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5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15


「你回来了?」


谭宗明今天回家就看见了做好的晚餐,平常比他还忙的赵启平,今天居然做了一顿烛光晚餐,这种几年不见的浪漫,让他一下子有些迟钝。


他看着赵启平选了一只红酒倒进杯子里,宝石红色的液体流入杯中,顿时酒香扑鼻。


「喝一杯?」

「今天是什么日子?」 


放下手上的东西,谭宗明接过了酒杯,晃了晃仔细闻一闻,该不会里面又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仔细的思考,他最近没惹赵启平吧?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出差前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煮了,我不再…我是说我出去一趟这么久,你又不做饭,怕回来就坏了。」


看表情也知道谭宗明在想什么,只是赵启平低头浅浅的笑,憋了好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正常理由,最后尝了一口手里的红酒,脸色跟眼色都红润。


所以就当是这个理由吧,谭宗明也想不到其他的理由了,既然赵启平坦露出柔软的一面,他也没什么好拒绝的。


晚餐后他们还移到了沙发上去喝了酒。 



谭宗明摸摸沙发的扶手,柔软的触感让他想起,这张沙发是他跟赵启平一起去选的,当时他们结婚没多久,他们预想了很多以后可以在沙发上的休闲,例如看电影、例如聊天,例如偶尔的情趣。


可是当结婚后两人越来越忙碌,真正坐在这张沙发上看着彼此的时间少了,也就遗忘了这一段过去,为什么今天他会想起来?


「好耳熟的歌?」正当谭宗明回忆过去的时候,赵启平举起了遥控开关,打开了家里的豪华音响,耳边传来一只缓慢的曲子。


直到看见了赵启平手里好久不见的婚戒,他才想起这是他们结婚那一天,餐厅里拨放的歌曲,今天怎么老有种回忆过去的感觉?


赵启平一句话也没讲,他只是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拉着谭宗明站了起来,不知不觉的就踏上了节奏,缓缓的在客厅里摆动了起来。


他不知道赵启平今天是怎么了,但是谭宗明已经很久,很久没看到这样的赵启平了,思绪一下子飘回了当年恋爱的时候。


那时候的赵启平总是这样,他看起来神秘又风情万种,现在的他虽然也保持着当年的样子,明明跟以前相比,他们是枕边人,但是他却看起来离自己更远了。


谭宗明想,这些年他太忙了,有许多事情都卡在一起,所以他疏于对赵启平的关心,才会让他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谭宗明有些愧疚,所以他在节奏之中,把赵启平轻轻柔柔拉近了自己的怀里,感受到怀里的人微微的僵硬了一下才放软了身子。


感觉赵启平好像瘦了,虽然他本来就是吃不胖的体质,可是这么一摸起来,似乎又掉了几块肉,是该好好补补了,怎么说都还是自己的丈夫。


而赵启平不想被看见现在微妙的表情,所以把头放在谭宗明的胸膛,窜紧了谭宗明的西装外套,让他带着自己移动。


也带着自己沉沦。


忘了最后怎么散的,可隔天一早,穿戴整齐的赵启平看了看还在睡的谭宗明,犹豫许久,还是在他的额上烙下了吻。


等他出门后,谭宗明皱起眉头慢慢的睁开了眼,他承认他喜欢赵启平对他温柔又亲密,但他讨厌今天早上的这种感觉…



--


「很好,现在伸手来我看看。」


放下听诊器,赵启平对小方伸手,小男孩便乖乖伸出手,让赵启平帮他把手上的手环拆下来,然后看着他熟练的把像是手表的手环打开,更换了里面的一块芯片。


他熟练的把芯片拿出来,然后拿出了另一个小盒子,从里头拿出一块黄金色的芯片,再次放回了手环当中。


在关上盖子之前,赵启平的手犹豫了一会,小男孩疑惑的看了看他,为了不让他多想又担心,赵启平收回自己漂移的目光,迅速的盖上了盖子。


「真乖。」替小男孩戴上手环后,他就坐在一旁摸摸他的头。


「启平哥哥,你说你要去外地工作,那你很久不能来看我了吗?」


小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所以赵启平随意的扯了扯嘴角,胡乱的点点头「大概吧,但是小方要乖乖的,上次那个哥哥会来看你,你如果想要甚么礼物就跟他说,我会带回来给你。」


