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這樣教小孩】試閱&訊息公告

杯垫小卡也太可爱了吧!

阿橘.P:



宣傳勿帶樓誠及其衍生之tag


本書內容純屬虛構, 與實際之人事時地物一概無關, 請勿虛實混淆。 請恪守三次元同人衍生禮儀, 萬勿與不理解人士分享。 感謝您的配合。




《這樣教小孩》樓誠衍生育兒主題本
【規格】B6直書右翻,正體中文,102頁,R18
【定價】NT.180元。
【收錄內文】



凌李 奇幻設定-手心〈龍的良好教育要從小教起〉
程趙 ABO設定-某睿〈Twinkle Love〉
庄季 ABO設定-虎郎〈最好的風景〉
樓誠 ABO設定-阿橘〈天倫謠〉
封面 阿輝 @Mr_Oyster (東臉寶寶凱臉寶寶抓周)



【特典】封面同款但寶寶光咚咚的杯墊款小卡



【試閱】


凌李 X 手心 @强摘的果实不甜 〈龍的良好教育要從小教起〉



  小方,又名方孟韋,是李熏然從龍蛋開始養大的,從龍蛋還只會發光開始 他就一直陪著他,看著他出生、睜開眼睛、揮動爪子、走路……。簡直就像是 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一般盡心盡力,不、應該說,完完全全就是個在養兒子的 概念。


  於是乎,李熏然這會兒看見方孟韋伏在地毯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時,實在 是心痛壞了。


  「咋回事?」他跟著蹲了下來問。


  「昨晚死活賴活要上陽台玩,結果從我今個兒中午回來時就開始有些發 熱,讓休息也不肯休息,現在得了,我估計都燒糊塗了。」凌遠一面說著,一 面捲起自己的袖子,這一下午都在追著方孟韋跑,龍沒抓到自己倒是流了滿身 汗。


  「那怎麼行!還不快帶去給醫生瞧瞧!要是真燒傻了咋辦!?」李熏然瞪 圓了眼睛說。


  「這樣子一般的醫生也看不得。龍的恢復力好,我這有專門的藥,要是能 哄上吃一顆再睡一覺就行了。」


  「哎,那簡單!」李熏然面有傲色的在凌遠挑起的目光中昂了昂下巴, 「就交給我吧,也不想想這小子從小是在誰懷裡長大的!」


  李熏然把話說得這麼滿,但實際做起來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雖然說方孟韋的確從小就黏著李熏然,吃飯一起吃,洗澡一起洗,就連睡 覺也一起睡,黏著程度大約是到凌遠都有些忌妒的地步沒錯。但在現在的情況 之下,要降伏一頭發著高燒還有些心高氣傲的貴族小白龍,可不是像平常哄他 吃飯一樣這麼容易。


  李熏然試了又試,但不管是嘗試拿玩具引誘還是試圖直接抱住他都受到了 劇烈的反擊,原先整齊的家裡也被弄得亂七八糟,沙發上的抱枕被抓破了,窗 簾也被扯下了一半,更不用說那些放在茶几底下的報章雜誌,都快變成廢紙簍了。


  方孟韋趴在地毯上難受得直哼哼,像頭受了傷的小獸,不管對著誰都擺出 了一副防禦姿態,李熏然憑藉著自己的靈活度,趁著他不注意之際,一撲上 前 ——


  「小心!」


  伴隨著方孟韋的嘶吼聲和李熏然的悶哼聲,凌遠的警告似乎來得太慢了, 轉瞬之間,屋內爆開了一陣充滿壓迫力的龍威。





程趙ABO X 某睿 @某睿 〈Twinkle Love〉



  檸檬草混著薄荷的味道讓他有些心慌,他早就知道身旁這人是個Alpha ,但除了剛開始的對立之外,趙啟平發現自己在這人面前完全沒有防備,檸檬草像是找到歸屬一般,快樂的將薄荷團團包圍住,這對一個 Omega 來說可能是件幸事,也可能是個災難,何況他從來都沒有對 Alpha 上心過,如方才的見面一般,程皓是第一個走進他身邊的人,或許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自己並非處在非常時 期,然而趙啟平卻浮現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他願意與他走下去。


