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9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09

 

三年后的今天,旺霖山木屋区18号前—

 

赵启平看着手上的银戒指,那是他的婚戒。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却想起了曾经的事情,想起那一年他与谭宗明认识的经过,他与谭宗明决定结婚时发生的过去。

 

「哥哥你要走了?」

 

可是他没有发呆太久,随即就被一个稚嫩的喊声给唤了回头。

 

「哥哥还要上班,你跟妈妈在这里,乖乖的好吗?」

 

一个拿着小熊玩偶的小男孩跟在赵启平屁股后面,拉拉他的衣角,小熊就这样掉在地上,赵启平转过身蹲了下来,帮他把小熊玩偶捡起来拍拍灰,再放回他的手上。

 

他极尽温柔的嗓音安抚了小男孩,伸手摸摸他的头,看见小男孩乖乖地跟他点头,他才站了起来。

 

「那哥哥甚么时候回来?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学?」可是小男孩依然牵着他的手不放。

 

小男孩的问话让赵启平有一些停顿,他摸摸小男孩的脸,再牵起那小男孩的手,他的手腕上,也有一个心脏病患者才会配戴着的心律操控器,上头的心跳频率转成数字,明显的跳动着。

 

「等小方病好了,哥哥就来带你去上课,好吗?」此刻没人能看的出来赵启平的想法,只是他脸上闪过了一些不舍跟心疼。

 

「好!」

 

 

和小男孩的对话结束了,他身后是他的妈妈,所以他把小男孩的手递给他妈妈身后的一个女孩,让他先带小男孩进屋。

 

「安娜还会在这里跟你们住在一起,有什么需要,透过她联络就好。」小男孩一离开,碰上另外的人,赵启马上就平变了个脸,他的耐心向来都只给小孩。

 

眼前的女人看起来有些愤怒,可是却不敢多说甚么,眼眶有点红红的,看起来也有些憔悴,周围还有许多带枪的人,所以也不敢太大声说话。

 

「我不会跑的,我带着小方可以跑多远? 但你不要再来了,也不要在他面前装做好人的样子。」她儿子很喜欢赵启平她看的出来,可是这是她最不希望看见的。

 

可是赵启平只是冷冰冰地看着她。

 

「能不能走,要不要来,这些都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你一天不愿意交代张善的事情,就只能活在这样的环境,小方的人生接下来该怎么过,就看妳的决定了。」

 

威胁与劝导并用,说完之后之后赵启平转头就走,上了一旁等着他离开的车,没有再去看深山里面的那一处小木屋,也没有看站在屋子前的女人。

 

 

「启平哥,你演的真像。」

 

一旁一个带枪的男子最后看了看那个屋子一眼,在心里赞叹着赵启平对着那小男孩的演技,温情的他都快要相信了!

 

还等小方的病好,天知道那男孩到底有没有病? 

 

他可是听说张善的妻子江姮、他们的儿子张小方,包含张善本人,每一个会来替他们做事跟受他们监控,都是被赵启平这张三寸不烂之舌给说动的。

 

只是江姮在她丈夫过世了之后,才真正的看出来了赵启平的真实身分,只是这时才知道事实,也已经逃不出他的掌控了,难怪大老板总是把最重要的工作交给赵启平。

 

「让你做的事情都做了吗?」

 

没给那男人什么好脸色,因为赵启平的心情非常不好,现在任何一点火苗都能让他爆炸,所以大家也都乖乖的闭上嘴巴。

 

「都照着你的意思办了。」只有从刚刚就不做声的KC,敲了敲手上的平板计算机,然后拿到了赵启平眼前,那上面是这个森林的3D地图跟地形,还有一套他亲自编写的监视网。

 

「整座山林从半山腰开始都是我们监视网,只要有人闯进来,我们会马上进行面部扫描,一个都不会漏掉。」

「恩。」

 

上头给他下了通牒,让他保证张善母子在自己手上,所以赵启平亲自让KC制作了这套监视网,目的就是为了有效地防止对手来偷张善他们母子。

 

