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听传说、别信谣言,要想亲自了解这只虎,进来看看文章就知道了👈🏻

CP无洁癖,萌就可以吃
关注前请注意

© 虎郎
Powered by LOFTER

【谭赵/庄季】赌秒08

*史密斯夫妇AU、架空世界观、很OOC

*事前提要、详细看文警告、人物介绍、前导预告请走这里。

 *对不起刚刚以为自己写完了,重发🙈


 

08

 

「伤好些了吗?」

「没事。」

 

在那天之后谭宗明找了一个夜晚,潜入了仁和医院来到了庄恕的病房。

 

因为子弹贯穿伤,所以庄恕需要休养一阵子,可是他们两明面上不认识,也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冒险见一面。

 

「对了,之前你说,张善认识你?」

「可能,是我们。」

 

他让庄恕把那天在天台上的事情跟他说个清楚,庄恕照实说了,尽可能的不漏下一点,也告诉谭宗明他的疑惑。

 

“我很抱歉,对你们造成了伤害,从以前到现在都是,我没想过你们会过的这么辛苦,我本来就是多活的,现在把命还给你吧。”

 

张经理的一番话显然是认识他们的,这些话说的轻巧,好像也没透露出什么,可是庄恕就是疑惑,他有太多的疑惑都堵在了张经理的嘴里。

 

他没想过我们会过的这么辛苦,他知道我们是谁吗? 如果他知道的话,那他上头的人知道吗? 他们有没有可能一直活在监视底下?

 

还有他说他本来就是多活的又是甚么意思? 要怎么多? 他原本在什么时间就该死了? 结果他一句话都没有交代,有说跟没说一样的就死了!

 

此刻,谭宗明跟庄恕同时间想起了自己的事情。

 

他们俩小时候过的很辛苦,长大了之后好不容易走上了自己想走的路,谁都不愿意回忆过去,可是如果他们的对手知道他们的过去,那会是一个大把柄。

 

「张经理的事情我会让鹦鹉查去的,你暂时好好养伤,安心应付季白就好。」但现在随着唯一的一条线索断掉,全部都得重新再来,所以谭宗明拍了拍庄恕,现在先养好伤比较重要。

 

说是这么说,但庄恕可没时间真的休息,因为季白那边还是需要注意的。

 

眼皮子底下丢了人,又发生这么大的惊动,以他的好胜心来说,不可能甚么都不做,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庄恕都会被监视起来,毕竟他是最后一个见到嫌疑犯的人。

 

「我知道了。」好在庄恕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些事情,他知道轻重缓急。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不跟你联系了,有事情透过鹦鹉联系吧。」谭宗明站了起来,整理了衣服,试着转换心情,毕竟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不能来,可惜了。」

 

人生最重要的阶段,谭宗明还是很希望庄恕可以参加的,可是身分不适合,这就是他们选择走上这条路后,必须承担的得失。

 

「替我送一声祝福。」庄恕看他,眼神里是羡慕与开心。

 

可是好险,一起生死打拼过来的他们,不需要多说些甚么,默契依旧在。

 

「会的。」

 

--

 

当晚。

 

在郊区的一栋工厂地下室,赵启平看着一个漂亮的男孩正在拆解一部手机。

 

他收到了交头人给他的东西,是一块芯片,从那操控器下拔出来的,还有一部张经理的手机,他当下就把芯片给放进了手机里面。

 

他本来是应该要逃走的,可因为他当时担心谭宗明,所以跑进爆炸区的火场,他口袋里的手机又是火烧又是水淋的,后来回家的时候,他跟谭宗明一起洗了一个澡,恩…

 

反正,因为当时在浴室里面他们俩打得火热,所以根本没发现他的衣服掉进了洗手台,那普通的手机彻底的报销了。

 

希望里面的芯片数据还能救,所以赵启平回到了他平时不爱来的老巢,要他们的技术支持替他把可以用的数据弄出来。

 

「怎么样? 可以吧?」他靠在桌子旁边,看KC把东西拆个精光。

 

「没问题,里面的东西都能解读。」男孩没有抬头,只是专心的看着手上的东西「张善带走的东西是客户名单,他本来应该是想用这个跟我们谈判的吧,他大概…」

 

男孩没把话说完,可赵启平也知道意思了。

 

千富集团在几年前,被他们现在的大老板给买下来了,明面上是维持营运,可是私底下是替他们做事,张经理也就是张善,大概是想要脱身或是想要收手,所以本来在那艘货船上,张善也在清除名单,可最后居然被他逃了出来。

 

那次的押货不是赵启平负责的,但是他的身分比较高阶,有义务善后,所以他在现场刻意摆放了一只跟张善手上一样的手机,虽然里面没东西,但他希望有人回来捡,他后来才猜,当初那可能就是黑鸟上船去犯险的目的。

 

在之后,警方在港口拉起封锁线后,他连续一个星期都在港边盯哨,希望可以看见相关的人,可是最后却只被他看到个来幽会的谭宗明。

 

真正回来拿警方丢在现场手机的人根本不存在。 

 

这个张善也是个聪明人,因为早就被他掉包了,所以警方的证据也是假的,连他们的对手,黑鸟那边的人几次想要去抢他的遗体,以为线索在黑鸟身上,其实都根本没有东西。

 

这个名单一直都捏在张善的手中,被他放在了他自己的心律操控器上,好在经过一番闹腾,最终也是回到了他们的手上。

 

他不是没怀疑过谭宗明,可是他的数据多的实在太足,一点都没有被清理过的痕迹,要不是他隐藏得太深,背后有一个无比厉害的黑客,不然就是他真的是无辜的。

 

赵启平宁愿相信后者,所以他绝对不能让谭宗明知道,他那天会跟他在港边相遇,其实他才是心怀不轨的那个。

 

 

「那启平哥,这个该怎么处理?」KC看完了里面的东西后,便把那块不到指甲四分之一的芯片卡夹了起来。

 

赵启平看着那块记忆卡,为了这么个东西,搞得大家都心神不宁的,真乱七八糟,大老板也是做事太不精良,他居然把客户名单放在这么个容易被窃取的操控器里,还让张善偷走了。

 

被窃取就算了,到时候事情翻出来,千富集团运送制造操控器的铁货物超标到缅甸,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怎么死都牵连不到他们的头上,居然还要大动干戈的把他给抢回来?

