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20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OOC   





20

 「呃啊!」

赵启平在暗巷里掐住了一个男人的脖子把他往上提了提,男人还想挣扎,拿出了枪想要逼赵启平就范,可随即就被身经百战的赵启平发现。 

拿出小刀,抓起那男人的手往墙上一放,那只小刀硬是把他的手给钉在墙上,他发出了极大的哀号声,又被赵启平给捂住口鼻,连呼吸都困难。 

「谁派你来的!」

放过口鼻让他呼吸,可是随即往他肚子狠狠揍了一拳,捉住他的领子就把他的脖子给提起。 

「大、嗯….啊!」那人连说话都说不清楚,可是赵启平却已经猜到了个大概,他咋舌,他怎么不知道大老板什么时候开始说话不算话了? 

和谭宗明在家里把话说开之后,赵启平一直都在思考该怎么处理组织给他的命令,离48小时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了,他本想联络KC,却刚好接到了他传来的密码说要约自己见一面,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所以他就出门了。 
可没想到他这一路出门就是各种人追着他跑,试图想要在各种场合夺他性命。
其他的他都一一躲过了,可光是躲过还不够,他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当然逮着他不放。

「想杀我,你还太嫩了。」

把刀子抽起来,那人抱着手倒地不起,基本已经没什么动力,但是赵启平还是赏了他两脚才离开了暗巷。 

他现在一肚子火,必须还是要见到KC不可,所以他就火速赶往他们俩约定的地方,也许讯息是假的,可能会有更多埋伏在等他,但是这些草包根本就伤不了他。  

「哥!?」

等到他跟KC约定的地点之后,他一看见那熟悉的身影,一下子就是拿枪指着他,恶狠狠的样子让KC摸不着头绪「哥你在干嘛呢?」

「48小时还没到就急着派人清理我?」「什么?清理你? 不可能啊我没接到命令!否则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KC知道了他哥的火气从何而来,但是他不懂为什么赵启平说有人要去清理他? 
赵启平放开KC的领子,把枪收回来,他知道KC几乎跟他一起长大,不太可能会这么无情无义,但是他还不确定组织里的人会不会为难他,所以他当然得先确认自己的安全。 

「我一路上已经不知道被几个人追着跑了,既然大老板没告诉你,就是连你一起防进去了,你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KC没想到大老板会在时间还没到的情况,就急着要启平哥的命,但是他想想自己知道的事情,也就没那么奇怪了。 

「喔对,我查到那天是谁通报的巡警了,季白把线人保护的很好,但是辗转还是搜查到了电波,那个人最后一次发电波就是在我们的工厂,那一天我只把我房间里的电脑连接上了货船,那房间,只有我跟高级干部才可以进去。」

「混帐东西!」

要不是他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赵启平差点就要冲回工厂去把商宴轰成渣了! 
他们工厂又只有高级干部才能进去,试问还有谁比KC的等级还要高,又随时随地想找麻烦?
现在大老板又对他下了追杀令,他们父子俩,果然是一个血缘。 

「还有啊,小方他们好像跟阿姨一起被关进千富集团的私人别墅了。」

「私人别墅?我记得那私人别墅现在是阿德的地盘啊!?」比起刚刚那个被出卖的讯息,没想到眼前这一个更加令人震撼。 

KC也是很担忧「我怕我消息不正确,所以就照着你给小方身上安装的GPS定位了一下,确定是在阿德手上没错,虽然阿姨我不知道是不是也一起在,但是他的私人安养医院确实是已经找不到他的人了。」

如果说刚刚他有成千上万的不爽,那也是对着商宴去的,可是眼下的事情已经不如刚刚这么简单了,在谁的手里他都没话说,但是唯独阿德这个人,赵启平是怎么样都不可能忍的。 

「多久了?」
「小方的话也许在你出任务之前,阿姨是今天早上。」

可恶!赵启平在心里把自己咒骂了千百万遍,可是现在他在这里生气也于事无补,大老板肯定已经不会在听他说任何话了,所以今天一早就把自己相关的所有人通通都带走了! 
接下来呢? 他们会做什么? 还有谁? 他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那还有谁是他亲近的…. 

「谭宗明…」对,就是谭宗明,就算大老板不知道对手是他,肯定也可以从调查资料里面发现,如果对方是对手又是他亲近的人,那… 

「KC,你与我保持联系,用私人通讯不要用组织里的,我现在要赶快回家一趟!」

没等KC给他回应,赵启平转身就跑,往家里的方向跑去,在这路上他还抽空给谭宗明打了电话。 

“喂?”还能接,还活着!
「你在哪里?」
“我在家啊。”
「等我!哪里都不要去!」

挂上电话,他的脚步越来越快,跑回刚刚他停车的地方,踩下油门就飞快地往家里开,他知道谭宗明是一个厉害的人,他没有那么容易会掉坑里,可是他就是担心,他不要谭宗明出任何一点事情!


