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无洁癖,关看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2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结语有重点。




12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在他的话第三次被谭宗明敷衍过去的时候,赵启平终于忍不住放下手上的刀叉,双手靠在桌子上看着谭宗明。

 

「恩…」

「谭宗明!」

 

可是谭宗明盯着手机看得非常认真,在一次的敷衍了他的话,赵启平不知道内心的火是从何而来,但是他终于忍不住对他大吼。

 

「啊!? 启平? 怎么了?」

 

忘了有多久,赵启平已经很久没摆出这种情绪特别明显的样子了。

 

小时候在他眼前发生过无数血腥的画面,都是为了稳定他的心性,习惯性的隐瞒自己,不论是工作还是情绪,冷冷的处理都是对他最有利的工具,这种习惯太难改掉了。

 

「我说我要出差…」

「你又不是第一次出差了,有什么特别的吗?」

 

可他总觉得眼前的人,一次次打破他的安定,他回答得云淡风轻,好像没甚么大不了的,确实对他来说也没有甚么大不了的。

 

谭宗明只是个普通的商人,在他眼里自己只是个骨科医生,他不过就像之前那样,去趟日本或是泰国,参加交流协会而已,最少三天,最长一个星期就会回来的。

 

可是谁知道他可能是要去参加一场任务,一个行动,谁知到他这一趟送往缅甸的船上,到底还能不能回的来呢?

 

「你是不是太累了?」

 

一个走神而已,谭宗明已经来到他身边,那关切的眼神看起来是这么真,摸着他的脸这种亲密的动作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多愁善感只会误事,就像平常那样,走一趟船,要是被发现了,不管对方是谁,通通都解决掉就可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最终赵启平拨开了谭宗明停在他脸上的手「可能吧,你洗了碗在进房。」

 

 

谭宗明真的不是故意要忽略赵启平的。

 

只是他刚刚用手机正在看旺霖山上的地图,庄恕传来了他已经拟定好计划准备入山搜查的讯号,他想提前帮他把山里最近收集到的有效信息都看一看才这样的。

 

「喂?」手机在他手里震动,谭宗明接了起来。

 

“行动详细都给你了,看了吗?” 听见了庄恕的声音。

 

谭宗明探头看了看赵启平走进了卧室,还拿起毛巾走进浴室,然后开启了水声,他这里也打开了厨房的水龙头,压低了声音。

 

「你那什么企划? 有写跟没写一样。」说道计划详细,谭宗明看着短短的日期时间,庄恕交上来的根本就是简讯可以打一打的东西。

 

“我怕通讯渠道外露,这个任务要失败的话我就会死在山上,所以当然写的简陋一些” 对面那人道是答的漫不经心的,这也是他一贯的风格。

 

「我派你去就是为了不要在死人的,还有,你这话最好别让小鹦鹉听到。」说他们的通讯渠道不安全,简直是开他们技术部门的玩笑。

 

“别废话了,我是要来通知你,当天我不带监视器也不带麦克风进山,因为季白要跟着我去。”

 

「你说季、我!」他是被吓着了,可谭宗明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太大声,马上又压低声音,还好赵启平浴室的水声还没停止。

 

「你有病啊?」带一个警察去出任务,庄恕还清醒吗?

 

“他的搜查能力远远超过我,可是他们局里的安保能力却差劲的要命。”

 

话这么说,谭宗明也知道庄恕的意思,他想带季白上山去,即使旺霖山再有着重重监视,被一个敏锐的刑警踏上去一定马上会露出马脚,大大增加了可能找到江姮母子的可能性,他的战力又强,要是真的失手了,他可以调派的人手也比他们自己多,如果顺利的话,跟他一起遇上这种事情的庄恕,事后要过问这件事情,也会方便许多。

 

又或是真的被他们找到了,在运送他们母子的路上,庄恕也有了第一类跟他们接触的机会。而且他想,比起来路不明的人想要把他们劫走,也许她们更愿意跟警方求救,会省事不少。

 

「你打的一个好算盘,但你以为季白傻吗?」可谭宗明还是觉得太冒险。

 

虽然他们并不是要伤害江姮母子,就是最后他们问完话,也很有可能会把这对母子交给季白他们保护,比起这对多年找不到人的母子自己突然出现,确实在季白意外找到救回去会更顺理成章一些,可是他们不能确定季白的想法。

 

“他在你手上丢了这么多条船,如果有机会,他是一定会找到江姮母子的。”

 

庄恕这话说得有点微妙,看似很认真的阐述一件机率很大的事情,但是听起来就是跟一般的情绪非常不一样,谭宗明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我说你,对那位警察也太上心了吧,他是你的牵制对象,不是你的相亲对象好吗?」

 

