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7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17

 

「会有些疼,但是没有伤到筋骨还好。」

「到底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这次可是您亲自出马啊!连你都搞不定,对方到底是多厉害的人?」

 

KC一边帮忙赵启平包扎一边碎碎念,但是好一阵子他都不曾听到这个人一点声音,连声抽气都没有,于是他抬起头来看,发现赵启平紧紧皱着眉头,表情非常的不好看。

 

「哥?」他很少看见赵启平这种表情,这种火大到想杀了谁的表情,或是说,他脑里可能有千千万万个把对给玩死的计划的表情。

 

「子弹取出来了吗?」声音没多大的起伏,他只是询问着自己的情况。

 

「恩。」KC把子弹放到一旁的水里洗了洗,然后装进了一个小袋子里。

 

赵启平接过那枚子弹,是一个做工精美并且有颗花纹的子弹,他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从诊台上下来,与KC一起走出了诊间,往工厂主楼走去。

 

「启平哥,大老板找。」但才刚出诊间的赵启平前方,就有个大汉正往他这里走来,递给了他手机。

 

盯着那部手机,赵启平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抢了过来,放到了耳边「是我。」

 

“我说过这批货很重要的。” 大老板的声音冷冷传来,让人不寒而栗。

 

「这件事情没那么简、」

 

“我听说了,我知道你怀疑有内鬼,但现在的事实是货已经沉船了,我得用更多资源去弄到新的,你必须负全责,你知道怎么处理的,我给你48小时,对方如果还活着的话,你就不用回来了。”

 

话是说不用回来了,可是赵启平知道大老板的意思,就是他只要不解决对方,那么组织会派人去解决,顺便把可能暴露的赵启平也一起给解决了。

 

对方没有等他响应就挂上电话,赵启平瞬间就把手机给摔个稀巴烂,声响之大的,所有人都停下手边的工作看着暴怒的赵启平。

 

「不管用甚么渠道,我要立刻知道这子弹的制造者是谁,买家都有些什么人!」

 

「我知道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KC拿着子弹离开了赵启平身边,来到了他自己的位置坐下,便开始拆解子弹。

 

「还有我带回来的包里那货,让他们赶上千富集团明天第一班货船出港,不论阶级,谁拦就让谁消失,我要他在三天之内抵达并且立刻开始制作。」

 

「最重要的。」赵启平的眼神阴暗了起来「我要知道海巡警的线报来源。」

 

「是。」

 

从看见海巡船那一刻赵启平就开始怀疑了,他费尽心布下的路线连对手都差点逃不过,虽不是说他季白没那个本事追查到他,但那艘船的行径路线后来经他一查,根本是在他们出港后的十分钟后,就直直奔着他们走,彷佛在等着他们出事一样。

 

他知道他的对手很强大,但今天交手过后他确定对方不是警察那边的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他们这里出了叛徒,不然就是卧底,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做这种事,他就非要揪出来剥了他的皮不可。

 

--

 

白色路虎连跑三个小时不停歇,最终停在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港口边。

 

庄恕下了车,观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走走停停一路上找寻着什么,最后他在一个小破铁皮屋里面找到了满身是海水的谭宗明。

 

「喂。」庄恕伸脚踢踢他的腿,他还瘫坐在地上,脸色不是很好的闭上眼睛休息着。

 

那人马上就睁开眼睛,看到是庄恕才勾起微笑「能对伤员温柔点吗?」

 

「你手怎么了?」庄恕看着谭宗明的肩膀呈现一种奇怪的姿势,并且满脸瘀青满身是伤,不禁皱起眉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谭宗明这么狼背的样子。

 

「那混账把我肩膀卸了。」努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谭宗明坐起身来,知道他用一只手从船家把他放掉的地方游回这里到底花多少力气吗? 那个家伙真能打,差点他就死在海里了。

 

拉住谭宗明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庄恕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喀拉一下,一点不温柔地帮他把肩膀给乔回位置上去了。

 

「啊啊! 你就不能给点心里准备嘛!?」痛这一下谭宗明全醒了!