大约一年前,赵启平制定了不定时、不定位的转移方式,虽然有效的打乱了对方的节奏,可是他还是受不了无时不刻地在转移他们,每一次他都要说服一次小方、编一次谎,他已经很累了。

 

虽然对手始终没有得手过,可每次都离他们更进也更快一些。

 

这种不知道对方是谁,又总是被追着尾巴跑的感觉让赵启平气得很,偏偏这对手还很有两下子,他就是查不到对方是谁! 抓到手的人通通不是被救走,就是硬骨头死都不说话。

 

他花了小半年测试这套监视网,只要有人进入这山林,越靠近小木屋,他们就出动人来,绝对不让他们活着走出去。

 

这下,他们不用再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转移任务了。

 

赵启平觉得烦,所以他闭上眼休息,不自觉得又摸摸手上的银戒指,现在他什么都不想,他就想办完这件事情后,赶紧回家。

 

--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不过他没想到谭宗明已经在家了,比他早一步。

 

赵启平走了进去就看到在客厅戴上眼镜,正看着甚么资料的谭宗明。

 

说实在的,虽然他跟谭宗明结婚已经三年了,可其实他没有腻跟厌烦的感觉,谭宗明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让他很着迷,但他身上带着秘密,自己总有一些愧疚,所以这些年感觉确实有些改变,但具体的,他不好说清楚。

 

谭宗明拿下眼镜,看着赵启平走了过来在他身边低头,他不同平时的,在他的脸上亲吻了一下「你今天也好早? 晚上不值班?」

 

「嗯,你也是?」因为他避开了自己的问题,所以赵启平又不经意地问了一次。

 

「对,吃晚餐吧,我今天提早回来就做了。」还是没说是什么原因,谭宗明只是放下手上的东西,跟着赵启平一起进了餐厅的餐桌上。

 

「真难得。」

 

可能是因为他对丈夫有些隐瞒,所以很多时候他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跟谭宗明生活,例如早上拒绝了他的吻,原因是他不想让谭宗明尝到他嘴里的血腥味,长久之后就习惯,多讨了吻反而尴尬。

 

「上次你说想吃红酒炖牛肉,试试看味道。」谭宗明把菜推到他面前。

 

他们也已经好几年都没有性生活了,原因是他身上总是带着大大小小的伤,他害怕谭宗明怀疑,怀疑他一个普通的骨科医生,身上为什么总有大大小小的疤。

 

但是最近总有些不对劲,他觉得谭宗明也有些秘密瞒着他。

 

他不欢这种感觉,谭宗明只是个普通的商人,他会有什么秘密? 他承认自己很小气,他自己明明就有更多的秘密,可是他就是不希望谭宗明有事情不告诉他。

 

所以他只好整整他,开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只是试图,把谭宗明渐渐离开他身上的目光给拉回来。

 

赵启平其实很怀念当初谈恋爱的那段时光,那些年他们谁都没有说白,可是他们清楚的知道他们是真心的在喜欢对方。

 

「还不赖,你工作怎么样?」现在呢? 他们还爱对方吗?

 

「一样,老板压榨的凶,你呢?」谭宗明没有抬起头来看他,只是挑挑眉就继续拿起手机来看邮件。

 

「做不完的手术。」

「是吗,辛苦了,找时间能放假就放吧。」

 

看看现在,不仅连轻松的相处不能,连跟对方好好说话都很难做到,他响应的敷衍,谭宗明也根本不抬起头来看他。

 

这样的婚姻生活,也只能继续。

 

有时候他会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他需要一个夫妻的身分做掩护,还是因为他心里还有最后一点,放不下的东西? 

 

真是有够肤浅,放不下什么? 他有什么可放不下的?

 

他连最重要的东西都放下了不是吗。

 

例如自由。

 

 

 

Tbc

--------------

这一回拉回主线结婚后三年。

晚上如果有时间,也许可以再来一更。


评论 ( 11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