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6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16

 

碰! 碰! 碰! —

 

就在赵启平陷入沉思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身后传来很大声的爆炸声响,猛的回头后,他确认了爆炸声就是从货舱传来的。

 

赵启平探头看了一下,发现船还未驶出他们国家的海域,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扶手,随即就立刻赶往仓库去了。

 

这艘船上为了不被反复查验跟暴露,原本配给的人就不多,现在赶往船货舱的人肯定也很少,原本赵启平心理是想,也许那些人还可以拖一下时间,但是他没想到他还没到货舱,就被从耳旁呼啸而过的拳头给擦到了一些。

 

眼前的人站在阴暗处,他看不清长相。

 

但显然他为数不多几个小弟们通通都倒下了,不知道眼前人对他们做了甚么,但是既然出手毫不留情,那也不必多说,看谁先打趴对方就是了。

 

从小到大,赵启平学会打架的方式都是招招致命,在这个拳头为上的社会,他若是轻易被撂倒,任凭大老板在怎么罩着他,也会被底下的人看不起。

 

所以不是在自夸,但他确实很能打。

 

不过几招过去,往头挥过去的拳头、往腰侧踢过去的腿,在回旋过来的肘击,招招都出到位。但是不是通通被对方给挡了下来,就是被他给躲了过去,即使他是蒙到的,但也是反应力一流。

 

血液里的刺激感上升,这伸手告诉赵启平,这人来头不小,也许是这些年一直跟他对着干的人马,可这次来了一个大的。

 

“哥!货舱失火太大!底部已经开始烧了!”

 

他耳里与总部联络的通讯器传来了KC远程的声音,耳边的紧急铃声也一直不断的响起,这救火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的货这下子可能…

 

他突然看向了眼前正挡着他的人,这个男人的目的是这个? 他找不到货,所以他干脆让这艘船所有的东西一起沉到海底去,这么一来货也就到不了香港! 他的目的根本不是要黄金,而是要让他送不了货! 他怎么这么傻? 他现在就是在拖延他的时间!

 

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赵启平一个分心,被对方狠狠甩了一拳,耳机掉在地上,被眼前的男人狠狠的踩了一下。

他分析对方也许是想逃,而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救货,所以他在黑暗中不甘的转身躲离,准备想要离开去地下隐藏货舱取货。

 

离开前他还是不想就这么放过他,所以拿起枪来准备朝他近距离开两枪。

 

「呃恩、」

 

可谁知道对方反应急速,抓住了他的手,硬是反转了枪口,那子弹走火冲了出来,好在赵启平躲过了,但是却没算到眼前看不清长相的男子举起自己手上的那把枪,往他的肩膀开了一枪,子弹硬是埋在他的左肩膀里。

 

碰碰的两声,两颗子弹擦过赵启平耳边往那个男子飞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本该在船舱待命的人出现在这里,想要出手救被抓在对方手里的赵启平。

 

可是在谭宗明眼里,准度也就那样,丝毫没有眼下跟他对打的男子犀利,但手里的男人却趁着他躲子弹的分神,重重把他摔在地上。

 

「你大爷……」

 

赵启平与其他人一起离开的时候,好像听到那男人嘴里说着什么,他皱起眉头,可是也就在没有多做停留了。

 

而剩下来的谭宗明是试图扭动肩膀,可是却发现传来剧痛,这个家伙居然卸了他的骨头! 

 

 

而跟着其他人离开的赵启平看着货舱的大火,忍不住咒骂「货呢?」

 

「根本没办法救!船体的后半部分已经烧毁往下沉了! 而且你看!」顺着那个来接他的船员一指,远方来了艘着光的大船,那是他们国家的巡察船!可恶!