 

谁知道庄恕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转身「我就想听听你久违的哀号,情况怎么样了?」

 

嘴里碎碎念着没良心之类的,谭宗明跟着庄恕一起上了他的车,就这样一起缓缓地离开了港口,在路上他扭扭肩膀,总算是可以顺利活动了「带不走,所以就弄出几个爆炸,放火把船烧了,干脆一起让他们沉入海底。」

 

反正说到底他们想要的不是黄金,只是想阻止心律操控器被大量泛滥制造,只是可惜了那些贫民窟的病人,以为自己拿到了真的心律控制仪,付出了黄金作为交换,却拿不回这些东西了。

 

「你怎么就走了,不都安排船家在附近接你吗? 好歹也拿回来一点,你一条都没拿吗?」

 

「他们藏的很紧,我根本没看见黄金摆在哪里。」而且谭宗明还想起了他要到船上前看见的「还有就是,我过去的时候就看见了巡防船在外围停泊,他们肯定是盯着那货船,还有其他入港或进港的船只,所以干脆不冒这个险。」

 

「刚才三儿接到了线报,应该就是这件事情,虽然不知道他们被谁坑了,但是如果三儿绊住他们,一时半刻他们应该不会有那个时间对付你,那你想好了下一步吗?」

 

「先去鹦鹉那,我拿到了一个通讯器。」掏出了口袋里面湿漉漉的一支小型通讯器,那是谭宗明在逃下船的时候,顺手摸走的,他想,也许可以从这个东西身上找到突破口。

 

「好。」车子转向开往另一头。

 

此时谭宗明突然想起了甚么,然后故作平静地问「三儿是谁。」

 

突然空气凝结了几秒,庄恕大概有五秒钟没有做出反应,最后有没想到个甚么说法,但不是很耐烦的连他都没看一眼。

 

「啰嗦。」

 

--

 

「唔嗯…」

 

别墅的大床上身躯交缠,一双纤长的腿就这样交叉勾在了穿黑色背心的男人腰上,他长久不见阳光的白皙大腿上摆着一双游移黝黑的手,看起来是这么相配。

 

在计算机上和乐器上都灵活的手指此刻,也正揪着那件已经快要穿不住的黑色背心,却不急躁的把伏在他身上的男人衣服给脱掉,只是拉扯着。

 

叮咚—

 

可是偏偏电铃却在这半夜的时间响起,伏在上头的男人停下的嘴,把头从底下男人的脖子上离开,本来想开口问些甚么,可是却被底下的男人给拉了回来。

 

「别管….」开玩笑吗? 现在都多晚了还有人来? 而且他现在正忙着好吗,就当作他们不再家吧。

 

双唇交缠,再次回到了浓密绵长的吻,这次那底下的男人终于一把就把那件黑色的背心给扯了下来,上头的男人脱掉了遮挡身体的衣服,露出了长年在军队里习得的好身材,底下的男人迷蒙的瞇眼,忍不住伸手摸摸那六块腹肌和有力的手臂,简直是性感到不行,不管看多久都不会腻啊!

 

叮咚—

铃铃铃— 铃铃铃—

 

这不只电铃,连手机都响起,但他依旧不想去管外头的人,底下大眼睛的男人对着上头的人打开双腿,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半点都没有遮蔽。

 

两手撑起了那双腿,上头的人把头给埋进了他腿间的衣服底下,瞬间黏腻的水声就回荡在房里,躺着的人闭上双眼,咬住了差点溢出口的声音。

 

叮咚— 叮咚—

铃铃铃— 铃铃铃—

 

“曲和! 志雄! 快点开门别睡了! 我有事找你们!”

 

床上的两人顿时停住了动作,两人对看了一眼,黄志雄看见了曲和脸上的无奈,可是外头的人肯定找的很急,所以连名字都脱口而出了,所以还是…

 

黄志雄起身来,把刚刚被曲和脱掉的黑色背新又再次套了上去,拿起干净的毛巾帮他把腿间擦干净,在帮他把刚刚被自己拉开个大开的衣服给拉好,起身拿了一件裤子给他。

 

「穿上吧,我去给他开门。」

 

等待黄志雄走出去后,曲和看了看那件裤子,最终把他丢得远远的,只套上了刚刚差点被撕烂的底裤,连衣服都不拉好后就出了卧房去。

 

 

一走出去,果不其然的就看见了谭宗明跟庄恕。

 

「现在才几点?」

 

自从昨晚通讯跟谭宗明断线之后,他就回去睡他的觉了,一觉醒来都已经早上了,正想跟爱人缠缠绵绵,就跑来一双程咬金。

 