「我、」


「启平哥,该走了。」KC一走进房间里就看见赵启平跟小方,一人坐在床上一人坐在椅子上聊天,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是还是该走了。


「好。」


赵启平站了起来摸摸小方的脸「乖乖的等我。」


「哥哥。」在赵启平即将踏出门的最那一刻,小男孩才终于站起来拉着他的衣角「你要赶快回来喔。」


「…一定。」



另一头,商宴透过摄像头看见赵启平走出小方的门。


「让人把这小男孩带走,带去给阿德。」


商宴身边的男人正准备出门,可听见他们老大说要带给谁的时候,还是停了下来,口气有些担忧「商哥,带给阿德? 要是启平哥知道了….」


对于身边小弟的胆怯,商宴只是露出不屑的嘴脸「那也要他有那个命回来。」


「商哥,这不是一个小任务,你打算做甚么?」就算在怎么傻,身边的那个小弟也有所害怕,这次的行动是一个很大的行动,大老板死死盯着货物啊!


「如果他回不来了,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


小弟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他家商哥也许在谋划大事,但是这件事情,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他现在都搞不清楚他到底希不希望赵启平回来了。


「快去。」


「喔…」


--


谭宗明这一边,今天上班时,方娴带来了第一手的新消息。


「白鸽上次带回来的小方块经过鹦鹉的检验,确认了是心律传感器的芯片。」


谭宗明手上的计算机显示着操控器的分析图,还有那片芯片所在的位置,跟他起作用原因,密密麻麻一大堆,所以方娴帮他滑到了重要的页面上,黄金改良版。


「研究中心出场的操控器在原材料上使用的是铁,千富集团的进出口货物里本来就有铁这项,当初对方牵制千富集团,也许就是为了能有大量铁的供应来源。」


操控器出厂时的内置铁片在正常使用下,是不会烧成焦黑的,但是因为加大电流控制量要达到夺人性命的功能下,必须在通电阀门前囤积大量的电流,一般的薄度的铁片导电太足,周边的机制会在一段时间后焦黑脆化,为防止这样的情况必须时常更换新的铁片。


纯度较高的黄金延展性和柔软度都极高,会焦黑软化但是不会影响周遭机制,保存期限当然也就更加长久。


当然还有其他更好的原材料可以代替,但是那些东西大部分都在电子工厂被作为其他正规用途使用,各方人士都盯着看,就算他们有通天的本事,也知道要避开耳目。


恰好贫民区使用大量掏金方式赚取微薄的薪水,只要有人愿意出价,他们就愿意提供劳动,所以最后他们才会选择黄金这一条通路。


只是他们想拿黄金又不愿意付出相对的资金,那些辛苦又没有到过首城的人们怎么可能会知道,他们的辛劳跟薪水根本不成正比?


可即使是如此方娴也还有不明白的,例如黄金哪里都有,为什么非要用这几区出产的?


「今天晚上,就是要运这一批的黄金出海,走私船。」


「我知道了,让鹦鹉今晚跟我联络。」谭宗明点点头,如果是走私船就好办了,没有了光明正大报警的机会,他要去搅局就轻松多了。


「还有,白鸽上次在山上给对方的运转车装置了追踪器,只要他们一旦停止运输,我们就立刻派人去把江姮母子偷出来。」


这点倒是让谭宗明惊喜「季白跟在他身边的情况下,他还可以做这些事?」


「东西我都给鹦鹉了,他会去追踪,至于其他的,白鸽死都不愿意透露。」说道这方娴当初去跟白鸽交接拿这些东西的时候也很惊讶,所以他很想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他们神秘的白鸽,死都不愿意透露有关季白的事情。


「那就算了,他做事有他的方式,我们就不过问了吧。」


也是,方娴记得当初谭宗明说过的,只要不牵扯到底线,不论白鸽做甚么,只要他有好好的达成任务,牵制住季白就好。


「对了,你让白鸽注意点,虽然我们判断季白可能不会接到这消息,但还是不能小看他情报网的能力,如果有风吹草动,一定立刻跟我说。」


走私船出港要是出事就没有报警的可能性,但难保不会在国内的海域就交上手,若是真的那么不刚好,季白还是可能会收到消息。


这些日子出了山上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问话问的如何,但是知道季白盯出港的货船盯的很紧,这之中出去的几艘船,对方的人几乎都被他抓到手上了,要不是自己的人通通没有联络,他还真的怀疑也被季白给抓走了,所以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掉以轻心。