 

船下两艘快艇正在等着他,他看着一旁的人拿着他船房里的大包,他硬是接了过去「这包东西必须到,你们去引开海船,立刻离开!」

 

「不行的哥!你现在离开只是引起他们的加速追查!我们赶紧照原路先上岸吧!」

 

现在的确不应该再出港,海巡船一来,要是他们大动作兵分两路,那只会引起更大的围捕,还不如借着火

势就从后头快速离开。

 

「走…」

 

 

*

 

「你、你等等…这一晚上都几次了啊…」

 

另一头陆地上,柔软的双人床里,季白被庄恕点点袭来的吻给扰乱的气息都不稳。

 

自他们在一起后,庄恕就放开了他的本性,时不时的把身体往季白身上贴,照庄恕的话说,他是不想浪费他们再一起的一点时光,可照季白看来,他根本就是无时无刻都在兽性大发。

 

「不等…你好不容易放个假,怎么能浪费这时光呢?」

 

把季白整个人都揽在怀里,他们就躺到在季白家的大床上,香喷喷又顺从的季白他平时根本是看不到的,这叫他怎么能忍?

 

铃铃— 铃铃— 铃铃—

 

可偏偏季白那24小时全年无休的手机,就要在此刻响起,因为怕局里有事情的季白又不会错过任何一通电话,只好狠心把那头大野狼推开,伸手构到了床头的手机接起。

 

「等等…喂,我是季白。」

 

听话等等的庄恕是停下了吻,可是还是依然紧紧抱着怀里的人,耳朵也就自然的靠在了他的手机旁边,顺理成章地听见了手机里的对话。

 

“三哥,前几天接到的匿名线报已经核实,抓到几个人,等你过来再详谈。”是赵寒的声音。

 

「我马上过去!」

 

挂上电话,季白从床里跳了起来,在已经有过肌肤之亲的恋人眼前,他毫不在意的就露出光裸修长的腿,拉上了贴身的牛仔裤,换上了要出门的衣服。

 

「我要马上去趟局里,有、」

 

「我知道,我听见了,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警察家属的觉悟了。」

 

露出无奈表情的庄恕双手撑着床看他换衣服,最终也自己起身来换起衣服,上身裸着的他背对着季白套上衣服,穿上的瞬间季白在他的肩膀上看见了自己的牙印,脸瞬间红了一下。

 

「就那张嘴会说话….那,你换衣服干嘛呢?」

 

抓起车钥匙,庄恕牵着他的手跟他一起走出家门「我听起来肯定是大事情,你今晚大概回不来了,所以我当然就回我家了,顺路载你去局里。」

 

「你还是可以先睡,干嘛一定非要、」手被好好牵在庄恕掌心的季白乖乖地跟着他走。

 

话没说完,庄恕就站定在他面前,拨了拨他的发「你上班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充满你味道的屋子里,感觉的到确又吃不到,你不觉得太狠心啊?」

 

一脸正经的说出情话,季白怎么觉得庄恕跟他在一起后变的越来越腻歪,虽然他也不讨厌这种甚么话都挂在嘴边的庄恕就是了。

 

「走吧少爷!」

 

看着季白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带着笑意地看着他,庄恕摸摸他的脸,在上面亲了一口。

 

 

之后庄恕一路开车把季白送到了局里,在车子里轻轻吻了吻他。

 

「如果办的不晚,记得给我讯息。」

 

「好。」

 

看着季白下了车,走进了警局里,庄恕带上了耳机拨了一通电话,铃声过了很久才响起,响了很久才好不容易被接起,电话里的人听起来有些有气无力。

 

"喂..."

 

「还活着啊。」

 

“会比你久,别废话了,在指定位置接我,顺便带两条大毛巾。”

 

他无声的笑了出来,还能骂人就是没事了,所以庄恕也没有给出响应,只是自己按掉了通话,然后把车往与他家反方向的地方开去,离开了首都城市,前往指定的位置。

 

 

 

TBC

------------

我觉得我好像越写越长,什么时候到发现真面目的那一回啦!!!!

 

评论 ( 8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