破坏后重生,皮肉把自己的良心包裹的越来越深,埋进了他自己都看不见的地方。

阿德是他再次看见自己良心的契机。

他上医学院念念书之后就理所当然的,进了他们大老板暗地投资的六院当医生,也是那个时候,阿德被派去他的身边替他做事。

可是那个人,简直就是人渣。

 

赵启平善于观察,这对他的情报工作有很大的帮助,当然也免不了观察身边的人,他发现阿德身边的女伴经常更换,还对身边的小孩跟女人都很感兴趣,他原本以为那就是他的癖好,至少跟在自己的身边,他没有机会做一些什么不该做的。

可他也不是不防他,他派人跟着阿德,才知道了这个人有嗜虐的癖好,专挑小孩跟女人下手,任何花样他都吓的去手,他的女伴最后几乎都是体无完肤的被抬出去。

最后一次见他,阿德把他们带回来的,准备像是赵启平那样培育起来的孩子,全身都给划花,各种刀伤、烧伤布满了不到十五岁的小女孩身上,她痛哭哀号,可是没有人赶去救她,只有因为派人盯哨所以接到通知的赵启平赶去了。

 

“别打了要死了! 哥停手!”

“哥! 要出人命了! 启平哥!”

 

可他一到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已经断了气,赵启平没能来的及救她,所以他气疯了,上前抓住比自己大上一倍的阿德就是一顿猛打,身边来拦他的人也被他波及,通通倒在地上。

赵启平忘记了他当时的心情,他只记得他一回神,他已经把阿德按在地上,打得差点断气,身边还倒着一些阿德身边的人。

要不是跟着他的小弟们几个人合力把他架开,阿德可能就已经死在原地了,他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鼻梁骨断了满脸鲜血,几乎看不出长相,腿骨跟骨手骨也都呈现出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但是还在呼吸。

但让赵启平来说,断手断脚都不够,这个人死一千遍一万遍都不够!

可既然已经清醒了,他便请求大老板,随便推个什么罪名给他,就把他交给地方刑警,不然他下次看见他就会打死他!

他不知道大老板之后是怎么处理的,但是他知道,大老板没有把他交出去,只是告诉他这个人还能利用,他会找人看管他,并且把他调的远远的。

可现在,小方与他妈妈居然都在他的手上?

赵启平在心里发誓,要是他们两有个三长两短,他一定把商宴跟阿德的头都砍下来祭祀!

 

--

 

而就在他回忆起过去,此时此刻郊区别墅里,小男孩的哀号声正响遍整个屋子。

 

可是由于屋子太郊区,又都是他们的人,所以竟没有一个人去管那哀号声,任他一次次尖叫。

「你们在干什! 把我放出去! 小方呢! 你们到底在做甚么!」江姮被单独关押,他见不到人可是听到声音,那是他儿子的声音,这群王八蛋到底对他做什么了?!

已经来这里一天了,看守江姮的人也没想到,他们大哥会这么快就克制不住,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看着江姮。

「你就庆幸你还听的到叫声吧,如果什么时候他不叫了,也许就换你了。」

他知道他们大哥最喜欢的就是小孩跟女人,那个男孩子被带来的第一天,他就看见了他大哥兴奋的目光,肯定第一个就拿他下手。

目光飘向了楼上的主卧室,那个小弟在心里叹息,不知道他能撑多久…

 

而楼上的主卧室里,如赵启平所担心的,正上演着那样的剧情。

「啊啊! 不要! 啊啊!」

「你别跑啊,叔叔我走不快,你快过来!」阿德拖着一条半瘸的腿,在诺大的主卧房里,拿着皮鞭,追着小方打,脸上尽是猥琐的笑。

已经一天过去了,这个卧室就这么大,小方身上已经从干干净净的,拉出许多条血痕,但是依然是满屋子逃窜,可是他越逃、越喊眼前的男人就越开心。

擦着眼泪,忍着伤痛一边满地爬,小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带来这个地方,可是他全身都痛,他害怕得不得了! 

他想他妈妈,他担心他妈妈,他也想启平哥哥!

 

拜托!

 

谁快带他离开这个地方!

 

 

 

TBC

---------

因为太懒被催促了,所以我就赶紧回来更新了!

也是啊,再不更新我就要弃坑了…

好啦,赵平平他们终于要动身去救小方了,庄季感情线也终于要到了一个坦白的地步!我还私心夹带了两个两个我喜欢的角色来客串!!!

总之离结局不远了太好了(简直想哭


评论 ( 11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