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11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11


「你吃这个。」


把菜不断的夹进季白的碗里,然后看着季白吃的脸颊鼓鼓,庄恕就感觉心满意足。


虽然季白最近总是加班,也说了最近搞不好都没办法到他家去吃晚餐,可是抽了一天空,庄恕还是替他做了一桌他喜欢的菜,好不容易盼到了季白来。


他们俩在三年前的案子之后,就变成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即使整个警队的人都说庄医生喜欢季队长,可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表态,就维持这种不冷不热的气氛。


季白最近特别忙的原因,不外乎就是他上次让庄恕小心的事情,因为张善当初的事情害庄恕中了一枪,让他注意点也是正常的。


说起来谭宗明最近的行动颇多,除了让底下的人追查江姮母子之外,还大量的窃盗从千富集团出驶往外的货船,他们在船上押送的东西不论是甚么,通通都被他们的人给窃走了,所以千富集团跟他的分支,最近也给季白找了不少麻烦。


庄恕不否认他今天会这么忙,一部分也是为了盯着季白的案件处理进度。


「好吃吗?」

「嗯。」


这几年来,他们俩说是朋友有点太生疏,可说是更进一步却又太亲密,关系不好定义,可是确实已经发展成可以一起过夜,还熟知对方口味跟喜好的两人了。


「你最近很忙的样子啊?」


庄恕跟季白说了吃饭的事,是早在第一个窃盗案之前就约了,紧接着马上就开始了无数的案件跟加班,当然跟原本定的时间就错过了,逼得庄恕只能往后延其延时间。


可这是庄恕还是刻意的铺陈,因为他需要一个这样的理由,来合理的询问季白的动向。


「还行,窃盗案也不是没有过,小事情。」


不过面对庄恕的问话,除了张善的部分,其余的季白能闪就闪,倒不是他有刻意防着庄恕什么的,只是他向来不喜欢把案子的东西带进私生活,这是一种切割,更是一种自我保护。


但其实季白最近简直是忙疯了。


大概一个月前,陆陆续续的有小型的商货船窃盗案,本来这个不归他们管,但是后来一路追查后,发现这些被窃盗的公司全都是千富集团的分支。


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司被窃盗了不少,又牵扯到之前的黑鸟案件,还是重点监视的千富集团,于是这些案子都被接手这件案子的季白给接收了。


结果季白努力的追踪,却在好不容易要到手之前,其中一方却突然停止了所有的窃盗行为,千富集团的合格商船通通都顺利出港到达。


本来季白是主张再继续追查的,但对方的态度也很奇怪,他们说不愿意在追究,货能出港不被偷窃就好,搞的他也一下子没了理由搜查。


他当然知道这个停止不是简单的停手,可是没想到停手后,居然有大量的不明铁制物品流入黑市,买卖都到达天价。


他也知道这些商船手上的东西不单纯,与黑市流窜的东西息息相关,实际上根本不应该出港,这些看似清楚又其实模糊的案件让季白真的是应接不暇。


有时候他真的是宁愿对手继续偷,好让他有更多理由可追查千富集团到底在搞什么鬼,可是他随即又被自己的可笑想法给打败。


不管任何理由,窃盗与经黑市非法途径买卖铁及金银铜等原材料,通通都是犯罪的行为,没有谁能逃,通通都是他的敌人,停与不停,又有何区别呢?


「三儿。」

「…恩?」


庄恕看着他神思郁结,脸上露满心疼的感觉,所以想给他出点主意。


「有人曾说过,头脑打结的时候,就应该把所有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到外头踩踩草地,也许好好的休息一晚,所有问题就都解开了。」


「所以,你让我现在睡一觉?」


季白挑眉,他现在虽然是很闲,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卡在在线下不来,他确实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但是外头一片混乱,他怎么可能睡得安稳?


可是庄恕却摇头「我的意思是,我知道有处深山人烟稀少,特别适合吸收芬多精。」


听见庄恕这样说的季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在这种时刻,居然还要求他去踏青啊?虽然说庄恕本来就不了解这些污七八糟的事情,可是神经也太大条了吧?


「你别这样看我,我只是给出一个意见,要不要接受你自己决定,但是听医生的,准是没错!」


说真的,季白自认成为警察后阅历无数,在警校或是出来卧底时也受过许多训练,对于识人,他还有一定的基本信心,可是唯独这个庄恕,他承认他不知道这人脑里在想甚么。


看着提出建议的庄恕又自己吃起晚餐,对了他笑一笑还给他夹菜,季白心里浮现的疑问有许多,他要不是隐藏得太深,那就是真的单纯,但到底是哪一种?


几年前的机场案件,他差点成为牺牲者,张善在医院的爆炸案他又重枪,这样每每陷入危机的他,却依然绕在季白的身边转。


他身边的小警察们都说,庄医生一看就是要追他的架式,所以才不畏惧危险的一天到晚跟着他,说的连季白都要相信了,可喜欢他? 他都要笑出来了。


自己是个每天与危险打交道,一年都回不了几次家的警察,如果真的目标是他,那这让他更不明白庄恕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甚么了?


「你想带我去哪?」

「你答应了?」


对于季白抛出的话,庄恕放下筷子,眼里闪着的光亮跟欣喜就像是吃到糖的孩子,是那么的真实,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只是真的想约他出门玩。


「反正…也没事。」不管他的目的是甚么,如果这是一个了解庄恕的好机会的话,也未尝不可。


根要去远足一样兴奋,庄恕拿出了手机搜寻了一个地方,马上就跑出很多漂亮的图片,其中有一个特别显眼的关键词跑进季白的眼里,一处叫做波金湖的地方。


「波金湖?」


「是! 我听说很难找到,因为这山里本来就很少人去,可就是这样这湖才纯净! 市中心不高的山上居然有个大湖泊,一定很适合约会、」


说到这里庄恕突然停了一下,脸上有些羞涩「我是说,踏青!」


「这湖在哪座山?」


看着自己说出约会,又自己有些害羞的庄恕,季白笑着把可乐拿起来一口饮下,口中的气泡好像刺激着他什么,只好当个好人帮他转移话题。


「你知道旺霖山吗?」




TBC

------------

打完收工,我来上班去了,接下来换庄季耍帅秀恩爱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