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4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14

 

「季白!」

 

庄恕往车子传来爆炸声的方向跑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季白,他正一股脑的不知道为什么想钻进车子里面,他上手就抓住季白想阻止他的举动。

 

「你在干甚么?」

 

而庄恕根本拉不住季白,季白钻了进去很快就出来,手里拿着的是他的通讯呼叫器,他把手里的通讯器拆开,发现上头的芯片还闪着光点,这才安心。

 

「烧着你没看见吗? 你往里头钻甚么?」庄恕刚刚真的是吓坏了。

 

可是没想到季白到是一脸轻松,他只是拍拍那拿出来的芯片「我只是不想让这个定位追踪器烧烂,你呢…你刚刚去哪了?」

 

故作轻松的问话让庄恕一愣,他停顿了两秒「我刚刚听到有人的声音,就过去看看,以为可以求救…」

 

「人?这里有民家吗?」

「有,我看到个小木屋,可是还没来的及进去,就听见爆炸声。」

「去看看!」

 

 

另一头的山脚下临时交接站内,赵启平与KC通话中。

 

「我知道了,安顿好之后我会过去看的。」

 

赵启平接到KC给他的电话,确定人都在他们手上之后,这才安心下来,至于KC跟小方说他会去看他,那可能也是必须要做的,只是不是现在。

 

挂上电话,赵启平看着他们的监控,确认季白的车子已经爆炸燃烧,这才放下耳机来丢在桌上,他内心除了松一口气之外,就是无限的怒火。

 

虽然他绝不相信季白是无缘无故的就上山来,但是季白的行事看起来也确实是甚么都不知道,可要他承认一个季白甚么都不知道,只是碰巧上山游玩,就可以差点把他安排了将近一年的监视网给打破?

 

这怎么可能?

 

他看着监控录像里,季白往已经在燃烧的车子里找些甚么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头疼,虽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还是在心里担心起了过阵子他要亲自押货的事情。

 

不知道他还的债到底够了没有? 他到底还能不能脱手了?

 

「我先走了,等季白走之后,尽快安排人上山收拾木屋。」他决定不去想,抬手看了看表,他与谭宗明的电影肯定泡汤了,他没想到他此刻居然还会在意这个…

 

 

而山上的庄恕与季白,进到了原本江姮母子居住的木屋。

 

「没有人,门却开着的….?」季白一边走着一边是满脑疑问,是因为他不知道这山上住的是些甚么人。

 

可是庄恕就不同了。打从他刚刚进门,他就把这屋子里的东西看个透彻,他不信这么仓促的离开会甚么都没留下。

 

他独自走进卧室,在桌上看到了一些焦黑的小方块,数量还挺多,也许是天生的灵敏度,他把这些东西偷偷摸摸的搜集了起来。

 

「庄恕?发现甚么了吗?」

 

季白来到卧室看了看庄恕,庄恕已经把他需要的东西收好了,还翻找着抽屉「没有,也没有护照本甚么的,完全没有办法身分识别。」

 

桌上的茶杯还是热的,证明人刚离开不久,可没有打斗痕迹,也许是出门忘记锁? 如果季白是刚出茅芦的小警察他可能会这样想,但是他毕竟不是了。

 

「我让赵寒顺便查查这屋子好了,他们上山不知道还有多久,我们不要在这里,回到大道上去,这样他们一上山来就可以找到我们了。」

 

「好。」

 

两人走出屋子往大条正道上走,庄恕突然想起了季白刚刚离开了好一阵子「对了,你刚刚去哪了?」

 

「喔,我去把那些人绑起来了。」

「啊?」

 

庄恕不知道他有没有听错,可直到季白把他带到大道上,庄恕看见了几个被捆再一起的大汉,几个鼻青脸肿的都被绑再一起坐在地上,身边还摆着他们使用的枪械。

 

「这…」

 

走到那些大汉身边,季白弯下腰去时,那几个人还下意识地躲了躲,一看就知道刚刚被季白修理的够呛,庄恕没想到季白还有如此不像警察的时候,也许是之前卧底黑社会时学到的坏习惯?

