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9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19

二十几年前,缅甸的偏远郊区—

「啊!啊!我不敢了我不敢!啊!啊!」
「混账! 让你偷吃! 让你在偷! 小扒手! 该打!」

别墅里头传来小孩子的哭闹声音,有个彪形大汉正拿鞭子抽打他,那个小孩子看起来骨瘦如柴,就是营养不良的样子,他只是因为偷吃了主别墅里面厨房准备好,要给这些大汉们吃的食物,所以被抓到了就吊起来一阵毒打。

这哀号声传的几里都听的到,可是却没有人会来救他,因为这里离他的国家有几万里的距离,甚至可能更远,只有躲在楼上门口的三个小孩看见了。

其中一个小孩子皱起眉头,正准备上前去救他的时候,却被另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些的孩子拉住了,他用眼神告诉他不可以进去救他。

「可是宗明哥,他快被打死了...」小男孩哭着,却被一旁另一个男孩摀住嘴,不让他在哭得更大声,免得里头的听见了会把他也揪出去毒打。

被喊哥的小男孩抹抹这个小孩的眼泪「小和,记住了,在怎么样都不能心软,不是他被打死,就是你死,我知道很残忍,可是活下去,才有机会帮助他。」

摀住他嘴的小男孩听见了,也是脸上一阵的酸,他们三个是谭宗明、曲和、庄恕。

他们不记得他们的父母是谁,只知道他们自己的名字,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知道他们自打有记忆以来,救一直在缅甸的郊区种花锄草、打杂、打扫,不只是他们,还有其他的,通通都是孩子。

都是一些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未来又该往哪里去的孩子。

谭宗明比其他孩子年纪大一些,待的也久一些,碰上了曲和跟庄恕,被他们俩当成大哥看待,自然也就照顾着他们。

这就是他们的过去,他们在缅甸做苦工、制毒,他们的上头是一个大毒枭,从来没露过面,旧潭宗明他们偷看时瞄过一两眼,至于住在这个主别墅的,只有他们底下的看门人。

眼看被吊打的小男孩已经没了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昏死过去了,可是那个人的鞭子依然没有停过,这些被饿了好几天的小孩,或是偷东西果腹的小孩,又或是想逃跑的小孩通通都是这种下场。

他们被毒打到不省人事,有的就这样被抬去埋,有的醒来又继续做苦工,但在这之前他们都会被绑起来调在别墅大门口,用来告诉其他的孩子,做坏事的下场就是这样。

谭宗明恶狠狠地看着屋子里头的大汉,他分不清他们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坏事,他也不知道偷东西让自己活下去是不是坏事,但他很清楚一件事情。

如果这些都是坏事,如果让那些混账吃苦头是坏事,那么他就愿意当一个坏人,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些把他们当垃圾的人好看,他会让他们也尝尝被吊在门口的恐惧。


他很能忍,他知道他现在没有这个能力,所以他只能忍,但是他不会白白浪费他的成长光阴。

谭宗明天生就有拢络人心的能力,还有一张说不烂的嘴,他跟庄恕还有曲和三人小队,开始拉拢其他不甘心待在这里,也想逃出去的孩子们,他希望与他们一起组成一个强大到可以扳倒他们的队伍。

「听说了,你们需要人手,我们兄妹俩来的时间也长,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做。」

第一个拉拢到的就是方严和方娴兄妹,他们来的时间也久,特别是方娴长的可爱,很讨大人的喜欢,他们也就很少找这对兄妹麻烦,所以他们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

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大,趁着某一次大老办巡查过后,当天那晚上,被关在野外屋子里面的孩子们,就跟着他们五人,而方严跟谭宗明负责杀了看守他们的两个大汉,带着一部份愿意跟着他们的孩子逃了出去。

那是谭宗明第一次动手杀人,可是为了他身后一张张哭丧的脸孔,他不得不下手。


逃出去后他知道他们肯定会被追查,所以他们先到了海岸边去清洗干净,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种见不得人的样子,再派人去偷几套衣服,把自己打扮的人模人样。

他们在街头靠着窃盗,跟做一些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养活他们自己,就这样躲躲藏藏,直到成年,取得正式工作的谭宗明五人结识了一伙远洋渔船夫,终于得到了可以偷渡出海的机会。

逃出去的时候并不顺利,好几个孩子都被抓了回去,可是他们都愿意牺牲,让谭宗明有机会可以逃得更远,如果有一天他们逃走了,希望他们永远不要踏回这片土地。

回到国内后,他们逃往不需要很认真清查身分的贫民窟,那些劳动者与贫民也没什么好偷的,也都是被抛弃在这个世界的边缘人,所以根本不在意这些人从何而来,反倒是对他们有着同被抛弃的同情感。

几个孩子打算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可谭宗明可不甘愿就这样生活下去,好在当初跟他一起组织逃出活动的人,他们都各有各的长处。


方严体能一流,为人及长相又都很低调,适合探查及情报搜索等工作,所以谭宗明给了他黑鸟的称号。

而他妹妹方娴,单纯却利落的身手替她带来不少方便,但是为了不让她太过于显眼,免得遭罪,谭宗明给了他鹧鸪的称号,希望她可以把低调铭记在心。

曲和的学习力一流,许多设备都是一碰就上手,音律感也极强,所以谭宗明给了他鹦鹉的称号,希望他最终可以靠着智商及学习力活下去。

庄恕长着一张单纯无害的脸,可是行事却是最快速的人,他看似好亲近,下手却一点都不含糊,为了获取情报甚么都可以做得到,只要交给他,就几乎没有带不回的东西,所以谭宗明给了他白鸽的称号。

预付称号这群可以展翅高飞的生物,是谭宗明希望总有一天,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们又回到最危急的状况,这些好兄弟们都可以展翅高飞,离开这片罪恶远远的。

「哥,那你呢?」曲和看着谭宗明,难道他不给自己一个期许吗?