  如果Omega 注定要找一個Alpha ,他希望那個人是程皓。


  似乎……也只能是他。


  「……程皓。」


  「嗯?」


  「我要回去了。」


  程皓愣了一下,「……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開車。」


  趙啟平轉身走了幾步,突然像是想起什麼又折回來。


  「幫我個忙,手借我。」


  「啊?」程皓不解,但還是伸出右手來,趙啟平一把抓著往自己的頸間摸,程皓還沒反應過來,他的手就碰上了頸側的 Omega 腺體。 


  「……!」


  程皓一驚,他像是摸到了一團騷動的火焰。


  「別動。」趙啟平低聲警告。


  僅僅只是觸摸,他就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檸檬草在沸騰,需要薄荷的冷冽,Alpha 和 Omega 注定互相吸引,程皓沒有把手收回去更讓他湧上一股喜悅,趙啟平心想:莫非程皓對自己也有好感?這個想法畢竟太大膽,在釐清是 AO 的原罪還是自己的真心在作祟前,他選擇不宣之於口。


  他鬆開手,程皓像是現在才反應過來一般迅速收了回去。


  「你別誤會。」趙啟平整整自己的衣領,擺出冷靜的模樣,他哪能讓人察覺自己這點小心思,「薄荷醒腦。」


  他實在沒有勇氣說出這句話來──


  我只是不想忘記你的味道。





庄季ABO X 虎郎 @虎郎 〈最好的風景〉



  醫生說因為季白年輕的時候菸酒不離身,長期熬夜跟身體受過重傷、開過 大刀,甚至長期服用大量抑制劑造成身體信息素混亂,雖然跟庄恕在一起後有 得到了身體健康上的改善,但是前面的破壞卻已經回不來了。


  為此庄恕還安慰過季白,說他不在意這些,兩個人在一起有沒有孩子都是 緣分,該來的總是會來,好好養身體比較重要。


  起初季白也並沒有那麼在意,為了工作著想他倒是覺得這是一個方便,想 想他要是大著肚子該怎麼去出任務?他面對的犯人還都是變態到極點的那種!


  總之當時算是暫時達到了共識,可既然都不會懷孕,自從結婚那天他們就把保險套丟了。


  可是最近半年,庄恕好像非常希望他們有個孩子,時不時的就會去兒科看看,還在家裡看育兒寶典跟寶寶搞笑視頻,不知不覺被伴侶影響的季白也就開 始思考,如果是他跟庄恕的孩子,那會是什麼樣子的? 


  眼睛像他一樣深邃,鼻子像自己一樣。


  嘴唇像他一樣好看,耳朵像自己?


  這種念頭一出,他就忍不住去買了一堆的驗孕棒!可每次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永遠不會出現第二條線,試到他都已經放棄了。


  今天他又忍不住拿起驗孕棒左看右看的,最後出神到手邊的手機先響了起 來才反應過來。


  鬧鐘提醒著他的今日日程,他要跟警隊的大家一起去酒吧聚餐,最後在看 了一眼手上的驗孕棒,季白覺得與其想這些有的沒的,還不如去喝個痛快吧!


  但奇蹟有沒有可能發生呢?


  就在季白喝個爛醉後,庄恕下班路途中去開車接他回家。


  季白以前是絕對不喝醉的,但是現在身邊有了人,想喝得多醉都不是問題,於是他就真的醉到連去自家洗手間都快要認不出路來,最後還是在他再三保證不會睡在浴缸裡,庄恕才放心讓他自己去了浴室。


  不過他還是很不清醒,放了浴缸裡的水之後就想要脫衣服拿沐浴乳,可等他拿到手之後才發現自己拿的是牙膏,所以他就想放回去再拿一次,卻不小心揮手打到了什麼,有東西啪啦地掉到了地上。


  他暈呼呼地去拿起來,發現是驗孕棒,就是今天出門前還是忍不住檢驗了的那隻,可之後他就忘記要看,匆忙忙地出門去了,沒想到在這裡,他居然忘了丟掉。


  但就在季白想撿起來直接丟掉的時候,他瞄了一眼上頭的結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醉了,已經出現了幻覺還是怎麼的,他居然看見了兩條線?