 

「我总要问个清楚的,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那几个大汉们露出了微妙的神情,像是不服气,可是又怕说甚么出口会被眼前的男人揍一般,一句话都不敢说。

 

看来也不是没有收获,既然庄恕跟季白一起经历了这些,那么到时候他要问起这些个人的事情,或是案件的事情,也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看来现在也只能等了。」

 

庄恕微微笑,低头时,耳边却传来阵阵的水声?

 

 

「你去哪?」

 

季白看着庄恕像是在找甚么一样,往另一边的树林里走去,他深怕这山里还有这些人的同伙,再看看眼前被绑着的人,他们也逃不了了,于是就跟着庄恕一起过去。

 

「我听见水声,你没听见吗?」

「在山里听见水声也不是稀奇的事情,可能是溪流吧! 你要做什么,这么随意离开很危险,你、」

 

 

突然之间,走着的两人停下了脚步。

 

季白与庄恕站再一起,眼前是一片闪闪发光的大湖泊,因为夕阳的撒落,这片湖泊就像流动着黄金色的水一样。

 

「原来波金湖是这个意思…」

 

庄恕看着这片湖泊,慢慢的朝湖边走进,他眼神温柔的弯起,水面洒下黄金一般闪闪动人,可靠近一看却又清澈见底,就跟网上形容的一样。

 

看着庄恕的背影跟眼前一大片湖泊,季白却皱起眉头喃喃自语「还真有这片湖….?」

 

随即,季白就看见不远处的庄恕回头对他一笑,然后踩掉了自己的鞋子,拉开了自己的领带,准备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下来的感觉「你做什么?」

 

蹲下来摸摸水,冰凉清透,庄恕闻了闻,咸度不高,虽然有些浪费,但是正适合洗去一身的疲劳跟灰尘「既然都要等,也找到了波金湖,不下来玩玩不是浪费了吗?」

 

说完他就挽起裤腿,拉开衬衫丢在一旁,逐渐往湖里走去了,季白走进了湖边,看着一个大男人开心的栽进湖里,摇摇头「还真是没神经…」

 

「下来吧?来都来了?」庄恕来到湖边对着季白泼泼水。

 

「不了…我不喜欢玩水。」季白蹲在湖边看着庄恕,他身上洒满波金湖水,看起来整个人都阳光很多,再搭上他那张还算帅气的脸,十足一个久蹲办公室,难得踏青的医生宅脸。

 

「没人让你玩水,我让你洗洗,你看看你的脸!」

 

虽然庄恕热情的邀约,但是季白还是面有难色,他看着庄恕整个人都泡在水里,几经挣扎后,还是忍不住把头撇过去旁边。

 

「我…不会游泳…」警察不会游泳的事情,大概是季白唯一的弱点。

 

可没料到季白会说出这种事情,庄恕笑了出来。其实这水一点都不深,也就到他胸口,可是他看见刚刚那么帅气的季白,此刻却告诉他自己不会游泳,这种反差萌,让他忍不住想逗他玩。

 

「我会啊,别怕,我抱着你!」

「啊? 欸欸欸? 等等等、别、啊!」

 

不知道是自己反应太慢,还是庄恕反应太快,他一上岸就把季白的外套给脱了,又把他的鞋子给一踩就留在原地,然后抓着他就跳进湖里。

 

「别别挣扎,我抓着你呢!」季白果然不会游泳,因为他一进到湖里就猛烈的想要往上爬,结果就是自己从头到尾都湿透了。

 

「你想要谋杀我嘛!?」好不容易抓紧了庄恕,就像是救命的浮木一样,季白是双手紧紧地搂住了眼前的人体救生圈,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你、你….干嘛….」

 

季白好不容易稳定了自己,一回头来,就感觉自己抓紧的那个人,双手环绕他的腰,一双深邃的眼睛没了笑意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其实季白也不是甚么处男了,庄恕看着他的眼神他怎么会看不出意思,只是他依然在庄恕往他嘴边凑的时候,默默的躲开了。