 

「当然是、」

 

「当然是毁掉! 这种走霉运的东西留在身上干什么? 」

 

结果赵启平的话都还没说,就从大门往他们这边传来了一个男轻男子的声音,赵启平背着他,结实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身边的人包含KC都对他点点头,对他尊敬的喊了声商哥就当作是打招呼,只有赵启平双手插在外套口袋,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因为他知道这次的行动就是这个混蛋安排的。

 

「启平哥,你说是不是毁掉好?」可是这家伙偏偏不识趣,还是绕过了身边的人来到了赵启平眼前。

 

赵启平给KC使了个眼色让他赶快把手上的东西销毁,然后才缓缓转过头来 「你自己决定了就不要再问我了,我看起来很闲吗?」

 

这个商宴是大老板的儿子,虽然在这之前他只是组织里的小杀手,可是近几年,他就开始接手管理工作,有时候连赵启平都不得不听他的指挥。

 

但是赵启平对他这种,升高阶级就忘了教导之恩的张狂之人还是很反感的,所以不是很待见他,也不喜欢跟他有甚么过多的交流。

 

而商宴也很不喜欢赵启平,以前他在赵启平的手下做事,他父亲很看好他,就把他丢过去,希望他在赵启平身边历练,而这个人,他不像一般人一样对他的身分有忌惮,反而对他非常严格。

 

对赵启平来说,跟在他身边打杂受伤都是家常便饭了,也许是商宴心里那股目中无人的傲气被他磨的干净,心里多少扭曲了,可他是骨科医生又不是心理医生,他哪里还要管小弟的心理状况? 

 

出来混的,心理素质不够就滚蛋呗!

 

「我只是来听你报告战况的,毕竟那个人都死了,只有你活着回来啊。」所以现在管事的商宴,真是待到机会就处处酸。

 

可他的一番话,却让身边的人表情都有些微妙,尤其是本来就站在赵启平这边的人,因为在怎么样赵启平现在就算不管人了,可在他们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

 

「可惜了! 那个人我派他去的时候还给了他张卡,里头有快将近五十万做报酬,他到好,知道要牺牲了还不把卡留下来给你,这一爆甚么都没了,真是浪费我的一番心意。」

 

眼前的人看赵启平没回话他就继续了,可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出发前商宴给了这个敢死部队五十万做为报酬,赵启平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一个,有五十万就愿意赴死的傻子战士,也许是贫民窟或是劳动工,可是他的话让赵启平简直是怒气到达顶点。

 

所以他一句话都没说,离开他靠着的桌子来到商宴面前,谁都没招呼一声,就抬起左拳猛的往商宴的下颚揍了过去!

 

「呃啊、握曹!」

「商哥!」

 

商宴被打得差点没站稳,后面的人接住了他,可是商宴都还没来的及说话,嘴里就尝到了血腥味,赵启平的拳头还是跟以前一样硬。

 

「你他妈缺那五十万吗?! 你知道我就在那里你故意的是不是?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换你去给爆一次啊!」

 

赵启平忍不住粗话连连,因为只要想到那天的爆炸死了多少人,他就越想越气,气的还想上前去在给他几拳!

 

「哥别打了、启平哥!」

「哥别这样!」

 

身边几个小弟眼看情况不对,赶紧把激动的赵启平给架开,让他离商宴远远的,可是没人同情这个新上任的头儿。

 

没人同情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商宴是个浑蛋,在这里干这些不法之事的人,没有一个不混蛋的,不一样的是,商宴是混蛋中的战斗机而已。

 

「你下次再给我临时安排这种没头没脑的破任务! 看我敢不把你打的你爸都不认识你!」甩开架着他的人,赵启平还指了指眼前满嘴血的人。

 

可他此刻不想再跟这个人动气,他看了看KC,整理了自己的衣服。

 

「把那芯片毁的再也救不回来,然后告诉大老板,我要休假。」

「哥,你去哪呢?」

 

虽然现在也确实没什么事情,不需要他一直待命,可是他现在生气到一个境界,连请假都不亲自说了,要去当传话筒的KC没有赵启平在大老板面前的那么大面子,所以他还是想问清楚原因再去交代。

 

而赵启平这时候他想起了谭宗明,才心情好了一些。

 

想起了那一天回家他们洗完澡后,他舒服地坐在床上擦头发时,谭宗明对他说的话…

 

他顿时觉得,眼前的混账都变得没那么混账了。

 

抓起手边的车钥匙,还看见了手上的银戒指,他突然想永远的远离这些破事,他真的迫不急待的想回家见那个人。

 

「结婚。」

 

 

 

 

TBC

-----------------

一下班就来更新的我勤快不?快夸我!(不要脸233

回忆篇到这里结束,下一篇就拉回正篇结婚三年后了,双杀手夫夫即将正式的面对面挑战。

真是啰哩八唆的写了这么多章啊….

感谢大家的耐心,因为我还会再继续啰嗦的!

评论 ( 17 )
热度 ( 33 )