曲和就这样漫不经心地走了出来,白似色的衣服底下就是白花花的大腿,他根本不想刻意整理的装扮也就落入了那三个男人的眼里,可是他一点也不是很在意。

 

「有急事。」可是庄恕也不在意,虽然他一看就知道他打断了对方的恩爱时光,可是现在他们也算是十万火急。

 

「我找到了这个,我需要你帮我查查这些讯号都送往哪些地方。」谭宗明就更不在意了,毕竟他们几个从小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所以像没看到一样的拿出那被踩烂的通讯器给曲和。

 

只有黄志雄楞着看他们三个人,看起来很介意的样子,可是又不好意思打断他们三个人的谈话「我、我去拿点喝的。」

 

至于曲和,他接过了谭宗明给他的通讯器看了看,还真的是被踩的够烂的,那通讯器的芯片应该就藏在里面,所以他拿起来就往桌子用力上一砸,啪啦的就摔烂了。

 

外表看起来亲和力十足的曲和,在怎么说以前也是跟着他们混的,就算他外表在怎么改变,内心还是当初的曲和,所以庄恕跟谭宗明就只是看着他摔烂,在从那推碎片中找到了一块小芯片。

 

而此时黄志雄从厨房走了出来,皱眉的看着地上那堆碎片,愣愣递给了其他两人茶水,一转头就接到曲和送上来甜甜的吻。

 

「亲爱的,拜托你帮我处理一下好吗? 记得把残渣弄得更碎在丢掉~」曲和拉了拉黄志雄的手,在他带点胡渣的下巴送了几个亲亲。

 

「好…」说完黄志雄就去捡起了那一堆通讯器的残渣,转身离开了。

 

倒是谭宗明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个互动,那个曲和刚刚居然在撒娇,看来这个法国大兵,还真的是把他家的小鹦鹉收服的服服贴贴。

 

不过一转身过来,曲和认真的盯着那块芯片,来到了他的计算机前。

 

「断了通讯之后,你找到货了吗? 我这里可是侦测到了海巡警的巡察队伍。」摆着三部显示屏,曲和把芯片贴上了一个小盒子,然后连接上了计算机,然后就摆上了双手开起运作。

 

「没有,所以我烧了船,让他们全部沉到海底,现在季白的人应该再派人打捞了,总之是不会回到他们手里。」他走到曲和身边看着他在键盘上飞快的动作。

 

「这个通讯器的联系点太多并且都是登记成经纬度的,全部调出来译码成地址需要一点时间。」曲和紧盯着屏幕,视线丝毫没往别的地方飘,可还是能分神跟他们说话。

 

「如果没找到货,炸掉也是好办法,为什么他们会收到通报去找船?」

 

谭宗明摇摇头,他也对这个不了解,他们为了追查这艘货船的时间费了老大的功夫,为什么巡警能像是早料到的一样,直直地盯着那艘货船? 

 

「我想起来,季白这几天似乎一直在追查海线,如果真的是线报给警方,那他们的线人可真的是能力一流。」庄恕这么想来,只有其他人也在盯着他们的可能性,那么对方是敌是友?

 

可是曲和摇摇头「我说的可不只是巡警,当时在我的显示屏上除了海巡,还有一艘小货船在你们外围,可是他盯着不动,你们没有追查到其他组织吗?」

 

「你是说,除了我们、对方跟季白,还有其他的人在盯着这场事件?」谭宗明心中泛起不明的疑虑,这么长久以来,他们根本没有其他组织也在盯着他们的数据,如果有第四方组织,他们的目的是甚么?

 

说到这个曲和也有些紧张,要不是今天恰巧在讯号屏蔽之后,各方渔船又再度的打开了讯号,他一下子接收到所有极大电波,他可能都追查不到那个的四方组织,想到他们这群人有可能被谁盯着,他就浑身不舒服。

 

「我会持续追查的,先来看看这个。」

 

不到一会,曲和手上的数据就译码成地址,这个接收器有成千上万的接收地址,经过对比,有许多都曾经跟他们的任务点一致,确定是他们的接收器,而他调出来的近一年接收地址,通通都集中在本市。

 

「旺霖山、收容中心、六院、」谭宗明照着曲和给他的资料,一路往下看下去,发现接收最多的讯息地址就是六院还有,那个地址…

 

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熟悉的很。

 

庄恕也凑过来看,他们三个都看到了同一个地址,曲和看了看谭宗明皱紧的眉头。

 

「那是哥你家吧?」

 

那上头接收过最多的地址就是六院跟他家,如果只是六院就算了,但是同时出现在这两个地方最多,那在怎么想都知道是谁了。

 

「是…」

 

不是他,那还有谁?