 

他甚么话也没说,因为他还真不知道他现在可以逃去哪? 眼看他们已经来到离湖边有一段距离的位置,他自己又游不回去,只能这么晾着。

 

「其实我今天带你来,本来也就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谁知道….」虽然想要的吻被避开了,但是庄恕还是把头额头靠上了季白的侧颈。

 

「他们都告诉你我想追你,可是你从来都不信是吗?」庄恕口中的他们,就是指季白警队里面的那些小警察门,他们早就看出庄恕的意图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听见爆炸声,会这么害怕吗?」

 

刚刚到现在季白都没说一句话,但是也终于转回头来看着庄恕。

 

「我知道你有多厉害,我也知道自己只是个医生,可是你要离开我独自去犯险,我还是害怕的手脚都抖….」

 

听着庄恕的话,季白紧紧盯着他的脸,他试图想找到庄恕脸上一丝一毫的破绽,可是他怎么样都没有发现漏洞,他感觉庄恕说这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真心。

 

「你…就非要现在这种时刻告白吗?」就算庄恕是说真的好了,可季白现在脑里都是案子,跟刚刚发的一大推事情,他混乱的很。

 

「那我下山在说的话,你会答应我吗?」可是庄恕偏偏要现在听到答案,就在刚刚两人发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后,他居然还有心情告白?

 

不,也许就是因为刚刚发生那样的事情,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一个失蹄,两人就双双落马的时候呢? 现在告白,也许就是最好的时机?

 

这些年来,庄恕与他的距离微妙,似近似远,他不是没看出来这男人在想甚么,他是不敢相信这个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看不懂你,所以才总是避开你,我的职业,天生就让我带着怀疑,我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你….」这大概是这几年来,季白第一次把自己内心的疑惑说给庄恕听。

 

季白大小案子办过无数,任何谎言在他面前无所遁形,可唯独庄恕,他看不清楚所以害怕,他看不懂所以不敢轻易的就交付真心,可是面对他看似纠缠却总贴心的保留安全距离,季白也难不动心。

 

「你要如何看懂我? 我就在你面前! 我可以让你看到你想看的任何一面!」

 

这下庄恕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总是这样微妙的关系了,因为这些年来,季白都在怀疑他,他的一切在季白眼里都很可疑。

 

「那你会背叛我吗?」

 

「什么?」

 

面对季白突然抛出的问题,庄恕不明白他的意思,不免有些慌张。

 

其实季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庄恕又不是犯人,就算是将来劈腿还是甚么的,顶多揍他一拳让他滚蛋,这种问题,为什么会从他嘴里说出,他也无法给出原因。

 

「我说,你会背叛我吗?」

 

可他内心却渴望这个答案,从他开始想要接纳庄恕走进他内心时,他就在心里问过这句话,每每想要脱口而出都没有机会。

 

他说过他看不懂庄恕的表情,也不清楚他这个人的全部,不是指书面上的那些,而是更深的东西,他总觉得庄恕有他不知道的那一面。

 

可是现在,庄恕的眼神看着他,好像打开了自己的所有门窗,让他可以透过瞳孔看见他真实的心那样,其实他猜庄恕并不知道他问这问题的意义,可是…

 

「不管发生甚么事,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他却还是给了这样一个答案,这样一个谁都不会轻易给出的答案。

 

而看见季白刚刚还如办案般的眼神,现在听见了他的回答后,却一下子松懈的样子,庄恕知道,不论是不是真心的,季白都开始愿意尝试接纳他了。

 

他缓慢的靠进,把他们原本就紧贴的身体靠得更紧,这一次他想在凑上去吻眼前的人时,季白没有躲。

 

冰冷的湖水,却是火热的唇。

 

 

 

Tbc

-----------

庄恕暂时是搞定季队了,谭赵甚么时候戳破对方呢?

恩,我也不知道,希望快了!


评论 ( 7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