谭宗明只是淡淡地摇头,因为他不需要期许,也不需要飞,他只要在最危险的时候,双手一开,让他们的兄弟们逃走,他就留在原地当标靶就行了。

「我就不用了,我不喜欢飞,我惧高。」可他只是开玩笑的说。


几年后,他们从贫民窟搬到了大城市。

庄恕到美国去念医学,曲和进了音乐专科大学,方严进了军队了,方娴跟谭宗明一起去念金融,回国后建立起了小企业晟煊作为掩饰,他们本来可以就此过着正常的生活,可是他们却没有停下脚步,因为他们还有要做的事情。

他们在各国搜集当初的那毒枭资料,各地都做过大大小小的任务,最终被他们找到了当初的那大毒枭的身分。

谭宗明承认,就算是他已经受过了正当的教育,懂得是非善恶,但是当他回到那个地方,一枪枪把那些虐待孩童的大汉给杀了,他心里还是有种痛快感,虽然他没有半点开心。

本来他们解决了这个就可以就此抽身,谁知道贫民窟,他们曾经待过的地方,几年后却传出了千富集团的心律操控器事件,逼得他们不得不重出江湖。

他们不能改变这里因为贫富悬殊划分出来的地域,但至少他们要把当初那个,当他们被人抛弃的都没地方可去时,唯一愿意接纳他们的地方,该有的纯净给找回来。

他们知道自己的能力始终有限,可能力微弱从来都不是谭宗明不去做的原因,就算只有一点希望,他也坚持抓住不放,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他可能已经死在了那片罂粟花田里。

几年后他都还回忆起当年那个小破屋,他们几个孩子被关在里面,白天工作晚上宵禁,即便看见日出,也活不再太阳下。

可是即使回忆,他也在不往后看了,他只是告诉自己他正在做的,是他觉得正确的事情。


「你别那样看我,不是都过来了吗?」

激情过后,两人躺在凌乱的大床上,谭宗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赵启平他的过去,这一次他是没有任何隐瞒的全盘托出。

赵启平趴在他怀里,看着他的眉头却揪紧,他内心有许多情绪,他一边气愤那群虐待谭宗明他们的人,一边却又庆幸那群人已经被他亲手剿灭,否则敢欺负他的人,他一定让对方好看。

而面对谭宗明选择对他坦白一切,因为不想再有任何事情隐瞒他,说真的他做的事情也不算坏事,顶多就是用了不同的管道而已。

可是他呢?

「我…」赵启平欲言又止,谭宗明生存下来,逃离那些黑暗都是有着自己的意义,可是反观他,却突然找不到了一个自己的意义。

放在以前,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拿钱办事,他有他追随的目的,可是现在他突然说不出个里由,他做这些事情策画这些任务,目的是什么?

谭宗明摸摸他的脸,对着他摇头「不想说就别说,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

因为他已经选择了他,就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放弃他。

「我没有你所做的事这么意义重大,只是他对我有恩,如果不是他把我带回去养,还供我念书,我也许根本不会在这里认识你。」

可是赵启平还是打算说,虽然他也没有把所有事情全盘托出,但是这是确实是他的理由,他本来可以选择不做,但是他受不了别人施舍他,如果他拒绝不了,至少也要还给对方。

也许大老板就是抓准了他这项弱点吧,所以不论是甚么不该做的事情都让他去做,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主动的拒绝,也许他是被利用,但是他是清楚甘愿的被利用。

所以这也无法让他替自己开脱什么。

甩了甩头决定不去想这些,赵启平伸手摸摸谭宗明的嘴角和眉眼,那里刚刚还被他打的瘀青,他此刻突然觉得心疼,手指划过的力道极轻。

「不说我了,你呢? 还疼吗?」他说的不单纯只是这些伤,还有过去那些,被隐藏在他心里,那些永远都不会抹灭的伤痛。

谭宗明伸手抹平他的眉头,在他的额上轻轻落下几个吻。

心理的伤当然不痛了,即使伤疤还在,也不会有感觉了,因为那些都过去了,也许正是因为过去了,他才能侃侃而谈。

而身体的伤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根本就是打架长大的,这点伤转眼他就忘得一干二净,可是面对他的爱人,哪个男人能忍住不去撒娇呢?

「疼,需要赵医生亲亲才能好了…」所以他故作委屈的,逗的赵启平笑。

「那赵医生…给你特效药呀…」可即使知道他是说假话,赵启平也想就这样顺着他的意。

于是他起身来跨坐在谭宗明身上,捧起他的头脸,在他的眼上、眉上…唇上,通通都落下赵医生开的神秘的药。

是他对谭宗明的爱,只对他一个人有效。






TBC
————————
谭总他们小时候好可怜喔我怎么这样🙈
不过我也补给你一个赵启平了就放过我吧!

然后这篇终于要到一个结局了很好!
嗯?庄季还没解决吗?
嗯....好吧。

评论 ( 7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