 

「可是,怎么可能…」谭宗明内心此刻不是恐惧而是伤痛。

 

他知道吗? 他知道对手是我吗? 他知道他在做的是甚么事情吗? 怎么可以是他? 这么多人是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睡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掏出手机,谭宗明打开了常用联络人,看着通讯人 “平平” 按下了通话键。

 

“喂,是我。”

 

那一头,是他这些年来最熟悉的声音,他听过这个人各种不同的声音情绪,自认知道这个人的一切,可是为什么此刻听起来,却突然有些陌生?

 

--

 

时间推回稍早,场景拉到另一个地方。

 

打从回来的哪一刻开始马不停蹄的调查,到现在已经过了将近20小时,赵启平这里也终于有了新的进度。

 

「启平哥,找到子弹的制作者了,一个意大利工匠。」

 

KC调出了一大堆的资料,这间子弹的制作人是在意大利一个很有名的工匠,买家不多,通通都是各路使枪的菁英「亚洲的买家很少,只有三户,名单资料都在这。」

 

赵启平接过了那三名亚洲名单,一个是狙击公开大赛的名单,这个是使用公开的大会公司登记购买,不可能是这一个。另两个分别是一男一女,是使用私人的名义购买,男的是个退役军人,女的是个老太太。」

 

「这一男一女在调查一下。」在查的过程中,他放下了手上的名单仔细的思考了一下。

 

退役军人看似很有可能,也跟他们结仇的可能性较大,可在船上跟他交手的那个人,那打架的方式不像是正统军队出身的手感,他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哥,那名退役军人的纪录在这里,买了多少使用了多少通通都找的到,至于那名老太太就找不到了,但是他的住家登记非常多,有许多都是在缅甸,其中只有三户是在国内的,三个都是女孩,但是都是不同人居住,这是她们三人的背景资料。」

 

赵启平上前观看,他把那三个人反复看了看,照片他都是没有看过的,但是其他的数据也许可看以的出甚么。

 

三个女孩都是普通的上班族,金融证券交易行、邮政中心、还有…晟煊…。

 

晟煊?

 

「这个人在公司是担任甚么职位?」赵启平指着那名在晟煊工作的女孩。

 

KC调出他的数据,仔细的搜索了一阵子,最后确认了员工信息「总经理秘书。」

 

赵启平直起身,晟煊的总经理秘书? 要说他此刻的心情,除了不可思议大概就是不敢置信,虽然他交手的时候就隐约的感觉熟悉,可是他一直没有往这个地方想过去,那是因为他打从心底觉得不可能。

 

但是事实摆在他眼前,晟煊的总经理,偏偏是他,这个人他可是熟悉的很。

 

「哥,你先生打电话给你。」另一边有个男人拿着赵启平的手机走了过来。

 

这下还自己撞上们来了? 看着哪手机的显示名称,上头还打着 “老公”,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但是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喂,是我。」

 

“启平,你在哪?” 那头传来的声音很平淡,赵启平几乎听不出甚么波澜,也不知道对方到底知道了多少。

 

「我在医院。」

“是吗…那你今晚回家吗? ”

「嗯。」

 

对方停顿了很久,那空白的几秒钟赵启平已经心里有数,他似乎突然听懂了对方的语气 “准时回家,我在家等你。”

 

挂上电话后,KC看着赵启平面无表情,从刚刚的信息结合起来,他也大概是猜到了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情,可是,那是启平哥的丈夫「哥,你…行吗?」

 

不行又怎样? 他说过的,他会找到这个混蛋,然后让他尝到苦头,赵启平慢慢的窜紧了拳头,他告诉自己,他不过就是去斩断一条,本来就不该出现的过去罢了。

 

「我行。」

 

 

*

 

当晚,谭宗明比赵启平早回家了一些。

 

“哥,他要是知道了你的身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做好心理准备,最好也做些真的准备。”

 

脑里闪过了曲和跟他说的话,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所以他一回到家就立刻到了更衣间他的衣橱去,放皮鞋的柜子打开,里面还藏有暗格,他拉出了一个箱子打开。

 

M16…好像有一点太过分了,放回去,在取出一把精巧的好了。

 

谭宗明的脸上还隐隐作痛,赵启平跟他交过一次手了,跟他一样都是很随机应变的街头式打法,而且他丈夫个性他还算是很了解的,所以还是不能太小看他的火力,说不定他一把冲锋枪就进来把给扫射了怎么办?