被谭宗明这么一语点破,电话那头好一阵子没有声音,不知道是在骂脏话,还是在害羞,大概前者可能性高一些吧。

 

“啰嗦。”

 

说完这句话,嘟嘟嘟嘟的挂电话声音就传来了,谭宗明摇摇头,想了想鹦鹉和鹧鸪,果然他们家的孩子啊,都是情种。

 

 

*

 

隔天一清早,白色的路虎便往旺霖山区的路上走。

 

「这个山还真是人烟稀少,原来我们这儿还有这样的地方吗?」

 

摇下车窗,季白在风里感受到了树木和泥土的气味,湿气很重,也许上山时烟雾会有些浓,在市区里还能闻到这样的气味,自然的就像是未被开发一样的山区。

 

「我有个同事特别喜欢这种野外活动,要不是有他介绍给我,还真的不知道呢。」看似漫不经心的回答,庄恕一边看着导航找着路,可心思已经飘去了有可能的地点。

 

照他们技术支持鹦鹉给的数据,除了山脚下的商家跟农家之外,一往上走进入了旺霖山区的木屋地带,也就进入了对方布下的巡逻网。

 

好就好在这些农家们偶尔也会上山来,他们不至于看到黑影就开枪,所以在他们还没有发现来者不善时,庄恕最好认真的当一回游客,争取在被他们发现之前调查到具体位置。

 

「这湖有这么深山吗? 我看导航好像就在不远处啊…」

 

可随着他们越开越往上,周遭的气氛就跟着改变了,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原本听着庄恕跟他的搭话,还会应上一两句的季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一言不发了。

 

也许是长久以来的习惯,就算是休息日,季白还是五感全开,当庄恕越往山上走,这周遭就变的一台车,一个人都没有了,越往上烟雾就越浓,长久以来的潜伏经验告诉季白,这附近有大状况。

 

「前面有个告示牌,我下去看看!」此刻其实庄恕是想离季白远一些,好恢复自己的手机通讯,因为他知道从他上山之后,他的通讯系统就全部被屏蔽了,对方准备的可真够仔细的。

 

「不要停车,继续往前开。」可是季白却按住了要换档的庄恕的手,一双鹰眼紧紧盯着周遭。

 

看来他是发现了什么「怎、怎么了?」

 

环绕周遭,明明没有半个人,可是却能感觉到紧盯的视线,那是一种令人感觉压迫的视线,在出过无数次任务,卧底过危险的场所里,季白都对这样的感觉很熟悉,虽然他还不知道是甚么原因,但是他们确实被监视着。

 

季白握紧了不知道从何时拿到手上的枪。

 

--

 

同时间的谭宗明家里,他与赵启平正难得的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

 

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般夫妻那样,好像几天前没有发生过什么矛盾一般的演戏,挨紧了身体,手上还端着饮料跟水果,电视上正拨放着一部经典的老电影。

 

今天他们俩都排休假,又没有特别的工作要做,所以他们就租了部电影在家里看,大概顺便也想重温一下他们是夫妻这件事实吧?

 

只是两人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的无比认真,丝毫没有交流对话,若不是电影的声音画面持续拨放,还以为是一幅静态画面。

 

这样的空闲,直到一通电话打到了赵启平的私人号码里。

 

「喂?」才接过谭宗明递过去的饮料,赵启平接起了电话。

 

「什么?」

 

可才没说到第三句,赵启平就从慵懒的姿势坐了起来,拿着电话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出了甚么大事一样,联谭宗明都疑惑了看了看他。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一挂上电话,赵启平就立刻跑进了卧室的更衣间,匆忙的开始换了衣服,等到他换好了之后他才发现从刚刚到现在,谭宗明都一直看着他。

 

「医院的病人突发病情了,我现在得过去一趟,抱歉啊。」

 

因为难得今天他们再一起看电影的,可是没想到先离开约会的人又是他,赵启平难得地拿起外套,还弯腰在谭宗明的脸上留下一吻,之后还没等到响应,就匆忙地抓起钥匙出了门。

 

看着风风火火的赵启平,谭宗明这才反应过来,他摸了摸自己刚刚被亲的脸颊,指尖游移留恋。

 

原来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会觉得这个感觉很好,还是会觉得,可望跟他牵手的这个人可以温柔的对待他,还是会…因为这样的小事情开心。

 

不过,这大概是赵启平无意识的举动,有下一次的机会不大。

 

谭宗明躺到在沙发里,顺势抬起手表看看时间,这个时候,庄恕也应该到了旺霖山上去了吧,不知道进展的怎么样了?

 

 

 

TBC

------------

此篇我们开个限定好了嘿嘿嘿!

连载结束的那一天,我就逐一关闭每篇文章了,期间限定,要看要快。

 

评论 ( 18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