「我知道了。」



*


当晚刚过晚上12点半,本该无人的的港边出现了许多的人,每个人都一箱一箱的提着什么上船,动作很迅速却没有传出一点声音。这港口的周遭不远,还围着几个持枪的男人,任何进入这片区域的人都是他们的猎物。


而在离这港口超远的一段路上,谭宗明不起眼的车就停在那儿,戴上耳机,打开屏幕,他正看着港口的一举一动。


“哥你不能从这个港口上去,你得从另一边,我帮你安排了一个出海船家,你就上他的船,等他们出港一个小时后会交接看守,那个时候就可以上去了,我会随时传报最新情况。” 


耳机里传来的是他手下鹦鹉的声音,今天的任务由谭宗明亲自去,所以他当然还是最相信他兄弟的支持。

千富集团在这段日子内还派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出港,谭宗明不是没派过人跟出去,可是这几次都跟之前不一样,也许是负责人换回来了,他派出去的精英几乎都没有回来,他好奇他这个琢磨不定的对手,但说甚么也不能再让自己的人填进去,所以他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我知道了,他们的当家还没来?」而会来这一趟,谭宗明还有另一个很好奇的。


这艘船选择的出港时间跟方式、规模等让他们判断,这应该有很重要的任务,那么应该也会见到他们这些日子以来,最棘手的那一位对手。


“哪这么容易,他连使的甚么手段我们都不知道,还会知道他长甚么样? 说不定就在这些人里面混着,说不定他根本不会亲自出这一趟。”


鹦鹉说的也没错,这么重要的任务,走的还是私船,如果他的对手位阶很高的话,上头不可能派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总有预感,他今晚一定在船上。



船出港后的一个半小时后,他开始行动。


谭宗明还特地又延后了一个小时,他才从船家那里出港,对方很小心,也许到现在他都还没有放松警惕,所以自己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纯凭运气了。



另一边在船上的赵启平也正如谭宗明所料,他并没有因为顺利出港就放松警惕。


「为什么周遭这么多船家?」


看着船出港后他就来到监控室,盯着从船上安装到各处的监视录像头,可是他看着船周围的情况有些不是很安心。


跟着他许久的小弟过来看了一眼监视器,确定周遭都是普通船家「启平哥,这些都是领船家证出海的渔家,混在他们之中出去比较不那么起眼。」


这一次他们出港领的当然是假的船证,并且使用的也是小货船,跟着其他船家跟大货船出港,混在这个查验不是那么严格的港口一起,再加上这个港口的验查人员有他们的人,确实是这样比较不那么起眼。


「等到出了国内的海域,我要撤空周边的所有渔船,自己人也要在外围,再派人连夜守着,绝对不准再交接的时候出问题。」


好在赵启平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在还没牵制千富集团之前,他就时常跟着大老板一起出港,虽然这么久不做这交易,但是警觉性还是在,也知道甚么时候最容易出状况。


「是。」



谭宗明这一边,他虽然晚了半个小时出港,可是因为今晚的货船太多,所以出港的查验时间多了一点,他刚好错过了货船守备交接的时候。


「谢谢大哥。」可是这不影响他的活动,跟船家大哥道谢之后,他就从鹦鹉给他指示里,货船唯一的死角摸上了船,他一个人行动更加方便。


一上了船之后他就发现了,这果然跟之前给的消息都不一样,这艘船上的人不多,但是守备力绝对是一流的,跟上船的人大概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带上帽T的帽子、口罩跟眼镜,他隐藏起了自己的相貌,抬起手表来点了几下,屏幕变成了小型的显示器,他看见了船的剖面图,他要找的地方就是货舱。


“不要做一些不必要的动作,你能躲就躲,摄像头我会帮你处理。”


鹦鹉冷冷的声音从耳机传来,警告的话就像谭宗明是个不受控制的大小孩一样,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到底谁是老板?


“一般这种船旁边的楼梯下转,靠近船头的就是货舱,当然,我是说如果他们没有费心换地方的话。”


照着指示下楼到了船底,这里并没有派重兵把守,当然这种普通的锁并不是多大的事,他一下子就打开进去了,一进去就看见许多被白布掩盖的箱子。


掀开白布里面是几个木箱子,谭宗明随手找了个东西把这箱子撬开,但是在准备撬开的时候他觉得手感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决定要把箱子打开再说。


可果然他一打开,就把手上的白布摔在箱子上「混蛋…」


“没有东西? 这不可能,这货船这么小,上头全是房间,难道他们把黄金全分散放在房里了?” 这怎么可能,没那么蠢吧?


