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3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OOC

 

 

 

13

 

庄恕照着季白的指示把车继续开了下去,周遭就开始越来越奇怪了。

 

「怎么了?」其实庄恕当然看的出来,他们已经进入了对方的管辖范围,从刚刚那块告示牌开始,他们就踏进了对方的监视网。

 

据他们得到的消息,任何人只要踏进这片监视网,对方就会以最强的火力逼退来人,他想对方之所以还没有甚么行动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知道来的人不是普通的人。

 

可等他们一旦确定了来人是谁,就会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

 

就在他们要越往山区上走的时候,他们听见了多辆车往他们驶来的声音,庄恕不知道季白是否有这样的经验,但是他知道来的人可不只是一两个。

 

「这这这是什么状况?」庄恕透过后照镜看到许多车往他们开来,他正想踩煞车,就被季白阻止。

 

「继续开,找小路进,我不让你停你就别停!」

 

「喔…」照季白的反应来看,他就算不知道来者是何人,也做好了对方可能不是善意的打算,不过他这么小心翼翼也算是险了。

 

因为就在下一秒,庄恕透过后照镜看见身后的车上探出几只枪口。

 

该死的,他们还不知道他们想找的人在哪里,现在就开始交火不是甚么好时机。

 

「头低点!」

「啊!?」

 

庄恕还不知道甚么意思,就看见身边的季白给随身佩枪换上了新的弹荚,然后拿出了警队的随身电波呼叫器,不受任何通讯干扰的呼叫器只需要发出,等待接收定点位置就好。

 

「我让你把头低点,继续往前开,等会不管发生甚么事,你都不能踩煞车。」

 

没有等待庄恕响应,身后的子弹已经五他们车上射来,季白摇下车窗,半个身子探了出去,引来更多的子弹,但是也打乱了对方的准备。

 

他们肯定不会料想到来的人身上也备有火力,引擎声传来让庄恕不用回头看也知道后头来了五辆车,他把车子开离主干道,往山林小路前进,他想,应该再往山上去,就能看见住人的屋子了。

 

「把天窗打开!」

「你、你要做甚么?」

「别问那么废话快打开!」

「喔…」

 

天窗一开,季白就踏上座位,上半身在外庄恕完全看不见他的动作,耳边只能听见双方的枪响,但是对方的子弹接踵而来,却不见季白开过几枪。

 

他原本心想,季白该不会到了这种时候都还在思考,他开几枪要写几份报告吧?

 

 

可撇开正开着车的庄恕,季白脑子里可是有千万的思绪。

 

不管是刻意的还是刚好避开,庄恕钻进山林小道的路线,着实替他避开许多子弹。而后方来者不善,不论是谁,见他就开枪,在私人场合持有重型火力,本来就是该缉捕到案,既然他们不停手,他只好让他们停下脚。

 

闪避的树干挡在他眼前,几秒的时间他可以看见车头跟车身,他举起手上这把随身携带的小枪,他知道自己的子弹不多,没办法把车上的所有人都打趴。

 

但是,只要他不算人头的话,绰绰有余了。

 

 

很快的,季白双眼迅速的盯紧了他的目标,连下了三枪后,庄恕往后照镜一看,才知道了季白的思考逻辑与目的。

 

高速运转下的车,跟着他们左右绕弯,在无数树木间移动,季白锁定了他们过弯时落地较全的那颗后轮胎,三辆开在前头的车来不及煞车及反应,全部翻覆在树林间!

 

「停车,但你在车里不要下来。」季白以车为掩体,关上了正要下车的庄恕的门。

 

季白退后了几部,跑着跳上了他的车前盖,去到车顶。

 

庄恕从车里探出头来,看到季白正紧紧盯着朝他们来的其他几部车,还有两部载着火力较弱的,上面不到十个人。

 

 

另一边。

 

「你说甚三台? 混账…」在季白解决那些人之中,赵启平火速的赶到了他们山脚下的临时交接地。

 

一边看着屏幕上的监控录像,一边与在总部的KC通话,得知了山上的消息后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他根本不知道季白为什么会上山,要是他知道,根本不可能会留这么少人在山上守着。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你去安排一个新的住所,我让人把他们母子送往你那里去。」

 

挂上电话,赵启平低头,越过坐在屏幕前的人,看着他们交接地传来的监控录像,季白的车已经很接近他们的木屋了,那车上有行车纪录器,也许….不,一定有通讯设备!

 

「派辆车上去,悄悄把江姮母子接走,让那两台留在山上的车,放弃追杀季白与他的同行人,但是要在下山之前,把他们的车给烧了。」

 

紧咬着季白不放不是什么上策,他也不能死在这里,就是他下山去把案件上报后接受搜山调查,他们也都还有时间清理,说不定还能收回这块地的主控权。先不说他们的人根本不是季白的对手,他要死在山上的话,这案子就上升到另一个境界了。

 

最重要的,他不能让季白跟江姮见到面。

 

 

山上的庄恕在季白跟那些人的对峙,没时间里他时,默默地恢复了自己手机上的大部分信息,从那上面有他特意带上来的信息。

 

鹦鹉给了他一套侦测系统,方圆五百里内,只要有电子设备或是热源,他都可以接收到,除了他跟季白,再来就是不远处的辆车正往他们这里找,还有….