另一边因为赵启平挂上电话前的语气有点着急,所以谭宗明有些担心,一直数着时间等他回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按电铃的声音。 

启平忘记带钥匙吗? 

他前去开门,在到达门口的时候他看了看,钥匙少了一把,这么说他是带着钥匙出门的。
在怎么说,如果他没带钥匙出门好了,他应该要开这个锁也不是太困难的事情,所以门外的人… ?

透过猫眼一看,外头的人是他没看过的人,所以他并没有开门,只是担心在路上的赵启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等他还没有想到的时候,他看见门口拐弯处,有个人探头出来,他皱起眉头凑近想要看清楚是谁,发现那是一个带着帽T的的人,那身装扮是赵启平出门的时候穿的衣服,眼前这个人一直四处观察,既然是赵启平也要防着的人,那就把他给解决吧。 
谭宗明把门锁打开,那个人退了几步,并且把手按在腰上,但是他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 
就在开门的那一霎那,谭宗明抓住了他装有消音管的枪口把他往旁边移动,而此时,藏在他身后找机会的赵启平也上前,一拳就把他给打晕。 

「「你怎么样?」」

两人一见到对方就是问这句,想来对方都没有大事,赵启平抓过谭宗明把他带进屋子里,然后找了一捆麻绳把这个昏倒的男人给绑起来,再用胶带贴住他的嘴。 

「发生什么事了?」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匆忙的处理门口倒下的男人,摸摸他身上,找到了通讯器,丢在地上就把他踩烂。 

「我的组织让我48小时内处理你,现在他们等不及了,要连我一起处理掉,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赵启平进去了屋子里找到了行李袋,什么衣服都没抓,就只有打开厨房的橱柜,拿出了大大小小的枪装进袋子里,谭宗明看他这样子,一时半刻也问不出什么,就跟着开始收拾东西,然后两人一起离开了他们家。 


可通讯器被踩烂的那一刻起,他们的人就知道,赵启平已经知道自己被盯上了了,在他们的车一离开大楼时,身后就立刻跟着几辆隐藏起来的黑车,跟着他们跑。 

「如果你在家里摆了什么有关于你们人的资料,最好也敢快找人消除,他们一定会进去搜查的。」

谭宗明开着车躲避着追来的人,赵启平在旁边把所有的枪通通都装上弹荚,突然想起了他们的房子已经不在安全了。 
追来的人肯定是他这边的人,因为谭宗明那边他自己就是首脑,他自己当然是什么资料都不是秘密了,可谭宗明他们的资料可是他之前一直想知道的,一但所有资料泄漏,他们躲到哪里都有可能会被发现。 

「这个等等再说,他们现在想杀你,你是不可能回去了,接下来怎么打算?」谭宗明当然想让赵启平跟着他走,可是他也要知道他打算怎么处理这群追着他们杀的人。 

「等我逃过这一波我会回去找我的人,你就带着你的人先走,我处理好了就会去找你噢、你在干什么! 会不会开车啊!」
本来赵启平把枪上膛,把窗户打开来想要从后面瞄准,可是谭宗明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的转弯害的他跌回座位上。 

「你听听你自己说什么?」

谭宗明现在是非常的火大,赵启平刚刚那番话是想跟他划清关系吗?

「你是想一个处理,然后保护我吗? 拜托! 我这里有的是人手好不好? 你以后就跟我走!」
「我去拖住他们你才有时间走! 我不会让自己有什么事情的好吗! 」

枪声响起在公路上,后面的车子已经追了上来,好在他们的车防弹,但是他们还是要找机会甩掉,所以赵启平重新爬起来,往窗户旁瞄准一样探头出来的人。 

「你拖住他们? 我们一起! 你休想我丢下你一个人就走! 连自己的爱人都无法保护,这样我算什么男人?」这下谭宗明可真的是气坏了,他以为他们讲开了他们从今以后就分不开彼此了,结果赵启平居然想自己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 难道我就不想保护你吗? 他们不把我们杀了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你不了解我们的组织!」赵启平当然想跟他走,可是这些人一定会追他们到天涯海角的,如果有自己拖住他们的视线,至少可以帮谭宗明避开一些盯哨,更何况他不能走,他还有人要去救。 