  季白揉揉眼睛,甩了甩頭,努力定睛一看,這一次他酒都醒了。


  「……庄恕!」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顫抖著喊出聲音,但是他的手確實抖得厲害,總之他一 定是傳達了他現在的慌張,不然庄恕怎麼會這麼著急地跑進浴室呢?


  「怎麼了三兒?」


  一進到浴室就看見才脫了褲子,衣服還好好的穿在身上的季白,庄恕聽他的聲音以為發生什麼大事了,趕緊檢查他身上有甚麼異狀「怎麼了?發生什麼?」


  他推推庄恕在他身上檢查的手,不是他身上,他身上甚麼問題都沒有, 不、不對,他變化可大了!


  他拿起驗孕棒就推給庄恕。


  「出人命了,庄恕!」





樓誠ABO X 阿橘〈天倫謠〉



  瀰漫著慵懶的午後,細微「喀」地一聲,在溫暖的屋裡響起。


  正在房裡睡覺的寶寶慢慢睜開眼,小小的奶嘴動了一動,或許是睡意太暖太濃,眼前剛才哄他睡覺的大人也睡得正熟,壓根沒發現有些事情正安安靜靜地發生。


  小寶寶翻了個身,一歲八個月卻已經會自己下床,小手小腳落了地,一邊吸著奶嘴,一邊噗噗噗地朝開門聲慢慢晃了過去。


  「papa~」


  「Lumière?你自己走過來的嗎?」


  甫進門的阿誠還正在收拾皮鞋,看到寶貝兒子「親自」出來迎接,心軟得簡直要化,他丟下手上所有行囊連忙蹲下,敞開雙臂,就等著小寶貝一步步撲向他的懷中。


  「papa!」


  還有什麼會比這牙牙學語的稚嫩呼喚還要令人心甜?阿誠滿心歡喜地抱起了小傢伙,「papa不在家,有聽爹爹的話嗎?乖不乖?」


  「乖~」


  「爹爹和妹妹呢?」


  他小手一揮,指向了靠近暖爐的沙發。


  只見明樓抱著更小的女兒,父女倆一同在客廳睡得要翻過去。


  「下午是你自己睡覺的嗎?」


  盧米埃弟弟才搖搖頭,就聽見房裡傳來連串的驚吼:「明日!明日呢?Lumière?」


  乒呤乓啷!乒呤乓啷!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從房裡急奔到房外,「阿、阿誠哥!」


  驚魂未定的明臺,霎時見到阿誠手上正抱著小孩這才鬆了一口氣,「呼......我的小祖宗,你竟然會自己下床?嚇死叔叔了你知道嗎!」


  「嗎~」


  「明臺?你怎麼會在這兒?」


  「還不是大哥打來求救,說你去開會,明日睡到一半發現你不在家都要哭斷腸了,妹妹聽見哥哥哭也跟著一道唱雙簧,只好召我來哄小孩兒啦。」


  明臺搔搔頭,比明樓明誠早婚的他,已是三個孩子的爸,講到帶孩子,他可是贏過明樓好幾個馬身呢。兩人一同看向沙發,就見到明樓身上綁著嬰兒巾,眼鏡還從鼻樑滑到了鼻翼,略顯滑稽卻又窩心可愛,阿誠莫可奈何地苦笑,「真是睡得雷打不動。」


  「動~」小明日還不會講出完整的句子,但最近特別喜歡重複聽見的字尾音,像隻小回聲蟲似的,可愛得不得了。


  「阿誠哥,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就先回去啦?」


  「哎等等等,」阿誠拿眼神指了指剛才擱在一旁的提袋,「這袋裡是我託人帶的棗泥糕和花生糖,都是大姊年節時愛吃的,快過年了,多帶些回去吧,也代我向曼麗問聲好。」


  當了一下午的保姆,明臺自是恭敬不如從命,挑了一袋最大的拎起,「她可好得很,每天淨跟大姊串通好對付我。以前是你跟大哥管我,現在結婚生子了還要被她們管,你說,我上輩子到底欠你們多少債啊?」


  「你可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來,跟明臺叔叔說,salut~」


  「嚕~」


  明臺又笑著捏了捏明日紅通通的臉頰,這才撇撇嘴動身離開。


  「走嘞~」




评论 ( 3 )
热度 ( 49 )
  1. 虎郎阿橘.P 转载了此文字
    杯垫小卡也太可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