谭宗明刚才撬开之前就觉得这箱子的重量不对,可没想到还真的是,难怪这里没有人把守,因为他们笃定了就算有人上船也找不到东西。


“你打算怎么办?”


「我、噢!」突然之间谭宗明觉得耳机一阵刺耳。


他掏出耳机来,再看看自己的手表,一片漆黑,这事发生了甚么事情?他赶紧趴到门口听听门外的动静,发现一片无声,看来他们并没有对这个事件警觉,或是这根本对他们不是事。


仔细听听外头他发现这个船上的扩音器出现一些噪声,之后又立刻恢复正常,此刻他终于明白,也是有些佩服这个负责人。


不知道时间是多久,但是他们应该暂时屏蔽了所有的通讯系统,然后在自己利用自己的线路开机,同时间他们可以找到跟他们不同频率的通讯。


行啊,挺厉害,不仅是断了我的通讯,又把这批大量的黄金藏了起来,他现在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而且糟糕的不是通讯被断而已,还有其他更严重的。


他抬起靠着轮机运转,不受电子系统控制的手表一看。从他出海到现在已经接近三个小时,很快的船就会驶出他们国家的海域,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他们人在外头接应,就算他那个时候找到了黄金他也带不走,不仅带不走,他可能跳海都逃不走。


透过窗户一看,虽然外头一片都看不清楚,但是他也不能再继续浪费时间了。



谭宗明的脑袋在重新启动,另一头的鹦鹉放下了耳机跟眼镜,大概也已经知道了大概是甚么状况了。


「怎么了? 不顺利?」听到他放下耳机,有个男人探头来看他。


计算机前的男子对他摇摇头,笑着让他放心「没事的,虽然出了一点状况,但是他可以的,他知道事情的轻重。」


「既然如此,那你就早点休息吧。」

「恩,你先去等我。」


看着对方点点头走回他们的卧室,鹦鹉把目光再次转回了计算机上的船体剖面图,突然之间,他盯着床货舱的某个位置看了很久,叹了一口气。



货船上,刚刚进行了一次讯号屏蔽,马上又用自己的系统恢复了,这是赵启平设立的关卡之一,为了避免上船的人与外界联系。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按了按让屏幕亮了起来,他的已经恢复通讯了,除了看到恢复通讯,还有就是他摆在桌屏幕上的照片…


他和谭宗明在结婚后没多久,曾经到过泰国去渡假,虽然他那次也是带着任务去的,但还是抽空玩了玩,那个时候他们两的合照,他就一直摆在手机里当桌布。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 为什么最近他总是会不自觉得想起以前的事情,从前他不觉得他的工作有甚么不对,可最近他也开始思考,他到底要带着这份秘密到多久?


结婚的生活虽然很平淡,但是他还是很喜欢的,甚么都不说的坐在一个沙发上看球赛跟电影,分享一杯可乐爆米花,就算没有话题,可是身边的人是谭宗明,是他第一个一头热的想栽进婚姻里的人,也是第一个让他思考,他能不能就死收手不做的人?


可如果有一天,谭宗明发现了自己的枕边人,不只是一个单纯救死扶伤的医生,他是一个为了组织任务可以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他的双手也为了利益沾满过鲜血,他会怎么想…


他还会愿意牵着我的手吗?


“我原本觉得我早早准备好戒指,对我们两的关系来说还太早,但是这世界的意外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也是。”


那一天的仁和医院爆炸案后,他两回到家洗了个澡,头发都还没擦干,谭宗明就掏出了一只男戒来到他眼前,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我已经准备好了,要跟你一起生活,我不想错过你,你…要跟我结婚吗?”


那天前赵启平从来不知道,原来婚戒有这么大的魔力,又或者是说,谭宗明对他有这么大的魔力,他可以让一切都变得好起来。


掏出了自己身上用钢炼串起来的婚戒,赵启平透着海上的月光看着,好像,没有了当初看的时候那样明亮了?




TBC

-----------------

我终于写到这了!很快就要到我想看的地方!(X

带着秘密的两人即将交手,马上就会发现彼此的真面目了!

评论 ( 10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