可是管他多庞大谭宗明都想跟赵启平一起面对,所以眼看后面已经有台车追了上来到他身边,他把方向盘一转,用力的撞上了身边那台车,瞬间旁边的车就翻了过去。

「我的人是不会把任何一个家人放掉的,你是我的人! 就是他们的人!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 从今以后你有我! 不准再说这种话听见没有!」

面对生起气来就对他大吼,可是喊的全是些暖死人话的谭宗明,赵启平突然有些眼眶泛热,想起了当年在医院,他也是这样吼着冲进大火里面想救他的自己。 
也对,他不该再把谭宗明推开了,因为他不是那个孤立无援的人,谭宗明与他有婚约,是他的爱人,想保护对方的心情是一样的,他们不会有什么亏欠不亏欠的。 

「那你就把车开好!」

说完之后赵启平把安全带给拉了出来,在自己的腿上缠了两圈把自己绑的紧紧的,然后就探出半个身子,瞄准后面追着他们的驾驶开枪。 
混入车阵中,又在对方的车轮胎上射破,几辆车就这样因为打滑而翻覆,把后面的车都给一并掀了。 

而听到他刚刚那一番话,意思就是愿意跟他一起走,默默开心的谭宗明也没闲着,他躲过一辆又一辆的民车,成功的逃离了后面的追兵。 
赵启平解决完后车之后回到车子里,把自己缠在腿上的安全带解开,就看见谭宗明傻呼呼的对着他笑,又转过头去看着眼前的路。 

「你傻笑什么呢…」

看着赵启平把手里的枪给收好,谭宗明想起了他探身出去的样子,居然有些得意「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刚刚,很帅,把我给迷住了。」

说完他就转过来看赵启平,发现了他脸上久违的脸红,还伸手把他的脸拨回去看路,自己转过头去吹风。 

「都什么时候了…不正经…」

话是这么说,但赵启平还是忍不住脸颊发烫,谭宗明怎么这么讨厌。  


*

“日前发现的商船被劫事件已经在积极的调查中了,是不是好像不只是普通的商船,而是一艘满载黄金的走私船啊。附近的船家还指出,这件事情不只是一组人马啊!?”
“没错,走私黄金的目的现在还未发现,但听说已经抓到了几个犯人,也把周遭负责运人的船家给羁押,刑警大队的队长也从他们那边得到了一些消息,相信很快就会有更新一步的发现。” 

庄恕看着电视,这是一个新闻访谈节目,找来了几个记者来一起探讨最近的案子,这其中现在说的,就是之前谭宗明放火烧掉的那艘货船。 

「三儿,他们开口说原因了吗?」可是季白打捞到黄金就算了,抓到船上一些人也就算了,但是他们居然让上面的人开口说话了吗? 还有船家? 他们把载宗明哥的船家也押回来了? 

季白拿了杯水走到他身边,看了看新闻的事件却摇摇头「船家说了他只负责运人,可是那几个私船上的,并没有说什么消息,新闻这么播大概只是先稳定民心。」

其实他们播出是说真话还是假话,人民也不会轻易相信的。 
现在网路这么发达,在网上都可以找到许多的资料跟新闻,有些记者为了要独家什么机密都敢爆出来,例如有两组人马在抢这船上的黄金,还有其中一组人马放火烧船等等,在网路上都不是新闻了。 

「但是也无访,犯罪专家已经照着船家给的资料绘制他载的人了,这两批人不论是谁,最后我都会抓到的。」

听到这番话,庄恕的手心都出汗了,心里堵的荒「我在网上看到了,听说最近的私船都是被同一组人给阻止的,也许他们本身就是对手,也许,另外一组人有什么别的目的。」

「窃盗还有什么目的?」

季白转过来看着庄恕,目光有些不易亲近。 

这段日子里季白比对过找到的物资来源,也大规模搜查过,确实,这些年的窃盗案也好,私船案也好,都有人秘密的进行偷窃,然后把这些物资通通都送往了劳工区与贫民区。 
而他们经过交叉比对,也发现了那些人与这一次的烧船事件有些相似,也许是同一群人,和对家本来就是打对头的。 他们不是没有去关心过,证实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东西留给自己,而是通通给了出去。
但就算知道了千富集团背地里做了什么不法的事情,他们又不是单纯的窃盗,也不能因此就判定他们的对手就是好人。 

「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理由,为什么不走正规路线报警? 既然选择私了,就代表他们打算做一些不合乎规定的事情,心里有过犯罪的想法就算了,可是既然做了,我就不能坐视不管。」

毕竟这中间还有许多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合法的事情,窃盗就是窃盗,烧船就是烧船,通通都是犯法的。