 

不到两条路的距离,有电子设备的使用频率,这种深山上不可能会住人了,那一定是他想要找的人。

 

正当庄恕思考他该怎么把季白引开时,季白回到车上,戴上了新的弹荚,拿起了通讯器,呼叫了山底下最近的警局联络台,让他们转送信息给局里的赵寒。

 

「你就在这里别动,或是找个地方藏起来。」

 

「你呢?」庄恕拉住了说完话就想离开的季白,就算要把他引开,难道他一个人要去干什么大事吗?

 

季白没有挣脱「那两辆车恐怕短时间不会上来了,我要去剩下的三辆车那里,你什么都不会我还得保护你,所以你待在原地等我,我去看看就回来。」

 

「你自己去不危险吗?」

「危险,但你跟着去更危险。」

 

季白看了看这几乎没有人经过的深山里,老实说他们这样真的挺危险,但是开着一台车在路上很招摇,现在对方有动静而他们没有,是最好的隐匿方式。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等赵寒收到消息,带着人手赶到山上来,在这之前,当然是躲越久越好,可是他不能让甚么都不会的庄恕去冒险,若是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季白自己去,庄恕还有脱离被盯上,逃脱的可能性大一点。

 

「好了别担心了,赵寒很聪明,要不到一小时他就能整顿上山,至于那些人不能让他们跑了,我不去搞清楚是没办法安心的,你想办法活过这几个小时,其他的就不要想了。」

 

庄恕拉住了季白的手并未放松,反而越来越紧,他好像在思考他该说些甚么,脸紧皱的难看,几秒钟内,他们安静的连对方的心跳声好像都听得见。

 

「我就在这里等你,我哪都不去….」

 

他这话说的不清不楚,但是他们俩都不太敢看着对方,直到季白握紧了他的手「知道了,但你也要活着等我回来。」

 

说完后,季白转身离开,庄恕不知道他自己是甚么心情,但是他真的希望季白不要有甚么意外,否则他一定会后悔的。

 

 

同一时间,已经有一队人马率先抵达木屋。

 

「跟我们走。」

「去哪里?」

「走就对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江姮跟小方看着来人凶神恶煞,一边担心着,一边又不敢不跟从,这么多次的转移,唯一次是赵启平不再的,小方紧张的大哭。

 

「别哭!闭嘴!」

 

本来安静的山林里,因为一个孩子的哭声,让庄恕顿时知道了他该往何处前进,只是等他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一台车停在门口,两个人守在门外,里头一定还有人。

 

「让开。」因为小方的哭闹,车上的KC走了下来,往屋子里的方向前进。

 

KC早知道如果赵启平不来,小方的情绪一定很糟糕,所以他上山前,带着赵启平给小方买的玩具,来到了他的身边。

 

「小方还认得我吗?」

 

他蹲了下来,拿出了赵启平给小方买的熊,尽力的露出他这辈子没露出过的笑容。而小方看见了KC,认出那是在启平哥哥身边看过的人,顿时也就没了哭声。

 

在门外不远处的庄恕判定自己没有机会带走他想带走的人,探头看了看,车里只剩下一个司机,其他的人都在屋里,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甚么,但应该可以给他争取一点时间。

 

 

屋内的小方接过了KC手上的玩具,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启平哥哥呢? 他为什么没有来…」

 

「哥哥很忙,今天医院有好多病人,他说小方住在山上很不安全,所以要我来带你去别的地方住,离他更近一点的地方!」

 

看着KC用着平时根本不会出现的语气,他身边的彪形大汉有些不耐烦,不过个小屁孩,不愿意打晕了带走就好「用的着跟他废话吗?」

 

KC没说话,只是转过头去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就让他闭嘴了,而他自己又恢复成和蔼可亲的样子面对小方,眼前的小男孩总算有些冷静。

 

「离他进一点的地方,哥哥会常常来看我吗?...」

 

「当然! 启平哥哥保证过了,他会常常去看你的! 走吧? 别让他等久了?」KC伸出手来,小方这才愿意把手给他,虽然有些犹豫,但也是跟着他一起上车去了。

 

等到车子走了过后,庄恕跟着他们后脚离开,算一算季白要是早他先回来也不能让他等太久,他得回去车那边看着。

 

可正当庄恕想要回到车子那的时候,却听到很大的爆炸声传来。

 

「….季白!」

 

 

 

TBC

-----------

季白!!其实庄恕跟着你去比较安全啊!!!!!

然后要是启平哥哥的话,就算是欺骗我,我也愿意被他控制啊!!!!!(作梦X

还有,昨天我似乎说要搞个期间限定,等这篇写完了我把它关闭之后再进行修改,然后再释出新版本之类的。

可昨晚我冒了一个新坑念头,正兴致勃勃地想打开档案把他记下来!!!!!却发现里面还躺着一个庄医生的兽医梗还没写…

顿时头变得跟明楼一样大(你这个黑粉XD


评论 ( 11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