 

最后他挑了一把1911,关上箱子推了回去,之后呢?他记得他把子弹放在哪里了? 谭宗明翻箱倒柜的找,他记得他放在了薄荷糖的盒子里。

 

「果然。」三盒薄荷糖里面都是子弹,他把两个收进口袋,其中一个取出来填满「行了。」

 

最后他在把盒子放回去的时候,举起枪来瞄准,就瞄准到了放在床头柜上,他和赵启平的合照…

 

忍不住还是想叹气,他曾经以为的他最了解的人,那个在照片里笑容灿烂的,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他是软禁江姮母子的人,是干掉他手下菁英的策画人,是这么多年,做这些该死事情的人吗?

 

喀拉一声,门打开了,谭宗明做在卧室的床上,往房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赵启平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打开门锁,屋子里一片漆黑,但是卧房的灯光出卖了谭宗明在家里的事实,他按住了腰上的枪,放轻了脚步往屋里走。

 

他敲了敲卧房的门,然后就找了一处隐蔽起来,谭宗明前来开门,他本来是想好好的跟赵启平先谈一谈的,但是他没想到他一开房门,三发无声的子弹就朝他袭来。

 

「我们没必要搞成这样吧?」他离开卧房也找了一处隐蔽,赵启平的枪上还装设了消音管,这是想无声无息的谋杀亲夫啊「启平你先出来,我们谈谈。」

 

听见谭宗明的话,赵启平往他那里悄悄的探头,透过放在桌子上的水杯,他看见了谭宗明的身影,还有他手上拿着的枪,一瞬间他火都提到胸口,谈谈?子弹都上膛了还有甚么好谈?

 

「我们没甚么好谈的!」他从后边出现,猛的就打掉了谭宗明手上的枪,然后重重的给了他一拳。

 

没来得及反应的谭宗明看他一点也没有要冷静下来的意思,只好出手制止他,抓起他的手就把他推到了墙边,紧紧控制住他的动作「你冷静点好吗?!」

 

之后还没有等到赵启平给他回答,就抓起了他往厨房的留里台上一放,可是赵启平不甘心就这样位居下风,抬起膝盖就往谭宗明的腿间狠狠一踢。

 

「啊、你…你真的是越来越难沟通!」

 

听到他这样说的赵启平反倒是觉得好笑了「我没空跟你沟通! 而且我从来都是这个性格,结婚这么久,我以为你很了解我?」

 

之后两人就在家里你摔我打的,毕竟都是在各自的领域混得不错的人,自然身手也不可能太差,而且知道对手就是自己多年来信任的枕边人,他们俩都有些上火,在货舱里的第一次交手已经让两人都有些摸清楚对方的实力,所以这一次互不相让的拳拳都到位,没一会他们就把家里值钱的摆饰通通都打碎了。

 

谭宗明看这样绝对不行,于是翻过身去捡起了他掉在地上的枪,一起身来就看见赵启平已经举枪对准他。

 

他们俩就这样,在那张一起挑的沙发前,中间只隔着小茶几,相恋结婚三年的夫夫,此刻却是枪口相对,专注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过去就算在怎么冷漠相对,好像结婚十几年已经失去新鲜感的夫夫一样,也不曾想过有一天,对方会是自己最想除掉的敌人。

 

僵持下去的局最终也会破局,几十秒后,谭宗明放下了枪。

 

「你做什么…把枪举起来!」

 

赵启平对着他吼,因为谭宗明的表情看的赵启平有些晃眼,他的脸上有好多情绪,可每一种都是赵启平现在不愿意看到的。

 

可谭宗明只是把枪丢到了地上,然后两手一摊「你开枪吧。」

 

 

 

TBC

------------------

终于! 要写到我想看的地方了! 但是来不及了所以明天在写了!

还有我本来是想要写完这两篇后,关闭所有篇幅再慢慢修改的。

可是有个小伙伴每篇都好认真的给我留一串留言,他这么认真,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改了。

要不就这样别改了(懶),反正我也写了太多章,你们,将就点看?233333


评论 ( 14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