 「犯罪就是犯罪,就都是我的犯人。」

面对季白这一套非黑即白的理论,庄恕确实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反驳。 
他们确实为了窃盗,为了当年的毒枭案件杀过不少人,也伤过不少人,他们的名声早就在外,季白当然也读过他们的案卷。 
他知道他们做的事情并不一定完全对,他们本可以选择更正当的路。
季白说的没错,他们当初逃出来成人之后,本来可以选择报警,选择一条正常的路线去对付他们,可是他们没有。 
他知道心中的仇恨蒙蔽了他们,因为他们不想看着那群人被关,可能马上就被赎金保释出来,他们要看着那群人死!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解心头之恨。 

「也许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许多黑暗的地方。”可庄恕看过最黑暗的天空。 

小时候看管他们的确实是只有几个大汉,但是偶尔他们的幕后老板来巡查时,身边都会跟着几个穿制服的人,当年他们还小不懂事,后来长大了才知道,那是缅甸当地的警察。

「也许是因为那些人碰上的都是一些黑官,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可以遇上像你这样的警察…」

他知道不能以偏概全,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的警察,例如季白,但是他已经深深的被他以为的正义伤过,又怎么可能去相信? 

庄恕突如其来的话引来季白的视线,他看见庄恕的脸上有着他看不懂的东西,可是他在怎么样都无法解读,那个眼神黑暗的看不见底,他摸不透。 

「你是怎、等等。」

就当季白想要伸手抓住那要沈进海底的目光时,他的电话响起,他只好先打断了自己,接起了手机。

 “三哥,高架上发生枪战,目击证人已经送回来作笔录,主嫌部分逃逸,部分已经被羁押回来了。”

「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再转回去看,庄恕还是那个脸盯着电视,一点看不出平时的神采,但是他现在又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只好先去处理更重要的「有案子我要出去一趟,你先睡吧。」

 「三儿。」

可是正当季白准备要踏出去的时候,庄恕喊住了他,并且终于慢慢的转过头来看他,那目光有些湿润,让季白有些胸闷。 

「如果有一天,你遇上了这些人,你愿意听听他们的故事吗?」

他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个问题季白感觉他需要思考很久才能回答,好像是不能轻易给答案的,所以他只好先避开。 

「等我处理好案子,回来再说吧。」

庄恕就这样看着季白推开门出去,他自己低头讽刺的轻轻笑了笑,然后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谭宗明给他的讯息。

 “事情已经失控了,不论你在做什么,立刻过来鹦鹉这一趟。” 



- -


谭宗明他们的车一路开往曲和家。

因为他们与曲和名面上并没有关系,而且说到底曲和也是个有名的大提琴家,又是个技术高手,目前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我已经把你家的电脑资料全部消除了,现在你们怎么打算?」

他们四个人都在曲和的工作室,准备商讨下一步。 

赵启平原本只是听说,但是没想到真实看见曲和,还是有些微妙。
因为他是个有名的乐手,几年前他在国内开音乐会的时候,他与谭宗明还一起去贡献过门票,没想到居然也是深藏不露。 

「我们这边本来就没有问题,重点是启平那边。」谭宗明正在思考他们要怎么去解决那群人「我知道他对你有恩,但是他们已经先背叛了道义,对你是说话不算话,若你真的跟着我,也不算是背叛,顶多就是报仇。」

「当然不是背叛,因为我才是被他们背叛的那一个!」

赵启平随手写了个座标就递给谭宗明「我会把我所知道的通通都贡献出来,但在这之前,我要先救几个人,这几个人你一定也想救。」
「什么人?」

谭宗明把座标给了曲和,他立刻就开始搜索这个位置。 

「我知道你们一直都在找江姮母子,他们现在已经脱离了我的安排,被看守在这里,还有…」赵启平皱紧眉头,盯紧着那个座标。

「我妈。」

「你父母不是在美国生活吗?」

谭宗明却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启平,他记得结婚的时候赵启平还跟他说,他父母长年都在国外的。 
赵启平的眼神有些飘移「大老板就是因为资助了我母亲的医疗费跟我的学费,才把我带回他们组织的,之后他便以疗养名义把我妈送去了私人医院,现在这种情况,他当然把我妈押起来,好牵制我的行动了。」

「你还有什么没跟我说的,你得通通交代了。」

谭宗明也不是刻意想挖赵启平隐藏的秘密,但是他总有一种他还是很神秘的感觉,毕竟这么不了解他的爱人,让他很不是滋味麻。

「哎,知道了。」





Tbc
——————
这篇把很多问题都交代了,下一篇之后就主要处理庄季的部分啦~
喔对,还有一直被忘记的小方方!

评论 ( 6 )
热度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